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六道仙尊〕〔我为玉帝代管天庭〕〔天启记〕〔婚期365天〕〔全民领主:我的领〕〔试婚365天:霍先生〕〔婚约已至总裁求娶〕〔回到80,从春晚开〕〔乡村桃运傻医〕〔无上帝尊〕〔丹武至尊〕〔商海局中局〕〔执掌风云〕〔全球震惊!你管这〕〔我的谍战岁月〕〔问剑〕〔真实世界〕〔北雄〕〔正义的使命〕〔仙尊归来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 第二十七章 举报
    “妈妈,我没事,我只是做了一个噩梦。”海柔尔反而安慰起母亲来,“您回去休息吧。”

    催促母亲离开后,海柔尔重新躺回床上,想着老师那么强大,应该不会有事,大概过几天就会回来了吧,然后放下心来重又沉沉睡去。

    房间的书桌忽然传出轻微的摩擦声,一个抽屉将自己从书肚里抽了出来,其中放着一叠光洁的信纸。表面的一张忽地飞了起来,打着漩儿落在桌面上。黑色的字迹显现,连接成一长串鲁恩文字。

    “伯克伦德街的下水道内隐藏着一个偷盗者途径的序列四半神,她状态欠佳,濒临失控,正在寻找合适的寄生对象。”

    这张写了寥寥几句话的信纸离开桌面,腾空而起,消失在空气中。

    房间里恢复了安静,只有海柔尔轻微的呼吸声。

    突然,书桌上的一瓶胶水也蹦了起来,一下子钻入空气,同样不见了踪迹。

    ……

    圣塞缪尔教堂的大门夜里也不会关闭,但是主教与其他教士夜晚会离开教堂去休息,通常只有轮值的教士以及喜欢熬夜的值夜者们会出现在深夜的教堂中。

    圣塞缪尔教堂的门口此时一个人也没有,一张信纸突然从空气中浮现出来,它被无形的手拎着,被上下左右地移动位置,最后那看不见的手似乎确定好了位置,一下子将纸张贴到圣塞缪尔教堂的大门上,不再移动分毫。

    并没有显露身形的王子川盯着贴好的纸张,看了又看,总觉得缺点什么。他又看了一阵,忽然用不知道从哪里顺来的钢笔,在纸张的最上方添写上几个大大的单词:

    “举报信”。

    他身形退后一些,满意的点点头,准备搞出点动静,提醒值夜者们,业务上门了。

    忽然,他又想起了什么似的,飘上前去,提笔在信纸的右下角又补上了一句话。

    做完这些,王子川手里出现一枚铜哨,这枚铜哨样式普通,色泽鲜亮,一看就是流水线上的制式产品,而且被使用没有多长时间,铜哨的一端被红色的细绳系着,红绳圈出一个不大的圆,正好适合套在手腕之上。

    王子川嘿嘿笑了两声,把铜哨凑在嘴边,长长的吹了一下。铜哨立刻发出“嘟~”的声音。这声音清脆响亮,在安静的夜色里回荡,重重地敲击着熬夜打牌的值夜者们的耳膜。

    “嘟~嘟~”王子川又连吹了两下,然后迅速将铜哨挂在大门上,避开到稍远一些的半空,默默等待。

    一个穿着薄风衣的身影风一样从圣塞缪尔教堂里冲了出来,让人忍不住怀疑这是来黑夜教堂做客的代罚者。

    他发现门口并没有人,四下张望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忽然他听到轻微的碰撞声,转头看向圣塞缪尔教堂的大门,上面正有一个铜哨轻轻晃荡,有一下没一下地轻敲门面,发出不易察觉的金属碰撞声。铜哨上方,贴着一张写有字迹的信纸。

    这时又有两个值夜者从教堂内快步走出,一个是穿着对襟风衣的中年男士,一个是侧脸有疤痕自带冷气的先生。

    “哈内克,遇到意外情况不要这么冲动,我说过多少次了,要稳重,要稳妥。”

    有着灰褐色头发,浅棕色眼眸,颇具成年男士成熟魅力的值夜者首先开口。他先是责备了一番小队里年轻后辈的鲁莽行为,然后问起初步查看的结果。

    “有什么发现?”

    “队长,后面,大门上。”哈内克指着大门上被贴的端端正正的信纸说道。

    后面出来的队长与冷酷同伴闻言立刻转身,一个被红绳挂着的铜哨与一张写着字迹的纸张映入眼帘。

    这个值夜者小队长靠近两步,一行加大加粗的单词撑满眼眶,“举报信”。

    他迅速浏览纸上的内容,“伯克伦德街的下水道内隐藏着一个偷盗者途径的序列四半神……”

    半神!失控!

    “快,快去禀报大主教与高级执事们!”

    看清举报信的内容的小队长大惊失色,急忙一边喊话,一边撕下那张举报信纸,顺手抓起绑着红绳的铜哨,然后匆匆向教堂内部跑去,哈内克与冷酷同伴跟着队长的脚步,也跑进了教堂。

    最先赶来的是金棕色短发,墨绿眼睛的女神之剑,值夜者高级执事克雷斯泰·塞西玛,序列五的灵巫。

    “艾尔,失控的半神,怎么回事,具体说一下?”

    艾尔·哈森将手里的举报信直接拿给赛西玛,赛西玛展开纸张,周围的几个红手套小队成员也围拢过来。

    赛西玛一目十行,然后迅速做出决断。

    “申请使用封印物1-63和1-42,立刻赶往伯克伦德街。”

    ……

    伯克伦德街的下水道内,躲藏于某个隐秘地点的海柔尔的神秘老师弗罗拉·雅各,在海柔尔的梦中受到了巨大的惊吓,一度决定立刻随便寄生一个动物,马上逃离伯克伦德街。但是从海柔尔的梦境中脱离后,她从死亡的恐惧中清醒过来,仔细思量,认为那不是所有偷盗者途径的天敌阿蒙,而且另有能潜入梦境,制造幻觉的人假扮的。

    使用这种能力恐吓半神,但又不追杀过来,可能是本身没有能力追杀,也可能是没有碾压的实力,不想追杀,毕竟在贝克兰德,没有哪个野生半神会想与另外一个毫无仇怨的半神战斗。另外能肯定的是,他不可能是官方非凡者,因为就算是偶然发现了她,官方非凡者也不会单打独斗,他们会立刻上报组织,然后一大群人就会带着强力封印物,将伯克伦德街团团围住,然后群殴野生非凡者。

    令弗罗拉不解的是,那位至少是半神层次的非凡者的目的是什么?难道是扮演的需要?什么途径需要恐吓半神来消化魔药?

    弗罗拉一边分析今晚的遭遇,一边恨恨地想,海柔尔这个蠢货,这么久了还没消化好诈骗师的魔药,还在意什么正义,真是可笑至极,要不是她提升序列这么缓慢,我也不用在这肮脏的下水道里躲藏这么久,还没有能成功寄生,何时才能去寻找雅各家族遗留的宝藏。

    就在弗罗拉胡思乱想之际,伯克伦德中街的很大一片区域,忽然升起无形的屏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属性修行人生〕〔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宇宙职业选手〕〔我的姐夫是太子〕〔请公子斩妖〕〔深海余烬〕〔我家娘子,不对劲〕〔全民领主:我的领〕〔机武风暴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