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绝地求生之电竞巅峰 第103章 福利院
    ,精彩小说免费!

    “绝地求生华夏全国邀请赛落幕,疑似表现最佳职业选手竟然是开挂者半神?!”

    “震惊!半神竟然在官方赛事胜出,龙儿战队什么来头?”

    “曾经的开挂主播半神,如今的职业选手无花,他为何能翻身?”

    翻开手机电竞新闻,大多数都在刷新关于半神的新闻。

    这两个月来,半神这个名字可以说是在电竞圈出尽了风头。

    从一开始的线下比赛开挂被战鱼封杀,到战鱼被曝光主播战队开挂,最后官方的职业联赛……

    这些电竞重磅消息,一直都有牵扯到半神这个人。

    虽然战鱼成功在直播圈封杀了半神,但是却无法阻止他进军职业圈。

    反之,战鱼直播平台最火的主播队伍还因为和龙儿战队的比赛露马脚导致被官方实锤开挂。

    近日战鱼直播平台的公关可以说是做得十分幸苦。

    饶是请水军在网上洗,仍然有大部分网友在质疑着战鱼直播平台。

    一次就算了,两次,三次……谁还会相信?

    战鱼直播平台?呵呵,分明就是挂壁直播平台!

    在全国邀请赛举办的期间,战鱼平台在网上被骂得老惨。

    战鱼平台的官网日均访问量下降,以极快的速度流失观众。

    随着流量的减少,预计损失也在不断上涨。

    作为战鱼直播平台运营部门的总监,张耀是忙得不可开交。

    终于,在付出极大的代价后,战鱼平台靠着实施张耀几乎不眠不休熬了半个月心血做出来的策划,总算是及时挽回部分损失。

    张耀坐在办公室里一动不动,黑眼圈,深陷的眼袋,眼珠子布满血丝……

    难以想象,这个男人是多少天没有休息好过了。

    “张总,我去数据部门那边拿了今天的统计,这两天咱们网站的流量有回升的迹象,看来您的策划很有效果。”一名工作人员说道。

    “那就好。”张耀点点头。

    说完,张耀整个人绷紧的神经总算是松懈下来,同时无力的疲惫感瞬间充斥全身。

    尽管如此,经过多名战鱼主播开挂事件曝光平台损失还是不可估计。

    好在,接下来只要不再出现任何幺蛾子,以战鱼直播平台的知名度,这点流量迟早会回来。

    “你走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好的张总。”工作人员小心地离开,退出房间才呼出一口气。

    古有伴君如伴虎,今有伴领导如伴狮。

    最近张总的脾气很差,谁都不敢来他办公室生怕挨骂。

    好在今天的消息还不错,这才让他胆大地进办公室汇报消息。

    张耀如烂泥一样瘫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思索了一会儿。

    片刻,张耀睁开那双通红的眼睛,露出冰冷之色。

    “半神。”张耀喃喃念出这个名字。

    “你可真行,居然能把我搞成这个样子,让我损失了两千万。”

    张耀死咬着牙,语气里淌出吞噬般的森寒之气。

    上次张耀和华夏区绝地求生公司的赵副总已经说好了交钱保老丁怪他们。

    可谁想到,上一秒两千万刚转到赵副总的账户里,下一秒网上就曝光了官方检测老丁怪几个主播的游戏账号!

    不仅没能保住公司签约的几个主播,还让张耀个人损失两千万。

    当时,知道这个消息后的张耀差点没当场气疯。

    然而,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半神,都是那个该死的家伙!

    张耀的所有怨恨全都记在了半神身上。

    这半个月他一直忙着处理公司的事务,无法抽身,现在总算是有了时间。

    “半神,你就是一只怎么打都打不死的蟑螂!”

    “我不得不承认,以你现在的风头,明面上我已经对付不了你了。”

    “既然这样,那这次我就直接找人废了你!”张耀露出狰狞的面孔,死死握着拳头指甲入肉浑然不知。

    ……

    与此同时。

    “阿喷!”

    卫青重重打个喷嚏,揉鼻子想道:“太久没回福利院了,难道是爷爷想我了?”

    说话间他正一手提着黑色塑料袋,一手拿着礼品盒朝面前的福利院走进去。

    “福伯,我回来了。”

    “小卫?哎哟几个月没见你可算回来了!”福利院门口的老伯见到卫青露出喜悦的笑容。

    “爷爷他在福利院吗?”

    “在在在,你快进去,老爷子可惦记你了。”福伯推着卫青往里走。

    “知道了。”卫青笑着从礼品袋里拿出一个礼品盒。

    “福伯,这是给你的。”

    “哎呀你这小子,怎么还送起礼物来了呢?”

    “好久没回来了,这次回来当然要带礼物来看看你们。”卫青笑了笑。

    “傻小子,那福伯也就不客气了。”福伯笑呵呵地接过来。

    稍微叙旧之后,卫青走进福利院。

    院子里有几个小孩围绕着破旧的木马正在嬉戏,旁边有一名老人坐在石凳上。

    石凳前摆放着一张石桌,桌上摆着一盘象棋。

    老人正在眯着眼睛琢磨着棋盘下一步的走向。

    看到那张熟悉的苍老面孔,卫青不禁觉得鼻子一酸。

    “时爷爷。”

    “你……卫青?!”爷爷似乎有近视,眯着眼睛看了半会儿才认出来卫青。

    “嗯。”

    “这段时间都去哪了?你一直没来福利院,爷爷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时爷爷有些激动。

    “抱歉,让您老人家担心了。”

    卫青满怀歉意,把黑色袋子和礼品袋放在旁边的石桌上。

    “这是我给您老人家带来的一些东西。”

    时爷爷顺手打开黑色塑料袋,里面是一沓一沓的百元大红钞。

    “你这孩子,都说了不用每个月来给福利院送钱,怎么就是不听呢?”时爷爷有些责怪地说道。

    “应该的。”卫青看向院子里嬉戏的孩子们说道:“至少能给他们一个足够好的生活环境。”

    “好,你长大了我就不说你了,你从小就知道学会经济独立,爷爷实在是感到欣慰呐。”

    “嗯。”

    “对了,白晨那小子呢?你最近有没有和他联系?”时爷爷想到什么似的问道。

    “没有。”卫青摇摇头。

    “是吗?”爷爷捋一下胡须,摆摆手道:“那咱就先不提他,来,你陪爷爷先下几局象棋。”

    “好。”

    时间一分一秒流逝。

    卫青在福利院从早上待到了下午,这才和福利院时爷爷和福伯告别离开。

    时爷爷是这家福利院的院长,经营了三十年。

    附近的居民对他很是尊敬,因为这位时爷爷所做的一切不得不让人佩服。

    有父母外出打工,不得不把儿子暂时寄养在这里。

    有孤儿无家可住,流失在外,也被安排在这里。

    这三十年来,时爷爷不知道照顾了多少位小孩。

    卫青就是时爷爷其中之一的“儿子”。

    一提到时爷爷,卫青内心是充满了尊敬的。

    如果没有时爷爷的收养,卫青早就成为街边乞丐。

    回想过往,卫青心里即有些感慨又觉得幸运。

    只是,刚提到白晨那家伙……

    卫青轻皱一下眉头摇摇头,不想再去琢磨白晨的事情。

    坐公车到站下车,来到舒歌网吧门口刚准备进去,突然一只手从后面搭在卫青的肩膀上。

    “站住!”

    听到声音卫青回头看去,是一名戴着黑色口罩的神秘男子拦下自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