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16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今天要出院,上面没有告诉我,这个要不然你输完这一天的,反正药我已经拿过来了。”

    “不用了,今天的药就退了吧。”

    任飞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房间,眼前的场景让他觉得有些不自在,他也知道侬安在看见自己的时候也会不自在,但是他还是要出来替她解围,因为在以前发生任何事情的时候他都不在侬安的身边,但是这一次他要呆在她的身边,不在离开。

    “可是,先生钱都已经算进去了。”

    “没关系,还是该怎么算就怎么算。”

    “那好吧,侬安小姐回去还是要注意休息,多注意自己的双腿的保暖,这是急不得的事情。”

    护士无意间似乎看见了眼睛红肿的侬安,但是她也不好说什么,具体原因也不清楚,只能这样不明不白的安慰着。

    “好的,谢谢护士小姐,我会都记住的。”

    “恩,那我现在给你去办出院手续。”

    “好的,真是麻烦你了。”

    护士刚转身离开病房,任飞就慢慢的走了进来,侬安完全没有任何的准备,就手足无措的想要掩盖自己已经失控的情绪,但是她好像不是一个完美的演员。

    任飞看见眼前混乱的侬安没有说任何的话,就是悄悄的走到她的身边,慢慢的靠近她,把她揽入自己的怀中,瘦弱的肩膀就像一颗没有任何定力的小草,不自觉的向任飞的怀抱靠近。

    “安安,你不要担心,没事的,真的是没事的,有我在你的身边,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都会在你的身边。”

    任飞眼角慢慢渗出的泪水,说明了一切,在他的心里,侬安就是他的至宝,怎么可能让被人来伤害她。

    只是他在悔恨,在自责,如果自己可以早回来那么一段时间,就在林惊之前,说不定牵着侬安的手步入殿堂的人就是自己。

    “谢谢你任飞,谢谢你一直以来这么照顾我,但是我不能再给你添麻烦了,真的是太不好意思了。”

    “没有关系,我不在乎这些,只要你好好的,就是我最欣慰的事情,你千万不要说这么见外的话。”

    两个人陷入了深深的沉默,但是在侬安的内心还是放不下林惊,当所有的的事情都爆发的时候,就会明白自己最爱的人是谁,虽然侬安在内心并不怎么承认。

    “任飞,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

    侬安轻轻的握住任飞的手,颤抖的握住,在自己最难过的时候任飞永远都在自己的身边,可是自己并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法可以报答他。

    任飞没有说话,在他的心里侬安就是自己的家人,自己出国上学就是因为可以给侬安一个更好的生活,但是好像现在看来自己却晚了一步。

    时光是不可以倒流的,现实就是这么的伤人,任飞和侬安就这样在时光里巧妙的错过了彼此。

    站在大厅里的林惊,一时间不知道该何去何从,是回到周菲的病房,还是守在侬安的身边,他就像棵树一样安静的矗立在那里,没有任何的声音,也没有任何的动作就像是静止了一样。

    慢慢移动的人群在他的身边走过,这就是他人生的选择路口,他知道不管自己如何的选择都会伤害到周菲或者是侬安,他谁也不想伤害,所以他想要在这里站着,站成一片空气。

    “这位先生,你有哪里不舒服吗,这是你刚才的缴费胆子还有要拿的药。”

    护士等了很长时间,林惊都没有要过去的打算,看来还是自己过来送吧,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先生,你能听见我书话吗?”

    护士觉得今天的病人都特别的奇怪,怎么每个人都好像有什么巨大的秘密一样,一看就不让人省心。

    “哦,对不起,非常的对不起,我刚才在走神。”

    “这倒是没有关系,你需要帮助吗?”

    需要帮助吗,林惊默默的在心里冷笑了一下,心想我当然需要帮助了,在每个关键的时间自己都需要帮助,但是谁又可以真正的帮助自己呢,除非上帝可以把自己分成两个人。

    “谢谢,暂时不需要了,把药给我吧。”

    “好的。”小护士谨慎的把药放在林惊的手里,没有任何想要多停留的意思,转身回到了护士站。

    林惊在这个环境里,静静的思考着,脚步不要自主的向周菲的病房走去,但是心里是无尽的挣扎他放不下侬安,但是周菲在床上躺着还没有好。

    不知道了走了多远的林惊,掉头又走了回来,他渐渐的接近侬安的病房,脚步是那么的犹豫,那么没有尽头。

    他仿佛走了很长很长的时间,他生命中最终的女人和自己的妻子他不知道该怎么样的抉择。

    感情是分好坏的,可是林惊对侬安和周菲的感情是不分好坏的,如果要分的话,那就是爱和喜欢的分别。

    在林惊的心里他深深的爱着周菲,但是自己的底线吧周菲挡在了自己的心房的外面,这是最纠结的感情,也是最没有办法表达的感情,他不想放弃也不想被背叛。

    对于侬安的感情,林惊有些模糊,他不知道自己对于她而言是什么位置,但是在林惊的心里对于侬安来说更多的是关于责任,那是一种不管怎么样都无法舍弃的责任。

    当然在这么长时间的相处来看,自己还是喜欢侬安的,只是他还不够不了解侬安,不知道用什么样的方式和她相处,也不知道自己的哪句话就可以伤害到她的自尊心。

    越想越没有任何的结论,不知不觉中他悄悄的来到侬安的病房门口,他没有勇气走进去,就是这一层门的厚度,但是在他和侬安之间有说不完的距离在那里摆着,没有要缓和的意思,反而越走越远。

    林惊悄悄的走上前去,刚想着准备敲门,就看见侬安在任飞的怀抱里,那样的场面深深的刺痛了林惊的双眼,一时间他觉得自己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没有任何的尊严可言。

    这是中国自古以来的传统,女人是不允许背叛自己的丈夫的,当然背叛是不对的,但是相对于男人来说,这个社会对女人更加的苛刻,更加的有太多的道德谴责,这是谁也阻止不了的。

    现在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刻的林惊,心里非常的复杂,有一些难受也有一些茫然,这时候的自己本应该推开任飞,把侬安揽入自己的怀抱,但是林惊没有那样的勇气,毕竟是自己对不起她在先,怎么还会有资格待在她身边呢。

    退后慢慢的退后,侬安的身影渐渐的消失在他的视野里,不管是伤心还是难过,他都不想再去打扰她。

    林惊转身跑向了电梯,心里还是一样的纠结,明明已经和自己说好要放弃周菲,只要周菲平安无事,自己就不在和她纠缠,但是周菲不知道是故意还是真的有这么多的意外,自己没有一颗不在操心她的事情。

    就再林惊举步维艰的时候,风潇潇可爱的娃娃脸出现在他的眼前,本心是想要躲开的,不想要有什么交集,但是风潇潇好像在这一层下楼,没有办法,自己本来就高,根本就没有什么地方可以躲避。

    其实林惊的顾虑是多于的,风潇潇根本就没有看见她,自己的身边那人一个笔译个帅气,当然都没有他有钱是真的饿,但是风潇潇不在乎,她躲躲闪闪的饶过好几个人来到电梯口。

    林惊下意识的想要伸出手去打招呼,但是风潇潇连正眼都没有看他,林惊不禁有一些难过,难道风潇潇也是这样认为自己的吗,难道她也和侬安一样在误会自己吗?

    越想林惊就越觉得难受,本来是想要躲开的关系,这下倒是激发起了他内心的好奇心,在林惊的心里平时的风潇潇是非常的闹腾的,但是在正事上她却从来都没有掉过链子。

    林惊突然有了灵感,他可以让风潇潇来拉近自己和侬安的距离,可以让她来解开自己和侬安之间的误解。

    上电梯的人和下电梯的人流撞击在一起,根本就没有办法挪动步子,林惊也是根本就不能回头,只能向前方走去。

    他大声的而呼喊着风潇潇的名字,这是林惊不可能尝试的事情,别说大声说话了,在他的世界里除了自己在愤怒的时候才会有这么大的分贝,平时真的还没有这样失态的时候。

    可是就算是他大声的在呼喊,好像也没有起到什么样的作用,人群依然在向里面走着,风潇潇在一边混乱的喊叫声中模糊的听见了自己的名字,但是她没有给予理会,万一是自己的粉丝那可真是不了的,自己就别想再走出电梯了。

    风潇潇像逃命一样的离开了人群蜂拥的电梯,深深的穿了口气,准备向侬安的病房走去。

    林惊看着风潇潇离去的背影真是望眼欲穿,这么好的机会就这样被自己错过了,如果风潇潇真的在任飞的嘴里知道了自己和侬安的事情,以后就不要见面了,根本就没有办法见面了。

    没有一个人会成为自己的说客,侬安真的就这样和自己疏远吗,就这样再也不想见了吗,他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侬安永远都是自己的妻子,谁也不能够把她带走,林惊还真是讨厌这样优柔寡断的自己,他根本就不想和周菲再有什么往来,但是就是因为自己的心软,给了周菲一次又一次的机会。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电梯已经到达了周菲所在的楼层,尉迟恭依然坐在走廊的长椅上,好像周菲还没有要醒来的意思,林惊紧张揉搓着自己双手,不知道要说什么。

    风潇潇高兴的来到病房门口的时候,看见抱在一起的任飞和侬安心里有一种尴尬,这样的尴尬来源自哪里,风潇潇自己也不清楚,但是就是不想看到这一幕。

    不过说来也奇怪,明明是自己想要极力的撮合任飞和侬安的,但是亲眼看见他们抱在一起的时候,心里还感觉怪怪的,怎么会想起自己本来就不是很喜欢的林惊呢。

    风潇潇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个情况,自己怎么会替林惊觉得委屈呢,明明只见过不到三次面,任飞可是自己的老同学了。

    她努力的摇了摇头,仿佛要把这样的想法,在自己的脑海里赶走,但是心里的感受是无法改变的,她即使在托词也没有办法违背自己真是的想法,毕竟在她的心里侬安依然还是林惊的妻子。

    “咳咳。”

    风潇潇自觉的背过脸去,不太好意思的看着天花板,她可不想看到任飞和侬安慌乱的样子,可是自己如果不出声音的话,还不知道什么时候着个拥抱才能够分开。

    任飞和侬安听见风潇潇的咳嗽声,有些不自在,以最快的速度分开了对方的手,满脸通红的侬安就像是情窦初开的少女一样满脸娇羞,弄得任飞就更加的不好意思了。

    “那个,我可是什么都没有看见啊,你们不要有什么心理压力啊,我也不会把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但是你们两个有时间得请我吃饭。”

    没个正行的风潇潇,说话也自然是没有个正行,她不说还好,这么一说两个人就更加的不好意思了,双方低下了头,谁也没有说话,也不好意思的看对方的眼睛。

    “那个你们两个这是什么情况,有人可以告诉我一下吗?”

    风潇潇本来是不想问的,但是她的好奇心事没有任何事情是可以阻挡的,李子辰总是嘱咐她好奇心吓死猫,但是她就是不肯有什么样的改变,觉得做自己是最幸福的一件事情。

    空气好像被宁库了一样,一动也不动,任飞和侬安也好像被静止了一样,完全没有要开口的打算,在侬安的记忆里,这是她最尴尬的时刻,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跟风潇潇解释。

    “哪个,你们是不是都不打算开口告诉我,难道就这样被我误会下去吗?”

    风潇潇已经等不及要弄清楚真想了,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干焦急,不过她很高兴的就是林惊没有看见这一幕,要不然自己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了,侬安可是真的没有做过什么对不起他的事情。

    “好吧,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还是我来说吧。”

    “任飞?”

    侬安还没有想好应该怎么和风潇潇说,她不想让任飞解释,因为他自己可都没有把关系搞清楚,会越解释越乱的。

    “还是我来说吧,任飞有些事情好不是很清楚,但是风潇潇要答应我,在我说完之后你要保持冷静,要不然的话会有什么样的结果我也真是想不出最坏的结果是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