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二十一章 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来了?(求收藏和推荐啦!)
    第21章

    单间,一间很小的小单间,大约也就类似于二十一世纪的个人公寓那般大小,长约两丈,宽约一丈五,而且前后两边以及左侧的窗子都可以采光之外。

    不过嘛所有的窗子上遮风的那些窗纸早已经发黄发酥,满是破洞,室子里边还堆着大量的杂物,而且杂物表面那厚厚的灰尘,一股子晦气的霉味让王洋想起了鬼吹灯中的千年老屋。

    “你确定这是人住的地方?”王洋一脸烟线地打量着这间屋子,僵硬地扭过了头来看向给自己打开了门后,便捏着鼻子不愿意往里走的柳依依。

    “当然了,要不你以为呢?多好的屋子,三面采光,多亮堂,只要收拾收拾,就算是让七八个人过来挤人家都愿意,怎么,你还不乐意?”等那污浊的空气散去之后,柳依依这才小心翼翼地迈着小碎步走进了屋子打量起来。

    “这屋子有几十年没有人呆过了,这上面的灰怕是连埋人都够了……”王洋弹弄着毒舌喷射着弹药,一脸嫌弃的模样道。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屋外传来了脚步声,王洋愕然的一扭头,却看到了悠悠姑娘端着一个木盆站到了门口,看到了王洋,有些不太好意思地点了点头。“王家哥哥好,大姑娘,水来了……”

    “端进来吧,喂,我说你一个大佬爷们该不会看着我们两个女人家替你做事,自己在旁边继续装大爷吧?”正在挽袖子的柳依依看着王洋仍旧是一副懵逼的模样,忍不住拿拳头轻轻地捶了下这个一副袖手旁观模样的家伙嗔道。

    “啊,你们……”王洋看着两个姑娘就这么挽起了衣袖开始拿起抹布在屋内擦拭起来。心里边不由得一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个嘴皮子最喜欢跟较劲的女妖精居然也有这么善解人意,体贴入微的一面。

    “啊什么,王大爷,请您把这些杂物挪到外面房檐底下行吗?”柳依依回过了头来,又一大捆秋天的菠菜砸得王大官人溃不成军。

    杂物不过就是一些瘸腿的桌椅,还有一些用不上的木板之类的玩意,对于常年撸铁的王洋而言,都是小意思,把衣服一脱,露出了精壮而又满是线条的肌肉开工。

    不得不说,常年的锻炼让王洋的身材和肌肉都保持在极佳的状态,虽然看起来不是很强壮,不是那种肌肉横生的壮汉,但是每一根肌肉纤维仿佛都蕴含着大量的爆炸力。

    害得那柳依依与悠悠姑娘擦拭地板和墙壁的时候老是不专心,两双灵动的明眸老在王洋的那昂扬挺拔的身姿上游走。

    清扫了一天之后,仍旧需要空着通风个一两日,让那久无人居的味道散尽,为此,柳依依还特地拿来了上好的熏香在屋中点燃。

    看着那蹲在那擦拭得十分干净明亮的地板上,小心翼翼的案几上的香炉的柳依依那窈窕的背影,王洋总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那什么,谢谢……”

    燃好了香炉起身之后,柳依依抬起皓腕,理了理腮边散落下来的发丝,看着虽然仍旧双手交叉于胸口,摆出一副气宇轩昂模样,但是神情显得有些扭捏与局促的王洋,不禁嫣然一笑。

    莲步轻移,来到了王洋近前,琥珀色的瞳孔倒映着王洋的面容,性感柔软的朱唇轻启。“有这么谢人的吗?连个笑容都没有,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奴家怎么得罪王家哥哥你呢。”

    “那什么,大佬爷们呲牙咧嘴的冲你乐,难道你不会觉得恶心吗?”王老司机不知为何,总觉得这个女妖精很危险。

    卟哧一声,柳依依笑颜如花,看着这位平日里嘴皮子比谁都顺溜的王大哥,心里边却份外的快活。“别的男人若冲奴家这样,奴家自然是觉得恶心得厉害,可若是王家哥哥你这样的话,奴家非但不恼,倒是觉得很是喜欢……”

    “真的假的?”王洋抿了抿发干的嘴皮,唔……难道自己来到大宋之后,在这么短的时间,就要展开一段轰轰烈烈,毁天灭地,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了吗?

    “假的……”柳依依再一次缓步而行,手指轻轻的刮过王洋那张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然后犹如一只翩翩彩蝶一般消失在了门外。

    “妖精,果然是妖精!”王大官人气喘如牛,双目精光暴射,简直就像是那站在盘丝洞口发现了女妖精的孙行者。可惜手中木有金箍棒,降妖伏魔那是仙侠或者玄幻世界才干的事。

    自己还是老老实实的做一位优秀的实干家比较好,正所谓大丈夫业未成,何以家为,更何况,二十多年之后,金兵南下,大宋江山社稷崩塌,华夏百姓皆将被异族欺辱踩踏。

    为了家国天下,自己怎么也该先活出个人样来,早日的走上历史的舞台,就算是不能为天下贡献自己的力量,也该为自己的未来和子孙作好打算才是。

    咦,为何自己一考虑到这样的问题,就感觉到腹中直冒酸水,两腿发软。王洋正担心莫非自己无意间触动了什么穿越士人经常携带的系统时,突然听到了外面传来了牛管事的叫唤声。“大伙赶紧的,都过来吃饭喽。”

    靠,赶情是忙了一早,饿了……王大官人老脸发烫的揉了揉空瘪瘪的肚子,赶紧窜了出去,家国天下的大志向虽然迫切,但是填饱肚子才是真理。

    王洋的到来,让怡红楼的确是焕发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生机与活力,不论是女性服饰的改革,又或者是各种先进服务理念的提供。

    还有时不时提供的一首首优秀而又极富传唱性的诗词,惹来了不少的文人骚客,特别是那首最初的《卜算子》简直就像是专门唱给这些沦落风尘的女子听的,一时之间,青楼之内,不知道有多少烟花女子自吟自唱,黯然落泪,而巫山居士之名,悄然在东京汴梁的娱乐文化悄初露头角。

    而这一切,就像给怡红楼这辆人力板车加装了布加迪威龙的发动力一般,不论是盈利还是客人的数量,都在蹭蹭蹭的飞速上涨。

    特别是怡红楼的姑娘们对于烟丝和短裙,有着一种超乎人们想象的热爱与疯狂,很快,怡红楼内的烟色丝袜还有那种造型别致的露腿短裙以及高跟鞋业然成为了这一片青楼馆阁中独特的一景。

    让很多风流人士莫名而来,这让王婆的笑容也是越发地多了起来,对于王洋那个家伙,也从一开始的左看不顺眼,右看不开心,到现在哪怕是偶尔被王洋这个愣货怼,也只当春风拂面。

    不过,就在一切都向着美好的未来进发之时,怡红楼又再一次出现了危机……

    ps:真是回到起点了,而且晴了指天发誓,一定好好写书,认真写书,一定让大家从头看到尾。另,继续求推荐和收藏了,新书不易,需要大家支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