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冷王爆宠:倾城凰〕〔娇妻似火:帝国老〕〔赠你一袭婚纱〕〔最强修罗幻神〕〔逍遥小邪医〕〔仙子请自重〕〔负罪的使者〕〔哈利波特与魔改大〕〔超级神途〕〔簪中谋〕〔超神纪元〕〔入赘奥纳西斯〕〔魔兽入侵漫威〕〔都市狂兵〕〔大清贵人〕〔最强无敌熊孩子〕〔都市之邪君归来〕〔乾坤陨帝〕〔万能女婿〕〔网游之最强传说
黔东南文字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地府业务员升职记 第200章 好自为之
    王健说:“我真的不知道你们是谁,我也不记得我曾经拿过你们的钱。”

    那个人冷笑着说:“王健,你太贪婪无厌了,我们整个兵团9个人,现在只剩下你我还有克罗夫茨了,我们不要求你能跟我们平分原本9个人的钱,我们只要求你能把本就属于我们的那一份给我们,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王健一怔,这是他这三个月以来,听到的唯一关于自己身份的信息,就问:“他们六个人怎么了?”

    那个人阴沉着脸说:“你还在装傻,我们当时是一起行动的,你在问我发生了什么?”

    王健怒声道:“我跟你说过了多少遍,我失忆了!”

    那个人盯着王健的眼睛看了好一会儿,冷声说道:“那好,我就把整个事情的经过告诉你,帮你好好的回忆一下。”

    “五个月前,我们的雇佣兵组织,接受yl自由dang的委托,护送他们的一位科学家秘密前往太平洋上的一座小岛,可是刚走出华夏南海就被米国的侦察机发现了,他们居然派出了两架捕食者无人机,将我们的乘坐的远洋游艇炸成了碎片,我们有三个人被武器直接命中,包括boss,还有四个人身受重伤,在海里得不到救援最终还是死了,克罗夫茨受的伤最轻,他拼命把我从大海里救出来,boss在临终前告诉我们,他把雇佣金交给了你,但是轰炸过后,我们就再也没有见过你,原以为你死了,我们也就认命了,我的脸毁了,走到哪都能看到异样的眼神,所以就在长滩港有一天没一天的熬ri子,可是今天中午克罗夫茨居然在一艘船上发现了你,所以我们才决定去找你。”

    这个人说得非常简洁,但是王健听得很明白,他听出了自己的来历,但却不是全部,急忙又问:“我怎么会进入雇佣兵组织?”

    那个人哼了一声:“你可以到地狱去问问boss,是他把你招进来的。”

    王健一愣,这才作罢,说道:“可是我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我也不知道钱在哪?”

    那个人顿时怒火上冲,咬着后槽牙,脸上的横肉直抖,使劲一脚就将王健踢飞出去两米,重重的撞在墙壁上,王健就觉着嘴里甜丝丝的,一口血就喷了出来,如果放在以前可能不至于吐血,但是他昏迷了近两个月,身体虚弱到了极点。

    那个人看到王健吐血,非常意外,神色稍微一怔,才说:“哼,自从你失踪之后,这身体可是差多了,跟你在一起的那个女人是你的女朋友?我们拼死挣的钱不是让你玩女人的。”王健有气无力地摇了摇头。

    那个人眼角一抖,就说:“干我们这行,祸不及家人,但是我们并不打算继续干下去,所以你最好把钱老老实实交出来,别逼我们动你的女人,你别忘了克罗夫茨的唯一爱好就是女人。”

    王健吐出了一口血沫子,盯着那个人说:“我再说一遍,我不知道钱在哪,五个月前我在海上昏昏沉沉的漂了几天,最后遇到了维尔莉特,是她把我救上了船,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

    “你说这些就是为了证明你是无辜的?”那人不屑的说。

    王健摇了摇头:“不,我是想说维尔莉特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们华夏人想来讲究有恩必报,有仇必还,如果你跟那个什么狗屁克罗夫茨敢动维尔莉特一下,我就把你们剁碎了喂狗……”

    王健还没有说完,那个人就冷笑了起来,用力地踹了王健两脚,又朝他的身上吐了口唾沫,拔出qiang顶在王健的脑门上,厉声叫道:“剁碎了喂狗?你现在还有这个本事吗?”

    王健忽然看着他笑了,左手突然从身后伸出,握住顶在脑门上的qiang口,向上一抬,由于那人的手指一直扣在扳机上,这么向上一用力,qiang瞬间走火,王健左手拉住qiang的套筒,向后一推,再往下一压,就把手qiang的武器卸掉了,他的右手狠狠一拳砸在了那人的脸上,那个人借着这股力量,迅速向后一退,跟王健拉开了一米的距离,看着王健的双手脸上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神色。

    王健说:“你连我拥有哪些本事都不知道?这种军用绑缚术并不难逃脱,只是需要点时间。看来我们即便认识也并不是非常的熟悉。”

    那个人说:“你当真无论如何也不会把钱还给我们?”

    王健什么话都没说,那个人一咬牙,揉身就扑向王健,王健眼睛一眨不眨,反身将身后的椅子拎了起来,搂头砸了过去,那个人来不及躲闪,只好双臂交叉挡在了自己的头上,那是把铁椅子,只听到一声沉闷的响声,将那人砸倒在地,那个人在倒地的刹那,立即向后滚开,躲避王健的下一次攻击。

    那个人连试了几次,王健手中挥舞着椅子,他实在是赚不到便宜,就不再纠缠,扭头向门口跑,只要把门锁上,困住王健就行,只要是困住了他,就可以慢慢收拾他。这个打算是好的,但是那个人一出门,立即就高举着手倒退着身子走了回来,王健一愣,搞什么?就见维尔莉特拿着手qiang,在那人身后露了露头。

    维尔莉特一见王健脸上有血,忙问:“你没事吧?”

    王健有了摇头说道:“你怎么会出来的这么麻利?”

    维尔莉特说:“我用手表带上的卡口别针捅开了手铐,那家伙一见我脱困,显得非常的意外,似乎呆了一下,他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就被我砸到地上了。”

    举着手的那个人,面色一变:“你杀了他?”

    维尔莉特耸了耸肩说:“我在他的后脑勺上狠狠地砸了他一下,我可没时间检查他的死活,全凭他的运气了。”

    那个人咬了咬牙,面色阴沉的吓人,维尔莉特问道:“这个人怎么办?要不要杀了他?”

    王健摆了摆手,问那个人:“你叫什么?”

    那个人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维尔莉特抬脚就把他狠狠地踹到了地上,维尔莉特穿着高跟鞋,虽然不太适合用来做“踹”这个动作,但就凭那又尖又细的鞋跟也够那人受的,那人痛哼一声,老实的回答:“我叫卢克·科尔克拉夫。”

    王健说道:“卢克?你要是非不信我也没办法!我刚才说的话都是真的,如果我真的记起了钱在哪,我会第一时间送还给你。”

    王健拉了拉维尔莉特,两个人就出了门,出来一看当时就一愣,这是哪?周围居然是田地,这是一个牧场,维尔莉特站在上风口,闻了一下说道:“风里一点腥味都闻不到,我们现在离海边非常远。”

    维尔莉特看着停在房前的救护车,向着王健打了个响指,两个人顺着路驶出了二十多里,才找到一块地标,回到船上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了,王健的身体本就虚弱,经过这么一折腾几近崩溃,维尔莉特连扶带背,将王健送到房间里。

    等到王健睡醒已经傍晚,吃晚饭的时候窦康成递给他一封信,信封上没有落款,打开一看,是卢克写来的,只有短短的两行字:“克罗夫茨被你的女友打碎了脑壳,死了。我们整个队伍现在只剩你和我两个活人了。我也要离开了,你好自为之。”王健看完,呆呆的愣了一会神。

    维尔莉特见他神色有异,问道:“怎么了?”

    王健说:“你打晕的那个人死了。”

    维尔莉特“啊”了一声:“我还以为这些人很撑打呢。”

    王健心想,就是再撑揍的人被击碎了后脑勺也活不成。但是他没有多说什么,这毕竟不是维尔莉特的错,她也不过是自保。

    王健又看了看信封,上面只有收信地址,没有寄信地址,王健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情来描绘现在的感觉,自己曾经是他们的战友,理论上自己应该悲伤,但是自己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既然不记得了,就不想再纠结了。王健突然想起了一个紧要问题,也许是他做的那个梦实在是个梦的缘故,他竟然忘记了问,但是他的心里始终像堵了一块石头,就问维尔莉特:“那个铅柜里的东西是不是一颗发蓝光的珠子?”

    王健虽然栽进了铅柜,但是他始终没有看清铅柜里面的情景,假如里面真是自己在梦中所见的珠子,那就太显得诡异莫名了。

    维尔莉特点了点头,王健心中咯噔一下,赶忙又问:“你在铅柜里看到我的突击步qiang了吗?”

    维尔莉特一怔,说道:“当时只顾着你,倒还真没有注意这些细枝末节。我只是略略看了一眼铅柜,里面是一个圆形的水晶球,珠子就固定在水晶球里面。”

    王健有股冲动,想再到铅柜里面去看个究竟。围着桌子吃饭的一群人全都慌了,窦康成说:“你纠结一柄qiang干什么?驾驶舱里还有十几柄,如果你喜欢全都归你了。”

    黑子也说:“你千万别再碰那个柜子了,要是你再晕过去怎么办,即便你习惯了,可我们招不住。”地府业务员升职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绝世盘龙〕〔帝少爆宠:小甜心〕〔超级直播奶爸〕〔名门二婚:墨少的〕〔棒打鸳鸯系统〕〔特种兵之种子融合〕〔时空之头号玩家〕〔毒舌小地主〕〔史上最狠赘婿〕〔我的气运槽又炸了〕〔创世江湖之战甲〕〔无限穿越之诸天剑〕〔阴魂异事〕〔封天仙魔〕〔女领导的私生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