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赘婿:开局解锁通〕〔相由心生〕〔第一氏族〕〔江湖杂鱼,开局获〕〔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朕即大宋〕〔港综之无间道〕〔我可能是一个假仙〕〔天下藏局〕〔踏仙阶〕〔我的前夫二娃〕〔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斗罗之掀翻诸神〕〔从水浒开始:我的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 第三章 变量
    赛斯茵的话音落下,本就安静的地下室愈发落针可闻。

    赛斯茵等了一阵子,发现没有人出声询问,于是继续说道:

    “这个预言是:一个变量临世,无数命运被改写。”

    “首领得到的启示有:规则、错序、曙光。”

    变量?规则?这代表着什么?也许女王陛下知道,我得写信把这件事告诉她。

    嘉德丽雅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已经迫不及待要把这件事告诉女王。

    “你们在因蒂斯,在鲁恩,在陆地上的各个国家,或者在大海之上,都有一些渠道,一些信息来源,首领希望我们,收集这一段时间发生在各地的突发的,奇异的,不同寻常的事情。变量也许就隐藏在这些不起眼的小事里。”

    “你们现在就可以把最近发生的,你们觉得可疑的事件报上来。”

    赛斯茵传达了摩斯苦修会首领的预言,并且要求组织外围重要人员提供可能的线索。

    “据说幽灵帝国又一次现世,大海上无数海盗蜂拥而至,追逐着这艘幽灵船进入了迷雾海。”一个粗矿的声音响起,他脸容粗糙,头发蓬乱,身形魁梧,一看就是长期飘荡在大海之上的人。

    “茵蒂斯军方秘谍部门有异动,但我的线人没能得到更具体的原因。”

    说话的女士声线慵懒,亚麻色长发柔顺而卷曲,好像荡漾的波浪,长长的散开披在脑后。

    “另外,就在近期,密修会可能在隐秘地寻找一样物品,也可能是一个人,我从他们组织下层人员调动上推测出来的。”

    声音犹如热可可一般丝滑的女士提供的都是茵蒂斯相关的情报。

    “特里尔上层有一个新崛起的交际花,一位非常非常有魅力的小姐。”

    众人闻言纷纷侧目,说话的人连忙补充道:“我是说,这是突然出现的,之前一点传言也没有,这很突兀,未婚的小姐通常不会这么,这么开放。”

    在众人隐隐鄙视的目光中,他轻咳了一声,继续说道:

    “我这里还有一条消息,两年前黑夜教会叛逃的那位大主教似乎在特里尔有现身。”

    这时,一个有着标准的鲁恩人长相的男士忽然接话。

    “黑夜教会在贝克兰德的红手套小队最近调动频繁,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啊。”

    众人窃窃私语,讨论了一会正神教会的叛逃主教,之后又有几个人陆续发言。

    “塞加尔有一个农场一夜之间所有农作物全部枯死。”

    “康斯顿城有个工厂在白天工作时间突然垮塌,并不是因为年久失修,据说是前年新建的厂房。”

    聚会的人轮流提供了自己势力范围内的情报,而这些情报有的很有价值的,有的听起来就像本地的小报头条。

    嘉德丽雅本来不想说什么,她对摩修会没有太多的归属感,一直都游离在组织边缘。

    作为窥密人途径的非凡者,她离开黎明号之后,便被发展为摩斯苦修会外围成员。也因为如此,外界都传言星之上将与神秘女王决裂,出走大海。

    “大海上最著名的几个宝藏传说之一,死神的钥匙有了新的线索,一些宝藏猎人在追逐这些线索。”

    嘉德丽雅斟酌了一会,还是说了一个不算多隐秘的消息。

    几乎所有人都有过或多或少的发言后,赛斯茵再次开口:

    “首领预言里的变量对于我们很重要,你们作为组织的一员,要积极奔走,打探消息,尽快找到异常。所有的异常,你们都可以上报,组织有办法验证。对于你们上报的消息,组织会有相应的奖励。”

    秘密聚会结束以后,嘉德丽雅回到了停在港口的未来号。

    未来号上一片寂静,没有水手们嘈杂喧闹大声吹牛的声音,也没有走来走去,或者跑动蹦跳的声音。嘉德丽雅心中一沉,担心自己不在的这一段时间,未来号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在诡异安静的气氛中,嘉德丽雅忽然听见船舱下层传来悉悉索索,东西被移动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家父汉高祖〕〔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