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1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这么多年来,她深深的爱着李子辰,但是还是没有控制住自己还是利用了他,这都是自己的错。

    可是就是因为他是李子辰,她还是忍不住一次又一次的利用他,就是因为想要慢慢的接近他,现在却因为这一夜,一切都毁了。

    不,她不甘心,还没有开始,又怎么可能结束,她慌乱的走到梳妆台前,看着自己的身子一道一道红色的痕迹,她下意识的闭上眼睛,一滴泪滑落在脸颊,无声无息的掉在地上。

    她对外说的是今天回国,也正因为这样,她才让经纪人和助理等到今天回国,然后自己再去和他们汇合。

    因为林吉会去接机,看了看现在的时间,心中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好在之前定的机票到这里也是将近中午,一切都还来得及。

    她淡定自若的恢复了原样,之前家中出了那么大的事情,到了现在,她不是还挺过来了,这点事情,她倒是还能撑得过去。

    若是以后不能和李子辰在一起的话,她想,这辈子大概也就到头了。

    给助理打了个电话,让她给自己把需要的东西带过来,又重新开了一间房间,一遍又一遍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

    “喂,”刚从洗浴间出来,就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她把房门给她打开。

    又重新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把一切都收拾妥当之后,这才从浴室走了出来。

    因为她信不过别人,所以昨晚的事情她并没有对自己的助理提起,在去机场的路上小眯了一会,这才有了些精神。

    她本就是淡定自若的人,即便是在怎么样的险境之下,她依旧不会低下她那高傲的头,看着机场下面大片的粉丝,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她这么多年来的努力,到底还是让她成为了炙手可热的一线明星,又有林吉的照顾,混的是如鱼得水。

    “安然,你昨天晚上出什么事了,我怎么联系不上你,倒是把我急死了,好在你今天及时出现了,不然我对林总还真是没法交代。”

    一旁的经纪人开口说道,而她自然是林吉介绍过来的,让其他人在安然的身边,想必林吉也不放心。

    “没什么事情,就是出去走走,我这不是也回来了。”安然听到她说的,故作镇定的说道,想到昨天晚上的事情。

    她临走的时候把那张名片捡了起来,只是想要找他算账,心底的那股恨意却是因为现在的情况紧急而不得不被压了下去。

    “恩,那就好,可把我担心坏了,”经纪人开口说道,要说安然在娱乐圈的地位,那可是想当当的名字,而且还有林总和李总照应着,她不得不维护好眼前的人。

    毕竟跟着她可是前途光明,不过说来这个安然倒是也有几分能耐,愣是不借助任何的资源,硬生生的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

    后来渐渐的有了名气,这才被扒出来她之前的经历和事情,这一来,粉丝便是蹭蹭的往上涨。

    当然,这其中的道理只有她一个人懂,她只是想要与李子辰并肩,配得上他,她一心只想要努力向上,成为了天后和李子辰告白,向他表明这些难以启齿的话,但是今天看来在他们之间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人满为患的医院里,所以人的目光好像都聚集在了大厅的中央,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本以为是来拍电视剧的演员,对白说的绘声绘色,如此流利,但是他们同样也在纳闷一个问题,这摄像机是放在哪个位置的。

    当人越集中越多的时候,林惊仿佛有密集恐惧症一样,难受的眼神有些迷离,他不知道侬安为什么老是就这自己的问题不放,虽然认识不久,但是已经结婚了,她就不能够试着了解自己吗。

    林惊紧张的疏松着自己的领带,感觉就像被套牢一样的无法呼吸,此刻的特别才想要逃离,他不习惯站在多有人的目光中,他也不习惯和侬安当街吵闹,这样不仅有损他的颜面,而且还会让他难过。

    任飞站在林惊的对面,把这些烦躁的小动作真真切切的看在了眼里,他怕这样下去对方都没有办法收场,本来以为林惊会主动跟侬安低头认错的,但是现在看来还真是自己想多了。

    这样尴尬的场景任飞本来是想要回避的,毕竟每个男人都不喜欢守着外人在自己的女人面前示弱,这是他们所谓的尊严,谁也不可以撼动,林惊自然也是这样。

    如果对方是别人也就算了,竟然是自己的情敌,他怎么可以低头呢,这样太有失自己的身份了。

    林惊在心里祈求着上帝,不要在闹下去了,也不要在质问下去了,这么突然发生的事情自己是说不清楚的,即使说了估计侬安也不会相信的。

    “安安,我们就先走吧,这里人太多了,不是说话的地方。”

    林惊改变了刚才强硬的态度,第一次在侬安的面前示弱,他不知道该怎么样才可以完美的解决这个事情,手足无措的眼神游离。

    “你是觉得不自在了,还是觉得自己不好意思了?”

    刻薄的话语在侬安美丽的嘴唇里说出来,她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好意思,愤怒已经点燃了她所有的细胞,理智已经不复存在了。

    当侬安的话音刚刚落下,林惊就惊讶的看着她,他真的不敢相信这还是自己认识的侬安吗,那个温婉大气的侬安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眼神里充满了疑问。

    此时在侬安的内心里有一百个委屈,不知道怎么说,作为一个敏感的女人,手过重创的女人,这点的埋怨还算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吗,难道他林惊就从来就没有觉得委屈的时候吗。

    “好,侬安,我觉得我们两个之间没有什么可说了。”

    林惊不自觉的想要去摸索身上的烟,现在的他非常的紧张,还有一些无奈,摸索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找到,他的忍耐马上就要到了极限,还没有人敢这样和自己说话。

    侬安看着这个蛮不讲理的林惊,她不知道在林惊的世界里有着什么课样的规则,但是着好像已经不重要了,侬安累了,不想在和他纠缠下去,她默默的转身,摇着轮椅向病房的方向走去。

    这落寞的身影让任飞觉得非常的心痛,侬安是自己最爱的女人,他是不能看到她有一点委屈的表情,更何况让她受伤的不是别人而是林惊,是侬安的老公,怎么可以这样对待自己的妻子呢。

    “侬安。”

    林惊想要追过去,虽然心里很是生气,但是他还是非常的担心侬安,他想要问问她怎么会来医院,为什么穿着病号服,到底哪里不想舒服。

    当所有的理智都回来的时候,林惊似乎觉得自己刚才的态度有些强硬,是因为周菲的原因,还是因为自己的心虚,这两个想法在他的心里来回的撞击着,自己也不了解了自己。

    林惊想要迈出步子去追赶侬安的时候,被任飞拦住了,这个动作很突然,以至于他没有反应过来踉跄了一下,刚刚平静的心在次被愤怒点燃。

    “你干什么,故意的是不是?”

    林惊显然是有些愤怒,面对侬安的埋怨他无话可说,但是这个任飞又是什么人,凭什么来制止自己的一切,他算什么。

    这句话在林惊的心里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表情瞬间变得刻薄起来,林惊自己都觉得现在的自己根本就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的内心变得异常的脆弱,哪怕只是轻轻的一根羽毛的重量都能够把他压垮。

    “我们谈谈。”

    林惊在这之前就见过任飞一面,他不知道任飞是什么样的性格脾气,但是他看见笑嘻嘻的任飞变得异常的严肃,仿佛预示着什么重要事情的发生。

    “我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生意合作还是侬安,不管是哪个方面,你都不配跟我谈,第一你也就是半个上流社会的人物,第二侬安现在是我的妻子,我不想和任何的外人谈论我的妻子。”

    林惊的脾气就像是炸弹一样,威力很是强大,方圆几里都可以听见他的声音,所有的人再一次把目光聚焦在这两个男人的身上,说什么故事的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五花八门。

    “我和你之间没有什么好谈的,但是我要告诉你一件事,好好对待侬安,她的双腿几乎每天都在疼,你难道不知道吗,你竟然还有时间去看什么周菲,你觉得这么做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吗?”

    任飞不知道林惊和侬安之间有什么深不可测的故事,他也不想知道,他唯一挂念的就是侬安的幸福,只要侬安是幸福的,他无话可说,可是现在的侬安不幸福,她现在甚至不能像一个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当任飞说出这些话的时候,林惊心里非常的震惊,他不知道侬安每天都在忍受着这难受的疼痛,他在自责,也有一些心痛,但是他不能就这么表现出来,尤其是守着任飞。

    “这件事情轮不到你操心,你只要记住侬安是我林惊的妻子这件事情就够了,其他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林惊此刻的蛮不讲理就让任飞觉得真是有点幼稚,不管他是不是林氏集团的总裁,不管他的身世有多厉害,但是在感情方面他就是个情场新手,他只是一味的伤害,根本就不明白女人是要用心来疼爱的。

    “最好不要让我。操心,你要知道我不是在管你的事情,而是在管侬安的事情,是你不负责任在先,不要以为自己有多么的高尚,我为什么说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任飞有意无意的暗示,让林惊的心里猛然的振动了,他直视着对面的任飞,难道说任飞知道所有事情的始末吗,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回事谁告诉他的呢,想到这里林惊不禁一阵的迷茫,傻傻的楞在了原地。

    人来人往的人群好像没有那么的关注这两个人了,本来面对面的两个人渐渐的消失在了人群里,林惊就这样呆呆的站在原地没有要离开的意思。

    他不知道站在分叉路口的自己应该向哪个方向走去,他既不想伤害侬安,又不想周菲因为自己而有什么意外,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那么两全的事情,他纠结的心没有一刻不在汹涌。

    侬安像逃跑一样来到病房的时候,她的心像被无数条线缠绕着一样,难受的喘不过气来,她不住的扶着自己的胸口。

    她在内心挣扎着,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侬安觉得自己太过于在意林惊了,他所有的一切都在自己的脑海里不断的出现,她拼命的想要制止,但是那些所有的回忆就像洪水猛兽一样突袭而来。

    在侬安的心里一直以来林惊都是更加的偏向自己的,但是这一次为什么要这样的对自己,为什么。

    眼泪不住的流下来,那些反复无常的情绪让侬安觉得自己再也没有必要在待在林惊的身边了,那些所有的回忆就这样成了痛苦,美好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不住颤抖的肩膀是那么的无力和委屈,任飞站在病房的门口看着眼前所有的一切,心里痛苦的难以忍受,只要是侬安的事情,任飞觉得不自己的一切都重要。

    “先生,你不进去吗?”

    前来给侬安输液的小护士被任飞挡在了门外,礼貌的问候着。

    “实在抱歉。”

    任飞的身体向旁边挪动了一下,本来他不想让侬安注意到自己,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反而是她最敏感的时候,会牵扯到她的自尊心,但是刚才的小护士这么一询问完全把自己给暴露了。

    侬安没有回头看,就是自顾自的在擦拭着眼前的泪水,没有任何预兆的有些心慌,但是在任飞面前她不能流眼泪,这样没有设呢好处,只是徒增任飞的烦恼而已。

    “侬安小姐是吧,我来给你输液吧。”

    小护士没有发现这个空间里有什么不对的气氛,依然自顾自的摆弄着手里的输液器,还不是的哼几句歌。

    侬安看着眼前的这个无忧无虑的小护士,不禁为自己的遭遇感到悲哀,想想以前的自己也曾经和她一样充满了欢乐,充满了对未来的向往,但是现在的她却满是伤痕,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

    “护士小姐,我今天就要出院了,就不要输液了吧?”

    侬安低着头,眼圈红红的她不敢抬起头来只是这护士,她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也不喜欢陌生人过于的关心,她就想好好的过自己的生活,但是就是这样一点点的愿望就是那么的难以实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