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86章 493谁又惹你了
    “好,我们现在就出发。wwΔw.『ksnhu『.la”

    小助理一时的没有反应过来,出了什么事情,今天的潇潇怎么这么的有战斗力,不太像平时的她,更不像刚才负能量满满的她,这是吃了什么灵丹妙药,恢复的这么快。

    马上就要走到门口的时候,管家迎了上来,他想确定一下风潇潇还有什么其他的交代,毕竟李子辰走了,风潇潇就是这个家暂时的主人。

    “风小姐,你看现在总经理联系不上,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安排的吗?”

    风潇潇听见管家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她好像想到了什么事情。

    “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如果李子辰回来的话,就打电话给我,还有给我准备几个装杂物的纸箱。”

    风潇潇一听见担心这个词就觉得好笑,自己有什么好担心的,现在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资格去担心李子辰,那个信封已经伤透了她的心,不管事实到底是什么,李子辰肯定是因为这封信消失的,信封上寄件人的地址是在美国。

    想想还真是可笑,都什么年代了还用写信这样的方法,而且还是在美国这么远的地方,有没有搞错,一通电话不久可以了吗,玩什么文艺。

    风潇潇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冲动和浅薄,摆在她眼前的就是这个事实,她就相信自己亲眼看到的一切。

    “是的,风小姐,祝你一切顺利。”

    “谢谢,管家。”

    小助理跟随在风潇潇的身后,大气都不敢出,虽然她嘴上没有说什么,表情也美誉什么不对,但是你可不要忘了,风潇潇可是一个演员,什么样的青训都会被自己的能动机智所化解。

    即使是这样,但是和她相处的时间久了,小助理还是能够感受到来自风潇潇的愤怒,她觉得非常的奇怪,刚才还在担心受怕的风潇潇怎么补一个妆就变成了这个样子。

    “潇潇,你要大纸箱干什么,我那里还有一些,你要是急用我车上就有。”

    “不用啦,既然都给管家说了,就让他去准备吧。”

    “你急着要纸箱干什么?”

    小助理看着风潇潇想要回避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想要问个清楚,虽然自己是个小助理的身份,但是在她的心里,风潇潇已经变成了自己最亲近的人,既然是这样,她就不能让自己的好姐妹手委屈。

    “没有什么事情,就是想要收拾一下自己零碎的东西,你是没有看见我房间里有多乱。”

    在一切还没有尘埃落定的时候,她不想把这件事情大肆的宣扬,等见到李子辰的时候再说。

    小助理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既然风潇潇自己不想说那就算了吧,只要她没事什么都不重要。

    “潇潇,咱们走吧。”

    “好。”

    风潇潇优雅的坐进了那辆专车里,小助理在身后为她撩着裙子,在心里默默的念叨着,一定要顺利,一切都顺利。

    当风潇潇的汽车准备向晚会赶来的时候,尉迟恭已经在自己的卧室里准备着自己要穿的礼服,不过看起来好像遇到了一些麻烦,他有选择困难症,不知道要穿什么颜色的。

    “少爷啊,你快点吧,时间已经快到了,司机马上就要来了。”

    “我知道了,在等一会儿。”

    管家的心里非常的无奈,自己家的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做什么事情都喜欢墨迹,估计这一会儿还在选着礼服呢,要是以往太太在家的时候,都是为他准备好,根本就不给他墨迹的机会,但是太太现在不在家就只能慢慢的等了。

    尉迟恭锦州这眉头,不知道要怎么挑选,只有在这个时候他才会特别的想念自己的妈妈,真想打个电话问问,但是它不能这样做,要不然父亲又会嘲笑自己。

    一身黑色的套装还有一身银色的套装整整齐齐的摆放在床上,尉迟恭在床前来回踱步,他看起来一点都不着急,毕竟这个晚会没有自己的什么事,再说了自己也不情愿去,就在墨迹一会儿吧,说不定一会儿就会来电话通知自己不用去了。

    就在他庆幸自己的好对策的时候,手机疯狂的响了起来,他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有百分之九十九的可能是自己父亲来的电话。

    他慌张的接了起来,要是耽误了,能被骂上一晚上。

    “尉迟恭,你收拾好了吗,司机马上就要到了。”

    “收拾好了,收拾好了。”

    “你最好不要骗我,我已经跟司机说了,在他赶到之前你没有在门口等着,你看我回家怎么收拾你。”

    “我知道了。”

    尉迟恭赶紧挂了电话,刚才的悠闲变得荡然无存,剩下的是无尽的紧张和无奈,为了保证自己安好的睡眠,还是按照老爷子的吩咐去做吧,要不然自己晚上就别想好好的睡觉了。

    他随意的挑了一套黑色的套装,毕竟黑色是百搭的颜色,谁穿都不会错的,他匆忙的换上了衣服,一刻也没有停留。

    “少爷,你好了吗,我都已经看到车子了。”

    完了,完了,尉迟恭已经没有时间了,但是苦恼的问题又来了,他已经没有时间系领带了,不管了就这么走吧,不带了,这样还显的自己潇洒。

    尉迟恭安慰着自己,不知道还有什么样的理由可以宽自己的心了,就这么办吧。

    “少爷,你快点啊,你可要想想后果啊。”

    管家看起来比尉迟恭还要着急,如果他是个女人估计眼泪就可以飘出来了,在尉迟家当个管家还真不是一件侬易的事情,不仅要忍受着老爷的火爆脾气,还要忍受少爷的懒散性格。

    就是因为性格不同一个火爆,一个慢节奏,两个人凑在一起总是会吵架,但是一般尉迟恭都不会和老爷子吵架的除非是把自己逼急了。

    这样的改变是尉迟恭在美国回来之后才改变的,在没有出国之前他还处在叛逆期,不管怎么样只要老爷子有什么让自己不舒服夫人地方,他就会把全身的刺都竖立起来,那时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如何和自己的父亲相处。

    自从回国以来,他逐渐明白了老爷子的用心良苦,有什么对或者是不对的地方他也就不再和他吵吵了,毕竟天底下没有不心疼自己孩子的父亲。

    “来了,来了,给我把皮鞋拿出来。”

    “少爷,都已经准备好了,就差你了。”

    “我现在马上就下去。”

    尉迟恭拿着领带,就向下跑,什么形象啊,什么礼貌啊都不顾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赶在司机来之前到达门口。

    “少爷,领带领带,我来给你系上。”

    “不用了,来不及了了,没时间了。”

    尉迟家正在上演着一出你追我赶的戏码,尉迟恭在前面飞奔着,管家就在后面追着他,管家的想法很是单纯,一定要完成自己的分内工作,当然这个领带就是属于自己的分内事,可是尉迟恭并没有想要停下来的意思。

    “管家啊,你不要老追着我。”

    “少爷啊,你一定要在进场之前,把领带系上。”

    “我知道了。”

    尉迟恭气喘嘘嘘的赶到大门口的时候,司机正好停在他的面前,一分钟也不多,一分钟也不少。

    “少爷,请上车吧。”

    “好。”

    尉迟恭的五十米冲刺速度幸亏没有辜负他,要不然就完蛋了,自己估计就要被受训了。但是他也是累的不行了,一刻也没有停留的上了车,大口喘息着,心情一直都不能平复下来。

    尉迟恭走后,管家觉得今天的闹剧和自己有分不开的关系,他深深的自责着,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弥补,不管做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在眼前浮现出尉迟恭一脸疲惫,衣衫不整的样子。

    他最终决定把尉迟恭所有的领带和衣服都搭配好,并且把他们都系的又漂亮又美观,当他把所有的领带都处理完毕的时候,心里顿时安定了,也不在想这一次的晚会应该怎么办了。

    坐在车上的尉迟恭看着手里的领带觉得很是无奈,自己长这么大了连个领带都还不会系,真实惭愧。

    “司机,你既然可以做我老爸的司机,是不是什么都会啊。”

    “少爷,这可不敢当,我就是一个小小的司机,不会有什么大的能耐,就是车开的好一点而已。”

    尉迟恭觉得老爸的手下还都是个个的这么谦虚,要知道这个司机可救了老爸好几次命呢,他虽然是个司机也是老爸出生入死的兄弟,那漂移技术可不是盖的。

    “那开车这么厉害,会系领带吗?”

    司机沉默了一会儿,还是无奈的要了摇头,“这领带一般都是妻子帮我系的,我还真不会,对不起啦少爷。”

    这下可好了,尉迟恭没有办法了,自己总不能在大街上随便找一个人给自己系领带吧,想想都觉得崩溃。

    “少爷,老爷让我告诉你,这次的晚会对尉迟家很重要,所以你要好好表现,还要一个环节你要好好的准备就是最会还会有一个发表感想的环节,你可不能上去什么都说,要体现出尉迟家的风采。”

    在司机的口气中,可以听出他对于尉迟家的骄傲和佩服,但是这可吓坏了尉迟恭。

    “什么,还要发言,我以为去不去都可以呢,我能不能不去了,让我爸爸去可不可以。”

    “少爷,这可不行,尉迟家的势力早晚都会交到你的手上,老爷让你去参加就是让大家认识认识你,以后好有个照应。”

    “这是什么话,我老爸在那里坐江山坐的好好的,还不用我来接班吧。”

    “少爷,世界上的所有以的事情你都要防患于未然,这个我想少爷比我要清楚。”

    司机把话说道这里,尉迟恭的心里自然明白,自己的父亲能够巧妙的度过那些危险的事情,是幸运,就连林惊的父亲都因为意外而去世了。

    “我要去见我老爸。”

    “少爷,老爷说了你不用去找他,只要你可以把所有的事情承担起来,他就已经很欣慰了。”

    “好吧。”

    尉迟恭一路上都没有在说话,有一种强烈的压力在他的心里盘旋着,那是一种说不出来的难受,但是目前他更紧张的是怕给尉迟家丢脸,毕竟自己的领带还没有想到好的办法,自己总不能坦胸露乳的上台致辞吧。

    风潇潇到达晚会现场的时候,红地毯都已经走完了,不过她想正好,这样自己就可以不用做做的僵尸笑了,太吓人了。

    “潇潇,我们进去吧,现在已经晚了,可千万别耽误了开场。”

    “好,我知道了。”

    风潇潇缓慢的下了车,因为脚上穿的鞋太高了,自己本来也不习惯穿这么高的鞋,走起来很是不习惯。

    她还没有站稳,对面来了一辆劳斯莱斯,前面的两个大灯刺眼的照耀着她,自己本来脚下就看不清楚,这样一照更是连眼睛都睁不开了,愤怒瞬间爬上了风潇潇的脸庞。

    看这儿风潇潇的脸色不对,助理赶紧的上前去阻止。

    “潇潇,咱不生气哈,现在晚会最要紧,咱们既然已经到了,可千万别再迟到了。”

    “好,老娘忍。”

    风潇潇咬牙切齿的说出这句话,感觉把自己的牙都快咬碎了。

    “司机,你先回去还是在这里等着我。”

    没错,对面的那辆豪车就是尉迟恭坐的那辆,很不巧尉迟恭和风潇潇又撞在了一起。

    “少爷,老爷命我在外面等候着你,你放心的去参加晚会吧,我们相信你。”

    “好。”

    尉迟恭刚一下车就看到了站在红毯前面的风潇潇,心想着真是有有缘千里来相会。

    “哎呦,这么巧啊,这不是风潇潇吗。”

    尉迟恭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过风潇潇了,上次在林惊的庄园门口意外的遇见以后就再也没有见过过了,还真有点想念呢。

    风潇潇没有想要打招呼的意思,听声音就知道应该是尉迟恭那个脸皮厚的家伙,自己一共跟他见了不超过三次的会面,还真是自来熟啊。

    尉迟恭看着风潇潇没有要接话的意思,脸面上毕竟还是有点挂不住的,要是只有他们两个怎么都好说,但是风潇潇的助理在那里站着呢,这么不给面子不好吧。

    “怎么,贵人多忘事啊,难到风小姐是不认识我尉迟恭了吗?”

    “我还真是跟你不太熟,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什么巨星来头,那可真是折煞我了,这么的有眼不识泰山。”

    “风潇潇不骂你是不是难受啊,你就不能好好的说话,阴阳怪气的,谁又惹你了。”

    看着尉迟恭想要发火的样子,小助理有些害怕,用手拉了拉风潇潇的裙子,来表示自己的不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