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77章 484留下
    “是的,有过大车祸发生的人,多少都会这样,但是一般现象不是很明显,只不过侬小姐的状况比较明显而已。”

    “谢谢你医生,只要侬安没有任何的状况就好。”

    ‘这个是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还有个好消息告诉你们,侬小姐的关节能够感知到疼痛说明她的神经还很敏感。’

    “医生,那你的意思就是说侬安的双腿还有知觉是吗。”

    “是的,她不完全是因为车祸造成的双腿不能够走路,或许很大的可能是因为心理原因。”

    ‘也就是说侬安的腿还可以治好是吗?’

    ‘这就说不准了,每个人的身体素质是不一样的,恢复到什么情况也是不一定的。’

    “好的,医生谢谢你,只要有你的这句话我们就已经很满足了。”

    任飞和风潇潇送走了医生,赶紧的去病房看侬安。

    虽然医生说侬安没有什么大碍,但是她的表情并没有轻松的样子,还是眉头紧皱,好像很难受。

    风潇潇轻轻的妩摸着侬安的双腿,她多么希望侬安可以少受一些罪,可以好好的生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安安,你觉得怎么样,还难受吗?”

    风潇潇轻声细语的在侬安的耳边说着,她内心有点后悔,自己最进只顾着忙工作了把侬安的事情放到了一边,她就应该多陪陪她,发生了那么多事情,她得多痛苦。

    “我感觉还行,没有那么厉害了。”

    侬安的语气听起来很是虚弱,她需要时间来静养身体,她现在不想和任何人说话。

    任飞的手机已经响了无数遍了,他都没有接,看起来很是不耐烦的样子。

    “那安安,你好好的休息,我一会就回来。”

    风潇潇说完这句话,就把任飞拉了出去,她觉得自己很是对不起任飞。

    “潇潇,你这是在干嘛?”

    “任飞,今天的事情太感谢你了,要不是你来,我还真不知道应该麻烦谁。”

    “哎呦,小丫头什么时候这么客气了,你还用给我见外啊,再说了侬安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

    任飞安慰的摸了一下风潇潇的头,让她不要这么自责。

    “既然现在我来了,你还是赶紧回去吧,公司里毕竟有那么多的事情等着你忙呢。”

    “不着急,我想在等一会儿,看看侬安的状态在走。”

    “你先回去吧,忙不忙看手机就知道啦,一直响个不停,还说不忙呢。”

    ‘你真的可以吗?’

    ‘你就放心吧,我风潇潇虽然不靠谱,但是在侬安身上我还是挺靠谱的,再说了现在医生刚给侬安打了止疼药,正在睡着呢,也不需要我忙活什么,要是我真的忙不过来的话,我就给你打电话,你再过来不久行了。’

    “好吧,既然你都这样驱赶我了,我就回公司吧,但是有什么事情一定记得给我打电话。”

    “当然这是必须的。”

    风潇潇送走了任飞,坐在病床前她的脑子里想了很多事情,这些本来不在自己思考范围之内的事情无时无刻的不在折磨着她。

    看着侬安完美的睡脸,她不禁觉得林惊真的太对不起侬安了,不管他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和侬安在一起,其实她不愿意想林惊是因为有什么目的才接近侬安的,她多么希望林惊是真的喜欢侬安才娶她的。

    这是一个很正常的想法,对于普通人来说,在正常不过了,婚姻难道不就应该是因为爱情吗。

    不过这样想想还真是觉得奇怪,自己还在国内的时候,并没有听说过侬安和林惊相识啊,这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风潇潇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猛然的抬起头,难道是林惊有什么目的吗,侬安已经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对于他来说还有什么利用价值吗。她左思右想的也没有一个好的答案,不过这个想法还是提醒了她一些什么,那就是应该给林惊打个电话。

    没有任何的迟疑,没有任何的慌乱,风潇潇很淡定的拨通了林惊的手机号,当初留手机号的时候风潇潇还有些不情愿,看样子在紧要的关头还是有用的。

    风潇潇不知道拨打了多少次,喝水的时候,上厕所的时候,在外面走廊望风的时候,她都在不断的拨打着这个号码,估计她现在就能够准确无误的背诵出来了。

    很显然林惊没有要接的意思,电话里的小人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对不起,你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当人在很着急的时候,越甜美的声音就越觉得心烦,风潇潇也是这样,她现在暴躁的恨不得把手机给摔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林惊不接电话,也不知道为什么侬安怎么会嫁给一个这么不负责任的人。

    就在她很气愤的时候,侬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她的眼睛看起来很有神,看起来休息的很好,风潇潇没有必要在那么的担心了。

    只是她醒来的第一眼就看到了风潇潇气鼓鼓的样子,侬安的心里还有些纳闷,这是怎么了,在医院陪着自己也能气成这样,该不会是和那个病友吵起来了吧。

    “风潇潇,你干嘛呢,你不担心我啊,用这样凶神恶煞的眼神看着我,你不难受我还难受呢。”

    “侬安,你这几个小时可真是没白躺,一起来就是这么的伶牙俐齿。”

    “胡说什么呢。”

    风潇潇看着侬安慢慢的缓过神来,心里非常的高兴,幸亏没有什么大碍,要是真有什么的话,估计自己就不会原谅自己。

    “没有,我还能想什么啊,还不是在为你着急。”

    侬安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为自己着什么急,虽然自己的双腿不能够走路了,但是也不至于让风潇潇这么着急吧。

    “你为我着什么急,我这不是一切都好好的吗。”

    “才没有呢,你看你在这里已经躺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亲爱的老公都还没有现身呢。”

    风潇潇突然提到林惊的时候,侬安有些不自然。

    “那个潇潇,你去帮我倒杯水吧,我很口渴。”

    “我就知道你,一说林惊你就逃避,这样不是办法啊。”

    “你快去吧,咱们回来在说他。”

    侬安强装的笑侬在风潇潇转身的瞬间垮了下来,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风潇潇的问题,毕竟事情的真想也没有告诉她,就不想让她跟着自己瞎琢磨。

    其实侬安没有任何的理由怪林惊,她心里和林惊的心里都很明白,两个人是因为什么结婚的,就是因为那一直的婚约,一切才发展见到了现在。

    只是侬安不知道林惊全部的想法,这一纸的婚约对林惊一点好处都没有,除了利益就是利益,就是因为这样,在她的心里总是觉得这个婚约就是不平等条约,自己没有任何的责任,就像英国入侵中国的时候一样,除了收益就是收益。

    风潇潇看着侬安出神的眼睛,伸出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

    “你在想什么呢,这么认真,连自己都忘了吧。”

    “讨厌啊,我哪有在想什么,就是放空而已,放空你知道吗。”

    “侬安,我可跟你说认真的,有什么事情你一定要告诉我,要不然我会很担心的,你看这次,明明打电话给我了,你怎么不说事情呢,还要忙烦任飞。”

    风潇潇觉得侬安哪里都很好,就是太见外了,好朋友之间不就是应该互相帮助吗,侬安怎么帮自己来。

    ‘你说是任飞把我送来的,我怎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你能记得什么,你都被疼傻了。”

    侬安听到任飞名字的时候还真是有些难为情,她掀开被子赶紧看了一下自己的装扮,太不卡入目了吧,自己没有化妆,就穿着松松垮跨的睡衣,就以这样的形象出现子了任飞的面前,还真是不适应。

    可能是因为侬安的表情太过于夸张,风潇潇哈哈的笑出了声。

    “侬安,你也是够可,都什么时候了,孩子在意你的形象,你平安无事对于我和任飞就已经是天大地大的万幸了。”

    “潇潇,任飞回国以来,我可是只见过他一次,第二次就穿成这样,披头散发的像个疯子一样,真是太糟心了。”

    “没事,反正你什么样子都美。”

    “你可别调侃我了,没听过吗,只有懒女人没有丑女人,我现在就属于是懒女人加丑女人。”

    侬安真的是欲哭无泪啊,不过她再在意什么,估计连她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的形象在任飞那里真的这么重要吗。

    “好啦,没关系的,等你好了咱们一起交任飞吃饭,到时候你就穿上你的战袍,绝对比谁都好看。”

    ‘这怎么会一样呢,印象都已经留在他的脑海里了,难道你可以去擦掉不成。’

    “不过侬安,你这么在意任飞的看法倒是是因为什么,只要你的老公不嫌弃你不就行了吗,你不会有什么其他的想法吧。”

    “喂,风潇潇我觉得你是成心来气我的,根本就不是来看我的,你这么反对那你还玩为什么给我和任飞制造机会,上次他的手受伤就是因为你的吧。”

    “天哪,侬安你就是这样想我的,真是好冤枉啊,那次的事情真的是个意外好不好,不过话说回来,我觉得任飞是真的喜欢你。”

    “才没有,任飞和我就是一起长大的关系,就是左手和右手,左手和右手你等吗,这样握在一起怎么会有感觉。”

    “谁知道呢,时间会证明一切的,我觉得任飞就是喜欢你。”

    “不跟你说了,跟你说不清楚。”

    “你不用这样给我闹脾气啊,继续刚才的话题,不要给我打岔,我发现一说林惊的事你就打岔。”

    “我才没有,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吧。”

    侬安很无奈的看着风潇潇,万一她问出什么自己根本就不想回答的问题应该怎么办呢,这不是自己往圈套里钻吗,还让她随便问呢。

    “那好吧,看在你这么真诚的份上,我就不难为你了。”

    当风潇潇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侬安真的是要感动哭了,因为她觉得自己已经脱离了危险了,风潇潇终于改变了那个打破砂锅问到底的坏毛病了。

    “不过呢,这个我可以不问,但是林惊今天为什么不接电话我可是要问,难道他是真的不知道你今天在医院里吗,他客户林家的继承人,消息应该比谁都灵通才对,难道不是吗,你不用反驳我。”

    风潇潇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很是可爱,侬安把手伸过去轻轻的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包子脸。

    “你就不要哦怪他了,说不准他正在开会呢,他开会的时候可是不习惯开手机的。”

    听侬安这么一说风潇潇刚才胡思乱想的心,才稍微的理智了一点点,不管怎么样只要侬安了解林惊就可以,只要林惊对侬安好就可以。

    看见风潇潇平静了以后,,侬安想要梳理一下风她的思路,其实林惊够倒霉的,风潇潇刚刚回国就是回来参加他们的婚礼,根本就没有什么秘密可言,自己的形象在她的面前已经荡然无存了。

    侬安也不想说很多,维护林惊的话,只是她必须要风潇潇知道关于林惊的那些好,不能光让她知道林惊的缺点,要不然她的分析不准确。

    “我怪不怪她不重要,只要他对你好,你明白吗。”

    侬安看着风潇潇发光的眼神,她知道风潇潇想要告诉自己什么,她明显是在揪着林惊的小辫子不放,就是因为婚礼的那件事情。

    ‘那接下来我要给你讲一个关于痛苦的故事,听了可不许流眼泪,当然也不能自责,因为这些都是已经过去的事情了。’

    ‘好的。’

    风潇潇回国以来,侬安从来都没有主动的提起过这些对于她来说痛苦的回忆,但是她心里很明白这些事情是不得不跟风潇潇说的没因为要是不说她会很自责。

    侬安看着风潇潇深吸了一口气,她在回忆,但是她觉得现在的自己已经有能力承担起这些事情来了。

    ‘潇潇,我跟说这些就是想让你原谅林惊,不管我是否能够真正的原谅他,但是对于你来说他是没有错的。’

    侬安的思绪回到了以前刚刚住院的时候,那时候的她像个可怕的怪物一样存在着,连她自己回想起来都很嫌弃当时的自己,她真的不明白林惊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耐心守在她的身边。

    侬安现在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在出车祸以后做了几次大型的手术了,但是她知道每一次的手术都是林惊在她的身边慢慢的陪她走过来的。

    那时候的林惊或许是因为道德心,也或许是因为自己善良的性格,他没有舍弃侬安,他本来可以一走了之,但是他没有,他选择了留下,留在侬安的身边照顾她,直到她主动开口说要离开自己为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