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九十章说不定苏哥还认识呢
    陆靖白额头上青筋绷起,脸部的轮廓扭曲而紧绷,他勾唇,露出冷森森的牙齿:“你是第一个敢算计我的女人。”

    “所以,”言陌全然没将他语气中的警告放在眼里,话间,甚至还抬起一条腿在他腿心蹭了一下,力道很轻,像羽毛拂过,却让男人瞬间绷直了身体,西装裤的弧度愈发紧绷。

    看到他的反应,她笑了笑,抬眸,偏头,“事实证明,成功的,永远是大胆的人。”

    陆靖白无声的看着她。

    女人穿着一条黑色的蕾丝镂空长裙,脚上是一双暗红的高跟鞋,衬得言陌裸露在外的肌肤白的发光。

    她很漂亮,属于性感的那一种类型,每一处都精致得恰到好处。

    此刻,一颦一笑都透着勾引的意味。

    因为她往后仰的动作,领口微微崩开,露出白皙的软肉。

    陆靖白的喉结微微滚动。

    他身上散发着冷冽刚毅的、属于男人强势的荷尔蒙气息,每一处的肌肉都硬邦邦的。

    视线停留在言陌的脸上,身体往下压了压,一双眸子异常漆黑,“但大胆,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言陌还没回味过来他话里的意思,只觉得手腕一凉,‘咔嚓’两声轻响,她已经被铐在了淋浴的支架上。

    陆靖白打开喷头的开关。

    冷水迎头浇下来,从头顶一路湿到脚跟。

    言陌:“……”

    会所的淋浴连冷水都能调温度,陆靖白调的是最低的档,从喷头出来的水还冒着白烟般的寒气。

    言陌冷得直颤,声音都变了个调:“陆靖白,你这个混蛋。”

    男人神色未变,黑色的西裤打湿了一半,“给你败败火。”

    有人敲门,“头儿。”

    陆靖白压了压心里的躁动,冷声道:“。”

    “鸭子要飞了,抓不抓?”

    陆靖白弓着身子,眼底的墨色很重,身体一直呈现出一种紧绷到极致的状态,嗓音哑得几不可闻,“现在抓到也只是个聚众吸毒的罪名,关不了几年,这条线我们跟了这么久,一定要找到那个叫龙哥的上线将他们一网打尽,今天先撤。”

    外面的人全身心都在跑了的毒贩身上,没注意到陆靖白的异常,泄气的一拳锤在门上,“妈的,跟了这么久,眼见着要收网了,被个误闯的女人坏了事,要是被我找到那个女人,我……”

    他止了声音。

    自己现在是公职人员,找到也只能干瞪着,还能把她吃了不成?

    陆靖白蹙眉:“让大家回警局开会。”

    他正要开门出去,言陌抬脚踢了下他的腿,用下颚示意他身下的凸起的位置,无声的问,“你打算就这样出去?”

    男人的视线随着她示意的位置看去,一张脸立刻冷了下来,拿下毛巾架上的浴巾,抖开,劈头盖脸的扔在言陌的脑袋上。

    才对门外的人道,“去后备箱拿件风衣上来。”

    言陌将罩在脑袋上的浴巾扯下来,一张脸冻得发白,口红被水冲刷了大半,露出冻得青紫的双唇。

    “陆靖白,你最好祈祷别栽在我手上。”

    “不会有那么一天。”

    陆靖白眼角勾出轻微的鄙夷。

    他已经恢复理智了,除了身体上的反应明显,基本已经没大碍了。

    言陌失望。

    这药是陆太太找人下的,选的都是药性温和,没有副作用的,劲儿最强劲的也就那短暂的十几分钟,凭着意志力就能忍过去。

    ……

    那人很快将风衣拿上来了。

    长度在膝盖的位置,扣子一扣,那一处的异常便看不太出来了。

    陆靖白拉开一半的门闪身出去,“回警局。”

    他一走,浴室里属于他的气息也散了。

    言陌关了水,无力的靠着墙壁,没有人在,她卸下面上强势的面具,从里到外,都透出一种了无生气的寡淡。

    湿透的衣服紧贴在身上,寒气从四肢百骸侵入,沿着血管,一路窜到心脏。

    陆靖白将手铐收得太紧,金属棱边磨破了她手腕上的肌肤,沁出的血丝从手腕混着水沿着手背滴落在地上。

    但她仿佛没有察觉。

    心头无数的念头在碰撞,最终,只剩下三个字。

    失败了。

    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显然,她不止没有成功,还惹得那个男人对她起了厌烦的心。

    ***

    走道上。

    陆靖白走的很快。

    带动的风刮起了风衣的衣摆。

    薄唇抿出冷硬的弧度,一脸生人勿近的冷怒,岳明跟在他身边三年,也没见过他如此愤怒的样子,懦懦的问:“头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陆靖白猛的顿住脚步。

    岳明一时不查,差点撞上他的后背。

    男人回头,神色在灯光下晦涩难辨,“你去趟刚才的包间,把洗手间里那个女人送回去。”   “女人?”岳明一诧异,分贝就自动提高了,“头儿,你终于破处了?好歹是第一次,怎么不找个环境好点的地方,比如,床上,再不济沙发也行啊,非得在洗手间折腾,不干净不卫生,还咯人。”

    走道上还有其他客人,闻言,视线纷纷落在了陆靖白腹以下的位置。

    那不可置信的眼神都表达着同一个意思:卧槽,还是处男,不会是不举吧。

    陆靖白目光凶狠的瞪着缩着脑袋恨不得原地消失的岳明,咬牙:“你他妈……回去跑操场50圈,一千个俯卧撑,五百个原地起跳,做不完明天去人民广场举牌子。”

    跑操场50圈,一千个俯卧撑,五百个原地起跳。

    这是要弄死他的节奏。

    他腆着脸问:“举什么牌子啊?”

    陆靖白唇角一勾,“征婚,要求,男。”

    “……”,岳明讪讪的摸了摸鼻子,脚底抹油,“我先走了。”

    “等等,”陆靖白叫住他,默了几秒,“让个女同事去。”

    言陌现在全身湿透,衣服贴在身上,和半裸也差不多了。

    岳明暧昧的挤眼睛,“头儿真体贴,我要是女人,倒贴也愿意。”

    ……

    言陌回到家已经很晚了。

    她将湿衣服脱下来扔进洗衣机,赤着脚去了浴室洗澡。

    温热的水冲刷过冰冷的皮肤,她才觉得自己是活过来了。

    翌日。

    她被手机铃声吵醒。

    睁开眼睛,入眼的是客厅的吸顶灯,侧头,看见自己的手机在茶几上不停的震动,才发现自己昨晚在沙发上吹完头发后就睡着了。

    “喂。”她的声音还透着未睡醒的沙哑。

    “言姐,这里是中心医院缴费室,今天是最后一天了,请问医药费您什么时候来交?”

    言陌的睡意一下就没了,“我前天不是才刚交了五十万吗?”

    “那笔钱是从陆氏集团的财务部划的,今早接到他们的电话,是打错了,已经收回去了。”

    “收回去了?”言陌知道昨晚的事没成功,陆太太必定会动怒,但没想到居然做的这么决绝。

    “是的,所以言姐,如果今天之内我们财务再收不到钱,就只能让您阿姨出院了。”

    挂断电话。

    言陌急匆匆的换了衣服,掬了捧冷水扑在脸上。

    简单的洗漱后,她拿了包准备出门。

    刚走到门边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谁?”

    “言姐,是我,秦时。”

    言陌拉开门,看到门口站着的男孩,简直不敢相信他是秦时。

    “你怎么?”

    瘦成这样?

    上次见面是半年前,那时候秦时跟在秦慕身边,还是个清俊少年。

    “言姐,有钱吗?借我两千块应应急。”

    他话时低着头,整个人显得焦躁不安,身体在不停的颤抖,额头上的汗一直没停过。

    “你是不是不舒服?”

    秦时过了好几秒才点头,“是,我感冒了,头痛,拿钱买药。”

    言陌心里生出几分戒备,她的事情秦家姐弟都清楚,秦慕又是跨国公司的副总,他生病不去找秦慕,却转而来找她。

    加上他精神萎靡,耷拉着眼睑一副没睡醒的模样,容不得她不怀疑。

    “你最近去哪里了?秦慕很担心你。”

    “你快给我钱,我好难受,我要去买药。”他揪着衣领,面容扭曲。

    言陌心里一凉,握着手包的手一紧,整个人都有些懵了。

    “好,但我现在身上没那么多钱,我去银行取给你。”

    秦时相信了,“我跟你一起去。”

    ……

    下了楼。

    言陌拦了辆的士,率先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趁着秦时还没坐进来时快速的低声道:“师傅,去警察局。”

    秦时拉开车门,弯腰坐进来。

    他太瘦了,瘦的,手指骨都凸起了。

    言陌抬高声音了声,“去工商银行。”

    司机也是见多识广的人,一看秦时那样,就知道情况复杂了,哆嗦着拒绝:“我交班了,载不了。”

    秦时一脚踹在座椅上,“大清早的,你交个屁的班,走不走?不走老子……”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