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265章我们是真心相爱
    言陌踩着高跟鞋往外走。

    背脊(挺ting)的笔直,一张脸,冷漠得像是覆上了一层厚厚的冰霜,将她所有波动的(情qing)绪都凝固在其中。

    她站在电梯前,双唇抿得很紧。

    金属门倒映出她此刻狼狈的模样,旁边有个女人递给她一张纸巾,“擦擦吧,都湿透了。”

    “谢谢。”

    言陌接过来,正准备擦,电梯门就开了。

    她站的位置是两扇门的正中,一抬眼就能看到里面的人。

    陆靖白。

    言陌:“……”

    她咬唇冷笑,脸蛋苍白而寒冷,还真是,狭路相逢。

    原本已经淡忘的愤怒迅速破土而出,但陆靖白不是一个人,他(身shen)侧,还站着陆太太和她的秘书。

    言陌冷着脸不吭声,如同对方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陆靖白皱了下眉,看着她头发上嫩黄晶莹的柠檬果(肉rou),冷淡的问道:“怎么回事?”

    言陌没兴趣将自己的伤口扒开给人看,静了几秒,才回道:“餐厅搞活动,赢了有一万块钱奖励。”

    这个理由明显是在敷衍。

    陆靖白知道,陆太太知道,她也知道。

    男人看了她一眼,唇角忍不住上扬,了然的哼了一声,“奖金呢?”

    “我不是被泼的最惨的。”

    陆靖白:“……”

    夏天的衣服料子薄,言陌被泼了水,(胸xiong)口的位置湿透了,内衣的轮廓清晰可见。

    他脱下外(套tao)披在她(身shen)上,“妈,我送她回去,今天这餐饭就不陪你吃了。”

    言陌礼貌的朝始终未发一言的陆太太欠了欠(身shen),“陆太太,我先走了。”

    她跟在陆靖白(身shen)后进了电梯。

    倒不是真的想让他送,相反,她现在心(情qing)很糟,只有找个地方一个人静静。

    之所以同意,是想让陆太太看到她还有价值。

    一个男人肯送你,无论是什么理由,但至少他不讨厌你。

    待电梯门完全合上,顾钰微对一旁的秘书道:“你等会跟言小姐联系,我给她三个月的时间,这期间,我会继续履行当初的承诺。查一下她的资料,我要全部。”

    “是,”李秘书点头应下,又道:“顾总,少爷会不会是因为不想和舒小姐吃饭,才故意要送言小姐回去的。”

    “之前那些女人呢,他肯送过谁回去?”

    李秘书:“……”

    还真是没有。

    ……

    从餐厅出来,言陌就想走,但陆靖白已经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上车。”

    她皱了皱眉,最后还是不发一言的坐了上去。

    柠檬水里混了冰糖,粘在皮肤上异常难受,这让她本来就不好的心(情qing)逐渐变得有些焦躁。

    言陌靠着车窗,精致的五官在阳光的照(射she)下有几分模糊不清。

    陆靖白专注的开着车,并没有说话的打算。

    手机响了。

    单调的铃声在安静的车厢里显得很是突兀。

    言陌将手机从包里翻出来,看到来电显示,冷漠的眸子里满是浓重的讥诮。

    打电话来的是言诺。

    她名义上的妹妹,言家名正言顺的大小姐。

    “喂。”

    明显的不耐烦。

    言诺的声音里含着笑,嗓音柔柔的,听到言陌耳中却只剩下嘲讽和不屑,“言陌,听说你今天结婚,怎么样?还顺利吗?”  “呵……”

    言陌轻笑。

    陆靖白回头,正好看到她坐直(身shen)体,伸出舌尖((舔tian)tian)了下唇。

    她眯起双眸,眼底蓄着笑意,垂落的头发遮住了一半的侧脸。

    妩媚而妖娆,还很——撩人。

    陆靖白皱着眉将视线从言陌(身shen)上移开,(身shen)体突然有那么几分的紧绷,掌心里也泛起了丝潮气。

    一只飞虫笔直的撞在她这一侧的挡风玻璃上,言陌也跟着闭了下眼睛,“如果没别的事,我挂了。”

    言诺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明明只是个没人要的孤儿,偏偏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子。

    “对方知道你只是言家领养的,是不是就不愿意娶你了?从小到大,这样的教训还少吗?你怎么就这么……厚脸皮呢?”

    “是你告诉那个女人的?”

    言诺冷嘲,“我只是不想你顶着言家的名号去骗人,你以为那个男人是看上你了?他不过是看上我们言家的钱了,要不是我偷听到小舅舅的秘书打电话说你顶着言家大小姐的名头去相亲,还真不知道你居然这么不要脸?”

    “……”言陌凉薄的扯了扯唇角,“蠢货。”

    苏瑾胤的秘书是什么人?

    如果不是故意想让她知道,就言诺这智商,连个字都别想听到。

    她挂了电话,将手机扔进包里。

    言陌心(情qing)好些了,转头看向陆靖白,“我还没吃中饭,饿了。”

    陆靖白不发一言的将车驶入辅道,在一家兰州拉面馆停下,熄火下车。

    言陌:“……”

    估计是真对自己没意思,连吃个饭都这么糙。

    见她坐着没动,陆靖白绕到副驾驶敲了敲车门,“下车。”

    现在正中午,拉面馆生意很好,两个大风扇呼啦啦的吹。

    陆靖白拧了张凳子放在言陌面前,点了份牛(肉rou)拉面,言陌不喜欢吃面食,点了盖浇饭。

    饭菜都是现成的,摆个盘的时间,很快就端上了。

    言陌拿着勺子,吃的慢条斯理,时不时的将垂落的头发别到耳后。

    陆靖白盯着她明艳的红唇,喉结滚动了下,起(身shen),“我出去抽支烟。”

    他快步出了面馆。

    言陌掀眸看他。

    外面阳光正盛,连遮阳伞都没有,他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双唇含着烟,一只手拢着打火机的火苗,低头去点。

    衬衫的袖口随意的卷到手肘。

    烟雾背后,他的轮廓利落有劲,宽肩窄腰,薄薄的衣料下是喷张的肌(肉rou)。

    察觉到言陌的视线,他抬头朝她看过来,眸光冷而静。

    言陌低头吃饭。

    陆靖白眯起眼眸,视线看向被太阳炙烤的街道,安静的抽烟。

    拉面端上来时,烟也抽完了。

    将烟掐灭,大步走了进去。

    陆靖白的衬衫被汗水湿透了大半,他抬手解了两颗扣子,还是觉得(热re)。

    男人吃的很快,但动作却很优雅。

    一碗面吃完,言陌的饭才动了一小半,他皱了皱眉,但看她鼓鼓的腮帮,又什么都没说了。

    饭的分量很足,早上又吃的迟,言陌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放下勺子,“走吧。”

    她现在浑(身shen)黏的难受,想回去洗澡换衣服。

    陆靖白看了眼餐盘里剩下的饭菜,“吃完。”

    “吃不下。”

    “不准浪费。”

    言陌隐忍的((舔tian)tian)了下唇,重新坐下来,将餐盘推到陆靖白面前,“你帮我吃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