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快穿之女主狂霸酷炫拽 第386章 傀儡有心(40)
    今天是大侠的忌日,沈烟又一次站在了江璟墓前,她望着墓碑,感叹了一句,“原来不知不觉,已经过去十年了。”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这位身穿红衣的女子低声呢喃道,“相公,你比我大十岁,你总说我还小,会遇到更好的人,我们不合适。但你死了以后,岁数应该不算了。今天是你去世十年的忌日,如今我们同岁了,你可以娶我了。”

    她叫沈烟,曾经是风荷山庄的大小姐,现在叫江沈氏,江是她亡夫的姓氏。她爱的人已经去世十年了。

    曾经她以为江璟老实木讷、不解风情,总说他是木头,呆呆傻傻,不会哄人,还嘲笑他没有女孩子喜欢。

    可后来她懂了,深情往往隐藏在那些平凡,不起眼的地方。

    江璟和她曾经的未婚夫梁子鸣不同,梁子鸣会说很多甜言蜜语,他也曾说过要照顾她一辈子,后来却喜欢上了别人。

    世间万物都在不停地改变,何况是感情呢?她能理解,也对梁子鸣表示祝福,只能说他们不是一路人。

    她和江璟的缘分起源于一次意外的英雄救美,她当时并不知道后来会深爱这个人无法自拔,早知道的话,她也不会因梁子鸣退婚而那么伤心,非要去找他要一个答案,还闹出了很多笑话。

    江璟的温柔隐藏在细节里,不用心寻找的话,是不会发现的。他会默默帮她安排好一切,从不邀功,总是一副谦和平淡的样子,有种超脱俗世的淡然。

    他太安静了,很少说起关于他自己的事。两人在一起时,大多数时候,都是她在叽叽喳喳讲个不停,他在一旁认真倾听。

    因此沈烟也就对他的过去一无所知,不知道他心里埋藏着一段无法忘怀的往事,一段重到要将他肩膀压塌的家仇。

    他就像一条平静的河流,你丝毫不会知道,在他缓缓流动的水流下藏着怎样的暗潮汹涌。

    因为背负仇恨,怕连累她,他拒绝了她的心意,装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沈烟要给他绣荷包时,他挑选了一个意料之外的答案——竹子。

    沈烟如果不是追到十方教,看到他的尸体,恐怕永远不会明白他的心意。

    她送的荷包,他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一直戴在身上。

    她把大侠埋葬了,跪在他的墓前,让天地见证,拜了三拜,和他的牌位成了亲。

    她在父兄的劝说下,打算好好活下去,因为大侠如果在地下看到她伤心,估计也会愧疚自责的。

    以前她撒娇耍赖的时候,大侠不理她,但是只要她一哭,对方就拿她没办法,然后她提什么条件就都会答应了。

    他们认识只有两年,相处的时间加起来不到三个月,难以想象感情如此之深,平常不回忆的时候不知道,原来这些点滴早已占据她的脑海和心里。

    如果你爱过一个特别优秀,浑身散发着光芒的人,心里怎么可能还装得下别人?

    沈烟取出一个盒子放在了江璟的墓前,盒子里装的是一枚玉佩,是十方教掌门的信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