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75章 482防备心
    “没有什么大事。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我现在就去给你把刚熬好的汤端过来。”

    “不用了。”

    侬安的声音非常的虚弱,听起来没有任何的朝气可言,不仅没有朝气,好像还夹杂着一些痛苦的申吟声。

    就在管家犹豫着要不要去厨房端汤的时候,任飞已经推开了侬安房间的门,阵阵想起扑来,这些味道就是侬安的身上散发出来的,就是任飞最熟悉的味道,一点都没有改变。

    任飞远远的看着那个盖着鹅黄色被子的侬安,从远处看她并没有什么异常的地方,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的话,那就是侬安的身体真的太瘦弱了。

    一种莫名的心疼悄悄的爬上了任飞的心头,那个和自己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侬安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她是那么的活泼,怎么可以像现在一样没有任何自由的躺在床上,他在心里默默的发誓,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他都要只好侬安的腿,把那些原本属于她的美好都还给她。

    侬安慢慢的转过头看着站在门口的任飞,她不禁皱起了眉头,不是因为不高兴而是因为那些伤口真的是太疼了,在痛苦面前怎么还会有形象可言,当侬安想到这里的时候,她觉得任飞在渐渐变得模糊。

    任飞看着侬安想要伸出的纤细手臂,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他慌张的走到侬安的身边。他真的不敢相信,侬安竟然出了这么多的虚汗。

    “侬安,你没事吧,你这是怎么了。”

    “疼,疼。”

    侬安在不断重复着这两个字,她的亮色渐渐变得苍白,手慢慢的在任飞的肩膀上滑落,她已经没有任何多余的力气在坚持下去了。

    “管家,快点帮我一下。”

    任飞察觉到了侬安的异常,如果不赶快送医院的话,估计会有生命危险,他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什么有夫之妇,这样的道德字眼已经在他的心里防线上起不了任何的作用了。

    管家顺手拿起沙发上的毯子改在侬安娇小的身体上,那些被汗水浸泡起来的头发胡乱的黏贴在侬安的脸上,嘴唇没有血色,管家满脑子都是林惊,他一定要给林惊打电话,太太除了这么大的事情当然必须要让总裁知道。

    任飞轻轻的抱起侬安,她真的好轻,没有丝毫的重量,这让任飞的心里特别的不是滋味,这个自己从小就疼爱的人,自己根本就不舍得让她受到一点伤害,现在嫁到林家却受了这么多的苦。

    侬安微微颤抖的身体,不禁让人产生怜惜之情,任飞更是逃不出这样的场面,他甚至在思考怎么才可以让侬安成功的逃离这个规矩众多的林家。只是他不知道侬安和林惊的婚姻是有一直婚约的,谁也不能够打破。

    在去医院的路上任飞不断的在催促着司机,快一点,快一点,他害怕多耽误一秒,就会延误侬安的病情。

    管家把任飞和侬安送走之后,第一时间就准备给林惊交代一下这件事情,但是林惊的手机总是处于关机中,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打遍了能够找到林惊的电话,都说他暂时出去了。

    就在管家迷茫的时候,炉灶上的汤在慢慢的向外溢出,他慌忙的跑进了厨房,看样子已经不好喝了,等一下还要煲个新鲜的鸡汤给太太送去。管家暂且忘记了给临近打电话的事情。

    林惊在会议室给员工开会,这种不能够分神的事情,他总是习惯性的把手机关机,工作就要聚精会神,都说工作认真的男人最有魅力,但是在这一刻他的认真工作就是对侬安的伤害。

    当一个人在最脆弱的时候,她需要来自别人的关爱,因为她的身体状态不好,她比谁都难受,这个时候哪怕你只是伸出手妩摸她的头,队友病人来讲就是最大的安慰,其实她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在她的身边就好。

    陪伴对于侬安是多么奢侈的词汇,自从她来到庄园,林惊的生活好像就是在公司度过的,他很少在过问他,尤其是周菲的出现更是把她冷落在了一边,这一次侬安是真的伤心了,真的失望了。

    她觉得在这个家里,已经没有自己的任何位置了,自己就像小丑一样待在林惊的身边,只要他高兴的时候就和自己玩耍,不高兴了就不和自己说话,这样的落差感让侬安有种想要离家出走的冲动。

    不过认真想想她还能往哪里走呢,侬家有哥哥嫂子这两个人没有事情是想不起来自己的,更何况在他们的眼里,只有林惊才有价值和自己一点关系也没有,自己的双腿又不能走路,离开庄园就得麻烦别人。

    此刻的侬安安静的躺在任飞的怀里,温暖的芬芳朝自己的身体飘来,任飞还是没有变,他依然有着和童年一样的味道,有一些清新也有一些爽朗,这是侬安最喜欢的味道。

    一整夜的慌乱让侬安有些不止所措,她的脑海里依然可以清晰的记得自己疼痛的感觉,就在半夜最夜深人静的时候,本来是香甜的睡眠却变成了她的噩梦,但是当她躺在任飞怀里的那一刻,她的内心安定了下来,她觉得自己还有人关怀。

    任飞和侬安着急的在去往医院的路上,管家在家里给侬安熬着滋补身体的鸡汤,庄园里的热闹一下子就消失匿迹了,没有了任何的慌乱。

    平静只能是一时的,对于这个偌大的庄园来讲,没有人气是最可悲的事情,这不总是会有人不请自来,一副女主人的模样。

    侬安刚走,周菲就踩着恨天高来了,不过也好,要是让侬安看见了周菲非得气死不可,本来自己就难受,再加上和周菲的矛盾,估计侬安是不能接受的。

    自从婚礼以后,周菲的心情就一天比一天的好,她觉得自己现在已经不用费那些珍贵的脑细胞了,只要自己可以出现在侬安的面前估计就会把她气的够呛。

    周菲虽然只和侬安见过一次面,她就知道这个女人不是好欺负的人,以前和叶晓想鬼点子的时候,总是觉得应该把侬安设计进圈套里,让她难受,让她觉得屈辱,但是她发现效果不太明显,反而激起了她的斗志。

    就在周菲你一筹莫展的时候,她想到了一个好办法,侬安她不了解,但是和林惊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他的心思周菲还是可以猜个差不多的,她了解的林惊是个口是心非的人而且还是一个重感情的人。

    林惊的这一点对谁都是隐瞒不了的,但凡了解他的人都知道,虽然叱咤商界这么多年,也用过小人的手段,但是对于林惊来讲,那颗善良的内心是永远也不会改变的,当然她也不想改变。

    周菲走到庄园门口的时候,习惯性的抬起头来看了看侬安的房间,以前每次来的时候总是习惯性的看一眼林惊的房间,但是自从侬安来了之后,周菲就把她当做了眼中钉,她总是认为就是因为她的出现林惊才会对自己不冷不热。

    周菲的身上有一种莫名的自信,总是让人捉摸不清楚,谁也不知道这些满格的自信来自于哪里,是来自于林惊曾经对她的爱吗,但是这些事情和感情已经过去很久了,没有人在把她和林惊扯上关系了,因为林惊已经结婚了。

    如果真要说有什么例外的话,那就是叶晓,她总是鼓励着周菲回到林惊的身边,虽然在学校的时候她和周菲也是死对头,但是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个道理,她怎么会不懂呢。

    自私是叶晓出了名的性格,她不能和林惊在一起,所有人就别想和林惊在一起,她虽然嫁给了林吉但是她却没有一颗安定的心,好像只是在利用林吉更好的接近林惊,爱情已经把她变成了一个没有任何理智的女人。

    叶晓把这种不理智的情绪带进了周菲的生活,她想把周菲控制住,只有控制住了周菲自己也会有机会接近林惊,这样单纯的想法在叶晓的脑海里蔓延着,她觉得接近林惊是早晚的事情,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给周菲做思想。

    不过周菲并没有让叶晓失望,在婚礼的那一天叶晓就已经见识到了周菲的魄力,估计她很庆幸自己的选择是没有错的。

    周菲轻轻的敲了一下门,她知道这个时候林惊没有在家,她来的唯一的目的就是要看看林惊和侬安已经闹到什么样的地步了,婚礼这可是一个女人一辈子最向往的事情,周菲之所以出手阻止就是因为她觉得和林惊可以步入婚姻殿堂的只有自己,谁也不行。

    在管家的心里,今天真的是不平凡的一天,刚刚送走了太太和任飞,还没有清闲几分钟又有人在门口敲门,只是他不清楚可视电话里出现的这个人要不要让她进来,不能说不认识而是印象太深刻。

    这几次庄园里的闹剧都是由她引起的,管家真的是束手无策,不过这次她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太太去了医院,总裁又不在家,估计这刺激是没有什么可以闹的了吧。

    管家着急的来到门口,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周菲,他有点害怕周菲,每次只要遇见她,自己就不知道该如何面对总裁的质问。

    “周小姐,你来的真不巧总裁和太太都没有在家,你看?”

    “这么不巧。”

    周菲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没有赶上,下一次还是要咨询一下叶晓才能来,要不然这好戏自己就会错过了。

    “是啊,周小姐,你还是请回吧。”

    “没事,他们不在家也行,上次来的时候真是不好意思给你管家添麻烦了,希望林惊没有怪罪你才好,这次我是来拿上回拉这里的耳环的,一会儿就完事了,还请你让我进去一下吧。”

    这点小伎俩周菲还是想的出来的,对于她来说林家的管家在好对付不过了,只要自己编一个合理的理由,这个庄园总是会向自己敞开大门,不过以前来的时候,都是不需要理由的,周菲期盼着能够随便出入林家的那一天。

    管家左思右想看着眼前这个一身粉色套装的女人,他不敢多说什么,毕竟这个女人曾经是总裁最爱的女人,自己万一得罪了她估计是没有好日子过的。

    “那还请周小姐可以尽量快一点时间,好让我有个交代。”

    “这是自然。”

    大门敞开,周菲淡定的向大厅走去,本来顺顺当当的路,她却停下了脚步,那满院子的玫瑰花每次来每次都会刺伤她的眼睛。

    周菲觉得侬安还真是俗气,没有见过玫瑰花吗,竟然会有人喜欢这样的花,这么娇艳欲滴,这么的俗不可耐。

    这是周菲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吧,曾经林惊为了她中桔梗花的时候怎么不说了,这样的无名小花谁又知道呢。

    “周小姐,里面请。”

    管家知道周菲什么样的心思,女人之间没有什么可以记仇的事情,除了性格不合还有嫉妒的心。

    周菲拢了拢美丽的卷发,她下决心一定要把侬安在林惊的身边赶走,没有什么理由,就是因为林惊本来就是属于自己。

    她高昂着头走进了大厅,这个自己闭着眼也可以找到方向的屋子竟然不属于自己,不仅不属于自己都没有权利住在这里,想到这一点周菲就更加的难受了,凭什么她侬安有一双残疾德尔腿都可以住在这里,就是因为她这个累赘,林惊才会不情愿的和她在一起。

    “周小姐,你喝些什么。”

    “给我随便泡杯咖啡就好。”

    “好的,你随意看一下吧,耳环是很小的,你不用着急。”

    “谢谢管家。”

    周菲看着管家转身去了厨房,自己才变的大胆起来,这些画作是林惊为自己买的,一开始她不喜欢林惊为自己花这多的钱,但是在一起久了也就习惯了,她觉得自己因为钱离开林惊一点错都没有,这是林惊宠的。

    当周菲在心里自信的回荡这句话的时候,她偶然看见了书房开着的房门,好奇心驱使着她走上二楼。

    她偷偷的看了一眼管家,正准备离开的时候,管家端着一杯浓浓的咖啡走了过来。

    “周小姐,你的咖啡,不知道是否合你的口味。”

    “好的,管家你先去忙吧,我自己找一下。”

    “好的。”

    管家没有任何的防备心,他觉得周菲没有好防备的,她总不能把这些珍藏的古董都偷走吧,自己的眼睛又不是瞎子,总会看见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