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上就我上〕〔史上最强太子爷〕〔谍影岁月〕〔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赘婿:开局解锁通〕〔相由心生〕〔第一氏族〕〔江湖杂鱼,开局获〕〔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朕即大宋〕〔港综之无间道〕〔我可能是一个假仙〕〔天下藏局〕〔踏仙阶〕〔我的前夫二娃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白之环 第十一章 精神寄托物
    李琳站在卷帘门下,右手死死地抓着门框,脸上带着略显僵硬的笑容。

    浓郁的黑色像雾气一样包裹了她的脑袋,那是无法消散的恐惧。

    不过沈言还发现,她心脏的位置有一小团的蓝色,蓝色的中心还有一个血红的小点,随着她的心跳不断地浮动。

    那是希望中蕴含着的冒险的念头。

    这是既害怕自己,却又感觉自己身上有她的某种希望,因此而不惜冒险的意思吗?

    沈言看着李琳僵硬的笑脸陷入了思考。

    李琳见状,也不敢说话,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只能尴尬的站在门口,就连身体动作都僵硬了。

    短暂思考过后,沈言像是才反应过来要招待客人。

    “不好意思,刚才愣神了。李警官快坐!”

    沈言放下怀里的显示器,把房东配置的凳子从床头抽出来两张,递给李琳。

    李琳接过凳子,在门口往里一个身位的地方坐了下来。

    房间没有开灯,再往里就有点黑了。

    沈言也拉着凳子,坐在了门口,李琳的对面。

    “李警官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琳笑着摆摆手:“别叫我什么警官了,我已经从治安局离职了,叫我小李就好。”

    “干得好好的,怎么就离职了呢?”

    李琳苦笑,并没有说话。

    即便不依靠小丑的能力,沈言从她的表情里也能猜到原因。

    李建业是境主,李琳作为他的女儿,自然不可能继续留在这个岗位上。

    说到底,都是境域清理之后的余波,似乎还要怪罪到自己的身上。

    在心里把小丑骂了一顿之后,沈言咳嗽了一声问:“那李小姐今天来找我,是为了……?”

    发现沈言举止正常,李琳心里的恐惧稍淡,她梳理了一下心态,说道:“我今天来找您,是想知道昨天在治安局的天台上,到底发生了什么?我爸爸他……他还活着吗?”

    境主被清理之后,是完全死了吗?

    还是说,在一个人成为境主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关于这一点,沈言自己都还是一团浆糊。

    因为自从裂隙出现之后,出现了一个非常普遍的现象,那就是精神体的概念。有点类似于灵魂,但又与普通意义上的灵魂完全不同的概念。

    按理说,在一个人成为境主之后,他的精神体会不断地壮大,而他的身体则会被壮大的精神力量扭曲死亡。

    按照医学角度来看,可以说当一个人在成为境主的时候,他就已经死掉了。

    然而他的精神体却还存活这,并且仍旧能以他个人意志与活人进行互动,除了逐渐疯狂的认知和扭曲的外形,几乎与活人无异。

    而且,即便境主被清理之后,偶尔会有精神寄托物品遗留下来。

    这种特殊的物品,曾经寄托过境主的精神执念,即便境主已经消散,精神寄托物品也会保留境主的精神印记和微弱的精神灵能。

    从这一角度来看,境主几乎是永存的。

    对于李琳的问题,沈言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于是他选择了沉默。

    由于记忆残缺,以及自己身为觉醒者的缘故,沈言几乎很少与人进行正常的交流。

    面对病人的时候,他可以侃侃而谈,那是因为他对于目标有着明确的目的,还开了挂。

    但当他面对一个正常人,尤其是内心深处还感觉自己亏欠了对方时,沈言便不知道该怎么交流了。

    怎么跟她说?说我忽悠了你爸,让他变成了侵蚀治安局的疯子,然后又亲手把他清理掉了吗?

    于是他只能假装沉默。

    李琳见状,张了好几次嘴,还是没把心里的话问出来。

    沈言只看到她脑后的黑色逐渐减少,胸口的蓝色忽明忽暗,最终那一小点的红色反而迅速扩张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家父汉高祖〕〔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