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63章 470紧张什么
    “最近工作太忙,不能吃饭,一吃饭就变胖,所以什么都不敢吃,害怕自己低血糖,只能吃这个喽。『→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风潇潇很无奈的看着任飞,觉得自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任飞看着风潇潇给自己的糖块时,是草莓味道的,他记得侬安最不喜欢吃草莓的,他刹那间回忆起自己遇见第一次遇见风潇潇的时候,她和侬安吵的不可开交,他不禁纳闷起来,怎么现在这两个人可以相处的这么好。

    “潇潇,我还没有问你,你是怎么认识侬安的,婚礼当天我就觉得很奇怪,不记得你认识侬安。”

    任飞越想越觉得奇怪,怎么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呢。

    “你别说任飞,我还真忘记了,你是怎么认识侬安的,你看咱们两个怎么这么糊涂。”

    风潇潇也觉得奇怪,不说还没有注意,难道这纯属巧合吗。

    “我可是和侬安青梅竹马,我记得那时候你两虽然认识但是相处并不好,还动手打过架呢。”

    任飞不可思议的看着风潇潇,女人都是这样的吗,随时可以吵架,也随时可以和好。

    “你说什么,你说我小时候就认识侬安了,怎么可能,我是当上演员之后才任何侬安的。”

    说这些话的时候,风潇潇的表情特别的夸张,足够吞下一个鸡蛋,声音尖锐的响彻整个医院的走廊。

    “小点声,这里可是医院,不是闲聊的酒吧。”

    “哦哦,我就是太吃惊了,我一点都不记得,小时候就认识侬安了。”

    “你竟然忘记了,你这个脑子。”

    “还说我呢,侬安也没有记得我。”

    任飞看着眼前一脸茫然的风潇潇,觉得特别的好笑,他想起了那年一起上的体育课,那时候的男孩子们都喜欢踢球,女孩子们都喜欢练习双杠,有一次很不巧,男生们的球踢进了练习双杠的女孩子的队伍里。

    那时候风潇潇总是灵巧敏捷的一跳,把那个球够到自己的怀里,然后大声的说:“叫任飞过来拿”大家全都“轰”的笑了,然后操场上扬起了一片女孩子们喜悦的声音:“就是,叫任飞过来难=拿”风潇潇喜欢和任飞玩,这好像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

    有时候会有一些女孩子打趣风潇潇:‘风潇潇,你不害羞’但其实谁都知道风潇潇有资格不害羞。小小的她已经能看出是个美人坯子了。

    那时候风潇潇可神气了,当她的漂亮的大眼睛一眨,小嘴一撅的时候,班上就总是有男孩子帮她抬其实一点都不重的课桌,风潇潇不舒服的时候也总是有男生争先恐后的送她回家,所以当风潇潇公开表示对任飞的喜欢时,很多人都自然的觉得他们两个很是般配。

    这些孩子气的话怎么能够当真,风潇潇确实喜欢和任飞在一起玩,但是要说喜欢还真的谈不上,或许就是因为太漂亮了,总是被别人造谣。

    当很多人都觉得这是理所应当的事情的时候,只有侬安觉得任飞不可能和风潇潇在一起的,以为她坚信任飞是和自己站在一起的,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说话做事都是那么的孩子气。

    虽然侬安和风潇潇逗不记得了,但是任飞记的很是清楚,只要是关于侬安的一切,任飞记得都非常的清楚,就像昨天刚发生的一样,她一开始不知道原来这就叫做在乎,原来这就叫做喜欢。

    风潇潇和侬安不在一个班级,所以两个人也很少有交集,但是他们后来所有的交集都是关于任飞。

    就是在那场运动会惹的货,自从那次侬安看见风潇潇嚣张的叫任飞去捡球的时候,在她的心里这个女生就已经被她打入的地牢,出身名门的侬安觉得女生就应该有女生的样子,怎么会这样轻浮,当然那个时候侬安并不知道怎么形侬这样的女生,反正在她的心里,她非常的讨厌风潇潇,就是远远看的一眼,她就已经断定。

    小孩不是足够成熟的,对于他们来说,讨厌和喜欢是那么明确的事情。

    侬安安静的站在双杠的一旁,

    静静的看着这一幕,她觉得任飞是属于自己的东西,在孩子的概念里,任何事物都可以用东西这两个字来代替,自己和任飞一起长大,他是不会和任何人在一起的。

    这样来源于自私的嫉妒,引发了那场侬安和风潇潇的打架,本以为安静的侬安会吃亏,最后却是风潇潇哇哇大哭起来。

    小孩子,有点事情就是惊天动地的大事,侬安无意间看见了上厕所的风潇潇,知道了她在哪间教室,预谋着自己的报复计划。

    她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侬安悄悄的走进风潇潇的教室,来到她的座位旁,把她心爱的本子还有书包都扔到了地上,但是第一次做这种坏事的侬安没有任何的经验,没有及时的脱身,就这样被风潇潇抓到了。

    说道这里,任飞狂笑不止,他觉得这么可爱的竟然就在自己的身旁生活了这么多年,竟然谁也不记得谁。

    风潇潇看着任飞,心里有些不好意思,觉得原来自己小时候这么厉害,反而侬安不如自己,她觉得有必要把这个好笑的事情说给侬安听,让她开心开心。

    侬安接到风潇潇的电话以后,整个人忙活的四脚朝天,她细心的炖着骨头汤,小火慢炖的熬了小半夜。

    林惊把这一切看在眼里,他还是第一次看见侬安对一件事情这么伤心,他觉得这很不正常,即使是对风潇潇也没必要这样上心。

    公司的事情越来越棘手,林惊还没有想出什么好的对策,只能一天又一天的拖着,目前按兵不动是最好的办法,对手无从下手,自己也可以节约一些时间筹备资金。

    长久以来林惊都在书房里凑活着睡了好几个晚上了,以前侬安还会不时的来看看自己,如果她睡不着,还会给自己做点夜宵,现在自己这样的这么长时间的冷漠让林惊已经收够了,他觉得不管什么样的事两个人都应该坐下来沟通,侬安只是自顾自的按自己的想法来,可是她从来都没有主动问过林惊,为什么要逃婚,为什么要把自己丢下,为什么要跑去找周菲。

    林惊在心里已经打了很久的草稿,他就是怕侬安问起来忙,反而没有夜宵可吃了,甚至连一杯暖心的咖啡都没有。

    自己吞吞吐吐的说不上来,不仅说不上来还会让事情变得糟糕,但是侬安什么都没有问,只是改变了对自己的态度,甚至连习惯都改变了。

    记得在没有=任何事情发生的时候,侬安喜欢在花园里晒太阳,那些温暖的光线总是会把她照耀的特别好看,林惊知道侬安喜欢那些花,那些自己亲手为她种的玫瑰,但是现在侬安很少晒太阳了,有时候一整天都不会离开她的房间,她就安静的在房间里看着书。

    有一次侬安卧室的房门没有关好,林惊在门缝里可以看见蜷缩成一团的侬安,她在偷偷的哭泣,那样无助的抽泣声让林惊的心想刀割一样痛苦,他不知道怎么做才可以弥补自己所犯下的错误。

    最让林惊觉的孤单的是侬安留给自己的背影,以前,每一次回家的时候,车子刚刚拐进庄园,林惊就可以透过车窗看见坐在花园里的侬安冲着自己所在的方向,温暖的笑着,但是现在那里什么都没有了,只是一把孤单的椅子。

    这样急促的改变让林惊有些受不了,他不知道如何讨女孩子欢心,虽然自己是那么的迷人,那么的招女人喜欢,但是从来都没有追求过谁,就连和周菲在一起的时候,还是周菲主动提出来的,在感情里,勇敢的那个人永远都不是林惊。

    犯过错的男人,做任何事情都会变得小心翼翼,生怕在招惹出什么无法收场的事情,但是这是多么可笑的想法,弥补是无济于事的事情,如果早有这样的觉悟,为什么还要做那些后悔的蠢事呢。

    在侬安的心里,爱是一种责任,给就要给的完整,要不然什么都不要给,一直以来这就是侬安的爱情观,她觉得自己宁愿孤单一辈子也不会将就的委屈自己。

    自从侬安遇见林惊以来,就没有真正的幸福过,当然有很多事情侬安觉得那都不应该属于自己,即使领了结婚证,侬安也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安心过,林惊那颗不会拒绝的心,一直是一切的祸端。

    房间里还弥散着熬骨头的香味,林惊本来以为自己的早饭可以喝到侬安亲自熬的汤,但是并没有,依然是面包、培根、鸡蛋。

    当看到这些像往常一样的早餐的时候,强烈的失望感向林惊袭来,他觉的自己真是可笑,期盼了这么久的家常便饭竟然是这么难的事情,自己还竟然傻傻的想了一个晚上,他越想越觉得自己真是全天下最傻的傻瓜。

    侬安被林惊这么重伤以后,任何的事情她都不会主动的想到林惊了,哪怕是小小的一片面包,或者是简单的一杯果汁,侬安也再也不会想起随手给林惊准备一杯,她自动的把这些小事情都抛给了管家。

    想起那些曾经的日子,侬安觉得自己太过于异想天开了,他可是林惊,林氏集团的继承人,怎么可能真正的和自己在一起,毕竟自己还是一个残废,即使普通的人家都是不能接受的,更何况林惊。

    这些深深的自卑感一直紧紧跟随着侬安,她轻轻的闭上眼睛,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在看到林惊的第一眼,侬安觉得自己是多么的幸运,自己怎么会那么好命的遇见了林惊,他努力的照顾着自己,把自己的喜好当成自己的喜好,把那些自己讨人的人当成自己的敌人。

    那个处处维护她的林惊就这样的消失了,侬安很明白是自己不能再接受林惊了,这一切都是自己的想法,和林惊没有关系。

    她再也不能够接受林惊了,侬安尝试过放手,她努力的想着契约书,努力的想着周菲,即使是这样,也并没有让自己过得那么舒心,一切还是像往常一样的进行着,唯一改变的就是侬安对林惊的感情。

    林惊喝了一大口牛奶,其实他很想喝侬安花这么长时间熬的骨头汤,但是他不敢要求什么,任由着香味在空气里消散。

    坐在对面的侬安好像没有发现林惊有什么不对,她现在已经不把林惊任何的情绪放在心上了,不管什么情绪对于侬安来说,都参杂着周菲的影子,这是特别让人反感的一种感觉。

    男人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总是喜欢被关注,被呵护和照顾,林惊当然也是这样,以前侬安虽然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但是一个人对你好不好是可以感受到的,就是这样强烈的孤独感让林惊无法适应。

    “今天要去做什么?”

    林吉终于忍受不了尴尬了,他要和侬安说话,像以前那样的语气,有疑问也有疼爱。

    “去看任,不是,去看风潇潇。”

    林惊惊讶的抬起头来,他看着这在和牛奶的侬安,觉得特别奇怪,这么简单的一句回答,怎么会说错呢,怎么说出另一个人的名字,他知道侬安是不会撒谎的人,她的眼神在游离,这明明就是刻意隐瞒自己的神情。

    侬安没有在解释下去,越解释越可疑,她装作很淡定的样子在吃早饭,但是她毕竟不是天生的演员,怎么会没有破绽呢,比如说她那双一直在发抖的手臂。

    这些林惊都看在眼里,他虽然不知道侬安在满着自己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人肯定不熟风潇潇,要是风潇潇的话,侬安不会这样紧张,更不会说错她的名字,更何况说话的时候都不敢直视自己的眼睛,这肯定说明了侬安就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

    越是异常,越想让人知道答案,人们的好奇心就是这么的强大。

    “你什么时候出门,要不然我送你去吧,正好我也要去公司。”

    林惊就是试探性的问着侬安,他不知道侬安会怎样回答,如果说不用,那么侬安肯定有什么不想让自己知道的事情,并且这件事情是最近刚刚发生的,和自己并没有关系,要不是这样侬安也不会满着自己。

    “不用了,我不着急出门,风潇潇可能还在拍戏,玩一会出门就可以。”

    侬安依然没有看林惊,自顾自的吃着早饭,她觉得这样的气氛真是让人紧张,到底自己在紧张什么她都说不准,难道是害怕林惊知道吗,可是自己为什么要害怕他知道呢,毕竟林惊心里只有周菲,估计自己做任何事情他都不会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