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界的沙盒游戏〕〔精灵:开局截胡哈〕〔唐安霍思思〕〔渔乡傻医〕〔美食从白案开始〕〔玄幻:开局九个仙〕〔斗破之开局收到自〕〔我的情侣博弈游戏〕〔[综武侠]我在武侠〕〔神豪从咸鱼开始养〕〔绿茵崛起之路〕〔我上就我上〕〔史上最强太子爷〕〔谍影岁月〕〔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苍白之环 第三十五章 谁是鬼
    虽说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这幅油画和灵能之核上,但自己早就不是普通人,张海波无声无息的来到自己身后,这浑身的黑雾为什么没有示警?

    沈言左手握着灵能之核,右手拿着短刀,转过头看着张海波问道:“你怎么跟过来了?后面的人马群,没有拦你吗?”

    张海波缩着脖子,看了看身后,有神经兮兮的说:“没……没有,人马群散架了。”

    沈言一听,心下了然。

    应该是自己污染了整幅油画,又将灵能之核提取出来的缘故。人马群失去了能源核心,那不死的特性自然也就消失了。

    “你还有什么事吗?”

    “警……警官,我来是想提醒你……”

    张海波神色惊恐地说:“那个女人,她……她不是人!”

    “你是说……跟在你们身后的那个女人?”沈言皱眉:“为什么这么说?”

    张海波像是回想起了极为恐怖的画面,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扭曲起来,他低吼道:“她就在我面前,脑袋被铁锤砸了个稀烂,她怎么可能还活着?!”

    被铁锤砸烂了脑袋?

    沈言回想起自己刚刚见到张海波的时候,他说过的话。

    他的确提到过,自己有个朋友在玩大摆锤时,脑袋没有了。当时颈血还喷到了天花板上,然而他的身上却没有沾染到任何血迹。

    “我知道你们不相信我,我说过这里闹鬼,这旋转木马有问题不能玩。你们非要玩!”

    张海波哭喊道:“我求求你了警官,我们不要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我们赶紧走吧,出口就在保安室那里……”

    “你有超能力,你一定能把那扇门打开对不对?只要你把门打开,我们就得救了——”

    眼看着张海波陷入崩溃的边缘,沈言无动于衷。

    对于普通人的情绪,他可以理解其中的逻辑,但却越来越难以产生共鸣。

    张海波是在看到沈言施展黑雾污染油画之后,将他当成了最后的救命稻草。但沈言知道,离开秘境的方法,绝不是推开一扇门这么简单。

    至少不是推开保安室门口的那扇门。

    但沈言是不会把这一点告诉张海波的,理智告诉他,这种时候,隐瞒真相远比完全坦白要好得多。

    好在张海波哭诉了没多久,白夜便领着那个‘死掉的女人’走进来。

    张海波见状,立刻噤声,瞬间跑到了棚子的角落里躲了起来。

    白夜来到沈言身边,问道:“外面的人马突然就解体了,你做了什么?”

    沈言将拇指大小的血色晶在手上抛了抛:“旋转木马这片区域的灵能之核,我把它从天棚的油画中剥离了出来,失去灵能支撑,它们自然就解体了。”

    “……既然这样,你之前为什么不直接对这幅油画下手?”

    如果沈言有能力直接将灵能之核从油画中提取出来,那直接动手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让自己去保安室那什么锡箔纸?

    他将灵能之核取出来,整个旋转木马侵蚀链不就直接破解了吗?

    沈言很自然的说:“我需要有人帮我牵制住那群人马。”

    白夜本能的感觉事情没有沈言说的这么简单,但她也知道现在不是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

    “既然已经得到了灵能之核,那就赶紧看看能不能锁定境主!”

    “稍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家父汉高祖〕〔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