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73章 480心里总是不踏实
    不过林惊没有别的办法,他既不能在管家那里他寻到任何有用的事情,也无法张口询问侬安,目前为止只有这样的方式才可以解林惊的疑问。『→お看書閣免費連載小説閲讀網cww w.k.a.n.s.h.u.g.e.la

    房间里好像没有什么声音,更没有林惊想要知道的答案,他看起来很是扫兴,伸出去的手慢慢的退了回来。

    “总裁,你应该去上班了。”

    管家的突然到来,把林惊吓了一跳。

    “你什么时候来的?”

    “总裁,我刚刚上来。”

    林惊整了整领带,放了心,幸亏没有让管家看见刚才自己的样子,要不然自己真的是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你好好照顾太太。”

    ‘是的,总裁,请你放心。’

    林惊收起了刚才的担心,又换上了一副和平时一样冷酷的脸,这才是他最擅长的标情,其他的都是林惊的附属。

    当林惊坐上专车去公司的时候,侬安才慢慢的醒来,满头大汗的她恍惚了一下,好像自己在做噩梦一样的难受。

    侬安艰难的坐起身,这个简单的姿势对于她来说是那么的艰难,她觉得自己真的是一个废物,除了让别人照顾还是让别人照顾,渐渐的她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连自己的生活都经营不好还有什么资格去过问任何人的事情。

    赌气归赌气,在侬安的心里林惊的一举一动都牵动着她脆弱的神经,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她都不想承认罢了。

    早晨的微风很舒服,把秋日里灿烂的阳光吹进卧室的角落里,侬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估计是昨天晚上忘记关窗户受凉了,想到她不禁有些难过,以前自己怎么会受凉呢,林惊总会悄悄的进来看看自己有没有忘记关窗户,有没有盖好被子,现在倒好,只有自己照顾自己了。

    其实侬安不止一次的想过离开林惊,但是每当有这种想法的时候,曾经林惊的那些好就像电影在她的脑子里一遍一遍的放映着,那些对于侬安来说最珍贵的回忆侵蚀着她。

    当这些美好的回忆涌上心头的时候,她就会往周菲身上想,是不是林惊对周菲也是这样的感觉,每当想放手她又不自觉的来都你的心里。

    侬安讨厌这样不知所措遮遮掩掩的自己,但是她不是可以主动的人,任何事情她都不会主动,更何况这么不可预测的感情。

    脖颈上的汗水顺着侬安瘦弱的脊背慢慢的留下,没有了最初的温暖,在空气的蒸发下,变的有些凉爽,她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那本来以为是噩梦的疼痛在一次的像她袭来,没有任何预兆。

    侬安迅速的躺下,在床上蜷缩着,这样的姿势像是她经常吃的大龙虾,虽然不美观,但是也只有这个姿势可以让她稍微舒服一点。

    不知道过了多久,汗珠大滴大滴的掉落下来,阵痛稍微缓和了一些,这时候侬安才意识到,原来深夜里的疼痛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的,在完全清楚了以后,侬安第一时间想到的依然是林惊,她想要给林惊打电话。

    她看着手机上这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名字,迟迟的不知道要不要拨打出去,自己忍耐了这么久的冷淡真的要在自己的这次主动中打破吗,拿不定注意的侬安子纠结着,她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一旦主动和林惊说了话,就说明她已经原谅他了,但是侬安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那件羞耻的事情。

    只是每一次如果不找林惊的话还能找谁呢,任飞还是风潇潇,记得刚住院的时候自己的惨痛模样也只有林惊可以忍受了吧。

    想到这里侬安不禁无奈的笑了笑,自己最不想在林惊面前出丑,却每一次都不得不叫他来照顾自己,这一次侬安不想在忙烦他,她想最后为自己留一些尊严,起码林惊不会拿她最难看的样子和周菲比较。

    在一个正常的女人的心里,美丽是不允许有任何的污点的,侬安更是这样,即使自己已经身残,但是意志还在,而且比以前更加的顽强,不只是意志她的美丽侬颜不是随便一个女人就可以像比较的,在这一点上,周菲永远赢不了侬安。

    当管家把早饭已经热了第三遍的时候,侬安还在卧室里没有出来,好像出奇的慢,管家也不好说什么,本来是想让丫鬟上去催促的,不过思前想后这样还是不妥,本来自己就是一个区区的管家,没有那么大的权利去打扰太太。

    其实这一点管家想多了,记得侬安曾经嘱咐过他,如果自己起的晚了就上楼叫醒她,当然那是在和林惊还没有闹矛盾的时候,在侬安的心里自己不管有什么不解的问题也不能对不起自己是少奶奶的这个称谓,既然阴差阳错的来到了庄园,就要把庄园里大大小小的事物承担起来。

    想当初心血来潮发誓要做林惊背后女人的侬安,自从婚变以来就没有了那样的心气,现在更多的是失望,就算给林惊打一通电话都是那么的纠结。

    侬安在床上慢慢的缓过神来,双腿没有了最初那样的疼痛,只是她还在保持着同样的姿势,她害怕新一波的疼痛。

    在车祸以来,侬安的双腿总是在下雨天或者是天气冷的时候隐隐约约的疼痛,以前没有这样的厉害,只是这一次很厉害,这次的侬安让她有些承受不了,按说不应该痛,当时林惊告诉自己双腿在也不能站起来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是崩溃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己会遇上这样的事情。

    就是因为林惊说的太过于清楚和直白,侬安才会不由自主的埋怨他,住院的时候也没少折磨他,但是往往是这样的直面事情,伤口才能够好的快,在林惊的细心呵护下,侬安一天一天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出院以来,双腿一旦着凉就会疼痛不禁让侬安觉得有些奇怪,既然自己已经变成了一个废人,下身再也不能动弹了,那为什么还会有感觉呢,这是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在医学界再也站不起来的双腿就代表着双腿毫无知觉,难道这是希望吗。

    侬安在心里默默问着自己,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她瞬间否定了,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她不相信这样的奇迹会发生在她的身上,侬安肯定的摇了摇头,这是她在心里确定的不能再确定的事情,实际上她不想给自己一点一点的希望。

    因为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刚刚过上的平静生活不能让这个几率渺茫的希望所代替,在一切还没有证实之前,她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淡定,然后去医院。

    手机上林惊、风潇潇、任飞的名字重复出现着,侬安在手指不停的划上划下,她在思考着,不知道叫谁送自己去医院比较妥当,显然她不想忙烦林惊和任飞,最终她还是选择了给风潇潇打电话。

    手机响了很长时间,风潇潇似乎很忙没有要接听的意思,侬安刚想要挂断,风潇潇火急火燎的声音就出现在了听筒里。

    “侬安,怎么了?”

    慌张的风潇潇上气不接下气。

    “潇潇,你能不能来庄园一趟。”

    侬安很虚弱,那些浑身布满的汗水已经耗费了她太多的体力,她不知道用怎样的口气才能够更好的表达自己的痛苦。

    “安安,我这里暂时走不开,很急吗?”

    风潇潇并没有听出侬安哪里有什么不对,以为只是平时打发时间的见面闲聊,她现在正忙得热火朝天根本就没有时间来顾及侬安的状况。

    “潇潇。”

    “安安,你大声说话,我这里信号不太稳定。”

    听完风潇潇说完这句话的时候,侬安的已经在心里埋怨她无数遍了,风潇潇总是这样,永远都不会把别人话放在心上,要不是这个臭毛病,她也不至于总是吃亏,看来这风潇潇是指望不上了。

    “好吧,你忙吧。”

    “安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有急事的话我可以马上赶过去的。”

    风潇潇虽然平时很是粗心,但是面对侬安的时候她还是很清楚的,她了解侬安,在任何的时候都不喜欢麻烦任何人,她真的怕自己像上一次一样和侬安相互误解,相互不理解。

    “不用了,你先忙吧。”

    疼痛在慢慢的减轻,侬安并不像在去医院,她认为这样的疼痛系数还是自己可以忍受的,估计不去医院也是没有问题的。

    “好吧,有什么事你一定要告诉我。”

    “好。”

    风潇潇有些担心的挂了电话,她的情绪瞬间被侬安打破了,本来演技就不怎么样,这下好了,酝酿的情绪一下就破功了。

    侬安躺在床上,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她怕稍微动一下万一哪根神经被自己碰到,又要疼上好久,她暂时淡定的侧躺着,长长的秀发在她的背后随意散落着,有几根黏贴在她的脸上,汗水和泪水早已经混淆。

    时间一丝丝的流逝侬安已经没有那急迫的想要去医院了,她淡定了很多。

    侬安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了,但是风潇潇的那颗好奇心已经被侬安的这通电话燃烧起来了。她越想越觉得担心,她不能放着侬安不管,既然她主动打电话给自己就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都怪自己太话多,上来就阻止了她。

    风潇潇想都没想就打给了任飞,其实如果风潇潇够冷静的话,她应该把这个电话打给林惊,毕竟林惊和侬安现在是夫妻,不管因为什么原因闹得不可开交,他们的婚姻依然存在,她就应该给林惊打,但是她却打给了任飞。

    “任飞,你快去林家的庄园,侬安好像有什么事情,她刚才给我打电话,但是我脱不开身,我也想不起任何其他的人了,你快点去吧,我怕有什么事情。”

    风潇潇一口气说完了这一大段话,她没有任何的时间犹豫,因为导演已经站在她身后,要是迟疑一秒钟,就会被赶走,自己好不侬易接到的这个剧本,可不能就这样在自己的嘴边溜走。

    “好,我现在就过去。”

    风潇潇算是找对人了,任飞很是紧张,他都没有等风潇潇讲完就匆忙的挂了电话,在任飞的心里,只要是关于侬安的一切他都非常的上心,哪怕他现在还在公司开会。

    正在开会的任飞腾的一声就站了起来,慌慌张张的向外面走去,会议室里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任总,你不能走啊,会才刚刚开始,一会儿董事长来了不好交代。”

    任飞的会议室是用玻璃封闭的,在里面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员工看的一清二楚,一开始装修的时候,任飞只是考虑到了美观,这下倒好一点私密都没有了。

    “我去去就回。”

    “可是任总,这样不好交代吧。”

    助理紧跟在任飞的身后,不住的劝阻着他。

    任飞根本就不会听她的劝告,在侬安面前哪怕是他的父亲来了也没有任何的权威可言。

    “闭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等任董来,不是来这里阻止我。”

    任飞没有转身,他觉得自己的表情太吓人了,他已经忘记了自己上一次发火是什么时候了,但是在这样的公众场合还真是第一次。

    助理并没有错,她就是好心的提醒,更何况平时的任总很温柔,还真没有看见过他这样的愤怒。

    “你先下去吧,我一会就回来。”

    “好。”

    任飞心里有些愧疚,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让别人因为自己受委屈,他比自己受委屈还难受,但是他顾不了这么多了,不知道侬安什么情况,即使留下来也是心急如焚。

    而这个时候的林惊正在像往常一样去了公司,他的表情一如往常,他一直在想侬安今天怎么没有按时起床呢,他觉得不可思议,不管侬安在怎么生气,也没有这样的折磨过自己,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总裁,总裁。”

    林惊正在认真的思考,他似乎想的太过于认真了,根本就没有听见司机在叫他。

    “总裁,已经到公司了。”

    在恍惚中,林惊像做梦一样惊醒,茫然的看了一眼窗外,自己今天怎么也不在状态呢,公司里还有这么多的事情。

    “好,老赵,你不用在这里等我了,回家替我看看,心里总是不踏实。”

    林惊觉得自己可能想多了,侬安在家会有什么事呢,毕竟庄园里上上下下这么多人呢,有什么事的话早就来电话了。

    “是的,总裁,我这就回去。”

    自己等林惊下了车,正准备走的时候,又被林惊拦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