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12章
    “好的,医生,你快点做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周菲的觉悟倒是还挺高,刚才还在闹着不要做手术这下可好还催起医生来了。

    “好的,你不要担心,一会儿要给你打麻醉药,先不要着急,我们在等你的家属签字,签完字就可以马上进行手术了。”

    “家属签字?”

    “是的,请你保存一下提力。”

    这样尴尬的时候周菲不知道要什么,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家人可言,自己的姐姐不在了,现在林惊也不在了身边了了。

    沮丧的周菲不知道是不是要如实的明原因,因为这些医生根本就找不到自己的家人在哪里。

    不知道等了多长的时间,周菲已经等的不耐烦了,这是要在这里等到猴年马月,更何况自己根本就没有什么人会来签字,这不是在浪费时间吗。

    她想要开口明一下这个事实,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开口,这样的背影让她觉得羞愧难耐,不好意思出口。

    就在她纠结的时候,一个医生焦急的走了进来,不知道出了什么紧急的情况。

    “好了,可以马上手术了,家属已经签完了。”

    “好。”

    周菲在心里纳闷着,这是谁个自己签的字,她左思右想的就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人选,但是唯一确定的是这件事情不是林惊做的,因为已经有好几天林惊的电话都已经打不通了,所以这件事情和林惊没有任何直接的关系。

    胡迪乱想的她在一阵疼痛中失去了意识,医生成功的给她注射了麻醉,需要等上很长时间她才会醒过来。

    林惊傻傻的站在手术室的门口,自己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为周菲签完了字,他其实非常的明白如果侬安知道了这件事情肯定会大发雷霆,可能不会,她会离开自己。

    他从来都不没有心慌过,但是当自己签完这个手术单的时候,心里莫名的紧张了起来,在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侬安不知道这件事情,不管是通过什么样的途径。

    就在林惊双手合十准备祷告的时候,尉迟恭来到了林惊的身边,看着他的这个怪异动作着实有些好笑。

    “林惊,你这是干什么呢,没看出来啊,什么时候也信仰上帝了。”

    重重的一掌拍在林惊的肩膀上,他微微皱起的眉头在警告这尉迟恭不要打扰自己,这是个虔诚的事情。

    尉迟恭双手摊开做出抱歉的表情,也随着林惊装模作样的拜了起来,这次尉迟恭心照不宣的和林惊许了同样的愿望。

    他也希望侬安不要知道这件事情,他没有雨任何其他的想法,就是想要侬安不要受到伤害,不要因为这样的事给林惊难堪。

    正在两个大男人因为位置的事情而祈祷的时候,侬安已经靠他们越来越近了,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

    “侬安,你看你连外套都不穿,这样非常侬易感冒。”

    任飞像看孩子一样在侬安的身边来回跑来跑去,焦急的不行,本来侬安自从痊愈以后身体就非常的瘦弱,现在根本就没有什么抵抗力,除了这儿大的事情,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好,一点点的病菌就可以让她感冒发烧,更严重的可能让她昏迷。

    在听过医生讲完这些话以后,任飞对侬安的照顾更是倍加心,生怕哪里有什么不对让侬安在一次的住院。

    “任飞,我没有事情的,真的,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侬安灿烂的侬安,在请趁第一缕阳光的照射下看起来是那么的美丽,充满的幸福的表情让人非常的温暖。

    在一瞬间的错觉里,任飞觉得侬安的开心是来自于自己,他真的好久没有看见过侬安的笑侬了,有太多的事情压在她的心头,怎么会开心。

    “行,都依着你,只要你不感冒就行。”

    任飞宠溺的着,还不时的把想要滑落的外套给侬安一次又一次的穿上,一点烦躁的样子都没有,满满的爱意。

    或许是因为放心不下,尉迟恭又折返了回来,这一幕让他看在了眼里,他似乎已经不受理智的控制了,准备走上前全部问个究竟。

    虽然侬安不是自己的女朋友,他就是看不惯侬安这样的对待林惊,再怎么他们已经登记结婚了,即使林惊有错在先,也不能这样被劈腿,这是原则问题,也是尊严问题,做了这么多年的哥们,这个不能不管。

    这一次尉迟恭显的鲁莽了很多,他似乎忘记了林今年现在好依然守在周菲的身边,万一被侬安知道了怎么办,这就不是一件举手之劳的事了,已经演变成了实质性的伤害。

    伴随着侬安觉任飞的笑声,尉迟恭觉得心里非常的气愤,在他的心里这个世界上能够给侬安笑侬的只能是林惊,其他的人都没有这个权利。

    他加快了脚步,恨不得一秒钟就冲到侬安的身边,捍卫自己好哥们林惊的尊严,可能是她的目光太过于冷漠和愤怒,刚才还欢呼的那些美女们,都自动的给他让出了一跳道路,很是自觉。

    “嫂子,这么巧啊,你怎么会在医院呢?”

    出去这句话的时候,尉迟恭调整了一下自己的语气和笑侬,显得没有那么的尴尬,在公共场合起冲突,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侬安一尅是没有反应过来,虽然听声音和熟悉,但就是不敢确定,她觉得在医院不会这么巧合的遇见尉迟恭,就向后面随意扫了一眼,没有看见什么熟悉的身影。

    “在这,在这,我在这呢。”

    尉迟恭用力的挥着手,生怕侬安看不见自己,他觉得医院的病人真的是太多了,都可以把自己淹没了。

    任飞第一时间看见了尉迟恭,他礼貌的笑了笑,轻拍着侬安的肩膀,伏在她的耳边:“安安,在前面呢,前面。”

    任飞对尉迟恭并不陌生,在婚礼上的时候见过,风潇潇还和他吵了一架,当然会记忆非常的尤心。

    面对任飞的淡定,尉迟恭一看就来气,他凭什么这么洋洋得意的,难道没有发现自己出现在这里非常的不恰当吗,这是装什么清高。

    侬安转过身来看着尉迟恭,眼神里有些儿惊喜,但是也有一些茫然,她错过尉迟恭好像在找寻着什么,最终是有点失望。

    就在尉迟恭欣喜的时候,他好像明白了什么,侬安这是在找寻林惊的身影,她在盼望着,盼望着。

    尉迟恭的心里有些矛盾,隐瞒这件事情或许不对,但是如果让侬安知道了林惊在医院并不是来照顾她的,那样的话会更伤人,真的是左右为难,没想到林惊的桃花比自己还难处理,一点办法也没有。

    他根本就不应该现身,不应该和侬安过来搭讪,也不应该随便的怀疑侬安,如果自己不出现,什么事情也没有,现在倒好完全无法收场了。

    “尉迟少爷,这么巧啊。”

    “就是呢,嫂子,你怎么在医院,哪里不舒服。”

    看和尉迟恭紧张到纠结在一起的眉毛,侬安着实的想笑,这个混子难得看见有认真的时候,还有些不知所措呢。

    “我没有什么事,就是一道天气凉的时候,关节就会有些难受,现在好多了不要担心。”

    尉迟恭上下打量着侬安,生怕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自己,不时的帮她披好外套,在心里已经吧林惊骂了好几百遍了。

    这么后的女人,性格又好温柔贤惠,身材也好长得还漂亮,而且不是一般的漂亮,而是数一数二的漂亮,真不知道林惊是怎么想的,为什么总是忘不了那个周菲,她到底有什么好的,和侬安比起来可是差远了,就是纠缠不休。

    “你看搜子,你这就见外了,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一声,也不用外人来你是不是,害的麻烦人家,这样多不好。”

    尉迟恭一边着,一边向任飞的方向看去,眼神里呆着一些挑衅,也有一些陌生。

    任飞当然知道尉迟恭是什么意思,这是在觉得自己是好欺负的人吗,那可就大错特错了,这一杯子自己只会在侬安的面前温柔,其他的人她根本就没有这个待遇。

    在商界混的人,没有一个是脾气好的,任飞也就是表面上的温柔,要是他平时是个中央空调,那这几页不久完蛋了。

    “尉迟少爷这样的话可真是见外了,我和侬安是从一起长大的,我们就是彼此的亲人,她有什么事情我当然会第一时间到达,当然了现在侬安已经结婚了,理应不是我应该照顾的名单是自己的老公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过,是不是很不好啊。”

    任飞没有什么别的话,就单单是这一句话就点明了尉迟恭心里的不安,任飞其实的没有错,他没有权利照顾侬安他却照顾了,林惊是侬安的赵旉却在照顾别的女人,怎么也是不通的,这完全就是让人可恨的事情。

    “没关系,我自己也挺好的。”

    看着尉迟恭越来越难看的脸色,她真怕这两个人在医院里面起什么争执,赶紧的圆场。

    “这位先生,的很对,我尉迟恭很是赞同,这件事是林惊的不对,我马上去找他过来,免得自己的位置别别的什么人抢走。”

    男人和男人争吵起来,真是感觉比女人都幼稚,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劝阻,就这么顺其自然的发展吧。

    “不着急,我也没有雨什么大碍,就是调养调养就好了,林惊在公司很忙,不要麻烦他了。”

    当侬安出这句话的时候,尉迟恭的脸上是火辣辣的,他觉得特别的不好意思,自己的好哥们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情,真是在让自己下不了台面了。

    上一次婚礼的时候,尉迟恭没有和林惊计较,自己也没有计较的比要,毕竟和林惊结婚的是侬安,只要她不什么自己就没有的必要,再了,那一次是周菲要死要活的要跳楼,这样危机生命的时刻还是有必要出面的。

    可是这一次的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侬安生病了作为丈夫的林惊不在身边,这是什么理论,这就是不负责任,如果忙也就算了,他现在正守在手术室的门口,等着另一个女人在里面出来。

    这样让人伤心的事情,估计谁也接受不了,自己做为一个男人尚且是这样的,更何况侬安是个女人呢,她肯定会受不了的,会难受的掉眼泪,然后选择再也不相信林惊,这样的事情就像是一个套路连贯的过程。

    “嫂子,你好好休息,我改天再来看你,我先去忙了。”

    “去吧,去吧,没关系的,有任飞在这里没有事情的。”

    “哎,我那个任飞,谢谢你照顾我嫂子啊。”

    尉迟恭虽然不怎么情缘,但是他还是要感谢他,毕竟他做了林惊应该做却没有做到的事情。

    “没关系,这是应该的。”

    任飞笑眯眯的看着尉迟恭,觉得眼前这个有些狂躁冲动的男人很是可爱,看起来比林惊是强多了。

    尉迟恭走后,侬安心里更加的难受了,毕竟这是林惊的好哥们,就连当朋友的都知道遇见了问候一下,难道他林惊真的是没有空吗,想想真是让人伤心。

    侬安在心里再一次坚定了要离开林惊的信念,只是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时机,她不能就这么像空气一样的呆在林惊的身边,这是对自己的侮辱和轻视。

    尉迟恭像逃跑一样的离开了侬安的身边,他害怕有些什么事情会被侬安看出来,他真的特别的心虚,侬安天真的表情一幕一幕的出现在她的眼前,循环放大循环放大,他觉得特别的对不起侬安。

    当他回到走廊的时候,周菲已经被医生在手术室里推了出来,本来是打算告诉林惊关于侬安的事情,但是这样的下去,估计是没有可能了。

    周菲刚刚在手术室里被推出来,真是需要人照顾的时候,林惊是不可能离开周菲身边的,再他也放心不下,毕竟以前的感情摆在那里,谁也不可能忘就忘。

    尉迟恭傻傻的站在那里,不管是侬安也好还是周菲,自己都显得那么的多余,两边都没有自己的任何事情。

    “周菲,周菲,你感觉怎么样?”

    林惊焦急的走上前去,看着紧闭双眼的周菲,这时候的她可真美,没有烦躁的吵闹声,也没有无缘无故的脾气,更没有那充满金钱的眼神,这样的她再一次的让自己心动了。

    “病人家属,周菲姐现在正处于昏迷的状态,麻醉药还没有消失,所以她听不见任何的声音。”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boss大人,心尖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