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78章 485敬畏
    林惊也确实做到了,他不禁做到了,最后还娶了侬安,这是一个男子汉的魄力,不是谁都能够承受自己的妻子是个残疾人,更何况他是一个企业的继承人。一秒记住,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时候的林惊总是夜不能寐,他知道即使自己一厢情愿的说了愿意,侬安或许也会说不愿意,但是他想要做到的事情,是不需要任何人阻拦的,因为他们也拦不住。

    自私一点说,那些对于常人来说黑暗的日子,无法忍受的日子,在林惊的生命里也同样是黑暗的,无法忍受的,只不过他更有耐心一点,他更有主见,不会听取任何人关于这件事的意见。

    躺在病床上的侬安是他见过最可怜的人,因为这也是林惊亲身经历过之后才体会出来的感受,那是多么无助的事情,没有人能够解救你,在眼前一黑的瞬间,就和死亡擦肩而过。

    自私一点说,林惊是比较喜欢侬安忍受疼痛的。当然这可能有些不道德。但是只有在她疼的时候,她才会像个惊慌的小女孩一样依赖林惊,平时这样的事情当然是没有的,也是不可能有的。

    侬安毕竟和林惊也是一面之缘,她怎么可能主动投入别人的怀抱呢,这是很轻浮的表现,但是当痛苦来临的时候,任何一种希望都是救命的绳索,然而林惊就是侬安生命里的绳索。

    侬安清晰的记得那时候的自己有多么的狼狈,她总是在难受到极致的时候,虚张声势的叫着:“林惊,你过来呀。”

    这是她不能忍受的时候才会发出的声音,在她正常的时候来源于女人内心的自尊不允许她这样。

    林惊一如既往的走到她的身边,迫不及待的把手伸过去,这个时候她需要来之被人的关怀,其实这个人是谁她并不在意,只要能够在身边给她打气,给她加油助威就是她最依赖的人。

    在侬安允许的情况下,林惊会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肩膀,他希望自己的力量可以用这样的方式传到她的身体里。

    他对她说:“你闭上眼睛你数一数,这样的阵痛就过去了。”在疼的非常厉害的时候,侬安就像是个听话的孩子那样委屈的说着:“好。”疼的不那么厉害的时候,意识很清醒的侬安对打趣的对林惊说:‘你说数到几是个头啊。’

    林惊轻轻的摇了摇头,他温柔的目光像一片充满朝气的草原,侬安总是会在这样的眼神里找到自己想要的勇气。

    其实林惊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他不在乎这些,他唯一在乎的是他可以用掌心的温度把自己体温传给她。

    虽然他的温暖和撕心裂肺的疼痛比起来微不足道,可是对于侬安来说,那就是无边苦海里的一个看的见莫得着的期盼,是她最后的希望。

    林惊轻轻的摇晃着侬安,给她哼着歌,当然林惊是最不自信的五音不全,也只有在侬安面前敢于卖弄自己的声音了,因为对于她来说在难听的声音都是对疼痛的缓解。

    侬安的眼泪滴在他的手背上。现在侬安的脸庞已经不能允许体眼泪一路顺滑而下了,因为她的脸上缠满了纱布,那些白色的纱布一点都不好看,自己被缠绕的像个小木乃伊一样。

    这个时候侬安总会有一种错觉,她觉得自己的眼泪都已经不在像是圆形了,而是变了形状,当然这是她意想的结果,眼泪怎么会变成其他的形状呢。

    但是那些奇奇怪怪的想法依然在环绕着她,比如世界上到底有没有野人的存在,还比如金字塔里真的有诅咒吗,她不得不用这些想法来打发自己的时间,这是对于她来说最难熬的时间了。

    在最可怕的疼痛来临的时候,比如说麻醉药的效力还没有消失的时候,但是谁都知道她会消失,在这个时候侬安就会变得非常的暴躁,不管眼前站着的是谁,都会被这样的暴躁所伤害,当然也包括侬安自己。

    她经常无缘无故的抓起身边的东西往林惊的身上丢去,准得很,那个时候林惊一度的认为侬安可能是著名的棒球选手,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哪怕林惊站在离病床很远的门口也同样会被她打中,一开始林惊以为这是巧合,但是长久来看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侬安真的有这样的实力。

    林惊也不急也不发飙,他是不会和一个病人相互理论的,这样的林惊还真是少见,在公司里所有的人都知道,林惊的脾气最不好,但是在医院里的他确实温柔的很,很多病友都觉得他是一个适合结婚的好男人。

    侬安可不领情,这算什么,这个和自己毫不相干的男人在这里假正经什么,侬安的情绪连她自己都控制不来,更何况别人呢。

    每当这个时候,林惊总是默默的不说话,他一边捡着侬安扔在地上的东西一边把它们按照原来的位置摆放在一起。

    侬安不知道是不是看不惯林惊这样,还是已经失去了理智,她总是在所有的人都觉的林惊是个好男朋友的时候恶语相向。

    她总是冷酷的说:“林惊你装什么可怜办什么正经,你以为自己很伟大是不是,你以为自己来照顾我这么一个残废很高尚是不是,你是在等着谁来给你颁发奖杯吗,你不用假惺惺的在这里忍受,受不了你完全可以滚蛋,你以为我愿意天天的看见你吗。”

    林惊在侬安破口大骂的时候总是默默的听着,因为他知道侬安很难受,受的是非人的折磨。

    等到一切都变得安静了以后,他会默默的问着侬安:“喝不喝水?”

    每当侬安听见这样平静语气的时候,她都觉得有些扫兴,也很沮丧,在不济就是泄气的点点头,表示她真的口渴了想要喝水。

    林惊就把杯子递到她的嘴边,可是侬安并没有想要妥协的意思,她还没有闹够,因为她的伤口还在疼。她接过林惊手里的杯子就向他的脸上泼去。

    如果杯子里有三分之一的水就在好不过了,这是侬安的经验,如果有三分之一水的话,在惯性的作用下它会不偏不斜的全部都泼到林惊的脸上。

    可是杯子里的水如果很多的话就不行了,它会飞溅出来,不仅会飞溅到自己的身上还会飞溅到自己的被单上。

    但是这一次杯子里的水好像是装的太多了,侬安在泼的时候有些迟疑了了一下,结果没有如愿以偿,大半杯的水全部倒在了地上,她气急败坏的把杯子扔到房间的角落,在一声惊天地泣鬼神的破碎声中无力的说:“林惊,,你滚,你滚出去。”

    林惊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只好扫兴的安静的来到走廊上,轻轻的替她关上了门。

    林惊不是那种喜形于色的人,当然愤怒的时候也是不会在脸色上显露出来的,他是越生气心里越平静的人。

    他靠墙站着,耳边总是在环绕着刚才杯子破碎的声音,阳光渐渐的照耀在狭长的走廊上,这样温暖的阳光让林惊觉得有了一丝丝的希望,他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他似乎已经把刚刚发生的事情忘记了。

    每当他想要眯起眼睛,享受一下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的时候,护士小姐总是不巧的在他的身边过,两个人默契的相视一笑,在小护士的脸上,更多的是同情,对于林惊的同情。

    不知道是阳光的缘故还是小护士温柔笑侬的缘故,他渐渐树立起了自己已经倒塌的勇敢和信心。

    他劝着自己说,算了吧,还是算了吧,到此为止吧,自己又不是圣人,就这样结束吧。

    在深入心扉的寂静里,他推开了侬安病房里的门,他想要告诉她自己不想在继续下去了,他要对她说即使自己做了什么对不起她的事情,但是他已经准备好任何代价了,只是他不接受像这样的玩弄自己。

    林惊已经准备好面对侬安的冷嘲热讽了,但是迎接他的什么也没有,除了寂静就是无边的寂静。

    她睡着了,安静的睡着了,她现在已经习惯睡觉都把自己的身体隐藏起来,她趴在枕头上,全身都瑟缩着,看起来很是难过和可怜。

    看到这一幕的林惊,刚刚才要准备赶走侬安的坚硬内心变的异常的柔软,不应该用柔软来形侬,应该说是变成了水,变成了一汪一汪的水。

    他发誓自己再也不会伤害她了,再也不会,也不允许别人伤害她。

    说道这里的时候,侬安已经泪流满面,她不知道自己要用怎样的心情继续向下说,她也说不下去了,不管风潇潇是不是有所体会,或者是有所原谅,她都不能再往下讲了,因为她已经开不了口了。

    风潇潇抱着不住颤抖的侬安,她觉得很抱歉,这些伤疤再次揭开是常人不能体会的疼痛,她能够感受的到侬安在心里不住的流血,这些她以为可以随口说出来的往事还没有痊愈。

    “侬安,你不要再说了,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这么任性的,不应该不体谅你的。”

    风潇潇一边说着一边留下了眼泪,她不是感动也不是难过,准确一点说应该是心疼,心疼侬安,心疼林惊,心疼受过伤的所有人。

    “没事,我就说吧,这是一件很悲伤的事情,你还非要追问。”

    侬安用手擦了一下眼泪,那些承载着回忆的泪水伴随着身体里的委屈奔流而出的时候,她都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原来女人真的是水做的。

    “侬安,以后一切都听你的,我不是针对林惊,我只是不希望看见他对你不好,这样我会很难受的,是那种谁都安慰不了的难受。”

    “好啦,没事了,该说的都说了,你还是快点回家看你的李子辰吧。”

    侬安红红的眼圈让人心疼,风潇潇把侬安的头放在自己的肩膀上她想给她更多的温暖。

    在医院出来的风潇潇想了很多,关于侬安,关于林惊,关于自己和李子辰,她不知道自己和李子辰多久没有见面了,上次见面还是在剧组人员的聚餐上。

    她在心里默默的比较着林惊和李子辰,这两个有些相似的男人似乎都不是她喜欢的类型。

    林惊虽然对侬安很好,也很照顾她,但是他太心软了,在商业上是不允许心软的,尤其是在对女人的时候,只要你一心软别人就会以为你喜欢她。

    在女人心中这就是一种暗示,很默契的暗示,她不禁开始替侬安担忧起来,林惊纵使有千万般的好,在周菲的眼里他也是很优秀的男人,所有的女人都喜欢和优秀的男人在一起,当然也包括自己。

    至于李子辰,风潇潇从来都没有认真的考虑过她和李子辰的关系,没有明确也没有公布,反倒这样两个人相处的还很和谐。

    风潇潇承认自己根本就管不住李子辰,他就是那些人们口里经常时候的花花公子,最初认识他的手时候风潇潇没有认为他是这样的人,但是这么长的时间相处下来她基本上还是很了解他了。

    不过风潇潇还是很感谢李子辰的,不管最后两个人是不是能够成为恋人,会不会像林惊和侬安一样走进婚姻的殿堂,其实这些对她来说哦已经是不重要了,因为现在的她过得很充实,即使没有男人也过的很好。

    在爱情里的每一个人都是迷茫的,别看风潇潇在侬安面前感觉什么都明白的样子,其实她在处理自己的感情问题上课不是什么拿手的老手。

    天气步入深秋的时候,已经不能再穿裙子了,风潇潇有些后悔没有听小助理的话,现在走在大街上都已经瑟瑟发抖了。

    因为今天太过于挂念侬安,匆忙的在剧组出来的时候都没有换衣服。

    今天发生的所有的事情就像放电影一样在风潇潇的脑海里回荡着,心里有些堵的上,这下好了自己再也不用起早贪黑的驻扎在剧组里了,终于可以回家睡个好觉了。

    可是风潇潇的脸上并没有什么笑侬,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没有用了,两一个简单的工作都做不好,这下怎么跟李子辰交代都是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

    她心里非常的清楚那些导演之所以用自己来演戏是因为对于李子辰的敬畏,要是没有李子辰在背后为自己撑腰,那些导演怎么可会用自己呢,估计连那些演员都会看不起自己,说不定就在她离开剧组的时候那些人就已经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了。

    虽然说是对不起李子辰让她很难过,其实更难过的是对自己的小助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