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二十五章 封建社会思想传统洗脑的死硬份子(求推荐和收藏了哟)
    第25章

    经过了一场艰辛的谈判,柳姑娘给出的条件是,若是王洋真的能够帮助怡红楼能够拿下与另外三间楼台馆阁之间的战斗,那么,给他五百贯作为奖励。

    而若王洋能够真的让怡红楼在那汴河盛会上成功表演,获得前十的话,那么,怡红楼可以拿出一千贯给王洋作为奖励。

    而若是他能够冲进前三,拿到前往皇家园林表演的机会的话,柳大姑娘作主,给予他一成的怡红楼的干股作为奖励。

    要知道怡红楼的整个产业,哪怕是过去不景气的时候,每个月也有好两三千贯的进帐,而现如今的生意,月收益已然接近六七千贯了都。

    一成的干股看似不多,可是只要怡红楼不倒,他王洋躺着就有钱赚,每个月好几百贯未来说不定甚至上千贯的收益,这是多好的事啊,这才是为什么王洋方才显得那么吃惊的原因。

    他亦不由得不佩服柳依依这位姑娘的杀伐决断,可是比她娘亲王婆强得太多,若说王婆最多算是个守成之主的话,那柳依依则拥有开疆拓土的本事,留在这样的市井之中,着实是太大材小用了。

    王洋刚刚离开没一会,王婆便回到了屋子里,当听闻了女儿的做法之后,脸色都有些变了,好半天才强压住火气。“闺女,你可是我的亲闺女,你怎么能这么做?这怡红楼可是我的命根子啊,你怎么能这么不跟我商量就做出这样的决定?”

    “娘亲,女儿也跟您一样,希望怡红楼越来越好。您先消消火,听女儿跟你分说好吗?”

    “娘也知道你一向都是做事十分沉稳的人,也罢,娘且先听听你是什么个想法,会分出一成的干股予他。”

    “娘,您觉得王洋是池中之物吗?”柳依依走到了王婆的身后边替她捶着腰背,一面轻声问道。

    王婆微微一愕,沉吟片刻之后,缓缓地摇了摇头。“这小子虽然又愣又横,可是,的确不是普通人。”

    “而且,他还帮着咱们怡红楼走到如今的地步,功劳的确很大……”王婆沉下心思,倒也说了一番十分中恳的嘉奖之言。

    “那娘亲您是担心他做得到,还是做不到?”看到娘亲那副凝神思索的模样,柳依依嫣然一笑。

    “这……”这话倒真是把王婆给问愣住。柳依依又加上了一句。“若是万一,他真的能够让咱们怡红楼进入前三,得到进入皇家园林,在大宋天子还有天下文武百官跟前表演的机会呢?与怡红楼的一成股份相比,孰轻孰重相信娘亲您一定比我更清楚才对。”

    王婆也不禁陷入了久久的沉默之中,是啊,自己这辈子最大的愿望,不就是让怡红楼能够发展壮大起来吗?若是真的能够让怡红楼跨入行业的一流,那么,自己也对那些尚在楼内养老的姐妹们有所交待,哪怕是直接闭眼了,也是心甘的……

    “是娘亲一时糊涂了,只看到眼前的小利,却没能看到大局,险些误怪了我的好闺女。”王婆有些歉然地拉着柳依依的手让她坐到了自己的身边道。

    “娘亲您说这些做什么,我是您的女儿,知母莫若女嘛,娘亲您的脾气是急了些,可是您却一向都有长远的眼光和志气,这才是女儿最最佩服的……”柳依依甜甜一笑,把头搁在了王婆的肩头,眉舒眼弯地道。

    屋外,渐近黄昏,斜阳穿过薄薄的纱帘,照入了屋中,在这对母女的脸庞与衣物上,形成了一片片暖色调的斑驳迹痕。

    云烟姑娘还有几位怡红楼内乐器最拿手的姑娘,此刻全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站在跟前表情严肃得根本就不像是在欣赏音乐,倒像是在进行默哀三鞠躬的王大官人。

    “不不不,不是这样的音乐,我们不需要这样的音乐……”王洋听了这些姑娘们最拿手的那些乐曲之后,眉头拢得紧紧的,这样的音乐,既绵又软,拿来唱唱小曲,又或者是用来悲春伤秋,倒也还是挺适合的。

    但是,王洋现如今的目标只有一个,如何让怡红楼能够大放异彩,甚至是可以在天下人的眼前侧目,那么难度自然就上来了。所以,这样的小曲小调,落在王大艺术家兼王大指挥家的眼中,实在是上不得台面。

    可惜,这个时代,眼前的乐器,已经算是中华民族流传下来的精华了,不论是琵琶、琴、瑟、筝,还有萧,萧(重要的事情说两遍,自以为懂了的都是污山居士,要记住老王很正能量,很光伟正)。

    但是,如何让这些乐器组合起来,这是一个大问题,另外,王洋的脑子有些乱,到底是幼儿园小朋友版黄河大合唱更嗨皮一点呢?还是唐朝乐队版国际歌更正能量一点。

    好吧,以上两句纯属瞎扯蛋,真要那么干,别说拿去表演了,指不定这票只喜欢悲春伤秋的,被封建社会思想文化传统给洗脑的死硬份子会先抄起乐器让自己知道什么才是大宋巾帼。

    那么问题来了,不能太嗨皮的话,什么样的音乐,才是超越了时间与空间的呢?王洋陷入了深深的思索当中。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不阴不阳的声音在王洋的耳边响起。“王家哥哥,劳烦你想事情就想事情,眼睛不要老乱瞄行不行,你看人家彩儿姑娘的脸都红成什么样都?”

    “什么?我正在考虑用什么样的音乐艺术来打动人心,整个人的思维都陷入了一种很自我的状态,哪有看什么人?”王洋一脸迷茫的转过了头来朝着柳依依道。

    “真的?”柳依依语气很是不善的斜挑起了黛眉打量着这个流氓。

    “行了行了,这些都不重要,我们要做的是怎么才能够创作出一首既优秀又动听的音乐来打动人心,对吧?”王洋一本正经地说道,好吧,刚才的确有些小小的走神,但自己真不是故意的,只不过角度恰巧,正好欣赏一下那种女性的优美弧度而已,这有啥了?

    外国的那些雕塑艺术家都流氓到天天对着玩泥巴,一玩就没个三五个月停不下来,自己才不过是欣赏了几眼而已,有啥了?

    自不过艺术家的眼光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明白,所以王洋也懒得跟这些深受封建主义思想毒害洗脑成长起来的女性计较。

    ps:老王师傅已经在按喇叭了,前车的车尾在很挑衅的摇晃着它的菊花,怎么办?捅,还是欣赏?这需要同学们的作出一个明知的选择哟,么么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