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251章说话
    “请问,你是言陌,言小姐?”

    言陌正端着杯子喝水,听见声音,起(身shen)回头。

    同她说话的是个三十岁左右、温文儒雅的男人,一(身shen)笔(挺ting)的黑色西装,容貌很清俊,戴着一副无边框眼镜。

    言陌点头,“我是。”

    男人脸上露出一丝笑,“我叫邹云铮,很高兴认识你。”

    “言陌。”

    她的态度不冷不(热re),邹云铮一愣,却不知如何接话,好在服务员过来点餐,化解了尴尬。

    点完餐,邹云铮寻了个话题:“听苏(奶nai)(奶nai)说言小姐是古瓷器修复师?我(身shen)边,还没人从事这份职业呢。”

    “邹先生,”言陌抬眸,脸上神(情qing)淡漠,“我希望能尽快领证结婚。”

    “……”她肃然的模样让邹云铮没办法当她是在开玩笑,“多快?”

    “今天明天后天都行,只要你有时间,婚礼我们可以不办。”

    她相亲的目的就是为了老太太承诺的嫁妆,陈姨的病需要钱,她没时间谈恋(爱ai),深入了解对方。

    ‘砰’。

    是隔壁桌的杯子打翻了。

    那人匆匆站起来,叫了服务员过去收拾。

    言陌扫了一眼,并未放在心上。

    邹云铮对言陌印象(挺ting)好,五官精致,皮肤白皙,穿着件ol风的白色雪纺衬衫,系在条纹的九分西裤里,袖口随意挽到手肘处。

    他原本还有几分雀跃的心思,但见言陌这么急着结婚,反而退缩了。

    该不会是有什么病吧?

    “言小姐,我们彼此还不了解……”

    “那就没什么谈的了。”

    言陌干净利落的起(身shen),从包里拿出两百块放在桌上,邹云铮见她要走,急忙叫住她,“言小姐,下周一可行?我这几天要出趟差,周六才回来。”

    她点头,从包里拿了张名片递过去,“到时候联系,我先走了。”

    名片上只写了名字和电话,职业地址什么都没有。

    “等等,”邹云铮叫住她,将桌上言陌刚放的两百块还给她,“就算没成,也不该由女士付钱,更何况,我和言小姐再过几(日ri)就是夫妻了,不用算的这么清。”

    言陌没推迟,接了过来。

    倒不是认同邹云铮的话或是舍不得钱,而是她不习惯和陌生人推诿。

    她刚离开咖啡厅,邹云铮面前就坐了个女人,手包往桌上一扔,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震得周围的人都朝这边看了过来。

    “你不是说只跟她谈两年恋(爱ai),把钱弄到手就甩了她吗?为什么要同意结婚?”

    邹云铮有点烦,压低声音道,“你没听见吗?结婚是她提出来的。”

    “你可以拒绝。”女人嘟嘟囔囔,声音却已经小了。

    “我拒绝了,她直接拎了包要走,我能怎么办?她是言家大小姐,攀上她,我们这辈子不用愁了。”

    “那你答应我,等弄到钱,就和她离婚娶我。”

    “这是肯定的。”

    ……

    东城区警察局。

    陆靖白正在研究卧底传来的讯息,眉头紧蹙,劲长的手指曲起,在桌上缓慢且有节奏的敲击。

    岳明从半开的门缝里闪(身shen)进来,“头儿,刚才米月给我打电话,你猜她看到谁了?”  陆靖白本不想理他,但赖不过他喋喋不休的问,皱着眉,不耐烦的敷衍道:“谁?”

    岳明一脸神秘的凑过去,“你那晚在ktv包间的洗手间里睡了的那个女的啊,那晚米月送她回去的。”

    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出任务期间做与工作无关的事,被上级知道,是要记大过的。

    陆靖白蹙眉,视线从纸页上移开,看向某处的虚空。

    他想起昨晚那个激(情qing)四溢的吻,唇瓣有些发烫,喉结滚动,半晌,才沙哑的从(胸xiong)腔处溢出一个音,“恩。”

    “不过,她相亲的那个男人可真渣,前脚刚承诺周一领证结婚,后脚就跟个女人纠缠不休,还说等把钱弄到手就离婚娶她。妈的,那女人好歹跟过头儿,怎么这么没眼力界?那种男人也看得上。”

    陆靖白英俊的脸上落下一层(阴yin)霾,冷冷的睨了他一眼,将手中的资料摔给他,“龙哥这群人到现在还没落网,你倒是有闲心去关注这些。”

    他抬头撑着额头,眼睑垂下,脸色很黯。

    岳明看不清他眼里闪过的晶亮是什么,却在这一瞬间,收起了脸上的嬉笑,肃然的绷紧了唇。

    气氛压抑,让人连喘息都有些憋。

    “头儿……”

    陆靖白抽了根出来,打火机啪的响了一声,幽蓝的火光照得他的脸(阴yin)森冷漠,“我们又有个卧底死了。”

    岳明的眼眶刹那间就红了。

    双手紧握成拳,手指攥紧,骨节青白,嘶哑着声音问:“谁?”

    他进了这一行才发现,人(性xing)的狠辣,远比人们看到的更残酷。

    “聂荣,你下午去趟他家,看看……”相比刚得到消息那一刻,陆靖白的(情qing)绪已经缓和许多了,但还是哽了一下,“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

    卧底这行职业特殊,没有风光大葬,甚至墓碑上连名字都不敢写,怕人报复。有些人到死都不能告诉家里人自己的真正(身shen)份,宁愿一直被误会厌弃。

    已经死了,何必再让家人徒增伤悲。

    ……

    言陌回到家,将陆靖白和陆太太秘书的号码直接加入了黑名单。

    然后才给老太太打电话。

    “(奶nai)(奶nai),我和……”言陌才发现自己根本没记住那个男人的名字,“准备下周一领证结婚。”

    老太太并没有反对,只道,“言陌,委屈你了,我让你妈妈挑个黄道吉(日ri),帮你们把婚礼办一办。”

    今天苏瑾胤带季橦回来,这会儿都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听到言陌的名字,他拿刀的手微微一顿,接着又若无其事的继续削苹果皮。

    言陌:“不用麻烦了(奶nai)(奶nai),我暂时不打算办婚礼。”

    这种没有感(情qing)基础,又互不了解的婚姻,能坚持多久都不确定,她不想弄得人尽皆知。

    “要的,我苏家的孙女儿结婚,婚礼都不办,不是让人笑话吗?”老太太一句话,婚礼的事就板上钉钉了。

    言陌勾了下唇角,是不想让人笑话,还是为了办给苏瑾胤看。

    “(奶nai)(奶nai)你安排就好。”

    挂了电话,苏瑾胤将削好的苹果递给季橦,拿湿巾仔细擦了手,才漫不经心的问:“言言要结婚了?”<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