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09章
    “着个不用了,我既不要什么费用,也不会出面,等会我会把这几张图片传真到你的办公室,接受一下。”

    小遍辑一听竟然有这么快好的事情,竟然有不要钱的客户,着样自己又多赚了一笔。

    “那真的是太感谢你了。”

    周菲完全可以把这么好的机会叫给叶晓去完成,毕竟叶晓是做这种事情干的老手,不管遇见什么课样的情况都会地税不漏的把这件事情报道出去,因为她的人脉非常的广。

    她甚至不知道押小哥哥叶青到底是什么样的身份,他喜欢了周云这么长的时间说消失就消失,他难道是有什么预谋吗。

    着戏可怕的问题在周菲的脑海里环绕着,自己只是想单纯的想让侬安离开林惊的身边,其他的任何事情她想都不敢想。

    就是这样的不安,周菲才不敢把这件事情告诉叶晓,她怕万一叶晓和叶青联合起来,对林惊不利,这就是自己的错了。

    空旷的安全通道里空无一人,说话都是有回声的,着不禁更让周菲紧张起来,但是比起这一点点的紧张,更多的还是喜悦。

    隔墙有耳是古老的一句话,但是却说的非常有道理,你觉得安全通道里没有人就不会被人发现没这就是太天真了。

    刚才周菲在讲电话的时候,小云刚刚在这里经过,引文周菲刚才的奇葩行为,小云对她的声音记忆犹新。

    她隐隐约约的听到有什么独家报道,什么报社,什么传真的,全部的内侬没有听清楚,她还纳闷的这个小姐难道是报社的,她不会是来暗访的吧,刚才的态度难道是在试探自己吗。

    小云的脑子已经乱成了一锅粥,她以为自己这一次会闯大祸,殊不知自己确实一切事情的见证人。

    周菲拿着刚刚做好的检查结果,径直的向医生的办公室走去,但是她和侬安太有缘分了,她再一次看见了侬安。

    可能是太冷了,侬安的脸色特别的苍白,没有一点生气,像是生了一场大病。

    不过周菲觉得特别的纳闷,为什么林惊这一次没有受在侬安的身边呢,往常不都是林惊在身边守护着她的吗,着一次怎么换了一个男人。

    这个问题周菲需要好好的理理思路,要不然自己根本就不知道这侬安葫芦里到底是卖的什么药,明明待在林惊的身边,还要和别的男人眉来眼去,难道真的不怕林惊知道吗。

    一个莫名其妙,一点根据的想法在周菲的脑海里阜新了出来,难道说侬安和林惊是假装结婚吗。

    当这个念头刚刚冒出来的时候,周菲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不管怎么样即使在好的演员,也不会演的这么逼真吧,这也没有理由啊。

    周菲对自己的这个想法觉得不可思议,也不太能够说服自己,她觉得不管是林惊还是侬安都没有必要这么大废周张。

    看着侬安被那个陌生的男人推进了康复区以后,周菲才离开,想要开展下一步计划还真是得知道侬安住在哪里。

    “小姐,你里面请,医生已经等候你多时了。”

    “好的。”

    医生拿着周菲的检查结果看了又看,还想上面写了什么重大的秘密一样。

    “小姐,你的身体很健康,完全没有什么大碍。”

    “怎么可能呢,真的没有事吗,我已经疼了很长一段时间了,就是不知道原因才来医院的,医生你在仔细看看。”

    医生茫然的看着周菲,觉得眼前的这个女人真是一个疯子,他还真没有见过什么听见自己没病之后这么大反应的人。

    “小姐,真的没任何的问题,如果很疼的话,可能是你吃坏了东西,拿几片药就可以了。”

    不行,医生,我需要住院,我需要住院。”

    “小姐,你不用住院,这完全是个不应该有的要求。”

    “不行,我就要住院,我给钱不行吗。”

    天哪,医生在心里默默的念着,他这次可是开了眼界了。这个世界上竟然会由于这么蛮不讲理,到处打野的女人,内心也是崩溃了。

    “小姐,我们这里不是酒店,你想住就住,想不住就不住,这里可是医院,不是随便开玩笑的地方。”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的身体就是不舒服,在家没有人照顾我,万一我再有设呢需要,就免的往医院跑了,直接住下多省心。”

    “好吧。”

    最终医生还是没有说服周菲,对于这么刁蛮的女人他选择避而不见,直接把周菲打发走了。

    小云带着周菲去办了住院手续,这种完全没有必要的事情让她见识到了世面,原来还是自己的视野太过于狭窄了,小云觉得自己对住菲的太度真是怎么也好不起来。

    周菲跟着小云忙前忙后,忙左忙右,上上下下不知道奥跑了多少趟终于把这个住院书手续办好了,她现在都不想投诉这家医院了,怎么会有这么繁琐的事情,他们难到不知道时间就是生命吗。

    没一个病人要是都这么跑来跑去估计早就不用再这里治疗了,还没有得看医生呢,就已经痊愈了。

    这样的想法不禁让周菲冷哼了一声,帅气的把小云甩到了身后,根本就不想在多看她一眼,真是太讨人烦了。

    这样自负的周菲还真是让人讨厌,她以为全世界的人都会喜欢自己一样,这么的不知道谦虚。

    小云也生气的走了,她决定要和自己的同事换班,她才不要伺候这么无力取闹的千金大小姐,还什么林氏集团总裁的初恋情人呢,真是讽刺,估计那个总裁也章的不怎么看样,说不定还是一个老头子呢。

    气呼呼的小云四周都是升腾的火焰,她已经忍耐到了极限。

    周菲径直的走进自己的房间,没有她想像的那么平凡,她总是以为医院都是白色调的,但是这家医院是和韩国的医院合资的,所以有一些习惯和制度还是韩国人参与的。

    长上的被单和被罩是暖暖的粉红色,简单,干净,让人看了就舒服。还有带着小碎花的睡衣静静的躺在床上。

    看这一片和谐的样子,最适合自己装受伤,扮可怜了,真是一个绝佳的场所,周菲高兴的推开门,觉得自己的妙计一定可以得到效果,她不禁有些激动。

    她微微的闭着双眼,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虽然生活中所有的不宁静都是自找的,但是对于周菲来说,她更喜欢想到妙计之后的喜悦。

    小云在门口看着这个来路不明的疯女人,觉得特别的奇怪,好好的医院真当这里是旅馆啊,真是奇怪,竟然这么享受。

    她气呼呼的会到了护士站,左思右想的缺德事情肯定有什么蹊跷,不管怎么样就这么放着不管嘛。

    就在小云觉得疑惑的时候,医生来到了小云的面前,脸色看起来有些严肃。

    “小云,这个新来的病人就是你负责了。”

    小云觉得特别的惊恐,她可不想揽这么档子的差事,还不得折磨死自己,可不能伺候这样的病号。

    “医生,你看能够换个人吗,我是和她合不来,你要是想医院平静如往日的话,就最好不要让我去照顾她,再说了,她好像也不用人照顾,根本就没有什么毛病。”

    “说什么呢,小云,着是我们的病人,不能是这个态度。”

    “可是她没有病啊。”

    “等晚上的时候,看看她的肚子还疼吗,如果疼的话,就去带她做个阑尾的检查,看看试试不是那里出了毛病。”

    “好吧。”

    听见小云的回答,面色严肃的医生脸上稍微缓和了一些,默默的点了点头。

    小云看着医生的背影,觉得自己的生活马上就要步入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真是替自己委屈,替自己难过,好好的护士当着,没想到竟然成了伺候别人的保姆,她很是不甘心,但是也没有任何的办法。

    周菲躺在床上呼呼的大睡,全然不知道因为她的存在,一个小护士今夜要无眠,她要仔细的在她的身边守着,以防她有什么意外。

    不知道过了多久,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医院里明晃晃的大灯照的周菲睁不开眼睛,她觉得有些烦躁,拼命的按着床头上个的呼叫器,看来她是真的把小护士当做自己的丫鬟了。

    晚上的医院很安静,病人和家属都在酣睡,只能听见呼吸平稳而有均匀的声音,小云爬在桌子上也有些困意,准备小眯一会儿,今天整好赶上自己上夜班,一下子还真有些适应不了。

    正当小云马上就要睡着的时候,猛然一阵的警铃声把她下了个半死,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发生过,迅速的跑到仪表盘前面,看看是哪个病房。

    周菲,难道是肚子在疼吗,小云的睡意瞬间全无,一瞬间的机灵让她觉得对周菲有些抱歉,毕竟她刚开始住进医院来的时候,还觉得她是神经病,看样子真的是有病。

    小云一秒钟也不敢耽误,为了弥补自己对周菲的无礼,她想在第一时间就赶到她的病房,可以减轻一下她的疼痛。

    可是这一次真的是小云想的太多了,周菲是那种不管什么事都麻烦别人的公主病,当然这一点也不完全怪她,冰晶这样的臭毛病是跟林惊在一起之后才养成的,有一般是林惊的责任。

    救是因为林惊太过于宠幸周菲,最后却让她迷失了自己,让她是为那一点点钱就放弃了那段美好的感情。

    小云气喘吁吁的站在病房的门口,她努力跳正着呼吸,害怕自己的着急给周菲带来什么不好的预感。

    做为医生,善良是他们的特点,即使有那些蛮不讲理的人肯定也是少数,就是因为他们太善良了,就是因为他们太好骗了,才会这么的让人随意指示。

    小云礼貌的敲了敲门,这里毕竟是尊贵的客户,需要礼貌的对待,但是敲了很长时间啊的门,就是没有人来开,她一瞬间急慌了神,该不会有什么紧急情况吧。

    小云用自己最大的力气推开那一扇不是很重的门,以至于发出了很大的声音把她自己都吓了一跳。

    周菲惊恐的坐了起来,她以为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准备马上穿衣服逃跑,动作娴熟的一般人都赶不上。

    小云真的是惊呆了,着根本就不是一个病人的模样,面色红润,毫无一点病痛的挣扎。

    “周小姐,你这是打算要去干什么。”

    “你没有听见刚才的声音吗,这么强烈的撞击声,赶紧逃跑啊,你们这个医院治安怎么这么的不好,是怎么回事儿,大半夜的出现这样的声音。”

    周菲说着,一边开始穿她那一双恨天高的高跟鞋一边茫然的看着小云,她觉得这个护士特别的奇怪,一进门就盯着自己看,难道是在羡慕自己的美貌吗。

    小云已经不想在说什么了,那些什么狗屁的善良已经全部被她抛在了脑后,她甚至觉得自己有些可笑,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去自责呢,连自己眼前的这个女人都不了解。

    “抱歉,周小姐,医院很安全,完全没有任何的危险,我是来看看你有什么状况,因为刚才你按了呼叫铃。”

    听了小云的话,周菲心里的大石头瞬间落了地,没有事情就好,安全就好。

    “你是说刚才的那个呼叫器啊,没有什么情况,我就是睡觉的时候没有关灯,想要让你帮忙关一下灯。”

    周菲的话音刚落,小云的脸色就像是孩子的脸一样说变就变了,在这家医院上了这么多年的班还没有见过这样的病人,自己在她的眼里还算是一个医生吗,自己这不就是一个下人丫鬟吗。

    “这样啊,你好好休息吧。”

    小云头也不回的就走了,她如果在多看一秒周菲,她真的害怕自己控制不住的会和她打起来。

    她发誓自己在和她一般见识自己就不是人,这明明就是无礼取闹,这么需要观众的大小姐,自己可伺候不起,还忘记了关灯她怎么不忘记呼吸,这肯定是故意的在刁难自己,知道自己不待见她。

    思绪在小云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那些一切的屈辱涌上心头,不就是有钱吗,不就是林总裁的初恋吗,至于在这里耍什么小姐脾气吗。

    小云气呼呼的把拿个金属的盘子用力的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声音。,她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而且侮辱自己竟然是个蛮不讲理的人。

    昏暗的灯光再一次让周菲觉得有些困意,迷迷糊糊的竟然睡着了,但是过了没多长时间她开始觉得有些难受面不知到是自己的老毛病又犯了,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越来越不受控制的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