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婚约已至总裁求娶〕〔回到80,从春晚开〕〔乡村桃运傻医〕〔无上帝尊〕〔丹武至尊〕〔商海局中局〕〔执掌风云〕〔全球震惊!你管这〕〔我的谍战岁月〕〔问剑〕〔真实世界〕〔北雄〕〔正义的使命〕〔仙尊归来〕〔家兄李世民〕〔万古帝婿〕〔宇宙职业选手〕〔穿越者纵横动漫世〕〔全军列阵〕〔开局签到一个吕奉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 第三十四章 调查结果
    _:诡秘:灯神的自由之路 第三十四章 调查结果

    这是贝克兰德机械之心小队队员卡尔森,虽然看着年轻,但是加入机械之心已经好几年了,目前是序列八的考古学家。

    其余两位成员都只有序列九,一位是通识者,一位是窥秘人。

    由于警员的转述里只有女尸、纸条、狗、猫和非凡者,机械之心只把这件事当做了普通非凡事件,仅派了三位低序列队员前来查看。

    卡尔森站立在门前,先掏出携带的封印物,一道温暖的感觉从心底升起,三人同时感觉到了勇气,身体周围洋溢着净化的力量。

    卡尔森小心翼翼得拉开房门,看到了一个整洁的客厅,唯一不协调的只有地上躺着的尸体。

    房间里窗明几净,没有一点邪异力量的残留。

    卡尔森三人首先查看了一下尸体,发现尸体完好无损,完整的有些诡异,女尸的腹部奇怪的凹陷下去,似乎内里空空如也,支撑不起腹部的皮肤。

    然后他们走到茶几前,查看描述中的留言纸。

    序列六!

    卡尔森三人瞪大双眼,双手忍不住去摸怀里的封印物与非凡手枪。

    那些警察为什么没有说这个女人的死亡涉及序列六非凡者?这些警察的脑子里都是生锈的轴承,就该给他们大修一下!

    “怎么办,卡尔森?”通识者队员干巴巴地问。

    “别慌,别慌……”卡尔森握紧临时申请的太阳领域封印物,不是很有底气地说,“这个房间里并没有邪异的力量残留,否则3-1576会有反应。”

    “罪犯途径序列六是什么?”另外的窥密人队友还算镇定。

    “我也不知道。”卡尔森闷闷地回应,“执事应该知道。”

    三人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卡尔森鼓起勇气,上前一步,拿起这张留言纸,没有感受到或奇异或邪恶的力量残留,这张纸和这个房间一样,普普通通。

    卡尔森镇定下来,对着窥密人队友说:“用仪式魔法,占卜一下房间主人的死因。”

    又对通识者队友说:“我们再排查一下房间,看看是否有收获。”

    三人一通忙碌,毫无所获。

    “回去吧,上报伊康瑟执事。”

    卡尔森拿着留言纸,与两名同伴走出房间,顺手将踹怪坏的房锁又装了回去,虽然门锁因为门板的损坏失去了它原本的功能,但是卡尔森还是看不惯一个待修善和复位的组件出现在他眼前。

    离开之前,三人拿出警察局专用的保护现场的警戒线将房门围住,以免楼内其他住户因为好奇或者贪婪进入这个门锁损坏的房间。

    三人匆匆赶往圣乔治区蒸汽与机械之神在贝克兰德教区的总部圣希尔兰教堂,在教堂的地底找到了执事伊康瑟·伯纳德。

    伊康瑟正在对着镜子梳理自己蓬乱的头发。在不用执行任务的时候,伊康瑟无论是在家休假还是在教堂地底值班,都会花费大量的时间与自己倔强的头发较劲,试图让它们驯服一些。但是作为经常性使用封印物2-111的执事,他的头发总是像被炸药洗地过一样冥顽不化。

    卡尔森详细的描述了现场的情况,以及仪式魔法的结果,并递上留言纸,伊康瑟接过来看了一会,沉吟一阵,说道:“我带上2-111,跟你们去现场勘察一下。”

    带领着伊康瑟,卡尔森等人又回到了女尸所在的房间。

    伊康瑟重新探查了一遍,鉴定师的能力,让他能十分确定现场不存在危险非凡因素。

    作为一个不擅长占卜、通灵、解秘的工匠途径非凡者,遇到这种毫无线索又确定是非凡事件的情况,他只好满脸愁容地从衣兜里掏出封印物2-111,一面花纹奇异的古老银镜。

    深吸一口气,一副慷慨赴死的样子,伊康瑟伸手轻抚银镜表面三下,随后问道:

    “尊敬的阿罗德斯,我的问题是,这个房间昨夜涉及非凡因素的事件有什么?”

    银镜的表面像水面一样荡起涟漪,呈现出一幕幕跳动的画面。

    一个巨大的黑色犬类生物扑向瘦弱的女人,女人表情惊恐,嘴巴大张,尖叫仿佛能透出画面,传入镜子面前众人的耳朵。

    女人被扑倒在地,黑色巨犬扬起前爪,寒光一闪,女人的腹部被从上到下剖开了一条狰狞的口子。巨犬直接扒开伤口,将内脏半扯出身体,然后低头大口咀嚼。血液汩汩流出,女人早已气绝身亡。

    画面一闪,黑色巨犬忽然被静止在原地,随即它的身体发生了异变,体形膨胀,肉翅展开,火焰腾起,弯弯的羊角生长出来。

    画面又一抖动,黑色巨犬消失,满地都是漆黑的烂泥一样的恶心液体四处流动,随即烂泥停止蠕动,飘散出黑色的雾气,并开始收缩。

    画面又要切换,但忽然卡顿了一瞬,似乎是镜子也需要思考,下一个画面应该如何呈现。

    随即画面呈现,房间犹如大风过境,无数物体残片被翻飞卷起,无论是损坏的物品还是被摧残的女尸,都像变戏法一样被完全还原。

    最后,画面中出现客厅的茶几,一张信纸自主飘飞到茶几表面,一个茶杯主动压了上去。

    所有的画面迅速褪色,最后只留下一片空白,然后一行鲜红的单词勾勒而出:

    “根据对等原则……”

    伊康瑟不自觉地咽了下口水,等待宣判的来临。

    “与心爱的人在床上的时候,你是喜欢在上面还是在下面?”

    仿佛是刚刚吃过了一大碗费内波特高原辣椒,伊康瑟感觉自己从头到脚都是火辣辣的。

    “在……在下面。”

    伊康瑟终于还是说出了口,尽管声音很小,卡尔森等人还是听见了答案。尴尬的气氛让人感觉到空气的凝固。

    过了一会,伊康瑟调整了一下情绪,强装镇定地说道:

    “阿罗德斯只展现了杀害这位女士的凶手。但是很明显,在场的还有第三方,他杀死了这只序列六的恶魔犬,并且处理了现场,留下了纸条。”

    伊康瑟分析着获得的结果,尴尬的气氛渐缓。

    “我的提问里包含了留下纸条的这位,这位黑猫警长,但是阿罗德斯完全绕过,没有显示,说明这位可能具备超强的反占卜能力,至少半神以上。也有可能,可能这位获得了隐秘的庇护,我想,我们应该需要上报大主教,或许需要向黑夜女神教会通报此事。”

    “也许,我们可以再问一次阿罗德斯,就问留下纸条的人的身份。”卡尔森跃跃欲试地提议。

    伊康瑟露出不赞同的神情。

    “稳妥起见,我们还是先禀报大主教以后再说吧。”

    “那纸条上提到的恶魔犬的主人呢?我们可以问一下他的情况。”卡尔森依然不死心。

    “序列六非凡生物的主人,最差也是序列五,这已经是高序列以下最强了,我们不能冒险行事,先回教堂。”

    伊康瑟坚定信念,绝对不要再提第二个问题。

    “通知警察部门,按照意外身亡处理,就说是入室抢劫杀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境行者〕〔道诡异仙〕〔我的末日堡垒车〕〔我的治愈系游戏〕〔这游戏也太真实了〕〔我的属性修行人生〕〔深空彼岸辰东〕〔大乘期才有逆袭系〕〔宇宙职业选手〕〔我的姐夫是太子〕〔请公子斩妖〕〔深海余烬〕〔我家娘子,不对劲〕〔机武风暴〕〔全民领主:我的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