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252章多生几个
    静了足足有一分钟。

    老太太才继续道:“(奶nai)(奶nai)知道你在筹陈太太的医药费,也知道你和陆太太签订的协议,但陆家那位少爷我见过,他的主意不好打。”

    “……”

    言陌在陆靖白手上碰了那么多次钉子,比任何人都深有体会。

    “你年纪也不小了,(奶nai)(奶nai)给你介绍门婚事,我们会给你一笔丰厚的嫁妆,足够陈太太的医药费以及你以后的生活。”

    “言家和苏家,你就不要回了。”

    言陌以为自己已经足够坚强了,但苏老太太的一句话,还是让她瞬间红了眼眶。

    直到挂了电话,她的心思还在老太太那句话上。

    ……

    穆东野在机场外面等她,(身shen)边还站着个美国人,脸色很是不愉悦。

    大概是花瓶的主人。

    言陌将盒子递给穆东野,“修补好了。”

    美国男人先一步伸手接过去,小心翼翼的从里面捧出花瓶,细细检查后,用蹩脚的中文兴奋的对言陌表示感谢,“欧文果然没夸错人,言小姐果然厉害,完全看不出来是修补过的。”

    欧文是穆东野的英文名字。

    言陌不善交际,面对他的夸赞,只礼貌的说了声谢谢。

    没有痕迹那只是在外行人看来如此,东西破了就是破了,再怎么精湛的技术,也没办法恢复到完好如初。

    趁男人抱着宝贝(爱ai)不释手,穆东野严肃的问陌,“你最近是不是缺钱?以前你从来没有客户还没验货就要求结钱的。”

    言陌犹豫了几秒,摇头,“……不是。”

    她在这一块很注意,很多朋友一旦涉及到金钱,感(情qing)就变了质。

    她不知道她(身shen)边的人是不是也这样,但言陌不敢试。

    她是穷,不是急。

    那就是个无底洞,不知道哪天才会填满。

    所以即便是秦慕,她也未曾开口。

    穆东野沉默不语的盯着言陌!

    言陌叹了口气,知道瞒不过他,“已经解决了。”

    她这话不算撒谎,就算陆靖白那边行不通,(奶nai)(奶nai)也说了,只要她结婚,就会给她一笔丰厚的嫁妆,足够陈姨的医药费。

    等那人进了安检,穆东野才和言陌一道从机场出来。

    他将言陌送到小区楼下,便驱车离开了。

    ……

    言陌一天一夜没睡了,回到家,洗了澡就直接躺(床chuang)上了,连头发都只是用干发布包了下。

    老太太那边动作很快。

    一早就给言陌打电话说有合适的人选了,约她今天中午吃饭。

    对方是海归,才回国两个月,如今在陆氏集团上班,担任企划部经理。

    约的地点也是在陆氏附近。

    言陌对婚姻没有憧憬,这大概是和她从小生活的环境有关,被父母抛弃,是她心里最隐忍的伤痛。

    原本想着再过两天,等她见过陆太太之后再做决定,但她显然低估了老太太迫切想将她嫁出去的**。

    “好。”

    她刚好要去陆氏找陆太太,但她也知道,这只是拖延时间的权宜之计。

    若是陆靖白不同意,她找谁都没用。

    一想起那个名字,言陌就觉得头疼,整个人像是被架在火上烤,心头火光四溅。

    还真是,烦人。  被老太太这么一搅,言陌也没了睡意。

    洗漱完,苏家老宅的管家就已经将对方的资料和电话发到她手机上了。

    言陌昨天饿狠了,隐隐有些胃疼。

    勉强吃了两片面包,看时间差不多了,才下楼打车去了陆氏。

    前台还记得她,“小姐,陆太太出差还没回来。”

    从陆氏集团出来,言陌站在阶梯上,看着拥堵的车流深深的吸了口气。

    陆太太还没回来。

    医院她只交了两万块,撑不了多久。

    至于陆靖白那边……

    言陌又开始头疼了,相比之下,苏家的嫁妆更容易得手些。

    有电话进来。

    言陌看了眼来电显示,是陆太太秘书打来的。

    她没存名字,但之前接洽商谈签合同一直是和他,号码也好记,所以言陌对这组数字很有印象。

    “李秘书。”

    “言小姐,我打电话是想告诉你,不用再浪费心思了。少爷亲自给太太打了电话,说对你没那方面的兴趣。”

    在找上言陌之前,李秘书就查过她的背景资料,知道她曾经落水,被一个叫戚伟的男人救了。

    救了她,那男人却因此溺亡了。

    那时候她不过还是个十几岁的孩子,但从那天起,她就承担起了赡养他父母的责任,他父母认为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对她态度一直很恶劣,如今他母亲又(身shen)患重病,言陌却一直没放弃。

    他对她的这份责任感很是佩服,所以才愿意提醒她。

    “什么时候的事?”言陌嗓音很哑,寡淡的脸上面无表(情qing),目光定定,显出几分失神。

    “昨天。”

    言陌想笑,唇角上扬,却没勾出半点笑意,只剩下无尽的嘲讽。

    昨天?

    在他亲完她之后。

    言陌闭了闭眼睛,按住自己的脑袋。

    虽然竭力想压制住心底窜上来的怒意,但最终,还是被刺激的有几分失了理智。

    她很少表现出这般大悲大喜的(情qing)绪,而因为陆靖白,却动过两次怒了。

    这男人真他妈狠。

    占人便宜,断人后路!

    都他妈硬了,还说没兴趣。

    言陌几次深呼吸,才勉强压下心里的浮躁。

    六月中旬的天气,十点多的阳光已经很炽烈了,她就站了几分钟,额头上已经冒出细细的薄汗。

    看了眼手机上时间,离约定的还有一个多小时,言陌懒得到处走,便直接打了车去餐厅。

    这是家咖啡厅,集简餐、西餐、下午茶于一体,在这片快节奏的cbd区域很常见。

    这个点没什么客人,有人在台上弹钢琴,一旁的莲池冒着袅袅的白烟,假山、流水、金鱼……

    将整个咖啡厅笼罩在优雅静谧的气氛中。

    言陌要了杯柠檬水,点开微信给秦慕回信息,昨天太忙,回来后就直接睡了,一直没顾得上她。

    “你想多了。”

    秦慕回的很快,估计一直盯着手机在等她回复,“那你说,他跑你家楼下干嘛?找个清静的地方抽烟啊?”

    “……”言陌想了想,“可能是。”

    三年前朝夕相处她都看不透苏瑾胤,现在更看不懂。

    秦慕发过来一个冷笑的表(情qing)。

    她也知道言陌在这种事上拧得清,不需要她多言。

    没有血缘关系的舅舅和已婚的男人,那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b>章节内容正在努力恢复中,请稍后再访问。</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