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66章 473变成了敌人
    在他的心里从小都有一个很自私的想法,他其实不希望侬安长大了会变得漂亮,这样的话就会有人来和自己争抢侬安,但这种事情并不能使随意改变的。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那个我来介绍一下,这是林惊,这是任飞。”

    侬安看着握起拳头的任飞,心里一阵紧张,她害怕这两个人为了自己打起来,这是侬安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任飞刚刚回国没有多久,她不希望有什么糟心的事情打扰到他的心情。

    “我是侬安的丈夫,你好。”

    林惊骄傲的伸出手,他略过侬安,不仅没有生气,还觉得有些高兴,既然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老公,那就自我介绍一下吧,这样显得更加的重要。

    任飞在犹豫着,自己如果不去握手显得自己没有家教,如果去握手就表示着自己间接的承认了侬安和他的这段关系,任飞踌躇不决的时候,正好咖啡壶嘟嘟的响了起来。

    三个人的视线全都转移到咖啡壶上,任飞顺理成章的走了过去,没有理会林惊,他那只脉络清晰的手就悬在半空,尴尬的不知道怎么收回。

    在林惊的心里任飞对自己的无视已经惹恼了他,对于林惊来说,还没有哪个人敢这样对待自己,从小到大自己都是在尊重里长大的。

    在林家除了老爷子没有任何一个人敢于挑战自己的权威,甚至是自己的妈妈欧阳都不敢对自己的决定有什么怨言,这个和自己没有任何关系的人,竟然敢这么不识趣。

    林惊很是气愤,但是在别人的家里他还是要收敛一下,但是该有林惊的愤怒促使他不能就这么算了,他把那碗汤端在任飞能够看见的视线里,潇洒的把所有的汤全部倒在了地上,细细索索的声音让侬安再也忍受不下去了。

    “林惊,这这是做什么?”

    面对林惊侬安一直都是敬畏几分的,她觉得毕竟林惊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但是这次他做的太过分了。

    “你没有看见吗?”

    林惊犀利的眼神看着侬安,那种冰冷的眼神足以让侬安胆怯,毫无生气,这件温暖的庄园瞬间变成了低气压。

    “林惊,你必须和任飞道歉。”

    “侬安,你是不是忘记了你的身份,你是我林惊的太太,我林惊的女人,你在他家你觉的很合适吗。”

    在林惊愤怒的气势里那只漂亮的水晶碗被摔的满地飞溅,就在这精彩的时刻一个碎片,不偏不斜的正好划伤了侬安的脸庞,鲜血慢慢顺着侬安俊俏的脸上留下来,像她最喜欢的玫瑰花那样鲜艳,那样耀眼。

    侬安委屈的哭了,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暴力的林惊,平时的他怎么舍得对自己这样,那个温柔的林惊是刻意的伪装吗,侬安越想越没有头绪,她所认识的那个林惊不会这样他虽然雷利风行但是从来都没有让自己受过委屈,不管是对下属还是庄园里的管家,林惊都是耐心的相处,但是今天他这是怎么了。

    林惊想要迈出的腿又收了回去,他觉得刚才的行为有些过激了,自己不应该这样的激动,他不敢直视侬安的眼睛把头扭到了一边,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如何收场,他不忍心看侬安流着血的伤口,那会让他很心痛,但是作为男人的尊严他也不想低头。

    矛盾的两种声音在林惊的内心撞击着,他就这样矗立在侬安的面前,背对着她,他可以听见侬安细细的抽泣声,顿时心乱如麻,这个自己想尽一切办法保护的女人,一次又一次的因为自己受到伤害,这是林惊最不想看到的,但是每次却都不能避免。

    侬安看着林惊的背影,她已经感受不到自己流血的伤口了,这种隐隐约约存在的小伤口已经不能再影响她了,在车祸痊愈以来,侬安就已经不是那个娇弱的小女生了,没事就喜欢撒娇卖萌的习惯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忘记了,比起这个最让她难过的是心痛,像无数小虫子一样在攻陷最后一道防线。

    听见摔碎声音的任飞,匆忙的从餐厅出来,他本来想借着煮咖啡的时间,让侬安和林惊说清楚,虽然自己不喜欢林惊,但是他也不想林惊误会他和侬安什么,毕竟林惊进来的时候正好看见侬安在喂自己喝汤,要是换成自己的话,也会很生气吧。

    只是任飞没有想到林惊是这么不冷静的一个人,其实应该说不管哪个男人遇见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冷静,别说冷静不动手就是好事了。

    任飞看见哭泣的侬安,林惊就站在她的面前,没有任何的表情,就是静静的站在那里,他看见碎了一地的水晶碗,还有侬安正在流血的伤口,任飞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要是知道林惊会动手他绝对不会给他们留什么空间。

    “你是不是疯子。”

    任飞走到林惊的面前,怒视着他,眼里充满了杀气,他随时在接受着林惊的过招。

    其实任飞不是轻易愤怒的人,在他出声以来生气的次数真是屈指可数,但是生气的次数少不代表不会生气,虽然用温暖的表情见人久了,就会让别人忘记自己也是有脾气的人,可是这次任飞再也忍不住了,自己最爱的女人嫁给这么一个没有教养的人,自己怎么会忍受。

    “我是疯子,那你是什么。”

    林惊不屑的走到任飞的面前,任飞没有林惊那样高大,在林惊面前他显的很瘦弱,即使是这样他也不曾退缩,他紧紧盯着林惊不屑的眼神充满了斗志。

    “你知道你伤害了谁吗?”

    “你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些,你是个外人,没有资格对我指手画脚,侬安是我的太太,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用不着你来教我。”

    林惊的拳头已经握紧,看着手腕上青筋跳动的样子就知道他已经到了极限,如果任飞在多说一句话,那个充满力量的拳头就会落在他的脸上。

    任飞没有那回话,他就这样怔怔的看着林惊,他说的一点都没有错,自己没有资格来管这个,既然侬安可以嫁给别人,就说明在她的心里并没有自己的位置,不管林惊是不是逃了婚,是不是伤害过侬安,自己都没有权利过问。

    他承认林惊说道了自己的痛楚,任飞原本以为可以就吧这个事实抛到脑后,面对侬安的时候他有好几次想要跟她表白,但是今天林惊的到来彻底叫醒了他,他和侬安的感情或许在侬安的心里急是纯纯的兄妹情,估计是自己想太多了。

    男人最了解男人,林惊知道任飞在思索什么,他在心里偷偷的笑着,什么爱不爱,什么青梅竹马,那些找人查的资料估计没有什么用场了,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个怂货,估计对侬安的感情也不是什么刻骨铭心的,想到这里林惊稍微有些安心了,这个自己认为的情敌,就这样败在了自己的手下。

    两个大男人僵持了很久,谁都没有示弱的打算,在这场无声的硝烟中,只有任飞可以退后,因为林惊永远都不会承认自己输的,在林惊的字典里就没有输这个字,不管是在商场上还是在感情上。

    或许每个男人都是自私的,他们可以放纵自己在外面花天酒地,不管不顾自己家中的太太,但是只要自己的女人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事情,他就已经忍受不了了,哪怕仅仅是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说了一句话。

    林惊也是这样的,但是他还不完全属于这样的男人,起码他没有背叛自己的婚姻,他没有什么对不起侬安的事情,只是周菲会不时的来纠缠自己,在他的心里这不算什么,只要自己能够守住原则和底线他就不怕周菲。

    在这个世界上毕竟每一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谁也不会成为另一个人心里的蛔虫,侬安当然也不会有这样的特殊功能,她当然不会知道林惊是怎么想的,她看见的永远都是周菲和林惊纠缠在一起,永远都理不清楚的感情,让她觉得心慌。

    这不是侬安小心眼,更不是她看不惯周菲,对于每一个女人来说自己的男人就是只能属于自己,不管是他的身体还是他的感情,还有他那颗强有力跳动的心脏都是属于自己的,任何的一丝一毫的东西都不可以分享给别人。

    两个人都不敢勇敢的说出自己的感情,,都在遮遮掩掩,说出口就是那么的困难,在一起这么久以来,侬安都没有自信说自己了解林惊,甚至连他喜欢吃什么对什么过敏,最喜欢什么颜色,最喜欢什么花,这些常识都不如周菲知道的全面,这就是为什么侬安见过这么多次周菲都没有勇气面对她的原因。

    自己的男人,自己的丈夫,在外人看来,天天在自己枕边的人,这些小事怎么还会不知道呢,估计连身体哪里有一颗痣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吧,这些别人的自以为都是伤害侬安的利器,她甚至都不好意思开口把这些告诉自己的好姐妹风潇潇。

    看着眼前的这两个冷气场的男人,侬安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些什么劝阻的话,她既不想伤害任飞也不想让林惊误会她,不管她现在站在谁的立场上都会伤害其中的另一个人,她揉搓着自己的手,她想要相处一个好办法,一个完美的办法。

    在侬安专注思考的时候,她的伤口看起来更厉害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着急的原因,慢慢渗出的血迹越来越多,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但是她已经顾不上这个了,那一滴一滴的鲜血在她白色的长裙上形成红色的斑点。

    林惊和任飞僵持了很久,谁也没有退让,谁也没有动手,连粗俗的话都没有人讲,上流社会的人们要是有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是用自己冰冷的眼神杀死对方,至于动手和骂人在他们看来都太没有水准。

    侬安担心的咳嗽了一声,听见侬安的声音这两个人才缓过神来,侬安还在流血,任飞没有心情和林惊耗下去,在他心里,自己的尊严和侬安比起来真是微不足道,他放弃了和林惊的争执,转身看着侬安,他有些心疼,但是守着林惊他什么也不能做,他在纠结着自己要怎么办。

    侬安祈求的看着任飞,她知道任飞不会不管她,她也知道任飞不会舍弃自己,在这样的争执中侬安没有方法阻止林惊,她明白自己也阻止不了林惊,唯一能够打破僵局的出口就是任飞,相对于林惊来说任飞更侬易心软。

    这个非常了解自己的女人没有判断出错,果然是任飞最先放弃了,这个僵局就这样打破了,她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地了,只有这样那个高傲的林家大少爷才能够不在信誓旦旦的站在那里,威胁着任飞。

    “侬安,你受伤了。”

    任飞心疼的看着侬安那颗心在不断的颤抖,这个自己深爱着的女人竟然在流血,自己连让她流泪都舍不得,林惊竟然可以这样的对待她,他是不是有病,或者是不是有家庭暴力,这么漂亮的妻子他也舍得动手,怎么这么不知道知足。

    奇怪的思想在任飞的脑海里盘旋着,侬安可是s市出了名的美女,想当年想要跟侬家攀上关系的那么多人,不知道侬安是怎么挑选的,还是她和林惊有什么秘密的事情吗,这么貌合神离的两个人到底有什么事情在瞒着自己,任飞不禁想了很多。

    “没关系,小伤口而已。”

    侬安很感激任飞可以像以前那样挂念着自己,她不仅对自己刚才的想法赶到惭愧,自己不能因为任飞心软就一味的利用他,这是不对的,这样对任飞来说是不公平的。

    “那怎么行,这个碎片上可是有很多的细菌。”

    “没有事情,一会儿就不会在流血了,放心吧。”

    侬安并没有把这点小伤放在心上,她更在意的是林惊和任飞,她不能让他们因为自己而互相伤害,在侬安的心里林惊和任飞不应该有过结,他们更需要的互相帮助,侬安对自己这样莽撞的行为觉的后悔。

    现在林氏集团正是在水深火热的时候,自己还这么任性的在这里给林惊惹事,内心已经自责死了,其实这件事情没有必要瞒着林惊,反而让他知道更好,这样的话任飞还可以在林惊的这里落个人情,毕竟任飞是因为自己受的伤,林惊会很感谢他,以后要是有什么事情,林惊都会帮忙的。

    别说是任飞了,一旦林惊有了任飞这样一位朋友,说不定在商业上,就可以帮到他,这样两全其美的办法,侬安却错过了,现在这两个男人就在自己的眼前变成了敌人,根本就没有缓和的可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