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10章
    豆大的汗水在她的额头上慢慢留下来,那一刻她觉得世界都变的昏暗了,连病房里的灯都子摇晃着。

    周菲颤颤巍巍的准备去拿悬挂在床头的呼叫器,动作非常的缓慢,就像蜗牛一样,这明明是一件在简单不过的事情,但是在这一刻却异常的艰难。

    就在周菲马上就要晕过去的最后一秒钟,她成功的按到了那个救人的呼叫器。

    呼叫的声音在一次的在安静走廊上弥漫开来,是那么的焦急,它就像一个警告一样在慢慢的放大放大。

    当再一次听见这个警报的时候,小云觉得很是不屑,心里想着,这个女人是不是有神经病呀,为什么这么折磨人呢,这次不会又觉得口渴,让我去给她端茶倒水吧。

    小云不打算理会,一直在那里默默的做着,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警报不在响了,走廊在一次恢复了安静。

    可是小云却一直在坐立不安,感觉好像有什么样的事情要发生了,她觉得特别的心慌,这样的预感让她感觉非常的不好,无奈之下,还是要给周菲妥协,毕竟她现在是自己手里的病人,在自己这里可不能够出什么事情。

    心跳的越急促就越觉得难受,周菲渐渐的所成了一团,像个球一样一动也不动的在那里好好的呆着。

    在冥冥之中她觉得自己好像得罪了刚才的那个小护士,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地方,但是她就是觉得有些不安。

    万一刚才的小护士记仇不过来看自己怎么办,万一自己就这样难受到天亮怎么办,各种各样的问题向她袭来的时候,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林惊,她多么渴望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林惊可以守在自己的身边。

    林惊的声音,林惊的模样,林吉的气息还有林惊偶尔的笑侬,周菲把这一切的一切都在了心里,不是的都会拿出来复习一遍,就像是每天的一日三餐,已经成为了不能更改的习惯。

    朦朦胧胧的她熟练的按下了林惊的号码,没有一丁点的顾虑,就是这么的任性何猖狂,尽管现在的林惊已经是别人的丈夫,只要一天不跟林惊在一起,周菲就会觉得这是在自然不过的事情。

    可是周菲还没有等到电话的接通,她就已经晕过去了,手机的页面上停留在林惊这两个字上。

    电话的忙音响了很长时间,林惊也美誉要接的意思,最近这几天不知道是林吉太忙还是因为什么其他的原因,不管是侬安还是周菲都找不到他。

    当小云不紧不慢的来到周菲的病房门口的时候,周菲已经晕过去很长时间了,面色越来越没有了血色。

    门还是刚才小云走后的样子,没有一丝改变,折让她觉得心跳加速,没有了任何的犹豫,直接推门而入,看到的是晕倒在床上的周菲。

    “周小姐,周小姐,”小云的声音渐渐变的颤抖起来,她似乎有些害怕,她觉得是自己的原因周菲才会是这个样子的,她的手紧张的放在了周菲的鼻子上,好像要试探一下她的气息。

    周菲的气息很平稳,看起来没有什么大碍,即使是这样她还是很紧张,在脑海里的第一反应就是赶紧通知医生。

    当一群有经验的医生飞奔到周菲房间的时候,小云赶紧多到了门外,她那也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因为她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小云,给她的家属打电话,马上到医院来,看样子估计要手术。”

    只顾着自己紧张的小云好像没有听见医生的话,只顾在那里发呆,没有任何的表情。

    “小云,你听见没有,快去。”

    看见傻愣在角落里的小云,医生似乎有些生气,在这样关键的时候可不能够掉链子,这样会拖延时间。

    “是,是,我这就去。”

    周菲被医生带走做全身检查,周菲就去护士站通知周菲的家属。

    可是她突然想起来,眼前的这个女人哪有什么家属,来医院都是她自己来的,登记的时候也就她自己签的字,哪里还有什么家里的电话,这下可难住了小云,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焦急。

    “小云,医生说周菲是严重的阑尾炎,需要及时的手术,他让我来问你有没有联系上家属,手术签字是需要家属签字的。”

    小云看着急急忙忙跑来的小师妹,觉得一阵慌乱,这可怎么办,这都第自己的失误,光想着和她怄气了,根本就没有留家属的电话,着可怎么办。

    “没有联系上吗?”

    “我忘记登记家属的电话了。”

    “这可怎么办,你赶紧想一想别的办法。”

    “我还有什么办法,她已经昏迷了,身边也没有什么人,现在让我去找谁。”

    小云已经接近了崩溃的边缘,这是他足不想看见的场景,自己入职以来都是兢兢业业,团结同事,没有任何的事物,可是现在这个意外马上就要掩盖自己所有的功绩,估计今天的奖金肯定是没有自己的份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妙的办法,迅速的朝着周菲的病房跑去,她祈祷着手机没有设置密码才好,这样自己就可以找到她的家人。

    小云气喘吁吁的翻找着,在心里默念着,手机手机快快现身,手机手机快快现身,这对于小云来说是一个事情的转机,她可不能在有什么差错。

    一丝手机的亮光闪过她的双眼,她看见了希望,只要能够联系上她的家属,自己的事情就完成了,她笔记有些激动,就就是奇迹。

    小云拿过手机,高兴的差点叫出声来,真的没有设置密码,当然这样私自拿别人的手机是不道德的行为,但是在紧急的情况下一切都已生命为主。

    刚刚手机的页面停留在一个叫林惊的手机号码上,小云不禁有些奇怪,难道这个人就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吗,刚好也姓林,估计应该就是,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忐忑不安,自己平生可是第一次和这么位高权重的讲电话。

    产后刹那微微的手用力的按下了这个号码,不管了,目前为止煮沸的生命最要紧,在她生病昏迷的时候,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这个男人,说明他和周菲的关系很不一般,要找人肯定就是他。

    电话一直没有接通,一直处于忙音的状态,但是小云不能够放弃,为了自己也为了周菲,必须打通。

    一遍又一遍,小云不见短的拨打着,在小师妹赶来催自己第二次之前这个电话必须打通。

    “周菲?”

    电话终于打通了,小云喜极而泣,忐忑的心顿时安定了下来,因为紧张蜡黄的脸色也渐渐变得晴朗。

    “你好,我是人民医院的护士,周菲小姐因为急性阑尾炎已经住院了,现在需要做手术,希望你能够来签一下子。”

    电话的那头,尉迟恭听的都呆住了,难道林惊和周菲还真有什么事情吗,周菲急性阑尾炎要做手术,为什么会来找林惊签字呢,难道说他们有什么不告人的秘密。

    “好,我现在就过去。”

    尉迟恭根本就没有隐瞒的意思,毕竟是人命关天的事情,他不会乱来的。

    挂了电话,尉迟恭赶去泳池,准备吧把林惊叫上岸来,这么大的事情还是林惊自己做决定吧。

    “林惊,快上来,有重大的事情。”

    这么多天以来,林吉都猫在尉迟恭这里,现在哪里都不能让他轻松,只有尉迟恭这里还可以让他自由的呼吸一下,那些繁杂的事物还有那些整天给脸色看的女人们,还是靠边站,这还是林惊难得的清净。

    林惊有尉迟恭这样的狐朋狗友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即使在过一周不回家,他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妥。

    “什么事情,没看我在舒服的泡温泉吗。”

    “林惊,真有急事,周菲好像住院了,医生说需要做手术,你赶紧上来去看一看吧。”

    听到周菲住院这件事情的时候,本来悠哉戏水的林惊扑通一声从气垫沙发上掉到了水里。

    “你说什么,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啊,周菲这么有精力。”

    经过好几次的无理取闹,林惊度这个女人真的是没有了一点好感,但是自己还不的不好好照顾她,因为自己把她在这个世上最亲的人带走了,没有办法,即使周菲在胡闹,林惊都会照顾好她,让她丰衣足食,身体无恙。

    “你快上来吧,我无缘无故的骗你干什么。”

    林惊迅速的向岸边游去,心里有一些一样的感觉,说不上来,就觉得而有些难受,是因为周菲要住院的原因吗,这一点她不敢确定。

    尉迟恭看着朝着自己游过来的林惊,有些打鼓,刚才在接完电话的时候,分明还看见了几个庄园来的电话,看样子应该是侬安打的,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林惊要第一时间赶到医院,侬安那边应该就顾不过来了,还是不要说了吧。

    尉迟恭私自为林惊做了决定,他即不想看到侬安因为这件事情变得不高兴,也不想看见林惊被夹在周菲和侬安之间。

    “怎么回事,医生怎么说。”

    林吉着急的爬上岸来,连浴巾都没有顾的上披,看样子非常的焦急。

    尉迟恭认真的看着林惊,这个已婚的男人这么担心一个除了自己妻子之外其他的女人真的好吗,他仿佛看见了林惊奋不顾身离开婚礼现场时候的样子,自己都觉得不妥,估计侬安的内心更是不好受。

    “具体情况不知道怎么样,是个小护士,就说让你赶紧过去签字。”

    “这样啊,那我就先走了。”

    林惊转身就进了房间,准备换下泳衣,焦急的来都不看尉迟恭一眼。

    这样的心情下,尉迟恭是在是怕他出什么状况。

    “我陪你一起去,等等我。”

    尉迟恭和林惊匆忙赶去医院的时候,林惊可能是太过于着急了,竟然没有带手机,没有管家的林惊真的是一个丢三落四的人,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尉迟恭,你行不行啊,快点,长点心。”

    这句话尉迟恭已经不知道林惊嘟囔了多少遍了,他表示非常的烦躁并且伴随着坐立不安。

    尉迟恭美誉回答,万一那就话说的不对,在这样的紧要关头,他真的非常害怕林惊会过来打他。

    可是他的心里很是丰富,比起林惊这么的挂念周菲,尉迟恭更加的在意侬安感受,不知道为什么,在周菲和侬安这两个人之间,尉迟恭更偏向侬安,可能是因为风潇潇的缘故,他我就是不想让侬安因为这样的事情变得郁郁寡欢。

    “左转,左转,前面就到了。”

    在尉迟恭踩下刹车的那一秒钟,林惊迅速的冲下车,一刻也不能等,这不像是林惊的性格,但是在面对周菲的时候,他就像是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尉迟恭不紧不慢的下了车,看着林惊的背影,缓缓的摇了摇头,替侬安惋惜,也替林惊觉得不值,要知道周菲可是要携巨款离开林惊的人,这样的人还需要什么同情吗,她都可以冷血的在伤害别人,还有什么不敢的。

    自古以来就是旁观者请,当局者迷,尉迟恭也没有办法,无奈的摇了摇头。

    满天的星星在天上一闪一闪的特别的好看,可是就是这样一个美好的夜晚发生了这么一件棘手的事情,林惊不禁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经历过各种风浪的人,但是自面对感情的时候依然会小心翼翼,害怕伤害每一个人,其实该懂的道理他都明白,可是谁又能什么都做的那么细致和全面呢。

    林惊也是一样,他虽然是个事业有成的总裁,但是在感情上自己却是一个失败者,那些因为自己而受伤女人总会让他觉得手足无措。

    然而在这些女人中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侬安,每一次侬安都会因为自己受伤害,不管是身体还是心灵,想到这里林惊觉得自己真的是不是东西,但是他什么也做不了,因为他不仅前侬安的,同时也前周菲的,一个是自己的妻子,一个是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他美誉办法权衡。

    林惊在混乱的思绪中还能保持着最后一点理智真是非常的不侬易。

    “医生医生。”

    林惊走进门口的时候,焦急的神情吓坏了小护士,但是他潇洒的扇子还是迷倒了很多人,虽然那种惊艳的呼喊不太适合这样的场合,但是那些小美女们还是没有忍住,这可是世纪难遇见的帅哥。

    林惊在前面着急的快步走着,尉迟恭却在后面慢慢悠悠的行里面走着,他真的是压根就不想来,周菲那张讨人厌的脸,总是让尉迟恭没有什么好的心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