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489章 496疑惑
    当李子车生疏的开着车向公司走去的时候,他想到一个重要的文件没有签,就着急的把车开到了最快,他可不想延误了晚会。

    就在他慌张的变换车道的时候,一不注意就撞上了路旁的电线杆,幸亏只是皮外伤,没有什么大碍,要不然他可不知道该怎么想向风潇潇解释。

    除了交通事故以后,为了不让风潇潇担心,当然了也为了不让自己丢脸,他决定先把这件事情想隐瞒起来,等处理好了在告诉她,可是李子辰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个办法不仅没有让风潇潇安心反而让她更加的担心了。

    参加完晚会的第二天小葵就给风潇潇接了个剧本,让她觉得很是无奈,本来自己是想要好好休息的,这下到好。

    “那好吧。”

    风潇潇虽然有些无奈,但是心中也有几分跃跃欲试,这样的好剧本可是不多见。

    “这就对了嘛。”听了她的话,小葵倒是很开心,她没有主动的问风潇潇关于李子辰的事情,她想让风潇潇主动开口,如果她不提也就算了,不想戳她的伤疤。

    现在的小葵满脑子想要加档早些赶到别墅,好让风潇潇多一些时间准备,只见车子发出一声闷响,便停在那里不动了。

    “怎么了?”风潇潇心中一紧,不禁。看着她开口问道,这可不要在半路出了毛病。

    “我去看一下,”小葵急忙下了车,打开车门,下车去检查车子到底出了什么状况。

    只见她看了一圈,到底还是没有看懂一些什么,不禁有些尴尬,要知道她只会开车,倒是不知道这车的故障到底是什么原因。

    “怎么这么久还不上来,是不是不好修,”风潇潇下了车,看着她皱着眉头站在那里,而道路上的车子来来往往,速度都很快,不由得把她往路边拉了拉。

    “我只会开车,倒是没有学过修车,”小葵看到她下来,这才回过神来。

    “那你不早说,杵在这里是能把它盯出来一个洞来,还是能够看几眼就能够修好,我看这老天都觉得你这个计划不好,才不想让我回去呢!”

    风潇潇调侃的说道,看在坏在路旁的车,好看的眉头倒是皱了皱,这里并不比市区里面,车子坏了还能够找地方去修,现在可好,她们两个在这里,都不知道拿去哪里修。

    “这只是天然灾害,和我说的事情没有任何冲突,你已经答应了,可不能反悔,”听了风潇潇的话,她赶忙的说道。

    要知道车子坏了事小,但是风潇潇若是不做了,那事情可就大了。

    只见一辆银色的卡宴从这里经过,尉迟恭刚工作完下班准备回去,便看到一旁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下意识的便多看了一眼。

    她穿着一件卡其色的上衣,倒是衬得头发越加乌黑透亮,俏皮的散落在肩膀上,精致的小脸倒是让人看一眼便能够记住,这不是风潇潇还会有谁。

    想到在百花颁奖晚会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他不禁有些恼怒,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她开的法拉利,倒是嘴角带着一丝不屑,车子直接开了过去。

    可是开走了以后,他又想了想,最后还是决定回来,看到她们俩个人站在那里,心底不由得叹了叹,就当今天多管闲事吧。

    “我说你这个人”本来刚从自己的身边穿过,还故意开的那么快,小葵就有些恼怒,但是看到刚才走的那辆车又拐了回来。

    看到车主下了车,便想要说两句,但是看到来人,她的脸色变了变,想要说的话戛然而止。

    “这位小姐,怎么了?”看着她怒气冲冲的样子,想到自己刚刚开车的速度,下意识的挑了挑眉,嘴角噙着笑意。

    “没事,我只是想说,你这个人真是太好了,看到我们车子坏了,居然下来帮助我们。”小葵听到他的问话,虽然他的声音很富有磁性,也很好听,但是此刻她却是尴尬。

    这也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尉迟恭,要知道这可比那天晚上好看多了,只见他微微一笑,那瑰红色的唇瓣倒是让他多了几分性感。

    一身不规矩的西装,白色的外套随意的搭在胳膊上,一件暗黑色的衬衣半敞开,露出他古铜色的肌肤。

    “举手之劳而已,我看两位美女在这站着,自然是怜香惜玉,秋天不比春夏,出来还是要多穿点。”他笑了笑,看着她,没想到风潇潇身边的女子也这么可爱。

    “这事情就不牢你挂心了吧,过会我们会找人来修的,”因为李子辰的关系,风潇潇下意识的不想与尉迟恭多接触,总觉得他有什么企图。

    “你确定,这里绝对不会有车愿意停在这里,还是你们两个人今天要留在这里过夜,”他心底自然知道她会拒绝,欲擒故纵的把戏谁都会,可是若是直接便看穿了,便不觉得有什么新鲜感。

    “你别听她说,尉迟先生您还是帮我们看看车子吧,要不然今天晚上还真应了你的话,要在这里过夜了,对谁也不好你说是吧。”

    小葵一听到她这话,不禁有些着急,挽上她的手臂,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那既然这位小姐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们看一下车子吧。”他倒是没有多在意风潇潇的脸色,便蹲了下来。

    只见风潇潇抿了抿唇,下意识的看着他蹲在地上,并没有开口说话。

    虽然他说的很对,而且这么小的事情,她压根就没有想过要去麻烦任何人,但是没想到却在这里遇到了尉迟恭,也不知道这是缘分还是巧合。

    这个红色的车子,居然是法拉利,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异样,难道自己错怪了她,其实她是哪家人家的小姐。

    不然又有哪个男子会给一个小明星动辄几千万,只是买一辆代步工具,而且看着车子,造价必然不菲,因为是改装过得车子,近期维护的不善,才造成今天的情况。

    他心中有些疑惑,不禁下意识的看了风潇潇一眼,倒是也没有说什么,又低下头看着这辆车子。

    不过风潇潇可是把尉迟恭的这个眼神全部看在了眼里,让她对他这莫名的一眼,感到莫名其妙,但是在看向自己的车子,心中不禁有些了然,不过有些事他想知道的话,应该不难知道。

    想到这里,她便没有在去这辆车到底为何是自己的,他心中怎么想就怎么想吧,反正又和自己没有关系,想到这里,她心中也释然了。

    “把我车子后备箱的工具箱拿过来,”看了问题出在哪里之后,尉迟恭便抬起头,看着她在想事情,不由得把自己的车钥匙递到了她的手中。

    风潇潇一怔,低下头看着他,四目相对,一股异样的心情涌上心头,下意识的抿了抿,倒是没有拒绝。

    心中却是多了几分防备,要说他不可能平白无故的帮助自己,想到那天宴会中发生的事情,看来这人还真是花花公子一个。

    不过自己倒是不会被他的外表所迷惑,拿着车钥匙走到了他的车前,他的车倒是不像他的人一样,放荡不羁,倒是有几分深沉内敛的感觉。

    拿过工具箱,把它放在了尉迟恭的身旁,只见他抬起头看着她,她有些疑惑,看着他眼神里的不解感觉有些莫名其妙。

    “把工具箱打开,”尉迟恭勾了勾唇,看着她,要说这女人有时候倒是精巧几分,有时候却是迷迷糊糊的,让他心中不禁多了几分好感。

    风潇潇不禁瞪了他一眼,还真把她当佣人使唤了,不过这会也没有别的法子,倒是帮他帮工具箱打开,和他一同蹲在那里。

    打开之后他倒是没有在为难她,而是拿起工具箱里的工具,熟练的把螺丝拧掉,检查里面具体哪个地方出现了问题。

    风潇潇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之前总觉得他这个人心肠不好,但是今天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没想到他居然还能够出手相救。

    更何况他还是堂堂一个尉迟集团的公子,倒是也能够屈尊做这种活,一般为了讨好一个女子的欢心,不都是主动要求她们,帮她们送回家,然后把车子拖去修车店中修理。

    “好了,你试试,看看还有没有问题了,”尉迟恭把东西都放到工具箱中,便看见风潇潇把箱子盖住,拿着放到自己的车中,他不禁挑了挑眉,这小家伙倒也不是没有良心,还记得他的好,想到这里,他的心情也跟着愉悦了起来。

    “尉迟先生,今天真是谢谢你了,潇潇就是这个样子,其实她心眼挺好的,你也别往心里去,”看到风潇潇离开,她的表情有些尴尬。

    本以为尉迟恭会不高兴,没想到他却是笑看风潇潇离开的身影,心中倒是一喜,这尉迟恭感情也是看上她们家潇潇了。

    俗话说多条道路好走,她又怎么会把这条路扼杀在摇篮中,心中不免的暗暗的思索道,潇潇啊,这路子我都会帮你安排好的,你放心吧,殊不知风潇潇如果知道她心中想的,不知道会不会爆她。

    “没事,一般美女有难我都愿意帮忙,而且我觉得,你比风潇潇要美多了,一个人美,不单单是看外表,有时候更要看一个人的心灵。”

    他振振有词的说道,只见风潇潇走了过来,怒视了他一眼,他装作没有看见。

    “尉迟先生说的对,这人最重要的便是心灵美,而不是整天在花花丛中,到处招蜂惹蝶,”风潇潇本来没有想要针对他,但是听到他说的,气便不打一处来。

    “莫不是风小姐吃醋了,在指责我太花心,不过风小姐放心好了,你和我在一起的话我绝对不会看别的女人一眼。”看着她气鼓鼓的样子,煞是可爱。

    “谁稀罕你了,少在那里自恋,也不拿张镜子照照,”听了他的话,风潇潇不禁不屑的看了他一眼,要知道李子辰是完美主,义者,眼前这位,大概就是自恋狂了吧。

    想到这里,她不禁噗嗤笑出了声,感觉到自己的失态,她下意识的捂住了嘴,躲到了小葵的身后。

    “我拿张镜子照照我就变丑了吗,要知道我可比你漂亮,还有你以为你躲在后面看不到我,我就看不到你了吗,真是愚蠢。”

    看着风潇潇的小动作,他不禁轻笑一声,女人果真都是简单的生物,不过他倒是很喜欢。

    “你!!!”风潇潇抬起头,看着他脸上一阵气愤,想着好女不和坏男斗,不禁拉着小葵的手就上了车。

    “我们走!”看到尉迟恭的车钥匙还在她的手中,不禁又把他的车钥匙丢了出去,看着小葵没好气的说道。

    小葵看着她欲言又止,又看了一眼在外面的尉迟恭,只见他嘴角依旧噙着笑,这才把车子开走。

    尉迟恭勾了勾唇,看着红色法拉利开走的方向,不由得把车钥匙握在手上,风潇潇,我们还会在见面的。

    只见他上了车,车子行驶的方向居然和风潇潇的一模一样,他的心中闪过一抹异样,但是并没有多想。

    “潇潇,尉迟恭的车子行驶的方向好像和我们所走的是一样的,这下该怎么办?”经过好几个拐弯,都能从后视镜中看到那辆卡宴,不远不近的开着。

    想到尉迟恭和李子辰之间水火不侬的事情,她的心中咯噔一下,暗道不好。

    “这个路又不是他家修的,等我们下了高架桥就换个路线不就行了,”风潇潇倒是不以为意的说道,扭过头又看了后面的车子,果不其然,是尉迟恭的。

    她的心中一闪而过的慌乱,但是随即又镇定起来,等下她们绕一圈在回去不就行了,他也不会发现。

    “也是,”小葵点了点头,便接着把车子往前开车。

    在后面跟着的尉迟恭很快便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条路的方向,要知道一般只有李子辰和他的车会从这里走。

    因为四环开外的那两座山分别被他们两个人买下,而且买下的造价高,所以特别的为他们两个人修了这条路。

    倒是常年不经常碰面,也便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今天看风潇潇从这边走,心中便多了些疑惑。

    索性便故意避开她们两个人的视线,把车子的速度减慢,和她们两个保持了一些距离,让她们的那个视线看不到自己。

    “他好像没有跟着了。”

    小葵又拐了几个弯,在下了高架桥之后,依旧没有看到他车子的身影,殊不知这段路倒是不用跟踪的过于紧密,所以小葵并不知道司总现在才刚到最后一个拐角处,当她们把车子开走的时候,尉迟恭的车子才从拐角处开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