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十章 麻烦姑娘你下次出来最好穿女装
    第10章

    “在下乃是见勇义为,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而已,不值得留下姓名,弟兄们走。”王洋白眼一翻,靠,原本还以为是从一票基佬的魔爪中救下两只兔子,结果兔子变成了漂亮妞,这戏码也忒特么的戏剧划了点。

    看到王洋这个家伙就要跑,那位姑娘顿时大急,忍不住顿足娇喝道。“有本事救人,却连留下姓名的胆是不是都没有吗?”

    “也罢,既然你这么想知道,其实我就是向来做好事不喜欢留下名字的雷锋侠,麻烦姑娘你下次出来最好穿女装,不然视线不好很容易被人误以为是兔子……”说到最后一句时,王洋矫健的步伐已经飞奔出了窄巷。

    身后边那几个怡红楼的打手听到这话,脚步一个踉跄,差点在窄巷里边摔个狗啃屎。

    “你,你,你,你混蛋!”那个身材窈窕,姿容娇美的姑娘气的两眼瞪得溜圆,连连跺脚娇喝好几句。最终才在丫环的不停苦劝之下,余怒未休的又给那些被王洋等人揍趴下的地痞流氓一人一脚,这才悻悻地离开了这条小窄巷。

    走过了两个街口之后,便进入了一间十分热闹的酒楼,不过,令这二人没有想到的是,就在半盏茶前,那位自称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锋侠,刚刚领着手下也进了这间酒楼,此刻,就正在里边大吃大喝。

    #####

    “哈哈哈哈……又是我赢了,给钱给钱,都不许赖皮。”此此,一个雅间内,一位长着一张可爱的圆脸,二十出头,也作男子装扮的女性,正盘膝坐在榻上,将案几上所有的铜钱都拔拢到了自己的跟前,发出了一声爽朗的大笑。

    “嫂子……”一位输得快连裤子都当出去的年轻士子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空瘪瘪的钱袋,忍不住开口道。

    “叫谁嫂子?”圆脸女子瞪了那个小年轻一眼。“叫陈兄,这是赌桌之上,难道你不知道赌场无父子,商场无兄弟吗?”

    年轻士子垂头丧气地道。“陈兄,那个,能不能先借点给小弟,小弟手风太背,已经都输光了。”

    “这才乖,看在你这么乖的份上,这五十钱先借给你,说好了,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圆脸陈姓女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还抬手捏了一把这位年纪大约也就十六七岁的年轻士子,然后从身边拿出了一叠铜板推到了年轻士子的跟前。

    “我说陈兄,你可是吃了人家小刘的嫩豆腐,捏这一把,怎么也该值十个铜板吧?”另外一人开玩笑道。

    “屁,这小刘可是我夫君的堂弟,我这个当姐姐的这是在表示亲呢,怎么,你小子想挨揍是吗?”陈姓女子顿时瞪起了眼喝道。

    “哪敢,小生谁都敢得罪,可就是不敢得罪陈兄您啊。”那人赶紧连连摆手不已。

    “这还差不来,来来来,弟兄们,赶紧下注下注……”陈姓女子很满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很是麻利的摇动着骰子,大声吆喝起来。

    在场的一众文人士子们都嘻嘻哈哈纷纷下注。而就在这个时候,雅间的门被推了开来,方才被王洋救下的那个漂亮姑娘此刻正气鼓鼓的走进了雅间。

    “哎哟,我的好妹妹,谁欺负你了?”正在摇晃着骰子的陈姓女子看到这位男装的漂亮姑娘那衣襟有些凌乱,头上的方巾歪斜,一脸愤愤的闯将进来。不由得大惊,扔下了骰子赶紧走了过去拉着她的手仔细打量起来。

    “杰哥儿,我被人欺负了。”男装的姑娘顿时撇了撇嘴,一脸愤愤地道。

    而那些在场的诸多文人士子纷纷围拢了过来。“李娘子这是怎么了?谁敢欺负你?”

    “清照,这是怎么回事,谁惹你了?”而其中一位长相俊朗,一表人材的年轻士子越众而出,满脸惶急地问道。

    “行了行了,都别挤过来,乖妹子赶紧坐下,来来来,先喝杯酒压压惊再说话……”陈杰,也就是那位英姿飒爽的圆脸女性不耐烦的推开了那些围拢过来的男子,拉着作男装打扮的李清照坐下说道。

    李清照端起了跟前那酒碗,哐哐哐……连干三碗下去,这才缓缓地长揉了一口气。便把方才被地痞流氓拉进窄巷,幸得旁人搭救的事情说了一遍。

    被男姓称为陈兄,又被李清照称为杰哥儿的男装女子陈杰顿时扬眉一巴掌拍在案几之上。

    “过份!想不到我堂堂大宋的东京汴梁,治安居然这么的乱,妹妹,姐姐不是提醒你了吗?走路一定要走大道,切莫为了抄近道去走那些小路,若真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知,那可怎生是好,对了,救你的那位义士呢?可知他姓甚名谁?”

    “他……他叫……”李清照不由得想到那家伙打量自己时那副一开始很嫌弃最后变成震惊的表情,还有这个家伙,这个家伙居然敢叫自己兔子,李清照的脑门顿时青筋暴跳,纤纤素手差点把酒碗给捏碎掉。

    “他叫什么你说呀,吞吞吐吐的干什么?”陈杰看到李清照那副杀气腾腾的模样,不禁有些疑惑地催促道。

    “他,他说他叫雷锋侠……”这个时候,站在李清照身后边的丫环战战兢兢地道。

    “雷锋侠?这是什么鬼……”所有人都一头雾水,好奇怪的名字。

    “哼,他肯定是用的假名,等着吧,总有一天我会逮着他的。”李清照咬着银牙恶狠狠地道。

    “该不会是那小子借着救你,占了你什么偏宜吧?”陈杰忍不住八卦小声地问道。

    李清照俏脸腾的一红,赶紧摇头道。“哪有,总之,那家伙反正是得罪我了,哼!”

    “没事就好,来来来喝酒喝酒,对了李娘子,这几日,在下观汴河偶有所感,得佳词一首,还望点评一二……”

    一帮青年开始摇头晃脑的在李清照的跟前卖弄起了自己的文采风流。

    #####

    “多谢王大哥的酒,咱们弟兄可真是难得有机会出来尝到这么香的酒,这么好吃的菜。”一位打手吸溜着美酒,满脸幸福地感慨道。

    “放屁,你小子经常偷客人剩下的酒菜,别以为老子不知道。”旁边一人毫不客气的点水道。

    “那怎么能叫偷,我那是叫节俭,总不能倒了吧,那多可惜。”

    看着这些人一面嬉闹一边喝酒吃肉,王洋也很是开心,方才救了一个忘恩负义的漂亮妞的不开心也渐渐散去。

    唉,别人英雄救美,美人儿哪怕不当场献上一个香吻,就此以身相许,好歹也会一脸爱慕的看着这位救下自己的英雄而芳心暗许,日后说不定就能够成就一桩成为佳话的姻缘。

    可自己呢,英勇无畏的面对着一帮凶悍的伪基佬,几乎是以一已之力救下了她们主仆二人。却不料,那个身材凹凸有致,眉目如画的性感小美人居然冲自己发火。

    切,不就是一句兔子吗?天底下的兔子多了去了,有公兔有母兔,这有啥了?只能说明,那个妇女同志肯定也是个老司机,说不定还是个腐女……

    就在王大官人一面喝酒吃肉一面恶毒的揣测着被救小妮子的当口,却听到了隔壁突然传来了一声犹如狼嚎一般的长啸声。

    ps:谢谢书友泥煤得的打赏支持,多谢大家的支持,想不到这才刚刚开书没两天,已经有这么多的书友过来捧场了,感动,默默地送出一万个初吻,爱你们哟,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