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上就我上〕〔史上最强太子爷〕〔谍影岁月〕〔医毒双绝:腹黑魔〕〔重生后她成了权臣〕〔老婆是花瓶,得宠〕〔遮天我师弟无始太〕〔捡了个魔王做老婆〕〔蝉声且送阳西〕〔赘婿:开局解锁通〕〔相由心生〕〔第一氏族〕〔江湖杂鱼,开局获〕〔都市仙尊归来莫海〕〔朕即大宋〕〔港综之无间道〕〔我可能是一个假仙〕〔天下藏局〕〔踏仙阶〕〔我的前夫二娃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 第三十章 祝愿
    _: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 第三十章 祝愿

    房间里透出的邪异力量并不强大,但是充满了污秽和堕落的感觉。

    王子川轻而易举穿墙而入,看到一个样貌美丽的女人和一个年轻的男子,男子看穿着应该是舞会的客人。

    两人面前是一个简陋的祭台,祭台上有蜡烛,灵性材料和神龛,神龛里有一尊银质雕像,是上长下短的倒立十字架,其上有一个赤裸的倒吊男人。

    男子半跪在祭台前,女子站立在他身后。

    男子喃喃低吟着祭台上银质雕像象征的尊名。

    烛光摇曳不定,房间里的阴影时而拉长时而收缩,层层叠叠的窗帘完全遮挡住了窗外的红月。

    祈祷完成,美丽女子与年轻男子一起收拾好简陋祭台,收起神龛和雕像。

    “向主祈祷以后,就是主的信徒了,我们非常欢迎你加入我们。”美丽的女子笑吟吟的说着。

    “这是我的荣幸。”年轻男子赶紧回答,然后又紧迫的追问,“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魔药?”

    “很快。”女子轻快地回答,“拿到魔药后,你将具有非凡的力量,你可以轻而易举地打败你的哥哥,获得男爵的继承权。”

    男子有些兴奋的内心更加火热,他连连点头,口中说着:“好,好,你们想要的我会尽快说服我的父亲。”

    极光会的传教怎么到处都是,他们拉拢小贵族做什么?这种蠢货能干什么用?也说不好,这种只有脸没有脑子的生物确实是极光会最喜欢的信徒。

    王子川没有阻止美丽女子的传教,一是诵念了隐秘存在的尊名就是祂的信徒了,二是信仰自由嘛,你爱信谁信谁,关我什么事儿,你又不信我。

    或许我可以跟踪这个女子找到贝克兰德极光会的老巢。

    我找极光会的老巢做什么?我又不是官方的人。

    嗯,可以通过极光会的行动找到乔治三世的陵寝,预先做点准备,到时候好抢非凡特性。可是……我有啥准备要做?

    算了,许个愿,算这个男人身上,标记一下他。

    “我希望眼前的男女永浴爱河。”

    ……

    塞伦佐餐厅的二楼,一个向阳的房间内,贝尔纳黛正坐在书桌前认真得浏览一些纸张。

    这是刚从普利兹港由专人送来的信件和资料。

    “我们通过船坞管委会内部的线人得知,您要求调查的货船表面上是运送的是南大陆特产,包括香料、珍贵木料以及少量贵金属。实际上,在他们的底仓内有大量的偷渡者,我们怀疑这些偷渡者是被当做奴隶运送到鲁恩的,他们的生存条件极其恶劣,远远低于一般的偷渡者。没有人亲眼看到过这些偷渡者,我们有人混进了还停留在港口的船上查看,货船底仓留下了很明显的有大量人类生活过的痕迹,通过一些非凡手段我们确定了这个事实。”

    “这些偷渡者应该是在货物全部卸载完成以后很长一段时间后才下船的。这也是通过一些线索推测出来的。因为奇怪的是,码头上一直都有等活儿的人在游荡,他们之中没有一个人看到有大批人员下船。我们怀疑有非凡者使用了制造幻觉的能力。”

    “这些偷渡者就这样凭空消失,我们在码头的线索断掉了。”

    “这艘货船是私人货船,属于一个移居南大陆很多年并有大片种植园的鲁恩商人,他叫塔昆·雷克,他的详细信息,还有待于组织在南大陆的成员给予确认。”

    “另外,距离普利兹港不远的一个小村镇据说发生了大规模农民失去土地得情况,他们中的大部分成为流民,涌入普利兹港。这些流民中有男有女,穿着破烂,皮肤黝黑,数量很多,正一波一波靠双脚走着向贝克兰德行进,据说是去贝克兰德寻找工作。”

    “我们怀疑这些流民中有之前消失的偷渡者,因为这些流民的数量太多了,而且,我们发现这些流民的行动是有组织的,有人在暗中引导和监视这些流民。”

    “我们已经安排人混入这些流民中,希望可以追踪到他们的具体去向。”

    贝尔纳黛纤长的手指又翻过一页,房间里有轻微的纸张翻动的哗啦声。

    “普利兹港的赏金猎人们最近都在寻找一个突然出现的恶灵的线索,而且普利兹港多了官方非凡者活动的痕迹,他们最近十分活跃,拿着画像到处询问和排查。看那些官方非凡者的穿着,应该是军情九处的人。随信另附画像。”

    贝尔纳黛又拿出来其他文件,这里有关于塔昆·雷克的初步调查资料,还有一些例行收集的消息,最后,一张质量精良,画面清晰的画像呈现在贝尔纳黛面前。

    贝尔纳黛有一瞬间的呆滞,随后升起一种荒谬感。

    王子川的夜游毫无收获,回来以后就直接回到了神灯里,直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贝尔纳黛又重新展开这些资料,铺开一张白纸,拿起钢笔。

    南大陆,奴隶,军方半神,秘密消失的人口。

    贝尔纳黛想到了邪神,想到了祭祀。综合灯神的说法,这是一次涉及高层次力量的灾难,而且鲁恩军方上层明显有一部分人在为这件事保驾护航。极光会?魔女教派?灵教团?这些活跃且一直致力于让自己信奉的邪神复苏或者降临的教派都可能是这次奴隶事件的源头,但是,军方有什么理由与邪神教派合作?

    贝尔纳黛决定亲自去探查奴隶的下落,找到这次灾难的根源,并试着去解决它。

    至于另外一个选项,向灯神许愿,她想都没有想过。

    ……

    面壁不知道多少时间,王子川又一次闷得不行,他钻出神灯,发现自己并不在塞伦佐餐厅。

    贝尔纳黛这个死宅出门了?

    看着周围肮脏的街道,游荡的流浪汉,还有破旧的房屋与满地的垃圾。这是东区?

    “你来东区干嘛?”

    “调查东区的是否有大量人口失踪事件。”

    “嘿,我们还是去找个军方半神问问吧,这么找没什么必要。”

    “我准备去酒吧发布一些调查任务。”

    “一起一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夏文圣〕〔道诡异仙〕〔我的姐夫是太子〕〔这游戏也太真实了〕〔宇宙职业选手〕〔家父汉高祖〕〔明克街13号〕〔我用闲书成圣人〕〔我家娘子,不对劲〕〔唐人的餐桌〕〔大乘期才有逆袭系〕〔深海余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