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赘婿:开局解锁通〕〔相由心生〕〔第一氏族〕〔江湖杂鱼,开局获〕〔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朕即大宋〕〔港综之无间道〕〔我可能是一个假仙〕〔天下藏局〕〔踏仙阶〕〔我的前夫二娃〕〔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斗罗之掀翻诸神〕〔从水浒开始:我的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白之环 第三十四章 灵能之核
    保安室距离旋转木马只有几百米的距离,沈言拦住人马群之后,白夜与张海波发足狂奔,很快就回到了保安室门前。

    说是保安室,其实就是一个用金属夹板堆起来的亭子,上面开了一个窗和一扇门,一盏白炽灯在里面散发着微弱的白光。

    “门没锁。”

    让张海波站在门前,白夜能看到张海波也能看到他身后虚掩着的铁门。

    白夜:“你往后退,用背部把门顶开。”

    张海波犹豫了一下,苦着脸:“警官这后面……没什么奇怪的东西吧?”

    “就是一间正常的保安室,我们要的东西就在里面。”

    白夜一边说着,一边把之前用过的电磁枪掏了出来,持在手里:“快去!”

    张海波这一下脸色更难看了。

    之所以让张海波背对着保安室去推门,而不是自己动手,白夜主要是想着,万一开门之后发生什么意外,自己这个角度拿着枪还能防范一下,救他一名。

    如果自己跟张海波调换一下位置,一旦遇到意外反而不好处理。

    别的不说,很难保证张海波不会被当场吓跑。

    以两个人现在遭到的侵蚀逻辑来看,他一逃跑,两个人都得玩完。

    显然张海波误会了白夜的意思,不过他也没有别的选择,只能黑着脸倒退几步猛地用屁股将虚掩的铁门顶了开来。

    然后他就像触电了一样,迅速向一旁跳去。

    “哐!”

    铁门撞击到墙壁上,在寂静的黑夜中格外的清晰。

    白夜快速向里面扫了一眼,很快就发现在一张脏乱的床底下,堆放着大量杂物的盒子里,一卷锡箔纸正泛着银光。

    这个位置比较隐蔽,即便从外面透过窗子仔细观察,恐怕都不一定能注视到这个角落,这让白夜不禁有些好奇,沈言之前在这么紧张的环境里是怎么发现的。

    “房子里暂时没有危险,进来。”

    白夜用余光瞥到张海波,示意他往房间里走。

    等到张海波在床边上站定,白夜环顾四周,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之后,她蹲下身去伸手去抓那卷锡箔纸。

    然而就在这时,一只手突然从床底伸了出来,抓住了她的手腕!

    ……

    另一边,沈言还在与十几匹人马对峙。

    白夜扔过来的短刀,不知道是什么材质打造的,人马撞断金属护栏都能毫发无损的肌肉组织,在这把短刀面前,就像一块块嫩豆腐。

    刀刃轻而易举的切断它们的肌肉纤维,划开血管,格碎内脏。

    沈言握着短刀,形如鬼魅,在人马群中不断的飘忽游走。

    每当他黑色的影子从一匹人马的身边越过,这匹人马再之后必然胸腹开裂,在嘶鸣中倒地不起。

    然而人马群的数量是在太多,沈言即便有短刀这样的利器,也不敢深入马群。

    与人马的战斗,也始终是一触就走,丝毫不给人马群围攻自己的机会。

    就这样,沈言生生凭借黑雾赋予的超长体能,以及短刀的锋利,生生将十二匹人马拦在了原地将近十分钟!

    草坪上到处是人马被砍伤后,流淌出来的黑红色的血,就连沈言的白衬衫和脸上都粘上了不少血污。

    “啊——”

    就在这时,沈言突然听到了从保安室传来的惨叫声。

    “是张海波的声音?”

    看到远处彻底陷入黑暗的保安室,沈阳产生了不好的预感。

    他不知道如果彻底陷入黑暗,白夜与张海波身上的侵蚀还能不能受到阻拦。

    如果黑暗中视线受阻,看不到对方的背后的话,恐怕两个人都要变成木马了!

    沈言劈开一匹人马,想要前去救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明克街13号〕〔家父汉高祖〕〔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