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上就我上〕〔史上最强太子爷〕〔谍影岁月〕〔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赘婿:开局解锁通〕〔相由心生〕〔第一氏族〕〔江湖杂鱼,开局获〕〔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朕即大宋〕〔港综之无间道〕〔我可能是一个假仙〕〔天下藏局〕〔踏仙阶〕〔我的前夫二娃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白之环 更新说明
    楼道里,沈言站在朱红色的大门口,右手拿着手稿一样的东西,在默念着什么。左手牵着一条锁链,锁链的另一头隐藏了在他身后的影子里。

    ——

    门的另一侧,是一间充满欧式风格的客厅,一个中年胖子坐在柔软的真皮沙发上抽着烟。

    从他的位置透过窗子,正好能看到天上那条狭长的裂隙。

    天空就像被撕破的口袋,蓝紫色的光芒正从这眼瞳一般的裂缝中播洒出来,透过窗户撒到客厅豪华的装潢上。

    墙壁上挂着风格鲜明的油画,那是斯坦维奇·克鲁恩的作品,在蓝紫色幽光的笼罩下,那怀抱着水瓶的***充满了诡秘妖异的诱惑。

    看得出来屋主人有着与陈庚年相同的品味。

    如果是其他时候,或许两个人可以成为不错的朋友。不过现在,陈庚年没有心情关注这些。

    无论是面前堆满烟蒂的烟灰缸,还是他不时瞟向时钟的眼神,都明显的表现出了他此时的焦躁与不耐烦。

    下午三点三十二分,他已经在对方的家里等了四十分钟,预约的心理医生居然还没露面。

    “我一开始就不应该来这里。”

    陈庚年将一根抽了半截的香烟掐灭,装进口袋,夹起自己的棕色公文包准备离开。

    如果不是一直以来跟自己合作的心理医生突然病了,检查司那边催证件又催得紧,他也不会找到这犄角旮旯来。

    便宜果然没好货。

    陈庚年决定回中心城,大不了多花点钱把检察官的嘴巴堵住,只此一次的话应该问题不大。

    “陈先生这是准备去哪?”

    陈庚年刚打开门,便看到一个医生打扮的青年站在门口口,正对自己露出探寻的目光。

    陈庚年不确定地问:“沈……沈医生?”

    沈言笑着点了点头:“我们在ap上开过视频,陈先生忘记了吗?”

    确定了对方的身份,陈庚年的胖脸微沉:“沈医生,你知道我在这里等了多久了吗?整整四十分钟!这就是你作为心理医生,对待病患的态度吗?”

    “准确的说,是四十七分零三十八秒。”

    沈言看了一眼手腕,又抬起头歉然道:“再次说声抱歉,为了表达歉意,您的诊费可以打五折。”

    “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现在就可以开始第一次治疗。”

    见对方认错这么诚恳,而且自己已经等了很长时间了,再去找别的医生又会浪费更多时间,陈庚年没有继续计较。

    “……下不为例吧。”

    陈庚年让开门口,让沈言走了进来。

    沈言:“感谢您的谅解。”

    “我之前是给您准备礼物去了,这才耽误了一些时间。”

    礼物?什么礼物?

    此时陈庚年才发现,沈言的左手还抓着一条锁链,锁链的另一头不知道牵着什么,被他的身体挡在了后面。

    “听说陈先生喜欢吃狗肉,您看,这是我花了一个多小时,从市场上给您精心挑选的。”

    沈言一边说着,一边拽着链子,将他身后的东西拽了出来。

    陈庚年定睛一看,那链子另一头不是狗,竟然是一个八九岁大小的男孩!

    那孩子双眼惊恐的看着两人,却不动也不叫,看上去已经吓傻了。

    “俗话说,一黑二黄三花四白,陈先生是吃狗肉的行家,您来看看这品相怎么样。”

    陈庚年看着那似乎毫无察觉,还在夸夸其谈的沈言,脸色黑的能滴出水来。

    陈庚年压着怒火,沉声质问:“我是有些妄想症,但我还没疯。你拉一个孩子过来说吃狗肉,到底想干什么?!”

    “这孩子你是从哪弄来的?你知不知道自己已经犯法了!”

    “我看你不是什么心理医生,你就是个疯子,”陈庚年气急败坏的掏出ap手环,准备拨打报警电话:“你想想怎么跟警官解释吧!”

    然而沈言却没有走上前来阻止。

    他有些古怪的看了陈庚年一眼,蹲下身子解开了套在男孩身上的锁链,随后拍了拍孩子的脑袋,那孩子竟然蹦蹦跳跳的走了出去。

    陈庚年莫名其妙的看着沈言,问:“你做什么?你以为把人放了就没事了吗?”

    沈言自顾自的从书橱里掏出一叠档案,翻到陈庚年的那一页:“陈庚年,患有严重妄想症以及认知障碍,曾因为把孩子当成了野狗,误杀了孤儿院八名儿童。”

    沈言看着陈庚年,语气温和的说:“现在看来,陈先生的病已经快要痊愈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沈言腰背挺直,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

    就像一个人回到了他擅长的领域,变得自信又从容。

    “你……什么意思?”

    突如其来的变化,把陈庚年整蒙了,他不确定地问:“刚才……你刚才做的……你是在诊断?”

    沈言点头:“只有在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展露出来的东西,才是更加真实,也更具备参考价值。”

    “如果这么做给您造成了困扰,只能对您说声抱歉了,”沈言坐直身子,向陈庚年握手示意:“不过还是要说声恭喜,陈先生已经不需要继续治疗了。”

    不需要治疗了?

    开什么玩笑,我花钱找你是为了让你告诉我,我没病的吗?

    陈庚年皱眉:“沈医生……仅凭这样就做出康复的诊断,是不是太武断了。”

    “我情况有些复杂,不如你听我跟你说说我最近的一些表现,你再判断判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家父汉高祖〕〔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