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07章
    任飞也是这样的,就是那么一眼,从懵懂到成熟,他依然放不下侬安,一直到现在,就算她已经成为了别人的妻子,他也依然放不下心,因为在他的心里,林惊是一个不靠谱的人,一个可以扔下自己的妻子逃跑的人。

    别以为小孩子的世界里没有任何的争执,即使是有也不过就是小打小闹而已,如果你有这样的想法那就真的是错了,孩子的内心是很脆弱的,一点点的伤害就会造成她心里的阴影,永远也放不下。

    在那个明媚的下午,侬安经历了对于自己来说最恐怖的事情,她原来以为小伙伴都是那么的善良,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小小的侬安第一次受到打击和心灵上的创伤,以至于在她的人生里留下了第一个深深的阴影。

    那天下午放学,小朋友们都拿着书包手进了小车,准备回家,但是侬安一个人在教室里墨迹着,她的小熊弟弟不见了,她不能够把它自己留在这里,这样是很可怕的事情。

    可是侬安怎么也找不到,她记得自己没有把它放在别的地方,怎么会不见了,就在她磨磨蹭蹭的时候,小伙伴不是的来催她回家,小车马上就要开了,在晚就赶不上了,但是侬安执意要找到小熊。

    最终侬安没有赶上校车,就在她绝望的时候,任飞出现在她的视野里,侬安顿时心头一震委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自己的小熊弟弟不见了,还没有赶上校车,这下怎么办。

    任飞见状,飞快的跑了过来,他轻轻的拍着侬安的背,把那个看起来有些脏的小熊放在侬安的面前,就那么默默的站在那里。

    “你为什么拿走我的小熊。”

    侬安眼泪汪汪的看着任飞,看起来那么的让人心疼,就在那一刻,任飞在心里吧侬安当成了自己需要保护的人,即使当时的他根本就不知道应该怎样保护自己喜欢的人。

    “侬安,我没有拿你的小熊,我是在大树底下发现的,你不信的话我可以带你去看。”

    侬安抹了抹脸上的泪水,没有在说话,只是在死死的泡着自己的小熊,她不知道应不应该相信任飞,但是小熊确实是他帮自己找回来的,再说了两家住在一起,他是不会伤害自己的。

    “好,我跟你去看。”

    两个可爱的小大人,来到操场的梧桐树下,侬安确实看见了有一个深深的坑,好像有人在这里想要掩盖什么东西,但是已经被拿走了。

    “你看,就是这个地方,小熊就是被放在这里了,我刚好路过发现的。”

    侬安看着那个深浅刚刚好的坑,觉得任飞没有骗自己,但是她的心里依然的高兴不起来,原本以为上了小学所有的事情都会变得美好起来,但是却不是她想的那个样子,没有变好,反倒越来越坏了。

    “好吧,谢谢你。”

    两个人离开学校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任飞的爸爸在校门口等着他们,也算是有惊无险。

    就是这样一次小小的意外,让两个原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任飞和侬安彼此对对方充满的信任,其实到现在为止,和林惊比起来她更相信的还是任飞。

    这既是前不久侬安做的梦,和她亲身经历的场景一摸一样,好像在预示着要发生什么事情,但是目前为止这还是她的猜测。

    侬安空洞的眼神望着窗外,那片湛蓝色的天空里漂浮的几朵美丽的云彩,就像她现在的心情一样,那么的不着边迹,不知道要去什么样的地方,对人生没有一点方向。

    眼眶在变得湿润,那些曾经美好的回忆在她的心里久久的不能抹去,她想念自己的爸爸妈妈,还有曾经那个自信的自己。

    就在侬安发呆的时候,任飞悄悄的走了进来,他看见风吹着侬安的秀发,美丽的无用语言表达,只有加速的心跳声在告诉他,自己心爱的那个女人就在自己的眼前。

    “侬安,你在看什么呢?”

    任飞的声音打断了侬安的思绪,她缓缓转过头来,努力的挤出一丝的笑侬,其实她的心里特别的痛苦和难受,自己盼了这么久依然没有把林惊盼来,只是任飞每次都出现在病房的门口,风雨无阻。

    “没什么,就是觉得有点闷的上。”

    “这好说啊,我带你出去透透气,很快就好了。”

    “恩恩。”

    任飞温暖的笑脸下面有一颗冰冷的心,能够暖热它的人只有侬安,但是在侬安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温暖,只有悲伤。

    “你看着小两口多般配啊。”

    坐在椅子上的奶奶们,对任飞的印象非常的好,因为他已有时间就回来看侬安,还非常细心的照顾她,在他们的眼里看来,任飞就是侬安的男朋友,要不然怎么会这么上心呢。

    “就是啊,这么哈的小伙子现在可少见了,几乎都没有了。”

    “可不是吗,这姑娘真有福气。”

    奶奶们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好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在这个无聊的房间里,了一下别人的八卦还是很惬意的事情。

    一句句的话语像是一把利剑一样插进侬安的心里,什么是福气,其他的词语都可以,就是这两个字,侬安觉得无法面对,在她生命的前二十多年里,或许还可以说是幸福的,她过着优越的生活。

    可是就在不久的几个月前,她才真正的长大,从一个年少无知的大小姐,变成了一个被生活所刁难的苦命的人,原来福气这两个字离自己是那么的遥远,远的都没有了影子。

    一直在沉默的侬安,让任飞有些心慌,原本自己是来陪着她让她变得安心的,这下倒好自己成了所有悲伤情绪的导火索。

    “侬安,我们走吧。”

    “恩。”

    一声简单的回答更是让任飞无比的惆怅,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侬安吗,她变得已经不想自己认识的那个侬安了,任飞似乎有些不敢靠近她,那样冰冷的气场足足的可以让他止步不前,但是他必须走向前去,因为这个时候是侬安最脆弱的时候,自己不能不在她的身边。

    “安安,中午想吃什么,我去给你买啊,听说医院附近的银耳莲子粥特别的好喝。”

    任飞强装着镇定,他可不能让侬安听出任何的情绪来,在他的眼里,现在的侬安就是轻轻的羽毛,只要有一点风就会被吹走,那瘦弱的肩膀,还有毫无生气的眼神,足够让人觉得生活充满了失望和伤害。

    有一个问题你任飞都不不敢问,他怕解开侬安的伤疤,应该说是伤口,在侬安的心里那次事故还没有被遗忘,还没有结束,她还能够听见刹车的声音,还有自己嚎叫的声音,是那么惨烈和悲伤。

    入冬以来的每一天都是寒冷的,刺骨的风尚侬安觉得舒服了很多,总比在温室里胡思乱想来的好。

    她闭上了了双眼,感受着冰凉的气息还有冬天特有的宁静,热气在她的身体里慢慢的蒸发,即使这样侬安也没有要回屋的意思,这里能够让她冷静下来,不在去回想那些血肉模糊的事实。

    任飞看着侬安微微翘起的嘴角,他心里的石头算是放下了一大截,只要侬安还能够有笑侬,就说明生活还有希望,只是现在还没有到来而已。

    “任飞,你觉得现在的我是不是特别的狼狈,特别的可笑。”

    侬安悠悠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草地上,原地的鸟儿听见这轻柔的声音好像吓了一跳,慌忙的飞走了,来回摇曳着的树木让人觉得更加的萧条。

    “怎么会呢。”

    任飞被侬安的问题惊到了,原来在侬安的心里是这样看待自己的,那个曾经自信的她,风姿卓越的她已经不再了,现在的侬安就像是一个躯壳摆设在那里,不能触碰,也不能打扰,总是感觉会破碎。

    “怎么不会呢,你看所有的人在看我,他们肯定是在嘲笑我,他们肯定都在报纸上看见过我的报道,他们是在同情我吗,还是觉得我根本就不配和林惊在一起。”

    当林惊这个名字在侬安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任飞温柔的笑脸变的更加冰冷起来,原来在侬安的心里最在意的还是林惊,即使自己日日夜夜的守在她的身边还是赶不上林惊的好,在她的心里估计连一点点的位置都不会属于自己。

    “侬安,怎么会呢,这里着么多的人,不会被人注意的。”

    “任飞,把我推到长椅的后面吧,我不想看着着么多的人走来走去。”

    任飞没有回答,只是默默的腿着侬安,他不止到要如何安慰她,因为在她的心里林惊就是最好的安慰。

    住院这几天以来,任飞还真是没有看见林惊,难道他就这么忙吗,连自己的妻子住了院都不知道,都没有时间过来吗,不过来也就算了连一个电话都没有,是不是有点太过分了。

    任飞越想越生气,要是林惊现在就在他的眼前肯定会奋不顾身的冲上去给他一拳,但是转念一想自己有什么权利来指责林惊呢,自己是侬安的什么,什么都不是,既然是这样自己喂什么还要来到侬安的身边。

    这最初困扰着任飞的问题在一次的萦绕在他的心头,在任飞的记忆里,非常清晰的记得那种挣扎的感受是多么的折磨人。

    其实任飞真的没有打算要回过,起码现在是不可以,自己还没有足够的能力给侬安美好的生活,还没有足够的实力证明自己,怎么能简单从侬的会来呢。

    当管家高速他侬安要结婚的那一刻,嫁给的竟然是自己完全不认识的人,侬安竟然也没有告诉自己,那一刻心明明被伤的粉碎,再也没有了复原的机会。

    即使是这样,事实已经摆在了他的面前,但是他还是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希望侬安可以会头看看站在她背后的自己。

    生活中怎么会有什么奇迹呢,婚礼照常举行,任飞慌慌张张的赶到现场的时候,他大惊失色,原本以为是一场盛大的婚礼,原本以为侬安会在上帝的面前落下她感动的泪水,她会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最爱的人。

    但是这一切都没有发生,就连最简单掌声都没有,整个婚礼现场冲着着埋怨和吼叫,还有不断的谩骂。

    这或许是任飞见过最糟糕的婚礼,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参加的第一个婚礼就是这样的洋人失望,他替侬安觉得不甘心,她本来可以风风光光的嫁给自己,可是现在她却成了一个那么狼狈的新娘。

    任飞发誓,这辈子再也不会让侬安受委屈,只要自己能够守候在她的身边,什么都无所谓,什么都是不重要的,在他的心里,只有侬安最重要。

    寒冷的北风刺骨的冷,任峰想要把侬安推会房间,但是又怕她阻止,心里未免有一些纠结,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一股强烈的冷风吹来之前,任飞把自己的外套拖了下来,温柔的披在侬安的身上,尽管他穿的很薄,根本就抵抗不住这样的寒风,但是他还是脱了下来,他觉得自己感冒总比侬安感冒药好,她现在的身体已经经不起折腾了。

    侬安被这突如起来的举动下了一条,猛然的抬起头,看见的却是任飞通红的眼圈,好像是哭过,但是侬安宁愿相信那是风吹的,也不愿意承认任飞是因为自己才感觉到难过的,这是她仅存的一点点自尊。

    “任飞,你穿上吧,真的是太冷了,握紧穿的很厚了,不会感冒的,真的。”

    侬安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看着任飞,就像一谈清澈的泉水一样没有任何的杂质,看起来特别的让人怜爱。

    “不用了,一会儿就进去了,没关系的,我现在的职责就是好好的照顾你,只有照顾好了你,我的心里才会更踏实。”

    “任飞,谢谢你,其实你本不应该为我做这么多的。”

    侬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才能够更好的表达自己对任飞的感谢之情,前言万语混成了一句谢谢。

    “客气什么,从小到大我们都是互相的照顾着彼此,不要在说这种见外的话了。”

    任飞轻轻的拍打着侬安的肩膀,想要让她安心一些,不要太过意不去。

    “侬安,我一定会让你冲心站起来的相信我。”

    任飞的眼神是那么的真切,他有一种强大的不可抗拒的力量在侬安的身边,那是他对侬安深沉的爱。

    不知道是坏事做的多了,还是最近吃坏了肚子,自从周菲在林惊的庄园里回来以后,肚子就莫名其妙的一直在疼,不间断的疼,根本就控制不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