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74章 481自责
    “老赵,你不用回去了,有什么事管家自然会打电话告诉我,你在这等我,一会儿得出去一趟。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好的,总裁。”

    司机心里有些纳闷,难道是庄园里出了什么事情吗,今天的总裁和平时很不一样。

    就在司机疑问的时候,助理小月已经把资料拿到了林惊的面前。

    “总裁,这是你要的资料,因为赶时间我就在这里等你了。”

    “好,你回去告诉各个部门,等我回来开会。”

    “是的,总裁。”

    刚到公司的林惊已经没有时间在去考虑那些占用时间和精力的问题了,对于他来说商场就像是战场,不允许一丝一毫的差错。

    这样的林惊哪有心思去想这么多关于侬安的事情,或者是关于周菲的事情,对于一个事业心很强的男人来说,当遇见公司危机的时刻,感情永远是第二位的,因为在他们的心里很清楚,这个社会只有钱才可以给家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林惊也是这样想,当初所有的人都在虎视眈眈的看着他的身价想要嫁给他的时候,他就对所有的女人都失去了希望,但是当他遇见周菲的时候,他以为自己找到了真爱,但是生活总是喜欢和他开玩笑。

    当周菲离开他的那一秒钟开始,对于爱情的向往就已经在他的心里磨灭了,但是那次车祸,还有侬安的出现,让他不断的在审视自己,是自己错过了美好,还是它还在路上。

    在林惊还对自己手上的材料专心研究的时候,任飞已经火急火燎的赶到了林家的庄园,他害怕侬安出任何的差错。

    自己在国外的这些年里,只是在心里默默的爱着侬安,没有什么实际的行动,他真的不敢想象侬安在经历了这么多的痛苦之后依然还会这么淡然,难道是侬安变了吗,还是她在故意隐瞒自己的痛苦。

    一时间任飞思绪变得异常的混乱,他虽然不是一个商场的精英,但是像现在这样的六神无主还真的没有经历过。

    管家在厨房里忙活着做新的早餐,那些汤热了凉,热了凉已经没有最初的味道了,他好像真的没有好奇侬安今天怎么没有起床,也没有在意时间已经过了很久,已经不再是早餐了,他做的这些汤已经可以当做中午饭了。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把管家在厨房里叫了出来,这么强烈的敲门声,他感觉事情有些不妙,难道是总裁忘记了重要的东西吗,他一边向门口走去,一边回头看着沙发还有餐桌上,有没有蓝色的文件夹。

    文件夹没有发现,但是他看见了侬安房间的门是半虚掩着的,本来仅仅关好的门怎么会自己开了呢。

    管家心里很清楚,侬安自己是不会打开门的,每天的早上他都会准时的恭候在侬安的房间门口,以免她有什么事情要吩咐,侬安早上第一声叫的就是管家两个字,但是今天并没有听到侬安的声音,他确定太太没有睡醒,或许只是因为晚上没有关好门。

    其实作为一个管家他并没有权利去主动叫醒在庄园里的任何一个人,当然这是除了那些打杂的下人以外的,不管是总裁你还是太太,还是庄园里来的其他客人,他都不能因为自己的方便而去打扰他们的休息。

    管家心里忐忑的来到门口,他看起来很是紧张,要是真有什么大人物到访他真的是招架不住,还是要等总裁回来才好。

    “请问,你找谁。”

    “我找侬安。”

    这个时候的任飞已经觉得很是不耐烦了,他不想拖延任何的时间,他想在这个偌大的庄园里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侬安,这样他的心才能够平静下来,这样不请自来的莽撞才会觉的抱歉。

    “对不起,这位先生,我们家太太还没有起床,请你改天在来吧。”

    “我有急事要找她。”

    “真的很抱歉,我没有这个权利让你进来。”

    ‘我是人非你,要是林惊闻起来,你可以告诉他是我找侬安。’

    “真的很抱歉,总裁也没有在家,要不然先生你还是请回吧。”

    “我这么着急就是因为要见侬安,我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呢。”

    “先生,请你也理解我们一下,你没有来过庄园,我们真的不能随便给你开门。”

    管家的一再固执,看起来有些惹怒了任飞,他的脸色渐渐的铁青起来,没有了刚才的和气,但是这是在林惊的家里,自己在怎么样也不好发作。

    “那我在这里等一下吧,等侬安醒了即使的通知我。”

    “好的,先生。”

    管家转身走了,他还在挂念着刚刚放在火上的汤,不能够有什么差错,要不然问道就不好了。

    任飞看着管家远去的身影,一拳锤到了墙上,他狠狠的咬了一下嘴唇,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越想越觉得不对劲,看了一眼手表,这个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钟了,侬安怎么还会在睡觉呢。

    他左思右想,难道是风潇潇听错了吗,觉得这是有可能的事情,风潇潇总是冒冒失失的说不定就没有好好的听侬安说话,她人在片场,怎么会分心呢。

    显然任飞觉得自己来的很是唐突,在自己并没有问清楚的情况下就这么慌张的来叨扰显然是不妥的,但是他的心依然平复不了,只要没有看见侬安,他的心永远都安定不下来。

    任飞纠结了很长时间还是准备要给风潇潇打一个电话,他想再次的确定一下,自己光在门口傻傻的等也不是什么好的办法,万一侬安真的有什么事情,这么好的时机不就错过了。

    拨打第一通电话的时候风潇潇没有接,任飞心里很焦急,他知道风潇潇在拍戏的时候很忙,但是他不知道应该去找谁,在他认识的人里,只有风潇潇和侬安最熟悉,也只有她会帮自己。

    一通不行就打第二通,一遍又一遍,任飞已经数不清自己已经打了多少个电话了,但是风潇潇就是不接,好像在和他作对一样。

    任飞无奈的隔着门寻找着侬安的身影,只要能够在庄园里看见她的影子,任飞就不会担心了,只要看一眼就足够了。

    偌大的庄园里除了各种颜色的玫瑰花就没有其他的品种了,任飞不禁觉得林惊对侬安还是很用心的,只是他不明白在婚礼上为什么他没有到场,让侬安在这么多人的面前出丑,这一点都不像个男人。

    就在任飞回忆的时候,风潇潇电话终于打来了,任飞在第一时间就接了起来,他已经等了很久了,他不想在多等一秒。

    “任飞,你打这么多电话,是侬安有什么事吗?”

    听声音,风潇潇比任飞还要紧张,毕竟侬安不在她的眼前,悲观煮义又开始随意泛滥。

    “没有,我还没有见到侬安。”

    “什么,你还没有见到侬安,已经这么长时间了。”

    “林家的管家不让我进去,他说侬安还没有睡醒。”

    “还没有睡醒,这是怎么个情况,侬安平时可是比谁起的都早。”

    ‘那怎么办?’

    “任飞,你现在就把管家叫过来,我来给她说。”

    “行。”

    任飞觉得自己真是够笨的,为什么不早一点找风潇潇呢,说不定这时候已经见到侬安了。

    门铃像是孩子的哭声,一直不间断的响起,管家觉得很是无奈,在自己做餐点的时候,可不想有什么其他的人来打扰,所以他的行动看起来很是缓慢,他觉得既然太太还没有起床就没有必要着急。

    在任飞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看见管家慢悠悠走过来的身影,他不禁有些生气,难道作为管家,就不应该关心一下侬安的身体状况?

    “先生,你有什么事情吩咐吗?”

    管家努力挤出笑侬,他觉得眼前这个陌生的男人很是莫名其妙,在这里等这么长时间还不放弃,也不知道和太太是什么关系。

    “你接一下电话。”

    任飞真的还没有受过这样的屈辱,区区的一个小管家就可以给自己脸色看,还真是只有林家能够做出来。

    “好的。”

    管家拿过任飞的手机,心里有些忐忑,难道是自己犯了什么错吗,该不会是总裁发现了什么自己疏忽的地方,一个接电话小小的事情,在管家的脑海里形成了一个巨大的问号还有一个大大的惊叹号。

    “管家,我是风潇潇,你给门口的先生开一下门。”

    隔着手机任飞就听见在另一端大呼小叫的风潇潇,听起来底气十足。

    “风小姐,你和这位先生认识吗?”

    “管家,我当然认识,要是不认识的话,我绝对不会让你给他开门的。”

    风潇潇有些着急,但是转念一想管家这样的盘问并没有什么不妥,只有这样的谨慎才能够保证林家一切的安全,在这一切里,当然包括侬安。

    “可是太太还没有睡醒。”

    “管家,你不觉得奇怪吗,侬安怎么会突然起这么晚呢,她平时可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你的意思是,太太出了什么事情吗?”

    风潇潇很庆幸管家的思维终于上线了,他终于可以回到了正常的思考方向里。

    “刚才侬安给我打电话让我过去一趟,我一时脱不开身,只能拜托这位先生去,你快让他进去看一看侬安,这样我才好放心。”

    “好的,风小姐。”

    管家挂断电话,迅速的给任飞打开了门,他深深的向任飞鞠了一躬,他认为自己有眼不识泰山,对眼前的这位先生很是无礼。

    “不必了管家,我理解你,林惊应该好好的感谢你,现在快点带我去见侬安。”

    ‘好的先生。’

    任飞跟随着管家来到侬安房间的门外,这一路走来不管是林家的摆设好有那些名贵的画作都没有引来任飞的注意,他的心里就一个想法,那就是快点找到侬安,想要在第一时间确定她是否安好。

    门虽然是虚掩着,但是管家和任飞谁都没有冒然的进去,这是对别人最起码的尊重,更何况这是一个女人的房间,两个大男人怎么可以随便进入。

    敲了很多次门,对于任飞来说,还没有那一扇门可以让他感觉到这样的紧张,这种感觉让任飞有些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如何形侬这样的感受,如果真的要找一个很贴切的词语的话那还是紧张最贴切。

    管家敲了很多次,里面没有声音回应,任飞就伸出手轻轻的敲着,他的手在不住的颤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慢慢的爬上他的心头,他总觉得侬安好像出了什么事情。

    “侬安,我是任飞,现在我要进去了可以吗?”

    房间里听见了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分辨不出来到底是什么,但是在这种声音的夹杂中可以细微的听见侬安微弱的呼吸声。

    “侬安,你能够听见我说话吗,能够听到的话就回答我一声。”

    焦急的任飞在门口等待着,他不由自主的向前迈了一步,他真的太不放心侬安了。

    就在任飞大叫的时候,侬安刚刚在疼痛中缓解过来,慢慢的恢复的意识让她的心底有一些失望,她以为第一个赶回家来救自己的人会是林惊,但是不是,这是多么奢望的想法,林惊怎么无缘无故的回家来专门照顾自己,想想都觉得蠢。

    在侬安的心里她不怪任何人,她都想好了如果今天就这么昏迷在这件房间里,她也不会给林惊打电话,也不会和他说什么伤心的话,就是这样自顾自的生活其实很好。

    现在这一刻她嫁给林惊仿佛有些后悔,侬安其实很清楚,如果不是为了侬家她根本就没有必要和林惊在一起,不管他是什么身份的人,都和她没有关系。侬安觉得自己很可笑,什么时候变成了这样物质的女人。

    “侬安,回到我。”

    一声又一声的呼唤让昏迷沉睡的侬安慢慢变的清醒,她在任飞的口气里能够听出来他的焦急,她想努力的喊出声,想要叫他的名字。

    “侬安?”

    “任飞,你进来吧。”

    在一声一声的叫喊中,侬安终于恢复了意识,但是那些浑圆的汗珠正顺着她的额头,她的脸颊慢慢的往下流。

    当侬安声音传进任飞耳膜的那一刻,他才稍微的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那种急迫的想要哭泣的心情在慢慢的消失,只要已经确定了侬安没有任何的意外,任飞就像孩子一样开心。

    “太太,你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吗?”

    管家有些自责,都是因为自己的疏忽才给太太造成这样的伤害,幸亏是没有任何的事情发生,要不然自己怎么向总裁交代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