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一百零九章苏总出事了
    话没完,车子猛的窜了出去。

    秦时因为惯性朝前面扑过去,一侧的肩膀重重的撞在了前排的座椅上,“你他……”

    他已经被折腾得连话的力气都没了,紧咬着牙,蜷缩在角落里不住的抖动。

    言陌看着他清瘦的身影,眼泪都快下来了。

    她摸出手机,刚将屏幕锁解开,秦时就靠了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言陌的错觉,总觉得他话里都是阴沉沉的威胁,“言姐,你给谁打电话?”

    言陌手指一僵,装作若无其事的道,“我看几点了,我跟陆太太约了今天十一点见面。”

    “看时间?”男孩声音骤然一冷,“你不是戴了腕表吗?”

    “吱。”

    车子急刹。

    秦时险些被甩到前面去。

    司机推开车门就跑,连手刹都顾不上拉。

    车子还在往前面滑行,秦时看清楚自己所处的地方后,瞬间暴怒,抽出一把水果刀扑过去将正要开门下车的言陌截住。

    刀刃抵着她颈上的大动脉,“贱女人,你敢骗我,老子死也要拉着你陪葬。”

    言陌不敢动。

    她的眼底,映着公安局标志性的蓝底白字招牌。

    “你敢害我。”他的手不稳,在她脖子上戳了好几个血口子。

    “秦时,”言陌仰着头,后背紧贴着座椅的靠背,她不敢有大幅度的动作,连话,都心的控制住声带振动的幅度,“想想秦慕,她如果见到你这样,会很伤心的。”

    提起秦慕,他脸上明显有松动的痕迹,“我不想伤害你,言姐,你快给我钱,我好难受啊。”

    司机鬼哭狼嚎的呼救声引出了警察局里的人。

    走在最前面的,是穿着一身制服的陆靖白。

    淡蓝色的衬衫下,是男人紧绷而分明的肌理,修长的身体挺直而冷硬。

    他是和几个人一起出来的,步伐很快,边走边话,听见喊声,下意识的朝言陌所坐的车子扫了一眼。

    森白的刀刃反射的光照进他的眼睛里。

    陆靖白眯了眯眸。

    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秦时那张面黄肌瘦的脸上,连眼角余光都没扫向过言陌。

    对身侧的人低声道:“毒瘾犯了,大家注意人质的安全,必要时候……”

    他这才看清言陌的脸。

    眉头微蹙,紧抿着唇走了过去。

    车子撞在警局大门的台阶上,自动停下。

    秦时掐着言陌的脖子,另一只手拿刀抵着她,“给我钱,给我钱,你他妈再不给我钱我就杀了你。”

    言陌被他勒得不出话,喉咙火辣辣的,眼泪都下来了。

    “她没钱。”

    声音是从后面传来的。

    秦时紧张的回头,刀刃又在言陌脖子上划了一道口子。

    鲜红粘稠的血液沿着脖子优美的线条流淌下来。

    言陌疼的闭了闭眼睛。

    陆靖白这是存了心思想报复她吧,明知道秦时现在精神紧绷,还突然出声。

    话间,人已经走到车子跟前了。

    他怕警服会更加刺激秦时激动的情绪,便脱了上衣,只穿了条黑色长裤。

    男人裸着上半身,肩宽身长,腰窄有劲。

    他看着双唇哆嗦的秦时,将手里的钱夹往前递了递,“我这儿有,我给你。”

    半开的钱包里很厚发的一叠粉红色。

    目测有一万。

    秦时眼睛都亮了,他伸手去接,却伸到一半又猛的缩了回来,“你是警察?”

    陆靖白眯起眼睛看向言陌,似是而非的答:“我是她男人。”

    如果是平时,秦时肯定不会轻易相信,但现在的他已经被毒品折磨得半死不活了,看到钱,什么理智都没了。

    他几乎是扑过去的,双手紧紧抓着钱包。

    陆靖白手腕一转,扣住秦时的手,将他从车里拽出来反剪着压在水泥地上。

    秦时被带下去了。

    陆靖白用舌尖顶了顶腮帮,穿上衣服,见言陌还直挺挺的坐在车里,微皱了下眉:“下车。”

    言陌没动。

    陆靖白冷漠的眼睛微微透明,“言姐,你脖子上的伤最好先包扎一下,等一下录个口供就可以离开了。”

    她的伤口不深,但前面脖子上全是血,一眼看去,很是惊悚。

    言陌侧头看他。

    唇瓣苍白,脸也是苍白的,领口的位置被血染红了几处。

    “我……”她的声音很涩,“腿软。”

    陆靖白:“……”   陆靖白勾唇,淡笑出声,“我以为言姐天不怕地不怕。”

    言陌总觉得他这话是在讽刺她。

    不过她现在实在没力气和他抬杠,垂眸,睫毛微颤。

    摊开的掌心里全是错乱的指甲印,最深的那处往外渗着血迹,已经结痂了。

    陆靖白看了眼她脖子上的伤,弯腰,将言陌从车里抱出来。

    男人的手臂悍然有力,言陌枕在他的胸口,能听到他低缓均匀的心跳声,沉稳有力,节奏均匀,言陌神思一恍,手指在他紧绷的胸膛上划过,“陆警官,这几天是我的排卵期。”

    陆靖白的眉头拧起来,“看来言姐的腿已经不软了。”

    言陌被他从怀里扔了下来。

    真的是扔。

    幸好她穿着平跟鞋,退了两步才勉强站稳。

    “岳明,带她去包扎伤口,做口供。”

    ……

    言陌做完口供,包扎好伤口,站在警察局门口的台阶上等秦慕。

    出了这么大的事,她肯定得出面。

    对面商场外墙的led屏上映出男人清雅矜贵的俊脸,一身质地精良的纯意大利手工西装,短发,五官凌厉。

    地点是机场。

    男人单手握着行李箱的拉杆,另一手和身侧的女人十指相扣。

    商业新贵苏瑾胤今日携新婚妻子季橦蜜月回国。

    言陌冷冷的勾了下唇,转开视线,埋头从包里摸出烟盒,捏出一支含在色泽潋滟的双唇间。

    打火机幽蓝的火光窜起。

    她凑过去要点。

    “吱……”

    汽车急刹,轮胎磨过水泥地的刺耳声音。

    言陌抬头,就见秦慕冷着一张脸从一辆香槟色的宝马里下来,踩着十寸高的高跟鞋走的如履平地。

    看样子是从公司直接过来的,工装都还没换。

    她揉了烟,哑着声音道,“秦慕,抱歉,是我将秦时送到警局的。”

    秦慕看到她脖子上的纱布,顿时就火了,“你道歉?你道什么歉?”半晌后又冷笑一声,“你是该道歉,就不该送他来警察局,直接送到火葬场一了百了才好。”

    她大步进了警局,随便逮了个穿制服的人问,“人呢?刚才吸毒劫持人质的。”

    秦时还在审讯室。

    最难受的那一阵已经过了,身上全是秽物,虚弱的瘫在椅子上。

    秦慕进去时,他的眼珠动了动。

    言陌没跟进去,这算是家事,即便是闺蜜也不该涉足的那一部分。

    她靠着一侧的墙壁抽烟,思绪有点飘,抬头压着眉心,头痛欲裂。

    里面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是板凳砸在地上的声音。

    同时响起的,还是秦慕的厉声呵斥:“今天谁敢阻止我,我投诉你们性骚扰。”

    言陌知道她为什么这么生气。

    秦慕的爸爸就是死在这东西上的,那时候她二十一岁,独自去停尸房认尸。

    所以她对这东西,深恶痛绝。

    而如今,她唯一的弟弟也沾上了。

    听见有脚步声传来,言陌抬头,就见陆靖白带着岳明正朝这边走过来。

    审讯室里,秦慕还在朝着秦时发脾气,似乎还动上手了。

    陆靖白走进去,扣住秦慕的手,将她扯了个踉跄,扔给随他一起进来的岳明,“诬告陷害公职人员,妨碍公务,看能拘留几天。”

    秦慕要话,被言陌一把拉住了,“你去外面坐一会儿,后面的事我来处理。”

    她如今估计是冷静不下来处理事情。

    “恩,”秦慕点头,转身出去了,言陌这才发现她的眼眶很红。

    待门关上后,言陌示意了一下狼狈的秦时,“陆警官,人我们可以带走了吗?”

    “带走?”陆靖白嗤了一声,“你这脖子上的洞戳少了,还不长记性?吸毒成瘾,就算不涉嫌其他,也要送戒毒所强制戒毒。”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