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十一章 中国女性发自灵魂深处的愤怒呐喊声(求收藏、求推荐哟)
    第11章

    只听那就好像是屁股挨了一火药枪的驴叫一般的嘶吼声几乎把所有人耳膜震穿。“……观汴河之斜阳兮赏晚霞之照晴……”

    吓得王大官人手一抖,泥玛一碗酒有半碗灌到了鼻子里,呛得老司机连咳带喘还以为自己要成为第一个被呛死在酒案上的穿越者英烈。

    而其他正在喝酒吃肉嬉闹的人同样也被这一声给吓得不轻,手中的酒肉可是掉了不少。

    王洋抹掉了被呛出来的泪水,恶胆从边生,一拍桌子,朝着那隔着纸墙的隔壁雅间怒吼道。“来酒楼不好好吃你的喝你的,驴叫什么?!”

    原本喧闹的对面雅间瞬间一片死寂,然后,对面也暴发了。“哪个王八蛋,居然这样的污辱斯文,王某那是在诵赋,不是驴叫……”

    “斯文你妹,嗓子跟叫驴似的,还斯文。你还有没有半点的公德心,公共场所严禁喧哗吵闹你知道不知道?”王洋拧着脖子骂道。

    王洋身边这票怡红楼打手一个二个唯恐天下不乱,顿时在一旁边鼓噪起哄不已。、

    “……你们,你们这些有辱斯文的王八蛋!”然后,一个酒坛子直接被扔了过来,砸破了那薄薄的纸和竹蓠构成的墙,直奔王大官人脑门而来。

    虽然被王大官人有惊无险的劈过,可是仍旧被飞溅出来的酒水浇了一头一脸。怒了,别说五讲四美了,就算是八荣八齿都挡不住王大官人那足以点燃整个热情的沙哈拉大沙漠的怒火。

    王大官人当先怪叫一声,一个飞腿将那已经破开了大洞的纸墙踹出了一个大洞,然后直接钻过去,看到了一间比自己那边的雅间至少大上一倍不止的雅间里,至少有差不多十二三个身披儒衫,手持折扇的年轻士子,而其中一个正提着一把酒壶作投掷状。

    看到了此人,恶胆从边生的王大官人犹如疾进的李小龙一般怪叫一声,一窝脚直接把这货踹得倒飞出去。

    “杀人哪,王兄,快救王兄!”

    “尔等贼子,竟敢欺辱我等读书种子,揍他娘的……”

    顿时,一票青年也被王大官人这一腿帅呆了的窝心脚给激起了愤怒的火焰和斗志,而更多的人怪叫着直接破墙而入,纷纷加入战团。一场精彩纷呈的青年队pk怡红楼代表队的自由搏击散打比赛就此上演。

    坐在最远处的陈杰还有李清照主仆一脸懵逼地看着这场突如其来的聚众斗殴,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但见王洋这位罪魁祸首在一干弱不禁风的青年中指南打北,很快便杀出了一条血路,看到三个坐在远处逍遥自在的青年,王大官人顿时勃然大怒。

    最是看不起这种有架不一起上,专门围观点评说偏宜话的吃瓜群众,王大官人三步并着两步冲到了跟前,不过在他扬起拳头的瞬间,生生顿住。“咦,你不就是那个我刚才救下的兔子姑娘?!”

    “兔……兔子姑娘?咱俩缘份还真不浅。”陈杰这位已经抄起了酒壶正准备往王大官人脑门上抡过去的巾帼英豪一脸懵逼的看向李清照。

    “兔……我不是兔子!!!”刹那间,风中凌乱的李清照羞愤交加到了极点,张开了性感的朱唇发出了中国女性发自灵魂深处的愤怒呐喊声。

    声波甚至震得王洋不由得眯起了眼睛,可仍旧能够清晰的看到兔子姑娘的喉咙里,那粉经色的小舌头很有节奏感的在颤抖,甚至还看到了这位漂亮姑娘左侧上方的智齿上粘着一小片韭菜碎片。

    “你就是那个雷锋侠?”陈杰也被李清照那尖锐而又清亮得宛如百灵鸟在高亢歌唱的嗓音给吓了一跳,回过了神来,瞪着王洋好奇地问道。

    “在下正是雷锋侠,你们怎么在这里?”王洋下意识地回答了一句道。回头一看,弟兄们的战斗力果然不错,十多个青年已经倒下了七八名,哎呀,不能再呆下去了,不然万一老板窜上来要赔偿咋办?自己好不容易才赚了二十贯钱,可不能白白偏宜那些烟心的无良商贩。

    看到王洋这货东张西望居然不理会自己,这让李清照更加的七窍生烟,一把狠狠的揪住了王洋的手臂,丹凤眼都快瞪成漂亮的大眼泡金鱼。“本姑娘坐不改名,站不唔?……”

    王洋的大手第一时间捂住了李清照那柔软红润的朱唇,一脸语重心长地道。“表说话,我说你们这些姑娘也是的,好好的什么圈子不混,偏偏去混圈,难道你们不知道这个圈子很乱很污吗?”

    “好了,这是今天的第二次救你,希望兔子姑娘你能够痛改前非,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未来做个贤良淑德的贤妻良母,言尽于此,你我缘份已尽,告辞……”王洋那犹如索姆河畔的马克沁重机枪一般的语速,还有那犹如暴风疾雨一般的口水,直接就把李清照给说懵了,连那喷在雪白滑嫩的脸颊上的口水都忘了擦。

    然后,就这么愣愣的看着雷锋侠迈着优秀的步伐,大叫一声风紧扯呼,招呼着那几个如狼似虎的打手窜出了门消失得无影无踪。

    “啊啊啊啊!气死我啦,雷锋侠你个混蛋!!!”宛若加强扩音器版的百灵鸟的歌唱声再一次响彻整间酒楼,所有的食客都愕然的面面相窥,雷锋侠是什么鬼?

    哪怕是已经冲出了酒楼大门,王洋也仍旧能听得出那位兔子姑娘那娇好动听的嗓音中那那犹如在大明湖畔飘荡了千年的女鬼等待情郎而不至的深浓怨念。

    不由得打了个寒战,加快脚步,与弟兄们消失在了不远处的窄巷之内。

    “那个,我说王大哥,你到底对那姑娘做了什么?”其中一个正扶着墙壁喘着粗气的小弟眨巴着眼睛看着王洋问道。

    另外几双眼珠子也齐刷刷的望向王洋。背靠着墙壁正在狂喘的王洋扫了一眼这些家伙怒道。“你们这些龌龊的家伙胡思乱想什么,大爷我就是告诉那个兔子姑娘,让她远离那些成天只知道叽叽歪歪四书五经,一有闲暇就四处找小姐的青年。”

    “兔子姑娘???”所有人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王洋。一位哥们忍不住小声地嘀咕了一句。“好像没有人姓兔吧……”

    “怎么,你不满意,是不是你也想姓兔名子?”王大官人眼皮一翻鼓起胸肌一副要让对方捡肥皂的架势,吓得那货脑袋摇得比泼浪鼓还快。

    “大哥,酒楼里边好像跑出来不少人,还拿着棍棒,不知道是不是来撵咱们的……”最靠近巷子口的一位手下小心翼翼地道。

    “靠,弟兄们撤!”身为院校优秀短跑选手的王大官人就如同中枪的兔子一般当先窜了出去,剩下那票弟兄们只有跟在他屁股后边吃灰的份。

    ps:看着那蹭蹭蹭上涨的收藏和点击还有推荐,着实让人心中温暖,简直就是雪中送碳,屋漏送瓦,吃饺送蒜的节奏,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