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一百一十九章能忍就忍
    陆靖白本不想理他,但赖不过他喋喋不休的问,皱着眉,不耐烦的敷衍道:“谁?”

    岳明一脸神秘的凑过去,“你那晚在ktv包间的洗手间里睡了的那个女的啊,那晚米月送她回去的。”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出任务期间做与工作无关的事,被上级知道,是要记大过的。

    陆靖白蹙眉,视线从纸页上移开,看向某处的虚空。

    他想起昨晚那个激情四溢的吻,唇瓣有些发烫,喉结滚动,半晌,才沙哑的从胸腔处溢出一个音,“恩。”

    “不过,她相亲的那个男人可真渣,前脚刚承诺周一领证结婚,后脚就跟个女人纠缠不休,还等把钱弄到手就离婚娶她。妈的,那女人好歹跟过头儿,怎么这么没眼力界?那种男人也看得上。”

    陆靖白英俊的脸上落下一层阴霾,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将手中的资料摔给他,“龙哥这群人到现在还没落网,你倒是有闲心去关注这些。”

    他抬头撑着额头,眼睑垂下,脸色很黯。

    岳明看不清他眼里闪过的晶亮是什么,却在这一瞬间,收起了脸上的嬉笑,肃然的绷紧了唇。

    气氛压抑,让人连喘息都有些憋。

    “头儿……”

    陆靖白抽了根出来,打火机啪的响了一声,幽蓝的火光照得他的脸阴森冷漠,“我们又有个卧底死了。”

    岳明的眼眶刹那间就红了。

    双手紧握成拳,手指攥紧,骨节青白,嘶哑着声音问:“谁?”

    他进了这一行才发现,人性的狠辣,远比人们看到的更残酷。

    “聂荣,你下午去趟他家,看看……”相比刚得到消息那一刻,陆靖白的情绪已经缓和许多了,但还是哽了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卧底这行职业特殊,没有风光大葬,甚至墓碑上连名字都不敢写,怕人报复。有些人到死都不能告诉家里人自己的真正身份,宁愿一直被误会厌弃。

    已经死了,何必再让家人徒增伤悲。

    ……

    言陌回到家,将陆靖白和陆太太秘书的号码直接加入了黑名单。

    然后才给老太太打电话。

    “奶奶,我和……”言陌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记住那个男人的名字,“准备下周一领证结婚。”

    老太太并没有反对,只道,“言陌,委屈你了,我让你妈妈挑个黄道吉日,帮你们把婚礼办一办。”

    今天苏瑾胤带季橦回来,这会儿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听到言陌的名字,他拿刀的手微微一顿,接着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削苹果皮。

    言陌:“不用麻烦了奶奶,我暂时不打算办婚礼。”

    这种没有感情基础,又互不了解的婚姻,能坚持多久都不确定,她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要的,我苏家的孙女儿结婚,婚礼都不办,不是让人笑话吗?”老太太一句话,婚礼的事就板上钉钉了。

    言陌勾了下唇角,是不想让人笑话,还是为了办给苏瑾胤看。

    “奶奶你安排就好。”

    挂了电话,苏瑾胤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季橦,拿湿巾仔细擦了手,才漫不经心的问:“言言要结婚了?”  老太太见儿子儿媳恩爱,心里一喜,“是啊,是下周一领证,对方是海归,又是部门经理,康家境,父母都在老家不常过来,言陌嫁过去也不会受公婆的气。”

    苏瑾胤身子后仰,冷峻的眉目间一派森冷的寒意,他低头点了支烟,抬眸,颇有些轻描淡写的道:“对方叫什么?”

    季橦离得近,能看到他脸上不加掩饰的厚重阴霾。

    她从来没在苏瑾胤脸上看到过这样的神情,张扬、森然、冷厉,但这一切又被他隐藏在深邃的瞳孔深处,面上只剩下一派云淡风轻的淡然。

    季橦心里一疼,手指甲深深的陷进了掌心。

    是什么时候发现他不爱自己这个事实的?

    大概是新婚之夜。

    像他这样克制禁欲的人,居然会喝得烂醉如泥。

    苏瑾胤的酒品很好,喝醉了也是安静的睡觉,没有大吵大闹,也没有拉着她不放喊谁的名字。

    眉头微蹙,抿紧薄唇,沉默的像一尊雕像。

    但一个男人爱不爱自己,不用通过言语就能感知的到。

    老太太也不太记得对方的名字了,皱眉想了半晌,“姓邹吧。”

    苏瑾胤的脸色愈发不好,季橦急忙转了话题:“爸呢?”

    “你爸约了人去打高尔夫,也应该快回来了。”

    ……

    周一。

    言陌接到医院打来的催款电话,才想起和那个男人商议今天领证的事。

    她看了眼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揉了揉发胀的眉心,言陌又躺了五分钟才从床上起来。

    从昨晚到现在睡了不足五个时,人还是晕的。

    早餐是一如既往的鸡蛋、面包片和牛奶。

    她边吃边拿出手机准备给邹云铮打个电话,点开通讯录才想起那天只将自己的号给他了,没留他的号。

    皱眉。

    烦躁的将手机扔在了桌上。

    手机刚砸在桌上就嗡嗡的震动了起来,言陌拿起来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

    她交际圈匮乏,给她打电话的也就那几个人,所以,看到陌生的号,她立刻就想到了邹云铮。

    “喂。”

    “言姐,是我,邹云铮。”男人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

    言陌轻轻的吁了口气,身子后仰,靠在了餐椅的椅背上。

    没听到回应,邹云铮以为言陌不记得自己了,尴尬的解释,“上周三我们见过的……”

    “我记得,”她打断邹云铮的话,“现在才十一点,我直接去民政局门口等邹先生,能赶在他们下班之前将手续办好。”

    “那个,”邹云铮对言陌这么急着结婚始终存在疑虑,“不急,我们先吃个午饭,下午再去领吧,也不差这几个时。”

    言陌皱眉,她不习惯和邹云铮相处,但想到领了证后两人就是夫妻了,没必要在这种事上驳了他的面子,便同意了,“餐厅地址在哪?”

    “你把你家地址给我,我来接你。”

    “不用,我打车过去。”

    ……

    言陌打车去了邹云铮的餐厅。

    一家很有格调且价格不菲的法国餐厅,还没走近,就能感受到浪漫唯美的气息。

    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微信关注“热度网文 或者 rd4”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