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霸道娇妻,警察蜀黍生个娃 第277章故意折腾她
    “呵……”

    言陌轻笑。

    陆靖白回头,正好看到她坐直身体,伸出舌尖舔了下唇。

    她眯起双眸,眼底蓄着笑意,垂落的头发遮住了一半的侧脸。

    妩媚而妖娆,还很——撩人。

    陆靖白皱着眉将视线从言陌身上移开,身体突然有那么几分的紧绷,掌心里也泛起了丝潮气。

    一只飞虫笔直的撞在她这一侧的挡风玻璃上,言陌也跟着闭了下眼睛,“如果没别的事,我挂了。”

    言诺最看不惯的就是她这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明明只是个没人要的孤儿,偏偏摆出一副大小姐的架子。

    “对方知道你只是言家领养的,是不是就不愿意娶你了?从小到大,这样的教训还少吗?你怎么就这么……厚脸皮呢?”

    “是你告诉那个女人的?”

    言诺冷嘲,“我只是不想你顶着言家的名号去骗人,你以为那个男人是看上你了?他不过是看上我们言家的钱了,要不是我偷听到小舅舅的秘书打电话说你顶着言家大小姐的名头去相亲,还真不知道你居然这么不要脸?”

    “……”言陌凉薄的扯了扯唇角,“蠢货。”

    苏瑾胤的秘书是什么人?

    如果不是故意想让她知道,就言诺这智商,连个字都别想听到。

    她挂了电话,将手机扔进包里。

    言陌心情好些了,转头看向陆靖白,“我还没吃中饭,饿了。”

    陆靖白不发一言的将车驶入辅道,在一家兰州拉面馆停下,熄火下车。

    言陌:“……”

    估计是真对自己没意思,连吃个饭都这么糙。

    见她坐着没动,陆靖白绕到副驾驶敲了敲车门,“下车。”

    现在正中午,拉面馆生意很好,两个大风扇呼啦啦的吹。

    陆靖白拧了张凳子放在言陌面前,点了份牛肉拉面,言陌不喜欢吃面食,点了盖浇饭。

    饭菜都是现成的,摆个盘的时间,很快就端上了。

    言陌拿着勺子,吃的慢条斯理,时不时的将垂落的头发别到耳后。

    陆靖白盯着她明艳的红唇,喉结滚动了下,起身,“我出去抽支烟。”

    他快步出了面馆。

    言陌掀眸看他。

    外面阳光正盛,连遮阳伞都没有,他站在明晃晃的太阳下,双唇含着烟,一只手拢着打火机的火苗,低头去点。

    衬衫的袖口随意的卷到手肘。

    烟雾背后,他的轮廓利落有劲,宽肩窄腰,薄薄的衣料下是喷张的肌肉。

    察觉到言陌的视线,他抬头朝她看过来,眸光冷而静。

    言陌低头吃饭。

    陆靖白眯起眼眸,视线看向被太阳炙烤的街道,安静的抽烟。

    拉面端上来时,烟也抽完了。

    将烟掐灭,大步走了进去。

    陆靖白的衬衫被汗水湿透了大半,他抬手解了两颗扣子,还是觉得热。

    男人吃的很快,但动作却很优雅。

    一碗面吃完,言陌的饭才动了一小半,他皱了皱眉,但看她鼓鼓的腮帮,又什么都没说了。

    饭的分量很足,早上又吃的迟,言陌吃了一半就吃不下了,放下勺子,“走吧。”

    她现在浑身黏的难受,想回去洗澡换衣服。

    陆靖白看了眼餐盘里剩下的饭菜,“吃完。”

    “吃不下。”

    “不准浪费。”

    言陌隐忍的舔了下唇,重新坐下来,将餐盘推到陆靖白面前,“你帮我吃吧。”  陆靖白:“……”

    他看了眼言陌,以及被她推过来的餐盘。

    舔了舔牙齿,眼神里带着一丝野性。

    陆靖白伸手拿起餐盘里言陌用过的勺子,他的手干净有力,手指匀称劲长。

    餐厅里人声鼎沸,言陌盯着他拿勺子的手,觉得热,忍不住轻吁了口气。

    ‘啪’。

    一声清脆的磕碰。

    陆靖白将勺子丢在碗里,起身朝门口大步走去。

    言陌松了口气,但觉得身上黏得更难受了。

    她正要起身跟上,却见陆靖白在墙壁上扯了个食品袋子又折了回来。

    利落的将饭打包好,递给她。

    小臂上的肌肉流畅硬实。

    他看着她,没什么语气的说道:“言小姐,不要在我身上浪费心思,我们不是一路人。”

    言陌挑着眉看他:“因为我剩饭?”

    她抿着唇哼了一声,开始拆口袋打的结,“行,我吃完。”

    陆靖白叹了口气,压住她的手,“你知道我什么意思,言陌,装傻充愣没意思,走吧,我送你回去。”

    ……

    回去的路上言陌没说话,手里提着打包的饭,靠着椅背侧头看着窗外。

    车窗上倒映出言陌空洞的眼神。

    是一种了无生气的、虚无的空乏,却又隐隐透着骄矜的劲儿。

    不像一个正常的二十几岁的女孩该有的眼神。

    陆靖白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没有多问。

    既然不打算进一步发展,有些话就不该问,哪怕看见了也不能问,这点分寸他还是有的。

    车子停在言陌居住的小区楼下。

    她盯着屏幕上短信的内容,迟迟没有开门下车。

    密闭的车厢里,萦绕着女人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陆靖白的喉咙有些痒,想抽烟,低头从置物盒里拿出烟盒,捏了支含在双唇间,却迟迟没有点。

    平时宽敞的车厢此刻却显得逼仄。

    陆靖白心里烦闷,眉头紧蹙,表现出明显的不耐烦。

    他修长的手指在座椅上敲了敲,又等了几秒,见言陌还是没有下车的打算,忍不住出声提醒道:“言小姐,到了。”

    言陌收起手机,抬头,眼神笔直的看向陆靖白。

    倏尔,唇角勾起,淡淡的笑开了,眼睛里却一片平静。

    她的妩媚是与生俱来的,不需要刻意去表现,一颦一笑都透着撩人的风情。

    “陆警官,不来个临别吻吗?”

    陆靖白微眯着眼,极低的男低音隐忍着怒气,带着强烈的压迫感,“下车。”

    言陌适可而止,冲他挥了挥手,“再见。”

    她推门下车,快步走进了小区。

    没有回头。

    短信是陆太太的秘书发的。

    内容:合约照旧,为期3月。

    陆靖白没再说话,冷脸看着言陌被炽烈的阳光模糊的背影,耳畔莫名其妙的想起了她刚才的话。

    这女人……

    指腹揩了下唇角,哼笑一声,启动车子驶出了小区。

    ……

    言陌一步步沿着残破的阶梯往上。

    不知为何,越是接近她租住的房间,越是不安和紧张。

    而这种反常的情绪很快得到了证实——她住的那间屋子防盗门正大敞着。

    言陌记性不差,她清楚的记得,自己早上出门是锁了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