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260章群演费
    一道白光晃过,陆靖白反应迅速的踢开面前的人,侧(身shen)避开。

    饶是这样,手臂还是被划了一道。

    陆靖白扫了一眼,发狠的骂了句艹,下手动作愈发凶狠利落。

    对方虽然人多,但都是些不入流的混混,真要和陆靖白这种从小练到大,又在枪林弹雨摸爬滚打过来的人斗狠比招式,还差的远。

    “走。”

    不知是谁喊了一句,一群人迅速上了车,车子轰鸣,瞬间窜的没影儿了。

    陆靖白半弓着(身shen)子靠在引擎盖上喘气,t恤被汗水湿透,贴在(身shen)上,勾勒出男人匀称的肌理。

    言陌推开车门下去。

    陆靖白右手臂上被刀刃划出了一条几厘米长的伤口,血糊了一手。

    汗水沿着男人侧脸锋锐的轮廓滚落,一滴滴没入脚下的泥土中。

    言陌不确定他(身shen)上还有没有其他内伤,大概是太长时间没开口,嗓音有点涩,“我送你去医院。”

    经过刚才那番打斗,整个小区都安静得像坟墓一样。

    “不用,”陆靖白拿过她手上的车钥匙,需不需要去医院他自己清楚,“这群人不是冲你来的,刚才你在车上没人看到你的长相,你自己上楼不会有危险。”

    言陌没将他的话听进去,自顾道:“不用去医院?那就上楼包扎伤口。”

    “言小姐……”陆靖白((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唇,笑道,“人蠢不要紧,但蠢还不懂得看形势,就真的无药可救了,刚才的(情qing)况你瞧见了?还想给我生孩子?”

    男人弯腰,目光与她齐平。

    背光,他的脸隐匿在(阴yin)影中,看不太清。

    言陌静静的看着他,(身shen)体在这一刻有些发抖,不知是从刚才的事里后知后觉感受到的恐惧,还是单纯的为了面前这个男人。

    “呵,”陆靖白低笑,直起(身shen),“知道怕就是乖女孩。”

    言陌就在这时候伸手环住他的脖颈,用力将他拉到面前,吻上了他的唇。

    她吻的很重,没有半点技术含量,只是粗暴的(吮shun)吸。

    陆靖白:“……”

    没有缠绵,只有人类最原始的渴望。

    他的唇被咬破了,嘴里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这更激起了男人骨子里的暴戾。

    言陌将他推倒在车子的引擎盖上,手往他(身shen)侧一撑,俯(身shen)贴近他:“陆靖白,你害怕。”

    “……”

    “你怕你的工作会连累(身shen)边的人,所以不敢找女人,不敢结婚,更不敢要孩子。”

    “……”

    “说到底,你不过是怕没女人敢跟你而已,你就是个……”

    冷静和理智在这一瞬间瞬间崩塌,男人的(胸xiong)膛起伏剧烈,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狠狠吻了上去。

    他和她换了个位置,男人曲起腿,膝盖抵在她的双腿间,吻得异常粗暴激烈,近乎发泄。

    迎面吹来的夜风中混着男人(身shen)上的血腥味、汗味,洗衣皂味,以及,荷尔蒙的味道。

    陆靖白弓着(身shen)子吻着她,抵着她,双手摸到她腰间,沿着女人滑腻的肌肤往上滑。

    裹在两人(身shen)上的空气都是滚烫的。

    “咳咳……”

    两声尴尬的咳嗽声自(身shen)后传来。

    言陌的腿还缠在陆靖白的大腿上。  陆靖白停下动作,直起(身shen)时还不忘了替言陌理好半开的衣服。

    刚才咳嗽的人见陆靖白整理完回头,才从(阴yin)影中走出来,“陆哥,你这……也太激(情qing)了。”

    “什么事?”

    陆靖白((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唇上被言陌咬破的地方,落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意犹未尽。

    “有人报警,围殴,报了你的名字,”那人暧昧的看了眼他唇边的口红印,“陆哥,要不要先擦一下?”

    陆靖白揩了下唇角,看了看指腹沾上的红痕,两根手指捻了捻,那暧昧撩人的痕迹就消失了。

    他回头,面上有笑意,但隐匿在眸子深处的依旧是冷漠:“为什么非要和我生孩子?”

    “……”

    陆靖白挑眉,“为了钱?”

    言陌张了张嘴,半晌才哑声说道:“你是个英雄。”

    “……”陆靖白一愣,没想到竟会听到这种答案,哼出一声笑,“看不出来,言小姐还有英雄(情qing)结。”

    陆靖白一行人离开后,小区就彻底静下来了。

    言陌转(身shen)上楼,并没看到转角(阴yin)影处停的那辆黑色宾利。

    青白色的烟雾从半开的车窗透出,散开。

    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连楼道灯都时好时坏。

    言陌刚搬来时还摔过一跤,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摸黑也能走。

    楼道((逼))仄,又是深夜,一切细微的声音传到耳边都被放大了数倍。转角堆放的杂物被(阴yin)影覆盖,生出许多(阴yin)森恐怖之感。

    她加快了脚步。

    突然想起陆靖白临走时的那句话。

    ——想不到,言小姐还有英雄(情qing)结——

    黑暗中,言陌淡淡的笑了下。

    英雄(情qing)结是每个女人都有的,试问哪个女人在自己最孤单无助的时候没有幻想过有个男人能够从天而降,护她周全?总不会有女人想着降个孬种下来躲自己(身shen)后吧。

    言陌住在顶楼。

    她低头在包里找钥匙,手指刚碰到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穆东野。

    “喂。”她一边开门一边接电话。

    “我的颜大小姐,今天都几号了,货还交不交了?”

    言陌抬手压着额头,仔细回忆了一下当初穆东野跟她说的(日ri)期,“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最近被陈姨的事整的焦头烂额,穆东野要是不给她打电话,她还真忘了这档子事了。

    幸好只剩最后一点了,赶两天工应该没问题。

    “最迟明天晚上,对方临时有事要回美国,订的是明晚9点的飞机。”

    言陌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好。”

    她开灯换鞋,关上门,放下包去了次卧。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套tao)房,次卧被她改成了工作间。

    她是一名古瓷器修复师,之前在文物局上班,现在单干。

    穆东野替她接活,算是她的半个老板。

    做这一行要求的是绝对心无旁骛,稍有一点分心,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弥补。

    言陌关了手机,换上工作服,戴着手(套tao)的手小心翼翼的捧出那只已经修复的差不多的花瓶。

    这是个明代的官窑瓷器,撇开本(身shen)的经济价值不说,收藏价值极高,只可惜碎了。

    瓷器这东西讲求的就是一个完美,即便修补的再怎么没有痕迹,也跌价的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