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绝色丹药师:邪王〕〔南宫柔楚玄辰776〕〔不败军王〕〔都市之狂婿战神叶〕〔步步高升〕〔大唐:岳父,隋朝〕〔御兽时代:我能复〕〔天道修改器〕〔万相之王〕〔抗日之幽灵〕〔野性攻陷〕〔天才三宝:神秘爹〕〔最后的统治力〕〔大秦老祖:开局让〕〔我的心中有福田〕〔斗罗:不装了,我〕〔我摇动了六魂幡〕〔我有一座随身农场〕〔都市玄门弃少〕〔我在坟场画皮十五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冷傲总裁小逃妻 第1696章 上门告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42zw./最快更新!无广告!

    司马若玉依旧在看电视,转头看见白思思过来便对她说:“别做太多的东西了,三个人也吃不完太多,随便做一点就好啦。”

    “来,先喝红豆汤,味道很好。”白思思把手上的一个碗递过去。

    司马若玉接过来,尝了一口,说:“真是了不起啊,看着这么普通的红豆汤,还真是有才啊。”

    白思思轻笑,她脱了鞋子将身子都倚在沙发里头,而后一口一口的喝起来,说:“你在想什么呢,我看你刚才在发呆。”

    “我在看电视。”司马若玉告诉她。

    “心里有什么就对我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咱们一块商量。”白思思提醒她。

    司马若玉轻笑,而后说:“反正吧,最坏的结果就是离婚呗,我之前就是想到的。”

    “别想到这里去,还没有走到这一步呢,你自己怎么就认定了。”

    “人嘛,要清醒一些,不能有太多的幻想,最后还是苦了自己呐。”司马若玉边说边喝手里头的红豆汤,她说,“无论如何,我都得接受,不是嘛。”

    白思思也不知该劝她什么了。

    这时,门铃响了,白思思把手里的碗放下了,说:“我去开门。”

    首发

    司马若玉把碗里的东西一口气喝掉了,而后就见慕玉卿走进来,他说:“你怎么不回家呢。”

    “是我,是我非要拉她过来家里吃夜宵的,你也一块吃点吧,马上就好了。”白思思示意慕玉卿去洗手。

    慕玉卿没有推辞,他洗完手之后就过去厨房间。

    慕辰轩看到他过来便很高兴,说:“这是过来接你老婆的?”

    “我回到家发现她不在家里,想来想去应该是在这里,就过来接她。”慕玉卿略有些不好意思,开始他还想着给司马若齐打通电话,但后面一想,司马若玉这人最怕他哥担心,无论如何也不会跑回去哭诉,应该是过来了这里。

    “哥,你可不要犯老错误啊。”慕辰轩再一次提醒他。

    慕玉卿点头,说:“我明白的,我也不想伤害她。”

    “哎,你到现在都看不透田秋曼是个怎么样的女人嘛,我不是说她有心计,而是认为她偏执过了头,既不想同你在一起,也不想你跟其它人在一起,这样很自私。”慕辰轩不怕慕玉卿有什么猜忌,所以也不隐瞒自己心里的想法。

    “我现在是拿她当成朋友看待。”

    “我是怕你旧情太过。”慕辰轩还是要提醒他一句,又讲,“不管怎么样,我们只能选择一个人,也只能做一次选择。人生就是这样的,从来都只能走一条道的,既然选择了一条道,就一路到黑吧。”

    “若玉有没有对你说什么?”

    “她只是要帮田秋曼看病,其它的都没说。”这是白思思说的话,她走进来把碗放下,又对慕玉卿说,“我方才同她说了一些话,一会你就带她回去吧,同她解释一下,也好让她安心呐。”

    “多谢你们了。”慕玉卿点头。

    “过去的事情,还是放下的好,人要往前看,何况你心里清楚的很,选择司马若玉是什么情况,选择田秋曼又是什么情况。”白思思轻言对他说。

    慕玉卿微微点头,又讲:“我是明白的,何况司马那边也需要交待,他是不是能放过我,倒是无所谓的。主要是我怕他会牵连到你们的头上。”

    “那他倒是不会的,他也不是感情用事的人。”慕辰轩告诉他,又讲,“只是你辜负人家,这就不大好了,这里头最没有错的,就是司马若玉了。”

    “是这话了。”白思思点头。

    “好,我知道了,我先带她回家去。”慕玉卿说完就走出去找司马若玉。

    司马若玉心里稍微好过一些,认为慕玉卿能够想到来接自己回家也是不容易的,因此她也没有再矫情,起身便同他回家去了。

    白思思又喝了一碗红豆汤,说:“这两个人呀,也不知道啥时候能够消停。”

    “田秋曼回来了,何况又是得了这样的病,不会消停了。”慕辰轩叹息。

    “她现在应该是拿慕玉卿当成是唯一的希望,基本上不会放过他的,所以要看他自己的定力如何了,十有八九是要委屈美玉的。”白思思说道。

    慕辰轩没说话,他突然想起一件事情来,说:“没准,那个叫邵净锋的人会钻这个空子。”

    白思思先是一怔,而后觉得不是没有可能。

    这是当然的,邵净锋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就生气的要命,他先想找到司马若玉,结果没找着,只能过去找白思思。

    白思思见他过来也不诧异,却又不想同他说太多,便说:“你有什么事嘛,我一会就该去开会了。”

    “用不了几分钟,我就是想说关于慕玉卿的事情,他这是什么意思,整天围着医院里头那个女人是什么情况,他是有老婆的人。”邵净锋的话像是在责备。

    白思思说:“应该只是普通朋友。”

    “什么普通朋友,我都过去见过她了,人家明摆着说想嫁给慕玉卿,还说若玉是他们的第三者,夹在他们的中间,还说若玉当初用了卑鄙的手段才嫁给慕玉卿的。”邵净锋一口对白思思说出了这些话。

    白思思被惊住了,她蹙眉,说:“这......有些话是不可信的。”

    “你如果是若玉的朋友,就该替她着想吧,这么被他们欺负嘛。”邵净锋问。

    “我当然不希望看到美玉被欺负,但这事情不能听田秋曼一家之言。”

    “你到底帮不帮美玉?”

    “什么意思啊?”白思思问。

    “去告诉司马若齐啊,他的妹妹被欺负了,他的妹夫在外头勾三搭四,养着自己的旧相好。”邵净锋真是越说越生气。

    白思思蹙眉,示意他先冷静一下。

    但邵净锋哪里肯听,他已经站起身子大步走出去了,还差点跟林瑶撞了一个满怀。

    林瑶蹙眉,问白思思:“这人是怎么回事啊,干什么这样气冲冲的,每次来公司都不是为了工作,那他到底为什么来呀?”

    “为了司马若玉来的。”白思思叹气,心想几个人牵扯在一起的感情真是复杂,尤其是这类循环爱慕的感情关系,更是纠结。

    “干什么呢,他自己没有事情做的嘛,整天就围着一个女人打转。”林瑶蹙眉,又讲,“还真是奇怪的很,哪有男人像他这么恋爱脑的呀。”

    “我看他也是爱美玉爱的惨了,所以都有些气急败坏了,如今被他找到了错处,他怎么可能不借题发挥呢。”白思思说着就给慕辰轩打电话。

    慕辰轩看到是白思思就连忙接起来了,问:“怎么,今天这是想我啦?”他觉得很新奇,他老婆基本上不会在上班的时候给他来电话,除非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但他又希望她是想自己了,才来的电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我在精神病院学斩〕〔术师手册〕〔这个明星很想退休〕〔不科学御兽〕〔大魏读书人〕〔明克街13号〕〔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打造了长生俱乐〕〔我只想安静的做个〕〔宇宙职业选手〕〔赤心巡天〕〔我的治愈系游戏〕〔吞噬星辰变〕〔星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