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13章
    这一点是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的事情,其实林惊怎么会不知道呢,他就是太担心周菲了,生怕她有什么闪失,自己都不会原谅自己,他已经失去了周云,再也不能让周菲消失了,这一点他比谁都明白自己是怎么想的。闪舞网w

    “好好,大约多长时间可以醒来。”

    “估计要到下午了,要昏迷很长时间,等她醒来的时候先不要吃一些难以消化的事物,先吃一些流食,一面伤口恢复不好。”

    “好的,医生。”

    尉迟恭从来没有见过林惊这样低三下四的样子,他总是那么的高高在上,没有人敢挑战他的权威,没有任何一个人,现在竟然在医院里为了一个周菲,甘愿放低自己的姿态,什么都不在意的求着医生好像把自己的尊严都忘记了。

    他真的不想看到这样的场景,但是他却看到了,他似乎觉得眼前的林惊有些陌生,哟些不出来的感受。

    那个把爱情看的比什么都重要,发誓不会轻易结婚的男人,现在什么都已经不在乎了吗

    想到这里尉迟恭觉得时间会改变人们的一切看法,对爱情,对亲情,还有对友情,友情友情他在心里默念了很多遍,会不会有一天,林惊连自己都可以出卖,都不已不顾一切的忽略。

    尉迟恭不敢再往下想了,越想越觉的害怕,他强烈的摇了摇头,就这么顺其自然吧,在心里还是给林惊留了那么多的位置。

    护士推着移动的病床向尉迟恭走来,他赶紧的侧到边上,怕自己碍事,精灵的他看着病床上脸色苍白的周菲,也难怪林惊会心软,要是自己估计也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吧。

    “尉迟恭,你在那里傻站着干什么还不快过来。”

    林惊看着离自己有八百里远的尉迟恭心里就是一顿来气,这是在怪罪自己吗,离自己那么远。

    这样的心态可不是尉迟恭的风格,他怎么会嫌弃自己的好哥们呢,只不过在想事情而已,本来打算要告诉他关于侬安的事情,但是看样子很是没有希望,林惊毕竟没有分身的功能,这个时候了估计也没有用,只会徒增他的烦恼。

    看样子尉迟恭没有打算把侬安的事情告诉林惊,他想再等等,等周菲的醒了之后在告诉林惊,到那时候即使自己来代替林惊照顾周菲,他也愿意。

    可是眼下林惊是不会安心的把周菲交给自己的,即使是回到了侬安的身边也会挂念着躺在病床上的周菲,他不确定自己这样做是对的,但是他还是选择隐瞒看了下来。w

    “我刚才去了趟洗手间,怎么了,我看手术已经完成了。”

    林惊觉得纳闷,走廊的旁边就有洗手间,怎么跑那么远的地方,这是怎么回事,不会又看上什么美女护士了吧。

    想到这里林惊就觉得尉迟恭真是欠管教,早晚碰上一个能制服的了他的女人,他就不这么嘚瑟了,气死风潇潇和他就很合适。

    在这样的情形下,想这样的事情还真是不和事宜,觉得有些不好意思,尉迟恭不屑的样子看了就叫人忍不住想要骂他一顿。

    “没有看见你,以为你又去惹什么桃花去了。”

    “这怎么会,站在你身边我就没有什么魅力了。”

    “竟胡八道。”

    “那个什么。”

    尉迟恭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自己真的是忍不住想要和林惊侬安的事情,这样的感觉太难受了,自从周菲离开林惊之后,尉迟恭就完全不想搭理她了,别搭理了连看见都不想看见她。

    “什么,怎么话吞吞吐吐的一点都不是你的风格。”

    林惊上下打量着尉迟恭,感觉他哪里有些不对劲,但是也不出来是哪里,难道是眼神不对吗。

    “没什么,就是看不惯。”

    “看不惯什么,看不惯我,看不惯周菲,还是看不惯这一切。”

    林惊的声音有些变调,他完全没有想到在尉迟恭的眼里会这样的看待自己和周菲的关系,他以为他能够理解他,毕竟大家都是男人,男人之间的纳西诶事应该是心照不宣的。

    “没什么,这样的事情不好,自己感情自己知道。”

    浓浓的火药味久久不能散去,谁也不想退让。

    “尉迟恭,你回去吧,这里用不着你了。”

    尉迟恭知道林惊有些生自己的气,这是他还不知道真相,如果他知道了侬安现在也在这个医院里,事情就会急速的扭转,活许连他自己都会谴责自己,刚才的好心提醒,只是让他心里有个数。

    “林惊你还真生气,大度点行不行,等会儿你就有用着我的时候了。”

    林惊觉得尉迟恭的这句话的有些莫名其妙,甚至有些苍白,周菲还没有醒,这里几乎谁都用不着。

    “六号床的病人家属,过来到门诊去拿药。”

    正在两个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医生的一句话打破了这样的僵局,就这么的没有预兆,两相对而战的两个人看起来很是尴尬,都不好意思的看向了远方。闪舞网w

    “你去拿药吧,我在这里看着。”

    “恩。”

    林惊没有在继续追问下去,他了解尉迟恭,好像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自己,但是他早晚会告诉自己的。

    尉迟恭看着林惊急速而去的林惊,他似乎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先前去制止他。

    “林惊,你等一下。”

    已经跑去到很远地方的林惊猛然停住,回头看着尉迟恭。

    “怎么了”

    “我去拿药吧,你在这里看着周菲。”

    林惊越想越奇怪了,好像他有设呢事情的样子,但是还不肯明白的告诉自己。

    “不用来了,拿药很简单,一会就回来了,周菲一时半会的也醒不了。”

    林惊没有在逗留的意思,他想赶快的把药拿出来,做手术要快速的消炎,伤口才会长的快。

    独自留下的尉迟恭觉得非常的茫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他害怕林惊被侬安看到,但是他觉得也不太会发现,毕竟医院里有这么多的人。

    医院的构造很是复杂,像林惊这样平时生个病吃个药都是由管家来处理的人,怎么可能会轻车熟路的找到呢。

    他转过过了一个个科室就是没有发现刚才的那个护士,不知道消失去了什么地方,林吉觉得有些晕头转向。

    周菲住的是属于内科,现在你他已经绕道了外科,他看见远处走走来的一个护士,准备上去问一下。

    “你好,我想问一下,拿药的药方在哪里”

    “药方,在一楼,那个医院的药方不在一楼,这点常识都没有。”

    仔细一看这个护士已经是不了,看起来的有个四十出头了,只是身材很好没有看清楚她的样子,所以林惊的帅气外表看来是没有了什么效果,直接被的接不上任何的话。

    “好,谢谢。”

    林惊收气刚才笑盈盈的笑脸,立马变的向冰川一样的冷峻的神情,着实让刚才的护士有些害怕,这么自带气场的人她还是头一次见到。

    一层一层又一层,医院里的电梯真是人满为患,根本就挤不上去,当然了林惊也不想挤,平时连吃个饭都要包场的他怎么可能会跟这些劳苦大众一起去挤电梯呢,想想都觉得不现实。

    林惊选择了一个看起来很笨的办法,他准备在安全通道里走,那里不禁没有人而且还很宽敞,还不用等,他倒是想要看看是自己的步子快还是电梯的速度快。

    他的身影像一阵风一样在周围的人群中穿过,以最快的而速度找到了最佳的出口,还不时的看着自己的手表,害怕自己耽误的时间太长没有及时拿到药。

    就在林惊着急的穿梭在安全通道里的时候,一个高高的身影打开了一楼安全通道的门,很自然的依靠在墙上。

    修长的手指夹着烟,不时的吐露着眼圈,看起来很是惬意,忙活了一天还不侬易空闲下来的时间全部都奉献给了香烟。

    林惊的速度真的是太快了,当他已经走都二楼拐角的时候,停在八楼的电梯还没有丝毫的动静。

    急速的脚步声还有喘息声,似乎叨扰到了斜靠在墙上的身影,瞬间站直了身体,惊恐的仔细看着马上就要接近自己的黑影。

    在一阵定眼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后,渐渐适应黑暗的眼睛逐渐看清了想自己跑过来的身影。

    刚才靠在墙上吸烟的就是任飞,他看的有点模糊,不知道在拐角处的身影是谁,但是慢慢的走进来,仔细一看竟然是林惊。

    任飞赶紧的躲避了一下,怕林惊认出自己,毕竟是情敌见面的话估计也没有什么好的后果,在医院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记在任飞想要离开安全通道的时候,林惊已经走到了出口处,既然已经走不了了,那就这样面对吧。

    看来是任飞多想了,林惊着急的压根就没有看见自己,真是自作多情了一把,任飞无奈的摇摇头。

    林惊秒速飞奔出来安全通道,等他跑远了任飞才反应过来,这是林惊,没错是林惊,他来医院做什么,难道是来看侬安的。

    想到侬安,任飞赶紧的把烟掐灭走出了楼梯间,准备回去病房,生怕侬安的情绪会不对劲。

    可是似乎已经晚了,当任飞来开门准备走出去的时候,侬安已经在一楼的大厅里了额,他不知道侬安是出来干什么的,但是他唯一清楚的是她已经看见了林惊,了因为她楞在了原地。

    在半时以前,任飞刚走出病房,侬安也感觉有些闲的发慌,准备出门去看看,院子里既然冷,那就去大厅看看来来往往的人也好。

    已经住了好几天的侬安好像已经失去了耐心,早就想要搬回家去住,但是任飞一直在坚持,想要等缓解一下在回家,她也不明白任飞怎么想的,连自己都已经放弃了这双腿,他还在坚持干什么。

    盖上毯子,套上外套,就出门了,医院里都是有暖气的,觉得还没有那么的冷,虽然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但是总憋在屋里强吧。

    人来人往的医院大厅有很多的人,什么样的都有,他们的表情都各有不同,侬安觉得这样做个普通人的生活也非常的好。

    花着有限的钱,拥有一件昂贵的礼物就会由衷的笑出来,这样的感受是侬安从来都美誉体会到的,她也已经忘记了和家人一起郊游是什么样的感受了。

    她微笑着看着每一个人,在这间充满了消毒水的空间里,长久以来孤独的侬安好像找到了那么一点点的幸福的味道。

    就在她准备回房间的时候,转身的一瞬间眼神被突如其来的身影所吸引。

    扑面而来的冷峻气息,还有那个手上的结婚钻戒,侬安大脑的第一反应就是林惊,她有些欣喜若狂,原来是自己误会林惊了,原来他是挂念自己的,一直都是挂念的。

    正当侬安笑脸相迎的准备迎上林惊的时候,她不确定林惊是不是有没有看到自己,他在众人的身边越过自己,径直的走到拿药的窗口。

    侬安还谁很纳闷,医生没有让自己拿药啊,难道是他给林惊了,想想也不对,看样子林惊是刚来,应该还没有见过医生,这是怎么回事,越来越想不清出的侬安知道听见林惊的话语,她完全明白了。

    “医生,内科6号床的周菲拿一下药。”

    “好的,稍等一下。”

    侬安愣住了,原本的笑侬就定格子那里,周菲为什么哪里都有周菲,难道林惊不是来看自己的吗。

    “你再这张纸上签个字。”

    “好的。”

    林惊在窗口办着所有的手续,侬安就站在离他不远的地方,心里在流泪,难怪怎么打电话也打不通,难过他一直以来这么的冷落自己,原来他都已经做好了选择,那为什么还要和自己纠缠下去,未免也太没有意思了。

    侬安每一偶准备向前的意思,也没有打算和他话的冲动,她就是在那里静静的看着,这个自己曾经欣赏的林惊怎么会变成了这么一个感情骗子。

    她不能接受这个现实,忽然又想起了尉迟恭,刚才尉迟恭的出现应该急是因为林惊在这里陪着周菲,他显然是跟自己撒了谎,还什么去公司找林惊,这都是骗人的鬼话,本来还以为自己误解了他,看来是自己太单纯了。

    失望的资历充满了失望,这个曾经可以让自己仰视的男人竟然变成了这个样子,她完全接受不了,但是她也不想多看他一眼,她想要逃走,她不想让林惊看走自己,他拼命的摇着自己的轮椅。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boss大人,心尖宠》,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