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83章 490担心
    小助理默默的坐在她身边,不好在说什么,自己虽然觉得这次机会来之不易,但是比起李子辰来或许没有那么重要了吧啊,毕竟他是风潇潇坚强的后盾。 ̄︶︺sんц閣浼镄嗹載尛裞閲渎棢つww%w.%kanshu.la

    一路上谁也没有在说话,就连音乐都被司机关掉了,在人最着急的时候,是不想听任何的声音的,哪怕是一点点的声响都会在她焦虑的内心激荡起一层又一层的巨浪。

    当车子进入别墅区的时候,风潇潇就已经伺机而动了,她似乎忘记了自己身上穿着的礼服,她想轻快的冲出去,但是那件裙摆去挡住她狂奔过去的脚步。

    “潇潇姐,你小心。”

    小助理也算是懂事,自己不应该询问的事情绝对不会问,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和风潇潇站在一起,保证她最大的利益,减少她最大的损失。

    “司机,快点停车。”

    车子站定,风潇潇火急火燎的在车上下来,没有任何一丝一毫的犹豫。

    小助理看着她的背影,不住的祈祷着,千万不要有什么不可以脱身的事情。她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打量着别墅的大门,四下没有什么人,平静的和往日的别墅没有什么区别,好像没有发生任何事情。

    风潇潇可是和小助理想的不一样,越是平静越让她觉得心慌,她宁愿相信李子辰没有在家,也不愿意想他会不会出事这个问题。

    “管家,管家。”

    风潇潇大声呼喊着管家,在这样的时刻她真的不知道该找谁。

    “小姐,你找我。”

    看见管家的那一刻,风潇潇有些心安了,不管怎么样起码家还在,只要家还在李子辰就不会有什么大事情。

    “管家,有没有看见李子辰。”

    着急的内心使得风潇潇的声音有些沙哑,没有了往日的清脆和甜腻。

    “小姐,我一直都在家,并没有听说总经理有回来的意思,他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赶往百花节的晚会现场。”

    管家想到这里的时候觉的就非常的惊讶,他充满疑问的看着风潇潇,晚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小姐怎么还在这个地方。

    “他没有出现,他说会给我打电话联系的,他还说让我在进会堂的不远处等他,但是他到现在还没有给我打电话,你说不会是出什么事情了吧。”

    “小姐,这个你大可放心,我们家总经理是不会被人绑架或者是勒索的。”

    风潇潇认真的看着眼前的管家,可能是因为看东西太多了,眼前有些虚焦,总是把注意力集中不到管家那张憨厚的脸上。

    “可是凡是都有万一。”

    看着风潇潇严肃的表情,管家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在他的心里李子辰就不是一个任人宰割的主,更何况这么长时间以来没有听说什么不好的传闻。

    “小姐,你看现在怎么办,要不然我去给公司打个电话?”

    “我已经打过来了,不在公司,手机依然提示的是关机,李子辰的手机从来都没有关过机,一次都没有。”

    风潇潇越说越心慌,各种歹徒狰狞的面孔在她的眼前循环的出现着,万一李子辰有什么事情自己都不知道如何给自己一个交代。

    “小姐,常安的电话你打了吗,他整天跟在总经理的身边,任何事情都会知道的。”

    “对,我把常安给忘记了,我现在就打。”

    可能是风潇潇的过于紧张,手心在不住的冒着汗,拿手机的手也不住的在颤抖,她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祈祷着李子辰没有任何的事情,祈祷着常安可以知道他的下落,最好是常安可以和李子辰子一起。

    或许是在最危险的时候才会知道谁对自己最重要,一直都不想在心里承认自己喜欢李子辰的风潇潇,第一次觉得这么长时间以来,自己最不能离开的就是李子辰。

    逐渐入冬的天气让尉迟恭觉得浑身不自在,他最不喜欢的就是冬天,那种刺骨的寒冷本身和他的性格就不符合。

    尉迟恭是那种整天都可以热闹非凡的人,不管是只身在何处都可以找到玩乐的事情,当然不足为奇的他有很多的朋友,大多都是狐朋狗友,他一点也不建议,毕竟自己也是这样的人。

    对于这个爱玩的公子哥,冬天未免会让他消停一些,就像冬眠的小动物一样,可以好好的养精蓄锐,等待春天的来临。

    尉迟恭窝在沙发里,紧靠着暖气,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的惧怕寒冷,一点都不像其他燥热的男人一样,一年四季不管什么季节和什么天气都可以朝气蓬勃像刚出生的太阳一样热烈。

    他可是做不到,想一想那刺骨的寒风他就不住的浑身颤抖,这不,他看着窗外掉落的叶子又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真是,这样的天气还有人念叨我吗?”

    尉迟恭很不情愿的看了一下手机,一脸嫌弃的表情顿时安定下来,真好,并没有什么人来找他。

    管家刚刚泡好的咖啡放在他的左手边,只要他轻轻的一抬手就可以触碰到,不需要耗费太多的体力,冬天就是一个可以随时都犯懒的季节。

    尉迟恭端起杯子轻轻的抿了一口,瞬间觉得身子暖和了起来,咖啡由内而外的香甜包围着他,那种满足感是什么香车美女都替代不了的。

    冬天别墅里的暖气不是很足,或许是因为面积太大的缘故,尉迟恭从来都没有享受过可是在冬天穿裤衩的感受,他不止一次的向自己的父亲抱怨,家里不够暖和,想要一套属于自己的公寓,即使面积不大也没有关系。

    尉迟隆是个独裁砖制的人,他怎么可能答应自己儿子这样无理的要求,他觉得好吃好喝好穿还随便你挥霍就已经给足尉迟恭的面子了,不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住,这是他永远都不可能答应的事情,即使有一天尉迟恭成家了也必须住在一起。

    每当想到这里,尉迟恭就无奈的低下了头,他真的超级羡慕林惊有自己的庄园,不仅有了自己的私人空间,还可以有自己的家,这样的稳定感是尉迟恭向往但永远都实现不了的,他也只有眼馋的份。

    作为父亲都会为自己的儿子着想,尉迟隆当然也不例外,他虽然在江湖上名声大噪,没有人敢得罪他,但是他心里很明白,能够走到今天自己已经牺牲的太多了,手上的人命也太多了。

    自从尉迟恭出生以来,尉迟隆就有所收敛,一来是为了给儿子积德,二来就是怕仇家找上门来对儿子不利。

    不管从任何的角度来说,尉迟隆都是一个好父亲,努力保护自己家人的好丈夫,所以不管尉迟恭情不情愿,他都不会放他独自离开家。

    在阵阵的叹息中尉迟恭似乎不再抱怨什么,他渐渐变得成熟和稳重,似乎能够体会出父亲这样做的理由。

    正在尉迟恭努力发散自己思维的时候,管家笑眯眯的走了过来,他顿时觉得这个笑侬和自己的忧伤不怎么搭调。

    管家在尉迟家已经工作了很久了,应该说是看着尉迟恭长大的,他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里,没有任何的保留。

    “少爷,今天又一封邀请函。”

    “管家,你不要笑的这么幸灾乐祸好不好,难道我在家呆着不是很好的事情吗。”

    “少爷你的提议非常的好,但还是现在有些事情还是要你解决的,快看看吧。”

    管家知道尉迟恭总会有些小性子,只要是让他在这个季节出门,更何况外面还下着小雨,都不免得怨天尤人,他已经见怪不怪了。

    尉迟恭慌慌张张的打开那个包装精美的信封,对于他来讲凡是和自己父亲搭边的宴会都不会是什么好的事情。

    他扫兴的打开贺卡,本来一个舒舒服服的夜晚就要这样的泡汤了。

    贺卡上面写的不是自己父亲尉迟隆的名字,而是自己的,尉迟恭在努力寻找着线索,自己这么一个花花公子怎么会有人来邀请自己去什么众星云集的晚会呢,是不是发错地址了。

    当看到贺卡上尉迟恭这三个大字的时候,他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是有人发错了,准备拿给管家让他核对一下。

    “管家,你去查一下,这个邀请函有什么出错的地方吗,是不是找错人了,还有有和我重名的人。”

    管家结果邀请函,仔细看着上面的字,核对着寄来的地址还要名字,完全没有错,就是发给尉迟公馆的,没有任何的错误,不但没有错误,连标点符号都没有什么错。

    “少爷,我仔细看过了,没有任何的差错,就是寄给你的。”

    “不可能,我又不是什么明星,也不是什么大老板,怎么可能会邀请我。”

    尉迟恭仔细的看着这张精美的卡片,怎么也想不明白。

    “铃,铃,铃。”

    电话的声音把管家和尉迟恭的思绪拉到了现实,想不明白就不要想了,只要是自己不去就好了。

    管家拿起电话,毕恭毕敬的说着,想毕是尉迟隆打来的电话,只要是尉迟隆的电话,管家就训练有素的在第一时间接起电话,永远不变的就是那句“老爷,有什么吩咐。”

    “管家,收到一张邀请函了吗?”

    “已经收到了老爷。”

    “好,快点让少爷收拾一下,准备去晚会,我一会儿派人过去接他。”

    “好的,老爷。”

    尉迟恭一听是自己的父亲,就坐不住了,什么事情自己完全不知道,想要问个明白,他猛然抢过管家手里的电话,把管家吓了一跳。

    “老爸,你听我说。”

    “你跟我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这邀请函上怎么会写着我的名字,我可是任何资产都没有,当然我也没有向娱乐圈发展的意愿,这个百花奖的人是不是找错人了。”

    “我发现你在家呆的快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敢用这样的口气和我说话,赶紧去换衣服,司机一会儿会去接你。”

    说完这句话,尉迟隆果断的挂断了电话,真是没大没小的,竟然这样的没礼貌了,以前总是你惯着他,由着他性子来,看来不能再这样下去了,该让他出来历练历练了。

    尉迟恭觉得更加的委屈了,自己刚才说话的口气怎么不对了,一直以来不都是这儿说话吗,肯定是老爷子有什么想不开的事情了,尉迟恭在心里笃定着,既然这样自己就放乖一点吧,不要在惹他老人家不高兴了,不就是个晚会吗,有什么了不起。

    “少爷,你看你要不要哦去参加呢?”

    “当然要去参加。”

    “好,我这就去给你准备衣服。”

    “不用了,我自己就可以了,我又不是什么公众人物随便穿穿就可以了。”

    管家在心里偷偷的笑着,真的是好久没有见过少爷这样可爱的一面了。

    自从留学回来以后,尉迟恭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没人了解他,也没有人敢多问,在这一方面尉迟隆总是想办法查找原因,最后都没有什么结果,他曾经一直的认为尉迟恭是不是因为失恋的原因,但是怎么查也找不到任何蛛丝马迹。

    尉迟隆猜想的没有错,尉迟恭就是因为恋情的失败才会变成懂事和叛逆俱存的个体。

    谁都有青春年少的时候,尉迟恭当然也有,作为男生他还是非常痴情的,要不然小洛也不会给他留下这样深刻的改变。

    他的懂事是因为小洛对自己的改变,他也是第一次意识到原来世界上有这么多不同身份的人,但是他们唯一一样的共同点就是为生活而忙碌着,这一点他从来也没有想过,只知道自己家里有钱可以随意挥霍。

    不过他现在懂了这些财富都是自己父亲用生命换来的。

    叛逆是因为尉迟恭失去了小洛,他原本以为自己可以和小洛幸福美满的在一起,他甚至有想过娶小洛做自己的妻子,但是年轻的誓言永远都是可以轻易破碎的,分手成了他心上最痛的伤口,永远都无法愈合。

    他随意酗酒,整天的玩弄女人,和所有的人都不想表露自己的真心,其实在外人看来尉迟恭就是个混蛋,不折不扣的混蛋,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最需要的是什么,不是自己混蛋而是再也找不到那样美好的感情了。

    “少爷,你马上就要撞倒桌子了。”

    尉迟恭已经习惯性的善于走神了,思绪畅游在不同的世界里。

    “哦。”

    “你要是觉得为难的话,也不要勉强自己,和老爷说一说就可以了。”

    “不用了,既然邀请的我,那我就去吧。”

    管家不由的有些担心尉迟恭,这样的精神状态,也可以去参加尔虞我诈的晚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