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自古红楼出才子 第二十八章 我的志向是先在帝都有套房(求收藏、求推荐)
    第28章

    “王家哥哥……”柳依依的手,轻柔的,仿佛像是害怕会惊动王洋一般,轻放在了王洋的手背上,一双波光流离的水眸眨也不眨的看着那表情惆怅的王洋。

    “我真没事,谢谢你能听我说这些废话。”王洋转过了头来,看着这位娇滴滴犹如水做的美人儿,目光一柔,温言笑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听到了不远处传来了牛管事的叫喊声。“王洋,王小哥,王洋,王小哥……”

    “咦,牛管事不是去寻那位清贵词人去了吗?怎么还在怡红楼内瞎转悠?”柳依依不禁微愣。

    王洋一巴掌拍在大腿上,靠,自己忙着在漂亮妞们跟前显摆自己的唱功,居然把这一茬给忘记了,赶紧匆匆的朝着柳依依打了一声招呼。“依依姑娘,那个牛管事寻我想必是有什么要紧事,先过去了。”

    说罢,手指头刮过柳依依那柔若无骨的掌心,这货这才意犹未尽的窜下楼去,留下了仍旧有些愣神的柳依依站在楼台之上。

    “哎哟我的王小哥,你让我找得好辛苦,知道不知道王婆又让我去找词,唔?……”隐隐的话音声到得半截就嘎然而止,这让站在楼上的柳依依有些疑惑的眨了眨那浓烟的羽睫。

    牛管事去找词人,这跟王洋能有什么关系?好奇的柳依依撩起裙角,缓步下得台阶来时,早已经见不到人影,只能摇了摇头,继续回到楼上去,既是监督那些姑娘们练习曲子,一面继续欣赏着那黄昏渐尽的美景。

    “我说王小哥你这是干嘛?老夫只是说话又没做什么你干嘛把我拖到这里来?”干巴瘦猴的牛管事一副心惊胆战的模样看着那王洋说道。

    “方才柳依依就在楼上,咱们俩之间的事情可是要保密的,难道你希望你自己的抽成消失不成?”王洋转过了头来瞪了一眼这个不知道又把心思转到搞基案或者是凶杀案上去的牛管事道。

    牛管事这才恍然,坐到了王洋点燃了油灯的案几另外一侧。“王小哥,您也应该已经知道了,这一次,大奶奶可是愿意出这个数来跟你要啊……”

    “我当然知道,放心吧,一会就给你。”王洋点燃了油灯之后,一面翻找着文房四宝一面说道。

    很快,把吃饭的家伙准备好,牛管事干起了书僮的活计,开始铺纸研墨,而王洋则坐在那里开始苦苦的思索起来。

    看到王洋一副正在构思作品的模样,牛管事连大气都不敢出,只是小心翼翼的研着墨。这些日子,牛管事算是看出来了,这位特别能打又能怼的王小哥,绝对不是普通人。

    就只是他拿出来的那一首首的佳词,就足以证明这位王小哥的才华,可是比那些普通的文人士子们高出一个档次还不止。

    反正现如今,每流出去一首词,都至少会让汴梁上下的楼台馆阁传唱,这就足以证明了王小哥的才华。

    这样的大才,若是一直呆在这怡红楼内,着实太可惜了,当然,想是这么想,但是牛管事更希望的是这样的好事能够继续下去,如此一来,自己才能够从这份生意里边捞到佣金。

    话说这些日子捞的佣金都已经赶上自己两年的薪水了,所以这才是牛管事才会如此尽心尽力的跪舔王大君子才华的原因。

    可惜这位牛管事再老奸巨滑也只能喝王大官人的洗脚水,王大官人哪里是在构思作品,分明就是在自己那庞大到令人发指的记忆库里边挑三拈四。

    既要找一首不错,但是又不能够太过张扬的词来应付这一次的比拼,话说回来,能够流芳百世的那些词作,又有哪一首是低档次的?王大官人的烦恼便在于此。

    好半天,这才找到了一首觉得差不多的词作,便提起了笔来一气呵成。看着那行云流水一般一挥而就的词作,牛管事不由得不摇头感慨道。“以王小哥你的才华,若是去科举,就算是拿不了头名,但是,至少也定能中举……”

    “科举吗?”王洋眨巴眨巴眼珠子,咦,牛管事这货虽然有些闷骚,也不太会说话,但是这句话,倒颇有几分道理。“以后再说吧,现在我的志向就是先在首都有套房。”

    “这倒也是,王小哥您现在连个户籍都还没有,去想科举那也太远了些。”牛管事一想也对,现在为止文武双全的王大才子还是一个没户籍的烟户来着。

    牛管事跟王洋吹牛打屁几句之后,眼见那张宣纸已然干透,这才仔细地折叠好,小心翼翼地放入了怀中告辞。

    而王洋,则一脸幸福模样的从床底下拉出了自己的箱子,打开了箱子,拿出了上面盖着的几件换洗衣物,箱子内,还有一个上了锁的小箱子。

    王洋把它给搬到了案几上后,掏出了钥匙打开,里边,那黄浧浧的黄金,还有银光闪闪的白银,让王大财迷的脸上的笑容也显得份外的淫荡与猥琐。

    不过数了一遍之后,王老司机脸上满足的笑容只剩下沮丧。“特么的,看样子自己还得加油,一定要把那个汴河盛会给拿下,到了那时候,就不愁没钱买房子了。”

    不过也幸好,虽然自己没有办法靠英俊的脸吃饭,但自己好歹靠才华能够快速的获得财富,加加油,超英赶美不是梦。

    “娘亲您怎么这么开心?”柳依依推开了房门,就看到娘亲正拿着一张宣纸正在那里摇头晃脑,一脸的欣喜,不禁问道。

    “来来来,快来,你来看看这首牛管事从那位巫山居士那里拿到的新词,乖乖,便是老身这种不太懂得诗词的人都觉得看着就好,想必这应该是一首上佳之作吧?”

    “方才那牛管事还在楼子里瞎逛悠来着,怎么这会子就拿到了……”柳依依好奇地嘀咕了声,接到了手中看去。

    还是那熟悉的独特笔迹,而上面的词作,亦同样让柳依依不由得扬起了黛眉,喜动颜色。“秋色到空闺,夜扫梧桐叶。谁料同心结不成,翻就相思结……”

    柳依依一口气读完,不禁俏脸之上,露出了欢欣的笑容。“好一首幽怨凄婉的卜算子,娘亲,女儿有九成把握,只要对方不能从咱们东京汴梁那些有名的词人的手中拿到上佳之作,咱们怡红楼……”

    ps:感谢书友阴影下的飘絮、轩辕梦仙的打赏支持。听说,每一个老司机的心中,都有一片最柔软的地方,但是那些没买票就上车的人们,就会像一把把刀子,把那里扎得血淋淋滴,请诸位不要让靠开车养家糊口的王师傅连加油钱都没有,来吧,让我们一起唱,来呀,快活啊,推荐呀,收藏呀,打赏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