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赘婿:开局解锁通〕〔相由心生〕〔第一氏族〕〔江湖杂鱼,开局获〕〔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朕即大宋〕〔港综之无间道〕〔我可能是一个假仙〕〔天下藏局〕〔踏仙阶〕〔我的前夫二娃〕〔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斗罗之掀翻诸神〕〔从水浒开始:我的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白之环 第二章 病发
    当你不与其他人产生交集的时候,即便处在人潮涌动的城市里,也像是一座与世隔绝的孤岛。

    18号城市的治安局,就是这样一座孤岛。

    警车越往治安局所在的方向开,路上的行人和车辆就越发稀少。整个城市里的人,好似都自发的遗忘了这片角落。

    沈言坐在警车上,就像坐上了通往孤岛唯一的渡船,穿越迷障,得见真实。

    2139年3月17日,晚,8:31分。

    沈言终于来到了这个与外界隔绝七天的治安局。

    这座独栋的小楼正灯火通明,院落还能看到不断开出去停进来的车辆,以及行色匆匆的警官。

    “回来了琳队?”

    “怎们样,还顺利吗?”

    李琳的威望似乎很高,在她压着沈言往里走的时候,总会有来往的警官停下来问候。

    她偶尔也会停下脚步,跟同事点头示意。

    如果忽略掉脑袋上顶着的天平怪物,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那么正常。

    李琳拉住一个同事,问:“张局人呢?”

    同事指了指走廊的东北角:“在办公室呢,陈庚年之前的案子刚结了,这人转头就出事了,张局正在头疼呢。”

    “我去看看。”

    李琳沈言交给陈锋,自己则转身像东北侧的局长办公室走去。

    张局长是个五十余岁的中年男人,有点地中海,大肚子。李琳来到办公室的时候,他正趴在桌子上翻看一叠过往的档案。

    “报告。”

    “进来。”

    “局长,嫌犯我已经带回来了,陈锋正带他去审讯室。您要过来看看吗?”

    李琳一边说着,余光扫了一眼张局长摊开的档案。

    还是陈庚年的档案,不过牵扯的却是另一个案子。

    是几个月之前,有人突然举报陈庚年涉嫌拐卖儿童,走私人体器官,甚至犯下多起人命案。举报的人当时准备充分,证据确凿,几乎将这件案子办成铁案。

    然而,最后关头陈庚年却呈上来了一张“精神诊断书”,在法庭上经过数轮博弈,最后还是让他逃脱了法律的制裁。

    这件案子,成为了整个治安局的意难平。

    李琳还记当时这件案子的负责人,在判决书下来之后直接递交了辞职报告,那个人是谁来着……?

    “小琳回来了?”

    张局长转过身,拍着李琳的肩膀,笑呵呵地说:“陈庚年上一个案子刚结束,就又让你接手新的案子,你不会怪我吧。”

    李琳摇头:“职责所在。”

    张局长叹息道:“没办法,你之前负责的陈庚年的案子太过复杂,换个人我还真怕他搞不清楚。我们毕竟没那么多时间耽搁了……能者多劳吧。”

    李琳一愣,之前是我负责的陈庚年的案子?我怎么一点印象……好像有印象了。

    李琳皱着眉头仔细回想,似乎看到了一个人影坐在桌案前挑灯夜战的模样,看到自己带队抓捕陈庚年的场景,甚至看到了自己作为警察代表,出席法庭的画面。

    之前之所以一下子想不起来,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李琳这样想着。

    “走吧,你不是说嫌犯已经抓到了吗?一起去看看。”

    张局长放下手中的档案,紧了紧裤腰带,快步向外走去。李琳没有继续纠结之前的事,也快步跟上。

    “张局,嫌犯的确抓到了,不过有一点我想不通。”

    “什么问题?”

    “在我们去找他说明来意之后,他直接认罪了。”

    “认罪了?没有为自己做任何辩解?”

    “没有。”

    张局长胖脸上的肉都挤在了一起:“自首情节,争取宽大处理吗……”

    另一边。

    沈言坐在铁板登上,看到证物科的警官白弄好录像机,陈锋与一位不曾见过面的警官坐在了审讯台上,便知道审讯要开始了。

    “姓名,年龄。”

    “沈言,22岁。”

    “做什么工作的?”

    “心理医生。”

    陈锋抬头,认真地问道:“今天下午,陈庚年向你预约了问诊,你们见面之后他便突发精神病,误杀了自己的孩子。你承认自己对他进行了催眠,是这样吗?”

    沈言沉默不语。

    陈锋:“回答我,是这样吗?”

    “不,不是。”

    沈言突然抬起头,不复之前的局促与瑟缩,而是一脸从容:“他的病变,跟我没有关系,因为我们今天根本没有见过面!”

    “什么?!”

    听到沈言的回答,知道内情的人全都震惊的抬起了头。

    正巧李琳与张局长来到了门外,听到了沈言的这番对话。

    张局长眉心皱成个川字,看向身边的李琳。

    这就是你说的认罪?

    李琳此时也不知如何解释,她一把推开审讯室的门,径直走了进去。

    “下午七点左右,沈医生亲口承认的话,现在就不记得了吗?”

    一边说着,李琳掏出一根录音笔拍在了桌子上——

    “陈庚年在今天下午17:45左右,精神病发作,误杀了自己刚放学的儿子,等我们接到报案感到现场的时候,尸体已经被煮烂了。”(李琳)

    “我现在怀疑你与陈庚年的恶性伤人事件有关,请你务必跟我们走一趟。”(李琳)

    “不用紧张,我们只是例行询问……”(陈锋)

    “没错,是我做的。”(沈言)

    “什……什么?”(陈锋)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陈锋)

    “陈庚年突然发病,是我暗中动的手脚。”(沈言)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动了什么手脚?”(陈锋)

    “催眠。”(沈言)

    录音播放完,在场的众人心里恍然。录音笔里,今天下午的对话全都展现了出来,字字句句,虽然算不上铁证如山,但也不是沈言可以随随便便就否认的。

    李琳冷眼看向沈言,质问:“你还想继续狡辩?”

    沈言轻笑一声,说道:“录音而已……这都是你们当时逼我说的。不是我自愿的。”

    “再者说,我对他下手,总要有个作案动机吧?我们俩又不认识,他疯了对我有什么好处。”

    沈言还没说完,陈锋当场丢过来一叠档案。

    沈言看了一眼,发现这整整十几页纸,记录的全都是自己的信息。

    “沈泽宴,日升希望孤儿院领养的儿童,2133年12月27日,曾以受害者身份向治安局举报陈庚年虐杀儿童,器官买卖。”

    “2134前半年,曾活跃于18号城市治安局,致力于帮助警察搜集陈庚年的罪证。”

    “2134年7月29日,陈庚年因精神疾病无法履行刑事责任,当庭释放后,沈泽宴失踪。”

    在这叠档案里,还夹杂着一张照片,是一张孤儿院的全家福,照片上是二十几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合照,陈庚年坐在所有人的中间,那个时候的陈庚年还没有发福,带着金丝眼镜,穿着白衬衫,文质彬彬的样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家父汉高祖〕〔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