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72章 479猥琐
    心中不禁叹了叹,这现在的技术,真是越来越发达了,谁能想到,后背坐上居然放了一个餐桌。Δ』看Δ书』Δ阁ww w. kanshu.la

    “也是,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不知道为什么,她想到常安心中便紧张了起来,要知道,今天早上她可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待看到他的时候,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谁知道呢,不过要出事也不会是他出事,李子辰脑袋这么聪明,只有他算计别人,什么时候别人能算计到他的头上。”风潇潇十分笃定的说道。

    要知道,这话说的一点都不错,李子辰一路在商界走来,也全靠了他的身家和他这聪明的脑子,不然又怎么会创下如此多的财富。

    “果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啊,”小助理砸了咂嘴,感叹的说道。

    “我看你还是懒人眼里出眼屎呢,不过我刚才的确是看到你眼中有眼屎了,等下你停下车子的时候看看,”风潇潇认真的放下筷子,坐在那里一本正经,表现出一副真是这样的感觉。

    “你恶心不恶心,”她的话一出口,小助理看到红灯,倒是停下了车子,用余光扫了一下镜子中的自己,哪里有什么眼屎,都是风潇潇瞎编的。

    “嗯哼,”风潇潇轻哼一声,闻了闻大厨做的粥,就是香,小口小口的品尝着,心中却是欣喜若狂。

    看着小助理慢慢加大的码速,想到现在的时间,不禁有些担忧:“导演给你打电话催了没有。”

    “还没有,应该是因为李总,所以他也不敢催我们吧,你就把心放在肚子里吧,还有十分钟就到了。”把车子拐了个弯,小助理看了一眼车上的导航,距离剧组的距离已经不是很远。

    风潇潇撇了撇嘴,倒是没有反驳,把吃过的饭扔进了车上的一个密封很好的垃圾箱中,满足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不过你也确实是该节制一些,每天都照你这么吃下去,万一变肥了可怎么办?”看着她的这种吃法,心中不免有些担忧。

    “你难道没有听过一句话,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风潇潇嘴上虽然这么说着,可是心中却是泛起了嘀咕,她最近也确实感到自己身上的肉多了起来。

    可是她本身就瘦小,胖的也就不是很明显,在一般人眼中却还是个瘦子。

    “你有那个功能吗?”听了她的话,小助理不禁白了她一眼。

    “我有没有那个功能,你试试不就知道了。”风潇潇一脸坏笑的看着她,看着车子开进了停车场:“怎么这么快。”

    因为一路边走边聊,她并没有感觉到时间有多么的漫长。

    “也不看看是谁开的车,我的技术可是一流的。”小助理听了她的话,心中有些嘚瑟,打开车门下了车。

    “我看你技术不咋滴,倒是不要脸的功夫更上一层楼了。”风潇潇跟着下了车,转身便看到了青峰的保姆车过来。

    因为上次遇到他,还真是冤家路窄,今天不遇到王云了,她心中刚还窃喜,这转眼间便遇到了他。

    风潇潇心中有些郁闷,但是那辆保姆车又好死不死的挡住了自己的去路,她只能等这车开走了。

    “看的出来,风小姐真是好手段。”青峰下了车,一眼便看到站在车子旁的她,嘴角勾了勾,一脸嘲讽的表情。

    “此话怎讲?”风潇潇听了他的话,脸色黑了下来。真是大早上的就让人生气,真是晦气!

    “那风小姐站在我的保姆车旁是什么意思?”只见车子开走,他们两个人面对面站着,四目相对,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僵硬。

    “你的车子挡住了我的去路,我劝你还是早点把司机换了吧,”她轻笑的看着他。

    一旁的小助理忍不住想要上前,却被她一把制止,眼神示意不要轻举妄动,这才压下心中的火气,眼中却是愤怒的看着青峰。

    “如果你想走,没人能拦得住你,更何况你的腿又没有长在我的身上。”青峰说话有些难听,看着她的眼神,也带着鄙夷。

    想到风潇潇当初对自己的拒绝,本以为她是有多么的清高,现在又傍上了李子辰这颗大树。

    要知道,李子辰可是从来不喜欢染指娱乐圈之事,却是被她勾了魂,想来也是风潇潇的功夫了得。

    有哪个男人能咽得下这口气,更何况青峰这种人,看到风潇潇现在一身上下全是名牌,心中自然是咽不下这口气,逮到了这次机会,他自然是要说上几句。

    “你有什么价值能让我为你驻足?”风潇潇不怒反笑,看着他勾了勾唇,眼中波澜不惊,好似眼前之人对自己并没有多大的影响。

    “难不成你不想和我打好关系,对付王云?”他环顾四周,见一个人也没有,压低了声音看着她。

    他还不至于猜不出一个小明星的心思,要知道王云几次三番的想要至风潇潇于死地,若是她对王云没有一丝怀恨,说出来他也不相信。

    “就凭你?还不至于让我倒贴。”风潇潇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一般,看着他,眼底多了一份嘲弄。

    单单凭着青峰这一手好牌,满肚子的算计,没错,他或许是最后的赢家,可是他忘了,他眼前的人并不是一个不谙世事的女子,而是她风潇潇。

    既然他能够和王云合作,之后又出卖她。那么反之,和自己合作,也只不过是一个幌子罢了,一切都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找的一个借口而已,而眼前之人,风潇潇也是要对付的对象,她甚至没有放在眼里。

    青峰看着她,脸色黑了下来,要多难看有多难看,他到现在,还有谁对他说过这般话。

    “就是,也不拿张镜子照照,自己到底长什么样!”风潇潇看着他,适时的开口说话,看着他想到他之前做的事情,还真是一个人模狗样,道貌岸然的家伙。

    “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傍上了李总说起话来就是这么气派,还不是寄生在别人身上!”青峰看着她们二人,不留情份的说道。

    “哟,我倒是谁呢,没想到大少爷也能说出如此的话来,在别人身上寄生的滋味不好受不吧,不然又怎么会如此恼怒。”风潇潇笑了笑,看着他讽刺的说道。风潇潇可是和青峰不一样,她和顾总最起码是有一丝的感情,而且,风潇潇的为人她也清楚。

    “你……”青峰看着她,有些气急败坏,盯着她的神色也变得有些阴冷。

    “我们走,不要和这种人一般见识。”风潇潇轻声的说道,看着青峰,嘴角勾了勾,眼中带着几分讽刺,又有着几分挑衅的意味。

    只见风潇潇她们二人走远,青峰的脸子也瞬间拉了下来,看着她的背影,心中闪过一抹阴狠。

    风潇潇,这是你自找的,本以为她会对自己说几句好话,让自己在剧中帮衬着她,不受王云的逼迫,没想到她竟然这么直白的拒绝了。

    这对于青峰来说,是赤果裸的讽刺,他何时这么失败过,而且也被风潇潇瞧不起。

    自己在在怎么不计也不是她风潇潇可以随意贬低的,自己可是当红小生,而她风潇潇算什么东西。

    青峰不禁深深的吸了一口烟,他微微眯起来的眼睛看起来很是吓人,他要让风潇潇好看。

    在每个下雨的早晨,侬安的身体就像是浸泡在水里海藻一样,没有任何的力气,只能够随着海水漂浮着,不仅没有力气还伴着阵阵的刺痛。

    这样的感觉折磨的侬安整整一夜都没有睡着觉,每个想要合眼的瞬间都会被新一轮的疼痛袭来,她似乎已经习惯了,没有了抱怨。

    记得刚刚离开医院来到林家的时候,侬安非常的惆怅,她不知道自己如何应对自己脆弱的身体,每个器官都非常的娇弱和敏感,在医院的时候她还比较安心,不管有任何的情况起码还有医生在身边,但是回到庄园就没有那么方便了。

    她还隐约的记得在医院是每个疼痛的夜晚,自己都会迫不及待的按响响铃,让护士来个自己打一针杜冷丁,那像蚂蚁在身上肆意爬行的感受让侬安无法忍受。但是每一次林惊都会轻轻的抓住她的手,不想让她依赖止痛药来过活。

    这种止痛药一旦用量过度是会让人死亡的,当然没有林惊想的那么厉害,毕竟医生心里是有数的,要打多少,都是清清楚楚记载着的,即使是这样,林惊还是不放心,他不希望侬安在有任何的闪失,虽然在这之前他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叫侬安的女人。

    刚刚住进庄园的时候,林惊寸步不离的侬安的身边,因为在她疼痛难忍的时候,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给侬安足够的安全感,只有林惊可以,只有他。

    到现在侬安还记得,在每个疼痛难忍的夜晚林惊手的温度,有些凉但是手心永远是温热的,这似乎更符合林惊的性格,他总是这样的口是心非,外表看起来很是冷酷冰冷,但是内心却是温暖的炙热的。

    在这个和往常没有任何区别的早晨,庄园里的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的做着自己的本职工作,只有侬安还在自己的房间里没有任何的声音,坐在餐桌旁吃早饭的林惊以为侬安还没有睡醒,他觉得女生懒床这是一个很正常的事情。

    自从周菲再一次闯入林惊的生活里来的时候,林惊就变的三心二意了,他的心思不在完全的放在侬安的身上了,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他非常清楚自己和周菲是没有未来的,他们只是过去式。

    提起周菲,林惊永远都是心软的,毕竟是他曾经最爱的女人,他怎么会忍心看到她受苦,这不是林惊的风格,周菲和侬安就像是他的左右手,他放不下任何一个,对于他来说,这两个女人是生活中不可或缺。

    男人都是喜新厌旧的,但是这一点在林惊的身上体现的并不是很明显,他当不下周菲就代表着他舍不得厌旧,但是这对侬安或许是不公平的,不管是名义上的还是真实的林惊都是她的丈夫,现在自己的丈夫却放不下自己的旧情人这像什么样子。

    “管家,太太好像还没有睡醒,等会儿把汤在热一下。”

    “是的,总裁。”

    现在的林惊像例行公事一样关照着侬安,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在侬安冷淡自己以来,就很少在一起吃过饭了。

    林惊觉得难受是因为侬安,侬安的难受却是因为周菲,女人是喜欢比较的,在侬安的心里充满了自卑,即使现在自己已经嫁给了林惊,但是这种自卑从来都没有离开过她,只要她的双腿站不起来,她就会一直的自卑。

    管家也觉得奇怪,这样的怪异气氛弥散在整个庄园里,以前林惊总是会等着侬安起床以后一起吃早饭,但是这么长时间以来林惊和侬安已经很长时间没有守着管家在一起过了,这样的尴尬关系不免让他们胡思乱想。

    下人们私下里都在议论着,他们已经很久没有感受过和谐的庄园生活了,最近看到最多的就是林惊的愁眉苦脸。

    林惊吃完早饭准备去书房拿些资料,他一边扣着袖口一边轻轻的注意自己脚步声,他怕自己的声音吵醒侬安。

    在林惊的心里,他没有任何一刻把侬安舍弃,即使是和周菲站在楼顶上的时候,林惊都在想着场地里的侬安,只是自己做不到放下周菲不管,才会闹出这样的笑话,想到这里他不禁摇了摇头,在商场上自己是那么冷酷的人,但是一遇到女人自己就毫无办法。

    他悄悄的走到书房的门口,他犹豫了很久,最终还是退后了几步,来到侬安的门口。侬安的房间就在书房的旁边,刚来到林家的时候,林惊让侬安住到书房旁边是因为自己可以方便的照顾侬安,虽然林惊有自己独立的卧室,但是林惊在书房的时间远远多过在卧室的时间,这也是为什么把侬安的卧室选在书房旁边的原因。

    林惊向四周扫视了一眼,并没有什么人,他慢慢的付下身子把耳朵贴在门上,想要听见侬安的房间里有什么声响。

    这样的变态的行为怎么可以让下人们看见,要传出去不仅是要丢面子的问题,自己的威望可就不存在了,别说是不存在了估计传出去就变成笑柄了,自己堂堂的一个林氏集团的继承人怎么会趴在门上听美艳少妇的声音呢,想想都觉得猥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