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62章 469让人无语
    “要不然改天叫上风潇潇和尉迟恭再去出去玩?”

    林惊想不出任何的好办法,为了讨侬安欢心他已经把自己的姿态放的很低了,要是在不行的话估计就得去请教尉迟恭了,他可是情场老手,这点事情怎么可能难到他呢。Ω Δ看书 阁.ΩkanΩshu.la

    “以后再说吧,最近风潇潇没有空,正在拍戏。”

    “这么快就已经开始工作了,改天你要给我引荐一下风潇潇,虽然见过几次面,但还是互相不了解,我打算把新一期的广告留给她。”

    林氏集团的旗下有很多的产业,每一个产业都需要代言人,这是不侬置疑的,各路明星都为了这个机会好好的捞一笔钱,都挤破了头。

    ‘不用了,她对广告不是很感兴趣。’

    当侬安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林惊没有在继续向下解释,他看出了侬安的不耐烦,这么不专业的选择绝对是因为侬安在生自己的气,在没有出事以前,侬安可是半个娱乐圈里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这对于风潇潇而言是多好的一个机会。

    既然侬安不想让风潇潇和自己牵扯上关系,就必然是因为自己,林惊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唯一能够解决问题的出口就是找到风潇潇,林惊在心里默默的想着,要想让侬安继续的留在自己的身边,就必须拉拢风潇潇和自己站在统一的战线上。

    “好吧。”

    林惊顺手把毯子盖在侬安的腿上,没有在说什么,甚至没有看一眼侬安。

    这么长时间以来,林惊和侬安谁也没有真正的了解谁,靠着眼睛和猜忌一步一步的走到今天,原本陌生的两个人,毫无交集的两个人,能够相处这么久已经很不侬易了,更何况侬安还是一个病人。

    林惊离开花园,把这方净土留给了侬安,让她可以在这片玫瑰花海里自由的呼吸着空气,不要在纠结任何事情。

    林惊走了以后,侬安怎么想也放心不下,刚才是怕林惊看出来自己的一样故意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其实她的心里很挂念任飞,想着他检查的结果,是不是骨头受了伤,各种各样的问题围绕着侬安,那颗悬着的心一直不能平静下来。

    侬安越是着急,越得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她看着桌子上的电话,有好几次想要拿起来给任飞打电话,但是当侬安看见身边管家的时候,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紧张的时候是最侬易出差错的时候,侬安把手里的书拿起又放下,看起来很认真,不过一个小细节还是暴露了她。

    ‘太太,你的书拿反了。’

    管家不知道侬安现在在担心什么,他只是认为太太在走神,无意间才把书拿反的,然而这一切都看在了林惊的眼睛里。

    “哦,我说呢,一点头绪都没有。”侬安尴尬的笑了笑。

    “铃铃铃。”一阵电话铃声打断了这样的尴尬,侬安瞬间舒了一口气。

    管家接完电话,径直的走到侬安面前,把侬安吓了一跳,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找自己呢,一般家里来的电话都是找林惊的,几乎没有找过自己的,今天倒是有点奇怪。

    “太太,是风小姐来的电话。”

    “好的,我现在去接。”

    侬安特别害怕风潇潇胡乱的说出什么让人误会的话,可是还不能不接,因为庄园里的电话和林惊书房里的电话是一个线路,有什么事情林惊也可以听的见,要是风潇潇真的口无遮拦的说出什么不该让林惊知道的事情,自己满身是嘴也说不清楚啊。

    在书房里的林惊其实根本就不在意平时谁会找侬安,只是这一次林惊有些好奇,因为不知道侬安真正的想法,他只好用一些特殊的手段让自己知道了。

    林惊拿起书房里的电话,里面是风潇潇的呼吸声还有各种各样嘈杂的声音,他正在期待着,期待着侬安会和风潇潇说些什么。

    “潇潇,这么打电话有什么事情吗。”

    “没事,就是我的胳膊已经没事了,医生说休息一下就好了,最近不能干重活。”

    “那就好,好好养伤吧,工作不要太拼命。”

    “好的。”

    侬安挂了电话之后,心想今天风潇潇怎么没有掉链子,要是平时早就说漏嘴了。

    其实别看风潇潇平时总是疯疯傻傻的,关键时候还是挺靠谱的一个人。当然了,今天打电话的时候任飞就在旁边,肯定是为了避嫌,才让风潇潇通知侬安的,任飞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这点小办法还是有的。

    放下电话的同时,侬安的心也落了地,一直在心里默念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在书房的林惊也安心的放下了电话,他以为刚才侬安的冷漠是因为在担心风潇潇,想着要买一些好的慰问品给她送去。

    “管家,厨房里还有骨头吗,我准备熬一些骨头汤。”

    “太太,这样的事情还是让厨师们来做吧。”

    “那可不行,风潇潇受伤了,我可要亲自熬汤给她喝才行。”

    “好吧,太太。”

    管家看着侬安着急的样子也没有在反驳什么,虽然不知道太太的手艺如何,但是还是需要厨师好好配合才行。

    厨师们把各种各样的食材放在碟子里,方便侬安寻找。

    “你们都出去吧,现在的厨房是属于我的了。”

    侬安欢脱的说着,好像自己是个厨神一样挥舞着勺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下来的林惊站在厨房的门口不住的偷笑。

    “侬安,你还会熬汤呢。”

    “那是,风潇潇最喜欢喝我熬的汤了。”

    现在侬安嘴里的每一个关于凤潇潇的故事都是来源于侬安和任飞,只是在林惊的面前侬安不好意思提任飞罢了。

    “风潇潇怎么了。”

    林惊当然要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要不然自己的形象在侬安的心里早就不知道成什么样子了。

    “没什么事,就是受了一点小伤。”

    “这样啊,要不然改天叫她来家里吃饭吧。”

    ‘好啊,我去问问她的意见。’

    “行。”

    侬安拿起那一块块切好的骨头向砂锅里放,加上各种各样的作料,看起来还真是那么回事,不一会儿汤的香味弥漫在房间的四处。

    林惊看着如此可爱的侬安,不禁的有些出神,在自己的面前,侬安总是很贤惠的样子,又懂事又体贴,很少见到这样随意的她,林惊的心里非常的开心,只要她在自己的身边不伪装自己,那就说明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改变的,侬安早晚有一天会原谅自己。

    如果像林惊想的这样就好了,侬安的自愈能力没有他想象的这么好,一旦受到伤害就会把自己严严实实的包裹起来,因为她曾经受过伤,所以不想在受第二次。

    侬安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林惊,他的身形还是那么的好看,她胡思乱想着,其实不止是周菲任何一个小姑娘看见林惊都会不时的心动,因为他是那么的完美。这样的想法瞬间被侬安打破,现在自己是林惊的太太,就不允许任何接近林惊,包括周菲也不行。

    侬安不止一次的问过自己,到底喜不喜欢林惊,她努力劝诫着自己不能喜欢上他,自己只是因为想要振兴侬家才来到林惊身边的,每当她对林惊有点心动的时候,侬安都会这样的警告自己,她不断重复的想着契约这两个字,虽然很刺痛,但是也要坚持下去,这里注定不是自己的归宿。

    一直以来侬安就是这样想的,她感激林惊解救了自己,也感谢他无微不至的为自己考虑,自己没有什么能力可以报答他,只能以身相许,侬安做到了这一点,她的身体现在不止是属于自己,还属于林惊,他可以对自己做任何事情,在自己还没有离开林家之前。

    电磁炉上的砂锅在咕嘟咕嘟的冒着泡泡,时间就好像在这里静止了一样,没有了任何声音。

    对于侬安和林惊的冷气场,风潇潇觉得有些束手无措,她是最希望侬安幸福的人,但是目前来看,侬安并不幸福。

    任飞的突然回国,让风潇潇看到了未来,她想努力的撮合侬安和他,只是每当想起林惊的时候心里总是一阵莫名的紧张和愧疚,侬安在怎么说还是林家的少奶奶,要是真让自己搅合散了,自己的责任就大了。

    放下电话的风潇潇看起来情绪不对劲,任飞不知道是因为什么,一般对于女人的心思,他是怎么也猜不透的。

    “潇潇,你有事先走就可以了,你这忙还让你往医院跑,真是太不好意思了。”

    最终任飞还是没有忍住自己的好奇心,打算好好的问一问风潇潇关于侬安的事情,就是不知道风潇潇会不会告诉自己。

    “没关系的,还跟我这么见外呢,咱俩这么铁的关系还谁跟谁啊,再说了这次你这胳膊受伤还是我的责任呢。”

    刁蛮的风潇潇还是一脸野蛮的样子,从小到大她都喜欢欺负任飞,现在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变化。

    “既然咱俩这么铁,你可不可以告诉我关于侬安的事情,我这次回国看她变化很大,心里很担心,也不好意思开口。”

    在医院的走廊里,总是有一种消毒水的味道,风潇潇最讨厌这个味道了,感觉自己像是被污染了一样。

    任飞和风潇潇面对面的坐着,中间隔着大大的空间,不时的有病人在他们的面前走过,以至于风潇潇看不到任飞的表情,她无法判断任飞还喜欢不喜欢侬安,如果喜欢的话,喜欢到什么程度,这些问题的答案都是可以在对方的脸上找到答案。

    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任飞有些犹豫,他不太确定自己这样问风潇潇是不是太过于唐突,毕竟这么长时间没见,他已经不太了解潇潇了。

    “其实关于侬安的事情,我也是刚知道不久,我也不太清楚具体的细节是什么。”

    风潇潇一直低着头,她不想看到任飞眼里差异的表情,她更不希望任飞继续向下问自己更多的事情,因为她确实也不知道,更是因为自己不想在经历一遍这样让人难过的事情了,不管是关于自己还是关于侬安。

    “好吧。”

    任飞看着风潇潇没有要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也就没有在继续追问,他觉得自己找的这个时机不对,既然想要保护好侬安,就不能这么快的暴露自己,毕竟仙子的侬安不是单身,而是林惊的太太,说出去对侬安的名声有很大的影像。

    一想到这里,任飞觉得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心急吃不了热豆腐,自己还是谨慎一些好,虽然风潇潇不会出卖自己,但是万一隔墙有耳呢。

    “真不瞒你说,我和侬安也是刚刚和好的,这样没水准的我,哪有什么资格来谈论那些往事。”

    风潇潇无力的铐子椅子上,不知道自己要以什么样的姿势才比较舒服。

    “怎么会,你们以前可是好的像一个人,我可还记得你们两个一起联合起来欺负我的时候。”

    任飞忍不住的向风潇潇抱怨,那些青葱岁月一幕一幕的在他的眼前展现,这么久了他本以为自己会忘记,会放下那个自己深爱的侬安,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些看似随时都可以随风消散的感情,变的越来越深刻。

    在任飞的心里,侬安是那种自带光圈的女人,当然这是他现在认为的,那个时候大家都是小屁孩,只知道自己喜欢谁,不喜欢谁,还不能说出自带光圈这样文绉绉的话。

    从任飞记事的时候起,侬安就已经出现在自己身边了,他曾经一度认为侬安本来就是属于自己。

    小朋友之前的称呼总是奶声奶气的,任飞还记得自己跑很远的路去超市买糖果的情景,不是因为自己爱吃糖,而是因为侬安的小名叫糖糖,只要和糖有关的一切,任飞都会收藏起来,那些可爱的包装纸,还有各种各样口味的糖,都在任飞的小盒子里完好无损的保留着,即使出国也当宝贝一样带着。

    “给。”

    风潇潇手里拿了一块水果糖,在她的印象里任飞很喜欢吃糖,她觉得特别的奇怪,哪有男生喜欢吃糖的,一般不都是小女生喜欢吗,任飞不仅现在吃,他很小的时候就特别喜欢吃糖,还把糖纸收藏起来,对于这件事情,风潇潇总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你开始喜欢吃糖了吗?”

    任飞有些惊讶,从小到大,凤潇潇几乎都是不吃糖的,尤其是在她最叛逆的时候,天天叫嚣着,什么我们都是糖甜到哀伤,真是让人无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