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08章
    大滴大滴的汗水在周菲的额头上低落下来,模糊了她的双眼,她真的没有这么的难受过,以只有她完全没有形象的在地上打滚。

    这套房子林惊送给她的,本来是打算结婚以后两个人甜甜蜜蜜的住进来,一起编制着美好的生活,但是最终着个愿望还是没有实现。

    周菲没有什么好埋怨的,她和侬安争取的资格都没有,毕竟是她住动离开林惊的,不管是什么用的里有她忘恩负义在先,就没有理由在怨天由人而来。

    记得还和林惊在一起的时候,周菲闹过一次这样的毛病,那次也是因为肚子疼引起的,一点征兆都没有,说疼就疼的不行,连走路的力气也没有。

    林惊没有在她的身边,刚刚接管公司的林惊每天都忙的不可开交,根本就没有时间来照顾周菲,更和眶她是这么没有征兆的病了。

    不过周菲也算是坚强,根本就没有要麻烦他的意思,想要自己去解决着一切,但是疼痛越来越厉害,几乎都要把她淹没了。

    周菲向电话的爬去,短短的几步路,她爬了很长时间,浑身一丝力气都没有,在她的脑海里一直萦绕着的是林惊的名字。

    当周菲拨打着林惊电话的时候,很多次都是长长的忙音,根本就没有人接听民义是件的她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一遍又一遍的打着。

    那一次紧急的电话就了周菲的生命,接到周菲电话的林惊,内心里非常的不安,一边开着会,一边的走神,完全不在状态。

    当时林惊离周菲有半个中国的距离,凡是淡定的人都不会选择打飞机会去看生病的女朋友,但是林惊做到了,他根本就安不下心来工作,既然这样的话就回去看个明白。

    这是对于周菲来说,她真的是受宠若惊了,这么一个完美的男人让自己给遇上是多么感动的一件事情。

    当初有多感动现在就有多心痛,不止到过了多久,趴在地板上的周菲渐渐的缓和了许多,看来是指望不上谁了,自己强忍着疼痛站了起来,不管怎么样还是必须要去医院看一下的,光着么忍着,完全不是办法。

    周菲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用手扶着墙,慢慢的向前移动着,她觉得自己真是太狼狈了,在最脆弱的时候也没有照顾,真怀念曾经有男朋友的时刻。

    时间会改变人么的年龄活着是面孔,但是改变不了那根深蒂固的习惯和处事风格。

    寒冷的冬天让人们呢都换上了厚厚的羽绒服,对于一个病人来说,更是需要报暖,周菲里三层外三层的穿了很厚,带着大大的口罩,遮住了半个脸,根本就没有人可以人出她的脸。

    她很满意自己今天的打扮,不管有多么的虚弱也不会有人认出自己,更不可能叫出自己的名字。

    本来不是很好的心情,在走进医院大门口的刹那更是糟糕透了,周菲竟然看见了侬安,她觉得菲长的纳闷,怪不得去庄园的时候没有看见侬安,原来是躲到医院里来了,既然侬安在这里,那林惊也应该在这里才对。

    那个看门的管家还真是嘴严,不就是在医院吗,有什么不能说的,不说也遇见了,这就是命好,没有办法。

    周菲下意识的往上拉了拉衣服的领子,打算过去会一会侬安,看看她最近有没有什么改变,结婚闹剧以来还真是没有见到过她。

    还有一段路就走到侬安身边的时候,她下意识的向四周看了看,习惯的在找寻林惊的影子,但是依然没有看到他,周菲不禁有些纳闷。

    “侬安,我们回去吧。”

    任飞催足着,他觉得在外面呆的时间太久了,在不进屋就会着凉了。

    周菲隐隐约约听见了任飞的声音,她停下了脚步,在任飞和侬安还没有看见自己的时候,她悄悄的躲到了树的后面。

    刚才光着急要来见侬安了,没有注意到她的身边还有别的什么人,周菲不禁觉得菲唱歌的奇怪。

    这个男人和侬安是什么关系,怎么他会在医院照顾侬安呢,林惊又去了哪里,周菲觉得莫名其妙,侬安进然如此的大胆,背着林惊在这里偷偷的和男人约会,真是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

    周菲这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自己得不到的看着别人得到就是难受,所以她的眼里永远见不得侬安好,只要侬安过的比自己好,她的心里就无比的难受。

    侬安和任飞都没有注意到周菲的存在,稀稀疏疏的树木遮挡住周菲的身影,但是敏感的侬安好像模模糊糊的看见了一个黑影,但是她没有在意,以为是树影,就简单的回头看了一眼。

    瘦小的周菲,灵活的躲进了大树的后面,心里紧张的跳动着,特别的害怕侬安会发现自己,但是幸好她没有看见。

    一阵狂风吹来,让人都无法正常的呼吸,任飞绅士的把那怒吼的风挡在了身后,他可不想侬安在自己的保护下有什么意外。

    看着侬安和任飞转身的背影,真是恩爱的让人羡慕,但是周菲却没有觉得有什么好羡慕的,只要不是林惊其他的人都无所谓,一抹邪魅的笑侬爬上了周菲的脸庞,她好像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

    她迅速的拿出了手机,咔嚓咔嚓的拍了很多的照片,因为拍照的角度不同,在旁人看来侬安和任飞好像很是亲密,低着头的侬安就像一个小女生一样趴在任飞宽阔的胸膛上,但是有时候亲眼所见不一定是真的。

    周菲满意的笑了笑,着一次她有足够的信心把侬安从林惊的身边消失,一个男人不管在多么的伟大也不可能原谅一个给自己随便带绿帽子的女人。

    人和人有多大的差别,看周菲和侬安就知道了,一个是心地善良的天使,一个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周菲潇洒的撩了撩头发,骄傲的身影爬起侧漏,那种自信的感觉是无人能及的,她认为只要打败了侬安,其他的事情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

    到时候,林惊会再一次的会到自己身边,其实这个想法还是次要的,周菲真正的目的是让林惊看轻侬安,不要在一厢情愿的把别人的女人强留在自己的身边,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周菲是真正和他站在一起的。

    比起戴绿帽子,背叛是什么,粥菲仿佛都能看到林惊的脸色有多么的难看,这个他一心想要保护的女人竟然是个水性杨花的交际女,着算不算打击。

    在这样的背叛面前,周菲曾今的任性又算什么呢,机会什么都不是。

    什么事情都不能比较,连出轨的放发也是不可以比较的,着完全是两个性质不一样的事情。

    明明是来医院看病的周菲却在无意间,捡了一个大大的宝贝,她在进门的那一刻起就在不停的笑着,根本就合不拢嘴,看见她的人还以为今天要发生什么好事呢。

    “医生给我看看,今天胃疼的我难受。”

    看着周菲张牙舞爪的样子,医生们个个都下的想后退了一大步,以为是什么精神病院出来的病号呢。

    他们这么想其实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医院着是看病的地方,可不是看戏的地方,来的人一般都是身体不舒服需要治疗的,谁跟她一样红光满面的,根本就是个没事人。

    “医生,医生,我是需要医生。”

    “小姐,请你安静一下,这里是医院,请不要大声喧哗。”

    “我有在大会是能喧哗吗,我这是在找医生,你没有听见吗,看见我手上的病例了吗,我是个病人,你们是怎么做医生的。”

    “对不起小姐,请你在这里拍号等待一下。”

    小护士正大水灵灵的眼睛看着面前的周菲,觉得有些气氛,看着穿的是人模狗样的,就是补办人事,你当这里是什么娱乐会所,需要招待啊,想想都让人无语。

    周菲现在心情好,没有时间跟这样不知道好歹的小姑娘一般的见识,自己的心里可是美着呢,谁也不能够破坏。

    “小姐,你这边请。”

    周菲看了一眼刚才的那个小护士,觉得这回的口气还不错,值得表扬。

    “小姑娘,好好表现,以后不会亏待你的。”

    小护士也是无语了,今天这是怎么了,总是碰见这么奇怪的人,自己表现的好不好和她有什么关系,在说了她有不是发给自己工资的那个人。

    小护士把周菲送进医生的诊疗室里,然后大大的翻了一个白眼,就算是解恨了。

    “小云,过来过来。”

    不知什么时候,诊疗室的门口聚集了自己好多的姐妹,小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难道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情吗。

    “你们怎么都在这里,到底是发生了什么课事情?”

    “天哪,小云,我看你是上班上傻了,刚才你送进去的那位小姐可是林氏集团总裁的初恋情人,你可别说你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

    小云做出一副很夸张的表情,她可不是喜欢这种八卦的人,这么多的病人在这里承受着磨难,自己怎么还会有心情去关注这些事情。

    “真是没乐趣。”

    那些不务正业的小护士们一个一个的到幸而归,他们还以为会激烈的讨论一番,谁知道是这么冷场的结束了,着实让人失望。

    诊疗室里,周菲漫不经心的做在那里,看样子是没有刚才那么疼了,着心情一好,什么事情都烟消云散了,还真是神奇。

    “小姐,你哪里不舒服?”

    看病的是个老医生,陡然已经头发花白了,但是却有一个年轻的心态,带着一副特别潮的眼镜,看起来别有一番感觉,虽然和他身上的白大褂有些不太相配,但是倒是让周菲轻松了不少。

    “也没什么,就是肚子疼。”

    “肚子疼,不是说是胃疼吗。”

    “具体的位置不好说,就是难受,也说不上来是哪里难受,反正就是不舒服。”

    周菲不懂什么医学常识,根本就不知道身体的构造是什么样的,在她的心里,最熟悉的就之剩下林惊了,要是医生问她关于林惊的一切,她都会毫不犹豫于的回答出来。

    “好吧,你们现在的年轻啊,什么课都好就是太忽略自己的身体健康了,应该好好的保护自己的身体才可以啊。”

    岁然是来自已为陌生医生的关怀,但是周菲还是觉得心里暖暖的,想想着么就了,自己苦苦追随着林惊,压根就不没有好好哦啊的关心过自己,就在不远的几个星期以前,自己甚至还想放弃自己的生命,现在想想还真是天真。

    “些些,医生,我会多家注意的。”

    “先去做个常规检查吧,看看看有什么事情。”

    “好的,医生。”

    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不管是来做什么的,身边都有个人在身边照顾着,就连最可恶的侬安都还有雨人陪伴着,为什么自己没有呢,为什么自己要沦落到这样的地步呢,为什么呢,为什么,为什么。

    周菲一直在质问着自己,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够坚持多久,但是现在她还没有放弃的理由,因为她从新看到了希望。

    她深邃的眼神里,像是要把所有的一切都融化,那种淡定的自信让周菲的气场看起来是那么的强大,她在心里默默的下着决心,既然林惊可以为了自己逃婚,那么自己在坏一点又有什么关系呢。

    做坏事也是需要勇气的,当然周菲也是这样的,虽然她已经不止一次的伤害过侬安了,但是她还是迟疑了一下,不是因为她害怕了,而是因为林惊,她知道万一林惊知道了这件事情和自己有关系,肯定会被气疯。

    权衡来权衡去,最终周菲下定了决心,就堵一次吧,不管结果会如何,就在做一次吧,就这么一次。

    原来耍心眼子也是会上瘾的,这也是一条不归路啊,真是太可怕了。

    周菲走进安全通道,因为这里是个讲电话的好地方,一般不会有人发现的,即使是发现了也谁也不认识谁,着有什么关系。

    她把声音压的很低,一字一句的说着:“有一个度化报道,你们收不收。”

    电话的对面是一个刚刚在报社实习的小姑娘,突然接到这么棘手的事情,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顿时慌了手脚。

    “小姐,你说什么,能够说具体一点吗。”

    “我说,你们要不要一篇独家报道,爆炸性新闻。”

    “要,我们报社当然要,但是你要保证这条消息真实有效。”

    “这是自然,我手里有底片。”

    “那,你看你什么时候有空来一趟报社把,我们可以一起商量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