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64章 471很安心
    “好吧,自己注意安全。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惊说完就离开了餐桌,他觉得侬安真的是特别的反常,去见自己的闺蜜至于这么紧张吗,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越想越觉得莫名其妙的林惊,准备满足一下自己的好奇心,这点小事还能够难的住自己不成。

    管家看见林惊偷偷的在向自己摆手,并没有打算让侬安知道,管家在林家呆了这么多年,这点眼力见还是有的,他悄悄的走近林惊,没有让侬安发现。

    林惊走到门口的时候,巧妙的让那一大片的绿色背景墙挡住自己,身体根本就不敢乱动,谨慎的藏住自己。

    “总裁,你有事要吩咐吗?”

    管家悄悄的在林惊身边耳语道,那细细的声音估计连蚊子的分贝都不到。

    “今天派人盯着太太,不要让她发现,看看她今天都见了什么人,做了什么事,在路上不用给我汇报,等晚上回来我自然会找你。”

    “是的,总裁。”

    “记住,盯紧一点。”

    “是。”

    林惊吩咐完就慌忙的上了车,任何的声音都没有,他想要了解侬安到底在做什么,在想什么,只有知道了这些,才能够避免一切不讨侬安喜欢的事情。

    侬安静静的坐在餐桌旁,她在认真的听着汽车开走的声音,她其实觉得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瞒着林惊,但是话到嘴边就是说不出来,她就是不想让林惊知道任飞的存在,这是她最宝贵的回忆。

    等林惊的车子稳稳当当的开出庄园,侬安瞬间松了一口气,自己真的是再也演不下去了,估计林惊在晚走一会儿,自己肯定会穿帮。

    “太太,你还需要什么吗?”

    管家像往常一样来到侬安的面前,他习惯性的问着这些无聊的问题,但是没有办法管家就是要关注这些没用的事情。

    “不需要了。”

    侬安用餐巾抿了抿嘴,看起来是很淡定的样子,只要不守着林惊,侬安就是很轻松,是那种如释重负的心情。

    女人除非经过专业的训练才会变得细思极恐,遇事冷静,理性大于感性,但是侬安并没有经过什么专业的训练,以为只要林惊去公司了就不会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怀疑过管家会不会打自己的小报告,她思来想去还是觉得有些不可能,毕竟管家看上去那么的面善。

    林家的管家,怎么会不为林家办事呢,侬安恰恰忽略了这一点,管家这个职位不是摆设,也不是打理杂事的下人,他是林惊的心腹,既然可以放心的把整个家交给他,当然是林惊最信任的人。

    或许是侬安太过于焦急,没有看出有任何的异常,她打扮着自己,没有画精致的妆侬,只是略施粉黛,让自己看起来气色很好就可以了。

    虽然侬安没有刻意的装扮自己,但是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动人,水汪汪的大眼睛不时的眨巴眨巴,微微有点大卷的头发慵懒的散在身后,看起来很是让人舒服。她今天挑了一条很舒适的连衣裙,是很明快的橙黄色,这是任飞最喜欢糖果的颜色。

    在侬安的印象里,任飞是喜欢甜美系女孩子的男生,要不然怎么会这么喜欢吃糖呢。侬安不知道,那个曾经总是和自己抢糖果吃的男孩是多么的喜欢自己,其实任飞不爱吃糖,估计没有哪个男生喜欢吃糖,但是他为了和小时候的侬安有共同的爱好,为了侬安的小名糖糖,他变成了一个在别人眼里喜欢吃糖的人。

    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人真正了解过任飞的内心,谁也不知道他喜欢了侬安那么久,估计连风潇潇都不知道,他之所以隐藏的这样深,就是怕有一天自己会失去侬安,他好怕自己万一对侬安表白被拒绝连朋友都做不成,这是任飞不敢想象的事情。

    都怪相遇的太早,都怪那时候彼此都不成熟,这段感情就在任飞的内心里搁置了,就这样轻易的错过了,任飞每每想到这里就会后悔,要是自己可以更勇敢一点,更主动一点,或许侬安就不会嫁给林惊,她也就不用承受今天所承受的委屈了。

    任飞坐在花房里,每当他想念侬安的时候就会坐在这个玻璃花房里,里面种满了侬安喜欢的玫瑰,每一颗都是自己亲手培养长大的,他期盼着自己和侬安的感情也可以像这些花朵一样生长的这样茂盛。

    也许是人生病的时候都会觉得孤单,当然可能也是任飞对侬安的感情太过于深刻,最近的自己总是在想念侬安,想念她的笑,想念她的白色裙子还有她身上的味道。

    这种强烈的情绪撞击着任飞的内心,到现在为止他还是不敢相信,侬安会嫁给林惊,成为了别人的太太,这对于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虽然他什么也没有表现出来,虽然他总是乐呵呵的出现在侬安的生活里。

    比起任飞的惆怅,侬安倒是看起来很是淡定,她只是在单纯的担心着任飞,没有任何复杂的感情夹杂在心里,她就是觉得愧疚,毕竟任飞是因为自己才变成这个样子的,如果不是自己行动不方便,总是笨手笨脚,总是给别人添麻烦,任飞就不会一回国就受伤了。

    其实这一点真是侬安多虑了,对于任飞来说,如果自己让侬安受了伤,估计会谴责自己很长时间,这样的话还不如自己受伤来的痛快。

    侬安打扮好了以后,就来到了厨房,她在挂念熬了这么久的汤,怕它们凉了,要是这样的话,自己就白忙活了。

    “太太,我来帮你装吧。”

    “不用了管家,我自己装就可以了。”

    侬安不想让任何的人动她这一锅汤,这可是自己的诚意,所以不管是熬,还是装,还是送,侬安都要亲力亲为,这样自己心里才会舒服一点,害的任飞无缘无故的受伤,这样的自责估计可以让侬安无瑕生活。

    “好的,太太要小心,还是很烫。”

    “谢谢管家。”

    侬安给了管家一个大大的微笑,仿佛可以融化掉所有的烦恼。

    管家看到侬安笑侬的时候,自己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在他的心里,侬安是个好太太,也是个好主子,她总是设身处地的为别人着想,虽然现在是林家高高在上的林太太,说不定以后还会成为像欧阳这样的女主人,越想越觉得愧疚,他不应该伤害这样好的人。

    其实谈不上什么伤害不伤害的,只不过是在其位谋其职罢了,既然当林家的管家,就要一切为了林家的利益为重,所以管家虽然内心愧疚,但是还是会选择服从林惊的指示。

    侬安小心翼翼的拿起保温桶,一勺一勺的向里加满自己熬的汤,她的内心是非常开心的,可以给任飞尝尝自己的厨艺,这比什么惊喜都觉得开心。

    “管家,帮我叫一下司机吧。”

    侬安慌慌张张的盖上盖子,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听见任飞对这碗汤的评价,她最喜欢听任飞夸奖自己,这样会使自己很有自信,自信正是侬安现在所欠缺的东西,当然那些曾经自身的优越感,还有那些自以为是的骄傲,在侬安的身上都变得烟消云散。

    “是的,太太,要不然我陪你去吧,总裁总是不放心。”

    管家知道侬安不会让自己送她,但是通常的话还是要说的,这是作为一个管家的基本素养,也是他对侬安的重视。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的,只要司机开车载着我,哪里去不了,别担心,很快我就会回来了。”

    侬安听了管家的话,连忙摆手,不想让他跟着自己,这和监视有什么区别,一点区别也没有。侬安不是傻子,她知道管家虽然对自己言听计从,任何事情都会参考自己的意见,但是她心里很清楚,林惊的管家当然是听林惊的。

    “那好吧太太,一定要在总裁之前回来,要不然自己就惨了。”

    侬安进来林家之后,管家一开始觉得还蛮温馨,但是经过了这么多突发事件之后,管家真的就不敢想让侬安自己出门了,但是意外还是会降临在侬安身上,以至于自己每一次都被林惊训斥。

    “放心吧,放心吧,我是不会连累你的。”

    侬安一想到任飞喝自己汤的样子,侬安就会觉得很开心,是那种发自内心的开心,一点敷衍的意思都没有。

    管家看着异常举动的侬安,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让人不理解,那个稳重的太太,贤惠的太太就这样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不能够自拔。

    再去任飞家的路上,侬安的心情一直都很美丽,她出事以来第一次让司机放这样欢快的歌,满满的回忆涌上心头,这一切侬安似乎都没有察觉自己的变化,但是身边的人会深深的体会到,侬安比以前开朗很多了。

    这莫名其妙的心情好,让林惊觉得很是奇怪,自从出事以来,侬安没有一天这么开心果,林惊不禁开始向最坏的方向发展,难道侬安在外面做了对不起自己的事情吗,这样传出去林氏集团的信誉就沉底完蛋了。

    比起林惊的步步为营,侬安显得更加的随意,当然她不知道,林惊在暗中找人监视着自己,如果这件事情让侬安知道了,估计她就不会在想看见自己了,要是那种事情真的发生,林惊的赎罪之路就算是走到了尽头,侬安不会多停留一秒钟。

    “总裁,太太已经出门了,看起来心情很不错。”

    侬安刚走,管家就给林惊打去了电话。

    林惊焦急的在办公室里踱步,他不知道侬安会做出什么事情来,如果真的有什么自己无法接受的事情出现,林惊会非常的难过,毕竟他还是很在乎侬安。

    司机曲曲折折的走了很久才找到任飞的家,住的可真是隐蔽,一般人是找不到这里。任家的花园布置的向世外桃源一样,特别的吸引人么的目光,就光是那个晶莹剔透的玻璃花房,就足够让所有人羡慕。

    “小姐,请问你是哪位?”

    任家虽然是个大家族,但是庄园里的下人们很少,但是就是因为下人少做事的效率才最高。

    “我找任飞。”

    “好的小姐,你先稍等一会。”

    “好的。”

    侬安四处眺望着,她好喜欢那个玻璃花房,她也特别的希望自己可以有一个,但是自己都没有一个确定的归宿,怎么还可以要一个玻璃花房呢,一想到这里就会让侬安产生一种莫名的伤感。

    对面走过来的不是管家,而是自己最熟悉的任飞,他还是那么的温暖,笑起来的样子依然那么的好看。

    见了两次面,侬安都没有好好的看过任飞,因为每一次都有不同的状况发生,这真是很让人无奈的事情。

    “侬安,你怎么来?”

    任飞见到侬安的时候虽然很高兴,但是在心里还是充满了疑问。

    “我来给你送礼啊,因为我受的伤,我当然要负责。”

    侬安把保温桶高高的举过头顶,骄傲的在宣扬着自己的成果。

    相聊甚欢的两位,没有发现鬼鬼祟祟的司机,他在偷偷报信,他要把完成管家吩咐给自己的任务。

    一张张照片咔嚓咔嚓的被偷拍下来,第一时间传到了林惊的手机上。

    林惊看着照片上那个笑颜如花的女人,她真的是侬安吗,她真的可以笑的这么灿烂吗,但是为什么她要对自己这样的冷淡,不仅是这样,她还去见了别的男人,这是一个有夫之妇可以做的事情吗。

    不知道任何情况的林惊很是生气,什么给风潇潇送汤,这全都是借口,都是借口。

    林惊再也待不住了,他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人,去向另外一个男人投怀送抱呢,虽然照片上的侬安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动作,但是林惊还是受不了,他快速的坐上车向任飞的庄园开去。

    男人的嫉妒心有时候比女人的还要厉害,他们可不是什么争风吃醋这么简单了,手握重权的对方,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意向不到的事情出来。

    一路上林惊越想越觉得挣扎,他的内心在吼叫,不过林惊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最近侬安所受的这些委屈,他在想是不是侬安在婚礼当天也是这样难受的,是不是也是这样在疯狂的寻找着自己。

    林惊越想,对自己的埋怨越来越重。

    在侬安的心里,她知道自己能为任飞做的不多,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报答他,这个参与了自己的童年,现在又重新回到自己生活中男人让侬安很安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