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14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人来人往的大厅,任飞就站在黑暗的楼梯间看着这个想要逃走的女人,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侬安从小就是这样,只要是自己不能解决的事情,她就想要逃跑,自己不知道怎么解决的事情也会逃跑,真是这么多年都没有改变。

    “侬安,你怎么了?”

    任飞好像有些故意,她越是想要离开林惊,不知不觉的消失,任飞就越想让林惊知道,出于私心也或许是不想让侬安在这么懦弱。

    侬安猛地一抬头对上了任飞的眼神,她像小鹿一样的慌张,不知所措,她在心里拼命的祈祷着,千万不要听见,千万不要听见。

    可是这样的祈祷似乎失效了,林惊已经听到了,不禁听到了还看见了背对着自己的侬安,他觉得有些奇怪,侬安怎么回来医院的。

    任飞转租没有看见林惊的样子,走路到而来侬安的身边,不是的给她披好刚刚滑落的外套,看起来动作非常的亲昵。

    “安安,你怎么出来而来,不在病房里呆着,这里有来来回回的这么多人有很多的细菌,咱们还是进去吧。”

    就在任飞说这些的时候,林惊慢慢的靠近侬安和他,特别的慢,感觉像是猫一样没有声音,他在观察,这是男人的本能,总是觉得只要靠近自己妻子的人都是她的情人,有时候和女人的心态是一样的。

    “我觉得里面太闷了就出来了。”

    侬安好像已经感觉到了林惊的眼神在制止的看着自己,但是她没有要躲避的意思,毕竟自己是清白的,不和他一样总是和周菲牵扯不清楚,到现在了还陪她一起来医院,是傻子都可以看出他俩是什么关系。

    “冬天就是不好呢,没有什么可以通风的地方,到处都是冷飕飕的。”

    任飞一边说着一边装作很冷的样子,浑身颤抖,惹的侬安哈哈大笑起来。

    “二位,聊的很是开心啊。”

    林惊不冷不热的语气悠悠的传进来,夹杂着些许的埋怨,听起来特别的不让人舒服。

    “你好,林惊,我是任飞,咱俩见过。”

    任飞礼貌的伸出手,想要和林惊握手,但是看样子林惊并没有那个心情和他握手,他的脸色看起来特别的不好,以至于任何隐藏都没有。

    “不用这么见外了,咱两见过了。”

    医院里的消毒水的味道,渐渐的被这两个人的火药味弥散开来,眼睛中闪耀着活火花,看样子真是无法阻止。

    “真是荣幸,林总还记得。”

    侬安坐在这两个人的中间,特别的尴尬,来来去去的行人不是驻足观看,估计是期待着一场好戏,这可难为坏了侬安。

    “你们两个有什么好吵的,这里是公共场合,注意一下影响,都是有身份的人,至于这样吗。”

    这是林惊认识侬安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见她发脾气,不是为了别人而是眼前的这个男人,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男人。

    林惊越想越是生气,手已经握紧了拳头,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挥舞出去。

    “林惊你先说,你怎么会在这里。”

    侬安转过身来看着林惊,她专做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她倒是想看看林惊到底撒不撒谎。

    林惊看着眼前的侬安,眼神里的质问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感觉像是在怀疑自己,但是林惊知道侬安并不清楚自己在干什么,如果知道的话估计早就已经找上门来而来,也不会在这里偶遇他了。

    “那个我是来看.....”林惊好像不知道要说什么了,他不想开口骗侬安,也不想因为周菲的缘故周菲再次的误会自己,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眼下也只能说实话了。

    “我是来看周菲的。”

    侬安心里虽然难受,但是她也很庆幸,起码林惊没有骗自己,如实的说了这下话。

    “我刚才看见尉迟恭了,他说你在公司,你们两个还真是配合的默契。”

    忽然空气里还弥散了一些醋意,那是侬安的气息,她在心里已经鞭策了自己无数遍不要把这样的事情放在心上,但是就是人不知,就是在意。她的眼神充满了一些难过,这样的眼神,林惊似曾相识。

    “尉迟恭一直跟我在一起,我也是接到医院的电话才过来的。”

    林惊努力的解释着,除了这样的方式,已经没有了其他更好的方式可以让侬安相信自己了。

    任飞站在侬安的身后看着眼前的这对情侣,心里有一些说不出来的滋味,他有一中想要带走侬安的冲动,但是这必须等到侬安和林惊把实情说清楚。

    “是吗,那我的电话你怎么不接,你就不关心一下自己的妻子的安危吗。”

    说完这局话的时候,眼泪夺眶而出,侬安觉得林惊太自私了,每一次都是只顾自己的干手机,那些和自己结婚时候的誓言全都跑偏了,他现在眼里好像只有周菲,不再有任何人。

    “侬安,你不要哭好不好,你听我还好的解释,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要是不相信我,你可以问一下尉迟恭,这几天他一直和我在一起。”

    林惊的情绪有些失控,但是当他一时道德时候,很快就收了回来,他毕竟不像在医院里出丑,说哦不定哪里急暗藏着记者,虽然自己的消息和那些明星比起来不算什么,但是自己却很在意。

    “尉迟恭,你觉得可信吗,他刚才还在跟我撒谎。”

    当林惊听见侬安不依不饶的追问下去的时候,他的心里有些烦躁,他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但是这样的口气是不是有些太过了,自己没有做就是没有做,自己明白就行了。

    “侬安,我在说自后一边,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更何况...”林惊语言又止,他怕这句话说出来会刺激到侬安。

    “你继续说,更何况什么,我想听你说完。”

    侬安虽然心里非常的难过,但是比起这个她更像借这次机会了解一下林惊内心真实的看法,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自己的感情,她特别的想要知道。

    林惊似乎有些忍无可忍,身边的人围的越来越多,他的脸色越来越不好,他不是怪侬安这样咄咄逼人的问自己这些问题,她只是觉得这样的场合不对,守着这么多的人讨论家室就和在大街上吵架有什么可区别。

    任飞看出了林惊的不耐烦,心里有些窃喜,原来这么威风八面的而林氏集团的总裁也有觉得不好意思的时候。

    “侬安,不要在这里说了,我们找个地方坐下来说吧。”

    任飞觉得这样下去也是不妥,就和侬安提议,希望她能够考虑一下林惊的感受,虽然他不喜欢林惊,但是在这样的事情上,他还是觉得感情的事不必要这么宣扬。

    “在这里说不行吗,你是觉得在这里说这些事情会被别人拆穿吗,还是你本来就很心虚。”

    今天的侬安不同于往日,总是有一股咄咄逼人的劲,或许每个人都有两面性吧,只不过正好偏激是侬安的另一面。

    林惊平静了很多,没有了刚才的慌乱,内心也似乎已经有了什么办法,只见他悄悄的府在侬安的耳边,声音很小。

    “侬安,你不要忘了我们只是婚约关系。”

    这句伤人的话最终还是说出了口,本来不想这样但是看样子已经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任飞看着其怪的两个人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林惊说了什么,侬安没有字质问下去,而是默默的留下了泪水。

    躺在酒店房间的安然昏昏沉沉的醒了过来,看着房间空无一人,下提也没有任何的不适,不禁松了一口气。

    倒是身上的药性还在,身上软绵绵的,没有一丁点的力气,不知不觉间,体内越来越燥热,因为长时间的累积,身体到底还是爆发了起来。

    她渐渐的意识涣散,只觉得想要什么东西,身子也在不停的扭动着,想要寻找一个更为舒适的姿势。

    只见一片黑暗之中,门轻轻的被推开,走廊中的光一下子透了过来,一个男子走了进来,只见床上有一个女子,他下意识的警惕了起来。

    刚才走过来的时候,他明显的看到两个房间的门牌号一样,不禁有些意外,只见一个高一个低,便一下子明了,看着四处并没有人,便走了进去。

    房间里面哪里还有什么人,房间里的灯都亮着,卧房中的地上躺着一把门钥匙,上面的用金丝勾勒出门牌号码,他心生疑惑,最后还是捡了起来,想要一探究竟。

    本来自己过来就是为了美人,现在她没有在这里,想到她可能是去了隔壁,心中自然恼怒,他还没有吃到嘴的肥肉,又怎么会愿意让其他人和自己分享。

    想到这里,他便按捺不住自己的心情,二话不说的拿起钥匙,便打开了对面的人。

    这个人肯定是一个贪色之人,不然也不会派一个美女来诱惑他,突然男人看到大床上也是一个尤物,在扭过着自己的身体,极尽的风烧。

    单单借着走廊照进来的灯光,怎么可能满足他的玉望,他不禁把门重重的关上,房间里面的灯也用发卡划开。

    这个女人倒是比自己要见的那个女人要美上许多,而且身材也是极尽的完美,让他一瞬间看直了眼。

    把房间的事情抛之脑后,只见安然依旧是不舒服,更加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只听上衣撕拉一声被撕裂,她瞬间像是找到了方法一般,拼命的撕扯着自己身上的衣物。

    “美人,我来了,我这就让你快乐。”只见面前的女子脸色一片绯色,他心下了然,想来下药的女人应该更加美味,他用贪婪的目光四下扫着,手也不安分的袭了上去。

    “啊!”只听到她发出一声痛苦而又快乐的尖叫,汗水和泪水夹杂在一起,顺着她的脸颊滑落,这个夜,注定要惊起一些波浪。

    当清晨的阳光照进来的时候,安然睁开眼睛,目光涣散,药性褪去之后还被人狠狠的贯穿,那种痛苦的滋味想必她这一生也难以忘记,看着紧紧搂着自己的男子,她恨不得现在就杀了他。

    “怎么,醒了宝贝,”那男子看到她醒了之后,下意识的睁开眼睛,看着她在她的唇瓣落下一吻。

    想到昨天的事情,依旧意犹未尽,想要接着昨天的继续做。

    “你放开我!”安然放声尖叫:“我告诉,你敢在碰我一下,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要说安然也是心狠之人,看着眼前的男人,想也没有想的便把桌子上的夜灯扯了下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只见他连滚带爬的到了地毯之上。

    那雪白的床单上的一点朱红倒是刺痛了她的眼,本来想要说什么的男人却也是止了声音,他原本并没有多想,没想到今天居然遇到了……

    想到这里,表情渐渐的严肃而来起来,他贪恋女色是没有什么,但是他也有他的底线。

    “我……”他蠕动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在触及她那冰冷夹杂着恨意的目光,倒是止了声。

    看着地上散落一地衣服,倒都不是便宜廉价的地摊货,他的心中一惊,莫不是这是谁给自己设下的圈套。

    想到这些天一来二去发生的事情,他的脸色不由得变了变。

    “你给我滚!”看着地上的男人,色相并不差,脑海中浮现出昨夜的事情,她的心就如被撕裂一般,看着他也没有好的脸色。

    她守了这么多年的清白,连李子辰都没有给,就在这不明不白的一夜之间便被摧毁。

    “好,我这就滚,如果你有什么事情,就打上面的电话给我,我青峰也不是什么敢做不敢当的人。”看到她的情绪波动,他的眼神闪了闪,最终还是放下了自己的名片落荒而逃。

    安然看着他的神色依旧冰冷,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门被带上,她才收回目光,看着地上的名片,心中却是无尽的酸涩。

    “啊!!!”她抑制不住的抓着头发失声尖叫,因为这个房间的隔音效果异常的好,并没有人察觉到这间房间里面的异样。

    她失控般的把房间中的东西砸了个干净,看着那染上落红的床单,内心的最后一道防线也崩溃。

    她现在该怎么办,自己是完璧之身的时候,李子辰都不喜欢自己,若是他知道自己以经不是完璧之身的时候,会不会不会在看自己一眼,会不会嫌弃自己。

    “不,我不要,”她趴在地上,抓着被摔在地上的大型沙发枕,把头深深的埋进了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