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BOSS大人,心尖宠 第525章
    ,精彩无弹窗免费!

    看着她一声不吭,那清澈的眼中带着几分闪躲,分明就是有事情没有告诉他。

    想到这里,他的心中一股莫名的火气窜了上来,他又走进了一些,看着她突然有一种想要一辈子把她绑在身边的冲动,那灼热的眼神,像是把她灼烧了一样,充满了占有欲。

    他也不知道这感觉是从何而来,但是就是不舒服,想到尉迟恭眼中更是带着不悦,看着她那张欲言又止的小嘴,突然又不想让她开口说话。

    他一步步的朝她走去,吓得她一个哆嗦,身子不由得往后退,直到退到墙角无处可退的时候,她紧紧的抓住两边的衣角,像个做错事情的孩子一般。

    知道他现在心中不开心,或许是因为尉迟恭和她走的太近,她站在哪里,尽量让自己不出声,免得让他火气更大。

    现在并不是冬天,可是周遭的空气瞬间被他这强大的气场凝结,让她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李子辰看着她这胆怯的模样,又气又恼,擒住了她的下巴,让她被迫与自己直视,看着她眼中的雾气,她现在就这么不愿意让他碰她吗。

    风潇潇,好,你真的很好!

    他看着风潇潇低下了头,直接吻上了他刚才渴望已久的红唇。

    可是风潇潇哪里经得住他这么粗鲁的对待,不多一会泪珠就从眼眶溢了出来。

    刚才他擒住她的下巴的力度之大,本就让她疼的呲牙咧嘴,没想到他竟然直接把自己按到了墙上,他的力气大,她根本不是他的对手,没过多大一会,背后就被嗝的生疼。

    铺天盖地的吻接踵而来,让她差点喘不过气来,她心中有些怨恨此时的他,为何总是时好时坏,就像是一个玩具一般,开心的时候便轻声细语,不开心的时候便粗鲁的对待。

    但是谁让她现在只能任人宰割,想到这里,她不禁闭上了眼睛,眼泪也从一旁滑落,砸进了地底。

    他看着她这个样子,这才发现自己在做些什么,心中不禁有些懊恼,但是看着她如受惊的小鹿一般,他的心中憋着的那股气硬是不能散去。

    “风潇潇,你只能是我的,就算我不要你了,你也别想和其他男人在一起。”

    他看着她,声音夹杂着冰冷,就如同十一月份的天气一般,让她一个哆嗦,听着他说的话,狠狠的砸在她的心中,心中的那片湖也瞬间结了冰,弹起的水珠也在半空中停下。

    她看着他,瞪了他一眼,脸色不知道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恼怒,而变得绯红,却是什么也不敢说。

    她和他之间的差距,不是一星半点,这个时候,她想到了宇宙中的那么多个星球,它们之间的距离,却是差了不知多少光年,而她和李子辰,也是这般,她不懂他,他也不懂自己。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而且她也没有什么话想要在对他说了,毕竟现在这个处境,也和他有着关系,这已经是李子辰第二次让自己失望了。

    当风潇潇离开的时候,李子辰才惊觉自己刚才的话语似乎是有些重了,但是他并不后悔,他要让她知道,既然踏入了他的世界,那便没有回头路可以走,也别在想要摆脱自己,就算是下地狱,他也会拉着她一起。

    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到躲在一旁的记者,勾了勾唇,本来并没有当回事,但是想起来她那张不开心的小脸,他终还是示意一旁的司机,让他去把这件事情处理一下。

    李子辰坐在车中,想到她刚才离去时的表情,心下有些柔软,但是他又是一个多么傲娇的人,怎么可能会主动去把她找回来,想到这里,他便坐在车中等着司机把这件事情处理好。

    他久久也不能平静,风潇潇离开的背影在他的脑海里不断的闪烁着,他没有了任何的办法,他就像个孩子一样手足无措。

    就在他觉得走进绝境的时候,觉得自己和风潇潇没有未来的时候,他突然想到而来一个人,那就是侬安。

    在风潇潇波涛汹涌的内心里,有一个声音在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离开李子辰离开李子辰。

    她觉得有些惊讶,努力压抑着自己的心情,刚才的一幕还在眼前闪现着,他可怕的眼神,充满愤怒的呼吸声,都让自己无法忍受。

    那些美丽浪漫的场景已经消失在眼前,一丁点的痕迹都没有留下,能够感受到的除了恐惧还是恐惧,没有任何预兆的恐惧。

    在风潇潇的心里,当初的李子辰已经不在了,自从搬进别墅的那天起,她就知道早晚有一天她会离开那里,成为自己最痛苦的回忆。

    躲在角落里的尉迟恭心里是美滋滋的,估计连他自己都不清楚,风潇潇什么时候在自己的心中占据了这么重要的分量。

    “潇潇,你快进来,我们来对对台词,等一会就该拍你的戏了。”

    小葵好像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她总是在最关键的时候掉链子,在风潇潇最脆弱的时候变得像个白痴一样,眼神里充满了茫然。

    “知道了。”

    风潇潇习惯的摸着手腕上的那根细长的链子,看着远方出神,那一瞬间的空白让风潇潇觉得没有了任何的梦想,什么拍戏,什么影后,这些和李子辰息息相关的事情,她都不想在想起,那样的疼痛就像是流动在身体里一样,让人无法忍受。

    她落寞的眼神看着真是让人心疼,没有任何的预兆,就是那样直直的看着同一个方向,让人很是心疼。

    尉迟恭看见站在角落里泪流满面的风潇潇,他的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李子辰刚才凶狠的眼神他都看在眼里,作为久违的对手,他也不曾看见李子辰发过这么大的火。

    “各就各位,各就各位,注意看时间。”

    当剧务一遍又一遍的重复这句话的时候,大喇叭刺耳的声音也伴随着扩音器一遍又一遍的向四处飘扬。

    “又要开拍了,还没有休息够呢。”

    刚刚到场的演员,看起来精神状态很是不佳,都没有拍戏的激,情,好像每一个人都有沉重的心事。

    跟这些懒散的人比起来,风潇潇显得更加的不在状态,他们是身体疲惫,而风潇潇是心里疲惫。

    大喇叭的声音这么的刺耳,也没有惊动到风潇潇已经远走的思绪,她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关注自己的戏份,更多的情绪依然存留在李子辰的身上。

    她就是不明白这个看起来霸气侧漏的男人有时候会对自己非常的温柔,有时候会对自己非常的严厉,甚至会和刚才一样眼神里透漏着凶残。

    这样的惊吓,让风潇潇有些搓手不及,她不敢再想像下去,那些曾经构造好的美丽未来都在她的心里慢慢的消失,那些和海市蜃楼一样虚无缥缈的感情在这一瞬间崩塌。

    剧组里的灯光明晃晃的照在风潇潇孤独的背影上,影子在地面上拉的很长很长,悲伤像海水一样灌满整个躯体,让人无法逃避。

    原本靠在墙上的尉迟恭慢慢的直起身来,看着梨花带雨的风潇潇心里有些难受,毕竟这件事情和自己也有一定的关系。

    他悄悄的向风潇潇所在的方向走去,脚步有些犹豫,毕竟在她的心里自己只不过是讨人厌的花花公子,根本就没有资格来过问她感情的事情,再说了刚才的突发事件和自己也脱不了关系。

    风潇潇一直在努力的排解自己的负面情绪,完全没有看见朝着自己而来的尉迟恭,现在她的眼里和心里除了李子辰还是李子辰,她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样的他,想要逃避,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风潇潇,你还能不能好好拍戏了?”

    尉迟恭就是一个口不对心的人,原本心里实在担心风潇潇,想要来安慰她一下,这下倒好,硬生生的声音脱口而出,听着就让人觉得讨厌。

    “放心大少爷,我不会拿着你给的钱不干活的。”

    这突如起来的声音把风潇潇吓了一跳,但是神经敏感的她一听声音就知道是尉迟恭来了,也就只有他会有这样阴阳怪气的声音,实在是让人觉得无法忍受。

    “我说,那个男人有什么好的,至于吗?”

    尉迟恭一边说着,一边向四周看了看,生怕李子辰在什么地方神不知鬼不觉的在突然出现,倒不是怕他,就是不想让风潇潇因为自己受委屈,他觉得这不是男人应该做的事情。

    “要你管,你不准说他。”

    不管李子辰怎样对风潇潇,她都不会生气,她只是在心里觉的委屈,比如刚才的事情,本来和自己就没有什么关系,全都是尉迟恭的原因,李子辰却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自己,而且还不听自己的解释,总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在别人的想法上,压的自己着实喘不过起来。

    在风潇潇的心里,只要自己可以说李子辰的不是,其他人都没有权利说他,因为只有自己才是最了解他的,不管他的好还是她的坏,自己都可以照单全收,全部的接受。

    想到这里,她自己不禁有些不够自信,想是这么想,可是在有些时候她还是希望李子辰永远的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比如说刚才充满愤怒望着自己的他,深深怀疑自己的他,这些都是风潇潇最不想看见的李子辰。

    可是没有办法,作为女人一旦对哪个男人动了真心,就真的是覆水难收,不管用什么样的办法就是不能够完整。

    这个念头是和李子辰在一起以来,风潇潇最不想面对的事情,她知道自己和李子辰不是一路的上的人,早晚会分开,只是她没有想到这个预料之中的事情会来的这么突然,这么的早。

    和小葵一起看房子的时候,她有很多次都觉得自己是不是想多了,安安稳稳的住在别墅里不是很好嘛,有米其林餐厅的大厨,还有忙前忙后为自己找衣服梳头发的保姆,还有为自己担责任的管家,随叫随到的司机,大家都是那么乐融融的生活在一起,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

    每当想到这里风潇潇就会犹豫不决,她始终觉得自己太过于敏感,不够相信人,对于眼前的一切总是充满了怀疑,就是这样的性格才促使她想要有自己的家,有一个专门属于自己的地方。

    就在李子辰无微不至照顾自己的时候,每一次在暗中帮助自己的时候,她有一种可以和这个男人在一起一辈子的错觉,但是错觉永远就是错觉,今天的他就为了一个小小的误会可以这样的对待自己。

    想到这里她有点为自己庆幸,幸亏自己早已经把房子准备好,不至于流落街头,像个没有人关怀的流浪人。

    尉迟恭看着眼前出神的风潇潇,心里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分不清楚是难过还是自责,或者说是失望。

    “风潇潇,你是不是应该去拍戏了,你已经在这里呆了很长时间了,好心提醒你,在不去的话导演会骂死你的,倒时候我可是帮不了你。”

    尉迟恭心里清楚,拍戏是急不来的事情,不管怎么样都要找到感觉才可以,眼下的风潇潇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心情,即使是去拍戏了估计也没有什么让人眼前一亮的效果,只是耗时间罢了。

    本来是出于好心,但是话到了嘴边就变了味道,生硬的表现了出来,这原本不是尉迟恭的本意,他过来是安慰风潇潇的,这下到成了火上浇油了。

    “我知道了,不用你管。”

    风潇潇低着头,不想看见尉迟恭,眼泪顺着她的眼角不自觉的就流了下来,她赶紧用手去擦拭,她可不想让尉迟恭取笑自己,太没有出息,为了一个男人的眼神就把自己折磨成这个样子,真是让人看笑话。

    话音刚落,尉迟恭就脸色凝重的向前走去,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这样的动作,他的内心是拒绝的,但是身体不由自主的还是向前移动着。

    两个人慢慢的靠近,靠近,尉迟恭可以清楚的看到风潇潇眼睛上长长的睫毛,微微的翘着,很是好看。

    他不自觉的伸出手,摸着风潇潇波浪一样的卷发,这个动作显然是不和事宜的,但是尉迟恭就是忍不住,像——摸自己心爱的玩具一样。

    风潇潇被尉迟恭突如其来的关怀下了一跳,她有些手足无措,但是不讨厌,她没有反抗,或许着来自尉迟恭的温柔,成了风潇潇唯一的安慰。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快点进去吧,等导演着急了,谁都下不来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