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271章宁择远说……
    陆靖白停下动作,直起(身shen)时还不忘了替言陌理好半开的衣服。

    刚才咳嗽的人见陆靖白整理完回头,才从(阴yin)影中走出来,“陆哥,你这……也太激(情qing)了。”

    “什么事?”

    陆靖白((舔tian)tian)了((舔tian)tian)唇上被言陌咬破的地方,落在别人眼里,就成了意犹未尽。

    “有人报警,围殴,报了你的名字,”那人暧昧的看了眼他唇边的口红印,“陆哥,要不要先擦一下?”

    陆靖白揩了下唇角,看了看指腹沾上的红痕,两根手指捻了捻,那暧昧撩人的痕迹就消失了。

    他回头,面上有笑意,但隐匿在眸子深处的依旧是冷漠:“为什么非要和我生孩子?”

    “……”

    陆靖白挑眉,“为了钱?”

    言陌张了张嘴,半晌才哑声说道:“你是个英雄。”

    “……”陆靖白一愣,没想到竟会听到这种答案,哼出一声笑,“看不出来,言小姐还有英雄(情qing)结。”

    陆靖白一行人离开后,小区就彻底静下来了。

    言陌转(身shen)上楼,并没看到转角(阴yin)影处停的那辆黑色宾利。

    青白色的烟雾从半开的车窗透出,散开。

    老旧的小区没有电梯,连楼道灯都时好时坏。

    言陌刚搬来时还摔过一跤,不过现在已经习惯了,摸黑也能走。

    楼道((逼))仄,又是深夜,一切细微的声音传到耳边都被放大了数倍。转角堆放的杂物被(阴yin)影覆盖,生出许多(阴yin)森恐怖之感。

    她加快了脚步。

    突然想起陆靖白临走时的那句话。

    ——想不到,言小姐还有英雄(情qing)结——

    黑暗中,言陌淡淡的笑了下。

    英雄(情qing)结是每个女人都有的,试问哪个女人在自己最孤单无助的时候没有幻想过有个男人能够从天而降,护她周全?总不会有女人想着降个孬种下来躲自己(身shen)后吧。

    言陌住在顶楼。

    她低头在包里找钥匙,手指刚碰到手机就有电话打进来。

    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穆东野。

    “喂。”她一边开门一边接电话。

    “我的颜大小姐,今天都几号了,货还交不交了?”

    言陌抬手压着额头,仔细回忆了一下当初穆东野跟她说的(日ri)期,“不是还没到时间吗?”

    最近被陈姨的事整的焦头烂额,穆东野要是不给她打电话,她还真忘了这档子事了。

    幸好只剩最后一点了,赶两天工应该没问题。

    “最迟明天晚上,对方临时有事要回美国,订的是明晚9点的飞机。”

    言陌拿下手机看了眼时间,“好。”

    她开灯换鞋,关上门,放下包去了次卧。

    这是个两室一厅的(套tao)房,次卧被她改成了工作间。

    她是一名古瓷器修复师,之前在文物局上班,现在单干。

    穆东野替她接活,算是她的半个老板。

    做这一行要求的是绝对心无旁骛,稍有一点分心,就会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弥补。

    言陌关了手机,换上工作服,戴着手(套tao)的手小心翼翼的捧出那只已经修复的差不多的花瓶。

    这是个明代的官窑瓷器,撇开本(身shen)的经济价值不说,收藏价值极高,只可惜碎了。

    瓷器这东西讲求的就是一个完美,即便修补的再怎么没有痕迹,也跌价的厉害。  言陌这一呆就是将近二十个小时。

    这一行忙起来经常几天不能睡,倒也习惯。

    她将修复好的花瓶仔细放好,起(身shen)活动了下僵硬的(身shen)体,去了客厅接水,顺道开机。

    刚才忙的时候不觉得,这一停下来才感觉又饿又渴又累。

    手机一直在掌心震动。

    言陌皱眉,她以前也有过几天几夜不开机的(情qing)况,但除了秦慕和穆东野,基本没人找她。

    等彻底平静下来,屏幕上显示有八十多个未接来电。

    除开穆东野和秦慕的两个,其余的都是言家和苏家老宅的。

    她这一天都在忙,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但两家现在对她冷淡的已经是连表面功夫都不愿意做了,突然打这么多电话,肯定是有很重要的事。

    言陌皱眉。

    她想到苏瑾胤。

    两家同时给她打电话,应该是和他有关,也只可能和他有关。

    言陌先给穆东野回了个电话,得知他和瓷瓶的主人已经到机场了,便拿了东西急匆匆的下楼。

    坐上出租车,言陌才有时间去看微信。

    几条都是秦慕发的。

    “苏瑾胤这是演哪一出?才刚度完蜜月就到你楼下苦守一个晚上,他以为他是浪子吗,还回头?”秦慕语气里满是不屑。

    “苏家的人没找你麻烦吧?自己养的儿子,凭什么将一切错都算你头上?当年……算了,他们要是敢找你麻烦,我就开新闻发布会,揭穿他们丑陋的面目,让全世界都知道他们当年对你做了什么。”

    最后一条,“得,你居然关机了,开机跟我联系。”

    在她楼下守一晚上?

    苏瑾胤的新闻很好找,百度一搜,立刻就出来很多条。

    言陌点开最上面的一条。

    最先入眼的是一张照片,光线不好,画质很模糊,但大概能看出是在她楼下。

    苏瑾胤穿着笔(挺ting)的西装,微仰着头倚在车门上抽烟,脚边已经落了好几个烟蒂。

    照片拍的不完整,看不出他的目光落在哪里。

    但直觉告诉言陌,他在看她家的窗户。

    这种直觉她有,苏家的人也有。

    言陌退出新闻页面,长长的吁了口气,才拨通了苏家老宅的电话。

    电话是苏老太太亲自接的。

    “……”言陌:“(奶nai)(奶nai)。”

    “言陌,”声音浑厚有力,全然听不出是个七旬老人,“昨晚瑾胤去你家了?”

    苏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原本怜惜她是个孤儿,对她很是慈(爱ai),甚至比对言诺这个亲孙女还好,但自从知道她对苏瑾胤的心思,态度就淡了。

    “没有,我也是今天看了新闻才知道小舅舅去过我家楼下,可能是有什么事正好经过,现在的媒体都喜欢补风捉影,夸大现实。”

    “正好经过?”

    老太太的语气蓦然一厉,一半心疼一半责问。

    她心疼的是苏瑾胤,责问的是言陌。

    “瑾胤一直在楼下从九点等到第二天凌晨六点,言陌,他为什么去,你我心知肚明,你最好记得当年的教训,别迷途不知返。”

    言陌:“……”

    她眼眶有点(热re),但并不想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